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蓮歸西(尊者)

訪問第一千位尊者-符基(六百年前)

乘蓮歸西

二O一八年九月九日

符基的母親一身多病,父親見母親面容憔悴,病痛纏身,過去的美貌早已被病魔摧毀殆盡,遇見其他新歡後,便棄下符基與母親而去。家裡所有的財富都被父親給帶走。母親病得無法工作,符基又只是個三歲的孩子,為了照顧符基,母親將祖父生前收藏的古董全都拿去換錢回來,這些錢還足以讓符基和母親撐過三年不愁吃穿。然而,三年的時間轉眼即逝,這筆錢很快便花完了,母親又再度陷入憂愁之中,眼見符基一天一天的成長,這個家沒有錢能再繼續扶養符基,自己也沒有辦法外出工作,欲想帶著符基走上絕路,當母親帶著符基來到河邊時,符基驚覺母親的異樣,趕緊阻止母親做出衝動之事,符基告訴母親,符基可以賺錢養母親,但符基不能沒有母親。

符基明白家中的困境,更懂得母親的辛苦與心愁,一直以來符基都是個孝順的孩子,從不讓母親為符基擔憂,冬季來臨時,母親冷得全身顫抖,符基緊緊的抱住母親,想要用自己的體溫來溫暖母親的身子,雖然符基只有瘦小的身材,但這顆與母親相連的心,早已溫暖了母親每一個毛孔。母親經常病得無法下床,符基幫母親擦拭身體,幫母親洗腳,到街上乞討米飯給母親吃,只希望母親能早點恢復健康的身體。夜晚裡,符基經常聽見母親的哭泣聲,符基明白母親的心有多麼的悲苦,她感慨自己沒有能力抓住丈夫的心,沒有能力照顧自己的孩子,也沒有能力讓自己的身體恢復安康,每一日都只能躺著或坐著,成天無法做任何事,就像一個廢人一樣,拖累了幼小的符基。為了讓母親不要憂愁,符基每天都在母親面前裝出嘻皮笑臉的模樣,希望能鬥母親開心,符基即使餓得沒有力氣,也努力的咬緊牙根,在母親的面前露出燦爛的笑容,符基從來都沒有在母親面前哭過,也不曾露出痛苦、難過的模樣,有時也為了討母親歡喜,將自己打扮得像小丑一樣,在母親面前耍特技,或者唱歌給母親聽。母親見符基快樂的模樣,原本憂愁的心也撫平了大半,因為她不希望帶給符基不快樂的童年。

符基六歲這年,母親病得越來越嚴重,家裡沒有任何銀兩可以請醫生來為母親治病,符基不捨得母親身體越來越虛弱,每一日將所有母親需要用的東西和食物,都準備好放在母親床邊,然後便告訴母親最近符基有新認識的玩伴,要和玩伴一起玩耍,母親聽得好歡喜,終於符基也有同年齡的朋友,這樣才像個六歲的孩子,母親一口便答應讓符基外出。符基出門後,走到離家中幾步路的大樹下,便立刻換上一身破舊的服裝,準備到城市裡做童工,這是符基苦苦哀求才求來的一份工作。這些和符基一同工作的,也都是一些可憐的孩子,最大的領班才十二歲,最小就是符基六歲,我們這些孩子只要做得不滿雇主的意,都得受挨罵,受鞭打,符基經常被打得遍體鱗傷,幸好這些傷口還可以被衣服遮蓋住,不至於讓母親發現,有幾次鞭子打在符基的臉上,臉上立刻留下長鞭的痕跡,又紅又腫,回到家中已經瘀青一大片,為了不讓母親發現,符基每日都將泥土沾得全身髒兮兮,也將泥土塗在臉上,讓母親以為符基在泥巴中玩耍,不讓母親看見這些傷口。

