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

「相由念生,念自心轉」

法璽:請問你們是「念」的眾生菩薩嗎?阿彌陀佛。

念:確如是也。

法璽:那可以請問你們是什麼樣的念嗎?可以接受訪問嗎?你們珍貴的故事可以令許多人們得以清醒開悟,功德很大,請慈悲,阿彌陀佛。

念:修行障道,最大不過就是嫉妒之心,嫉妒之心能滅諸有法,力量之所大,我們便是此念。

法璽:阿彌陀佛,那請你們慈悲,說說你們的故事,也給我們後人作為借鏡,不再重蹈覆轍。

念:我們很願意說,但也要有人願意聽,不過亦是隨緣罷了!我是出家眾,理當堪稱七眾之首,我修行有成,功夫成遍,但我就一點沒改,嫉妒,我其實不明白我錯在哪,一路修行精勤努力,我吃了不少苦,成為世人口中的高僧大德,我一度也以為我是,但在臨終時,只有我自己…知道….原來我不是!來接我的不是西方三聖,也不是阿彌陀佛,是一片的黑暗,在我明白狀況時,無形中傳出審罪的音聲,審的不是別人,正是我,一生功德罪障都在生死簿中清楚表現,不同於世的是,所審的都是微細中的過失及念頭,聽著判官口裏頭傳出一條條的罪障,聽了自己都不寒而慄,太可怕了!譬如說:釋常德,住持佛寺有功,但微細之間未行正道,有所偏私,是過!釋常德,一生出家服務大眾,有功!但微細之間有得失之想,不足為過,但功有所折損、釋常德,修行道業有成,是功!培育弟子傳承亦是功!但是於同門之間未有大慈悲之心,外與內未有相符,教育傳承弟子大慈大悲菩提之心,甚讚,可若自體內心混有染想,不足為淨行,有污,佛法也未有真正如實傳承,有所偏處必有所過失,等等,以上諸功過計審,汝可認否?當時我大膽請教為何我會到陰間審罪報到,難道我一生真的修得這麼不如法嗎?

   判官慈悲回答道:非也,非如此言,而為一生娑婆之間,多少過失受自眼、自想、自思所矇障,舉頭三尺有神明,或雙肩也有童子詳載,生死簿或功德錄皆清楚真實計載,但當然未有人人皆須至此報到,而是大德,汝之修行有功,付出貢獻亦如是,堪稱有德之比丘僧,但於臨終之時,統籌一生功過,未可有力直證西方,論於升上廿八等諸天亦有障,「障」便須於此地說罪,如實懺悔清淨,便可升天界或有些可證得西方蓮位,其實此處是所謂助一臂之力,真正大惡大壞之人皆是直墮三途或地獄惡道之間,吾此地不過是陰間慈意安排的轉乘站罷了,阿彌陀佛。

念(釋常德):判官這麼慈示,自己便也就明瞭了許多,也甘願接受自己的果位,修多少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絲毫虛假不來,吾當時是於判官之後,轉眼間來到第二十八層天,西方淨土,真正清淨、清涼之地,欲想直證唯有心改,心上下功夫,一生修行吾多半研究經論,踏實修行,也改心改性,相貌莊嚴,大家皆美譽吾是西方之相,吾雖惶恐,但也歡欣接受,於修行道業上盡心盡力,不遺餘力,一直我也以為自己生西應當沒有問題,實在盡力做完每一日弘法的角色,並傳承後代,功成身退之日,自在往生,但沒有想到吾與西方的距離盡是如此之遙,原因差在心,心裏頭改的不夠徹底,有偏私,即使微細也掩飾不來,譬如相由心生,吾修得飽滿之相,面貌莊嚴,但面有一黑斑,殊不知這小黑斑應證的便是吾心中微細的染點,嫉妒障礙我清楚我有,但吾以為已經於年年的修道之中已經改過,忽視了殘習得可怕,吾修行路上少與人接觸,吾之師父將寺院傳承於吾後,師兄弟間大多也都各分揚鑣,吾盡心力將佛寺發揚,第一個微細不可得的嫉妒念,起於對大寺院的羨慕之心,是嫉妒!第二個微細不可得的嫉妒念,是對於後代學子的出類拔萃,心生羨慕之心,非是讚嘆,諸如此二項之念,吾無有如佛陀般的慈心大量,無有讚嘆之想,只有比較之意在其中,這些是嫉妒的殘習,是劣根性,吾沒有下功夫淨除,可惜了修行之行,同佛之心、同佛之願,唯有百分百,如實如實的修行,無有絲毫半點雜染,真是真修行啊!不怕念差,只畏覺遲,與世塵諸四眾弟子共勉之,盼可同證佛道,阿彌陀佛。

法璽:感恩您慈悲的 講說,受益良多,微細之處沒有人知道,不曉得要改更是可怕,如同毒藥,自己現在也頂著比丘尼的身分,自己一定會好好努力的,阿彌陀佛。

化名常德表法現:
示實令諸新僧見。
莫步同途毀西路。

由二0一七年四月十四日由主筆釋法璽訪問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