找回真實的自己(尊者)

訪問第九百三十八位尊者-楊昇(七百二十年前)

找回真實的自己

二O一八年九月七日

楊昇的父母早逝,從小寄人籬下,住在表哥的家中,我的表哥沒有結婚,沒有孩子,獨自一個人居住。表哥這一生並不打算結婚,雖然當時的風氣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表哥還是不想讓婚姻束縛他的人生,也不在乎別人取笑他,他還是喜歡單身的自由。

表哥的性情也影響著楊昇,我們都是喜愛放鬆、自在、無拘無束的感覺,生活裡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歡笑」兩個字。表哥帶著楊昇走遍天崖,我們在尋找一個可以讓我們永遠快樂的地方,我們做出許多瘋狂的事情,有時候我們在大雨天裡快樂的奔跑,有時候我們一起跳進大池塘裡玩水,有時候我們跑到山谷大聲的叫喊,有時捉弄山林裡的野獸尋找刺激,生活的每一天都充滿快樂。

我們沒有一個固定的居住所,隨時都在變換著,我們的生活就是不斷的尋找刺激,來滿足自己心中對快樂的渴望。在我們第十五次搬家的時候,我們搬到寺院附近的房子居住,起初有些後悔,因為這裡非常寧靜,不適合我們過的這種吵吵鬧鬧的生活,我們曾經在屋子裡大聲的喧嘩,很快的就有人來敲門,請我們小聲一點,那是附近的鄰居,他說我們的大聲喧嘩吵到了他們念佛,他們告訴我和表哥,他們正在念佛求往生,我與表哥聽得相視而笑,我們不懂什麼是淨土,更不懂得念佛,這是我們第一次聽見有人正在念佛求死,這話讓我們覺得好笑!

在我們還沒有找到下一個住所前,就只好先待在這個乏味的地方,表哥帶著楊昇走遍整座村落,好多戶人家手上都持著佛珠在念佛,楊昇不懂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總覺得這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在這個地方生活,沒有什麼刺激可以讓楊昇覺得快樂,每一天都看著大家在念佛,念佛,念佛,這念佛的意義究竟是什麼?為什麼這裡的人可以如此靜下來念佛呢?我與表哥都非常疑惑,在我們的生活裡,從來沒有見過別人學佛,這次來到這裡,是我們人生中第一次遇見念佛人。

楊昇與表哥在這個念佛的村落裡住上了半年之後,我們的心才開始靜下來,我們開始看見這裡的人,和外面的人不太相同,這些念佛人和我們以前所遇過的人比較,他們長得特別端莊,說話特別溫和,他們不需要尋找刺激,就可以過得安樂,他們也不需要吃大魚大肉,就可以過得很滿足,這裡的房子也沒有我們之前住過的豪華,但是看著每一戶人家的屋子,都好像特別溫暖,一家人團聚在一起,特別窩心,這裡真的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樣。

是什麼原因讓他們一同聚集在這裡學佛?學佛的意義又是什麼?楊昇的心中開始產生越來越多的問號。這一日,隔壁的鄰居突然邀約我們去他們家中吃飯,在他熱情的邀約下,我與表哥應約前往。這戶人家只有一個人居住,他是一位老奶奶,這是她第一次與我們認識,老奶奶煮了好多佳餚招待我們,這些擺在我們眼前的飯菜,雖然沒有魚肉,但吃起來真的很美味。老奶奶告訴我們,念佛真的很好,他看見我與表哥都是善良的孩子,可惜的是我們並沒有學佛,不認識佛法,他希望能為我們介紹佛法。我與表哥也是無所事事,就答應了老奶奶的邀約,連續好幾日都到她的家中聽她說故事,為我們介紹什麼是佛法,為什麼要學佛,學佛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我們都和老奶奶相處在一起,老奶奶的氣質和儀態,確實是個真誠的學佛人,她的一舉一動都散發出學佛的味道,她親切慈悲的笑容,更是讓我們感到溫暖,她對所有人無私的奉獻和付出,更是讓我們看得感動。老奶奶開啟了我們對佛法的認識,對佛法產生好的印象,也願意聽老奶奶的話,開始試著過學佛的日子。

我們進到寺院裡聽經聞法,在師父的演說中,我們才發現,原來自己從來沒有真正得到快樂,這十五次的搬家,我們不是在尋找快樂,而是在尋找「心安」,外表看起來的快樂,並不是真正的快樂,這些尋找刺激的行為,只是在掩飾我們心中的不安。我和表哥都是從小就失去了父母,我們的心底有著同樣的不安全感,也有著同樣的悲傷,但我們將這些東西壓在心的最深底處,在大家面前展露出虛假快樂的一面。