好不容易賺來了微薄的工資,符基立刻請了醫生為母親看病,告訴母親這是一位善心的義診醫生,路經此地順道為母親治病,母親才安心的讓醫生看病。醫生告訴符基,母親的病已經無有藥醫,年歲至多只能再延一至二年,符基悲痛萬分,不敢讓母親知道此事。符基每次工作得來的工資,都立刻為母親買藥帖,舒緩母親的疼痛,母親病重得越來越厲害,最後雙眼漸漸失明。符基已經不曉得該如何繼續生活下去,奔跑進寺廟內求佛菩薩相助,符基每一日都在佛前哭了好久好久,符基告訴佛「符基不孝,沒有能力照顧母親,母親的病越來越嚴重,符基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幫助母親了,求佛告訴符基該怎麼做,不管要符基做什麼,符基都願意,只求佛菩薩讓母親一路好走,別再讓母親繼續受苦了」,符基每一日都這麼對佛祈求。寺院裡的師父見符基這孩子孝順懂事,卻是個可憐的孩子,師父教導符基,要幫母親念佛,也教導母親念南無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師父為符基介紹西方的美好,符基好希望母親能到西方享樂,別再繼續留在世間受苦,雖然心中對母親還有情感相伴,但符基知曉往生西方才是對母親最好的選擇,可以永遠不受輪迴之苦。符基聽從師父的教導,每天為母親念上數萬聲的佛號,念到母親面色紅潤,念到母親身體毫無痛感,符基為母親穿上這一生最美麗的衣裳,陪著母親念佛,等待佛來接引母親,這一日,母親真的見到佛了,佛帶著蓮花來迎接母親,母親踏上她的蓮花,在符基的佛號聲中,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符基見母親終於解脫一生的病苦,心裡頭好替母親歡喜,然而,符基眼前所見的,不僅母親一個人受此種苦痛,隔壁的爺爺,河岸邊的那幾戶人家,還有街上的百姓,好多人都同樣深受疾病的折磨。他們的親人就像符基一樣,不斷的為家人尋找藥方,還希望能救回家人的命,即使家人已經病得全身發臭,還是繼續尋找更有能力的醫生來為他醫病,殊不知病人所受的是如同地獄一樣的苦,親人因為情感的相牽,不捨得自己的家人就這麼離開,哭求上天能再多給家人一些壽命活在世間。

若是大家都能知曉西方極樂世界的好,知道念佛的重要,病人就不用面對黑暗即將來臨的恐懼,親人也能安心的讓家人前往西方。感嘆這世間念佛者多,信佛者少,往生西方之人可是屈指可數。

符基每一日都誠心的念上數萬聲的佛號,回向給天下所有受苦的人們,希望他們都能早日得到解脫,符基從來都不曉得自己也可以幫助別人從病中脫苦。直到有一日,符基路過一戶人家,屋內的女主人大聲的哭泣,哭求有人來相助,符基趕緊進到屋內,見男主人臥倒在地,他突然暈厥倒地不醒,女主人已經是個八十多歲老婦人,他無法扶起眼前的丈夫,符基見眼前這位男主人還有一口氣尚存,符基不斷的為他念南無阿彌陀佛,也教導老婦人誠心念佛求佛相助,也教導這位男主人心中念佛,一段時間過後,這男主人漸漸甦醒,老婦人又驚又喜,醫生曾經對老婦人說過,若其丈夫再一次的暈厥,就可能無法活命,沒想到這句佛號竟然救起了男主人的一條命,老婦人跪地磕頭感恩阿彌陀佛慈悲相救。從這日起,這兩位老人家積極的念佛,他們的餘命原本就所剩不多,他們誠心的念佛,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兩人都蒙佛來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件事情傳遍了大街小巷,好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大家開始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誠心者自然能感應到佛,許多的病人也都因為這句佛號而解脫病苦,去到光明的世界。

符基終於看見自己還能為社會做一點事,符基這一生就只有自己一個人,沒有家庭的束縛,沒有任何的牽絆,符基決心出家,帶著幫助眾生的悲力,在佛前立下大願,「今生符基活著的目標就是救人,這一生如果沒有完成救人的願望,符基不願意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只有符基一個人回到西方並不值得,符基希望所有的人都跟著一起回到西方」。為了完成心願,符基的一生都在度化眾生,沒有一日一刻是停止的,這一生的願望圓滿達成,臨終之時乘蓮歸往西國。

當符基看見蘇佛在世間的表法,符基感動落淚,娑婆世界真的需要像蘇佛這樣的力量,來幫助天地萬靈,幫助蒼生解脫離苦。符基也跟著蘇佛到宇宙中超度,符基每一日都帶著滿滿的能量來到宇宙之中,這能量就是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符基學習蘇佛的超度方法,在宇宙中盡情的發揮,有好多星球被符基揮上了光明之處,他們跟上了蘇佛帶領的西方航號,搭上這艘慈舟,帶著滿滿的感動,回到西方淨土,感恩阿彌陀佛大慈大悲,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