師父告訴我們,學佛就是調整我們的心,這顆心會受傷,這顆心會使壞,這顆心受盡了歲月的摧殘,受盡了輪迴之苦,如果沒有遇上佛法,這顆心永遠在黑暗中流浪,他不會有遇見光明的時候,因為唯一的光明就是佛為我們點亮的心光。幾次的聽講後,我與表哥的心結完全被佛法解開,在佛前痛哭失聲,原來我們的心底處是如此的悲傷,感恩佛眷顧我們,讓我們在這第十五次的搬家,遇見了佛法,住在這個念佛的村落,我們慚愧自己的無知,還取笑這些念佛人生活無趣,原來他們才是真正享受人生的人,每一日都在精進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這世間還有多少人和我們一樣,都不懂學佛的好,我與表哥在佛前發願,我們這一生都決定不結婚,要為全世界的人介紹佛法的好。我們曾經認識了很多與我們一樣的年輕人,都是在尋找人生中的刺激和快樂,現在回想起這些朋友,原來都是與我們一樣得不到心安的孩子,我們回頭尋找這些人,為他們介紹佛法,他們看到我與表哥的改變,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才一年的時間沒見面,我們的相貌和談吐,已經和當初見面時截然不同,他們真實的看見我們的改變,在他們的心底處,也有一份對心安的渴望,我們一共召集了二十五位青壯年,他們都是一群渴望被理解的孩子,生活中從來沒有人懂得他們的內心深處。我與哥哥帶著這二十五位青年,一同進到寺院裡聽經,讓佛法為他們解開這十幾年來的心結,原來每一個人的心中都藏著心事,沒有學佛的人,心都是不快樂的,雖然他們外表打扮得好看,內心卻是無比的脆弱。

佛法感化了我們的心,我們從佛法中找到從未有過的踏實感,我們都成了寺院裡的義工,在寺院裡為大眾服務,這二十五位青年,加上我與哥哥,總共二十七位,寺院裡頓時多了一群強大的義工團,我們還四處為人介紹佛法,特別是與我們年紀相仿的孩子。

最後我們也都紛紛住進寺院裡修行,楊昇與表哥在同一年出家,這年楊昇十五歲,表哥二十一歲,其餘這二十五位青年,各自選擇了以出家或居士的身份修行生活,我們都是一群在佛法中找到希望和光明的孩子,我們也希望將佛法的好介紹給更多的人認識。

我們都是曾經在人海中流浪的孩子,雖然我們還年輕,但是我們懂得人生的苦,雖然生活中沒有世間的玩樂,但我們的心在此刻才是真正的安樂。出家是我們人生的選擇,我們願意將一生貢獻在佛法上,這世間有太多曾經和我們同病相憐的人,他們都還不認識佛法,不懂得要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才能得到解脫,他們還在尋求世間的慾望、刺激和享受,不知道生命正在一點一滴的流逝,人身正在一點一滴的被摧殘。我與表哥有著同樣的使命,我們發願要一同救起還在世間流浪的人。在寺院裡修行,一過就是數十年載,我們都成了莊重威儀的比丘,佛法改造了我們的一生,改變了我們的氣質,我們也將佛法宣揚到各處,救起許許多多的青年,用佛法為他們開啟嶄新的人生。

楊昇帶著救世的願心跟隨在蘇佛腿中,楊昇希望幫助蘇佛救起更多的眾生,感恩佛力慈悲加持,蘇佛的腿部已日漸康復。每一日,楊昇也都跟著其他尊者,一同和蘇佛來到宇宙中超度,楊昇也期待著超度與自己有緣的星球。楊昇來到的星球,長得很不一樣,若用現代的詞彙來形容他們,叫做「潮流」,這是一大群非常時尚的星球,裡頭居住的外星人都是走在時尚的尖端,他們的裝扮和其他星球不同,鮮豔的外表,還戴著各種裝飾,他們都是一群追求獨特、新潮的外星人,用這樣的方式來滿足他們內心的空虛。蒙蘇佛的超度,讓楊昇將佛法帶進了這些星球,這些外星人並不認識佛法,六字名號對他們而言非常陌生,但佛並不因此就放棄他們,在這些星球裡為他們種下佛法的種子,現在楊昇看見這些佛法種子開始發芽了,有外星人開始願意跟隨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當他們的心開始被解開時,身上五顏六色的裝扮就漸漸退去,變回原本純淨的模樣,有些更是虔誠的念佛,跟隨佛光前往西方極樂世界。佛法正在改變這些需要被理解、被溫暖的外星人,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外星人,瞭解佛法的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