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執著、不貪戀(尊者)

訪問第七百二十二位尊者-高源(一千三百五十年前)

不執著、不貪戀

二O一八年九月十四日

「爺爺別再拉二胡了!」高源從窗戶探出頭來,對著正在後院拉著二胡的爺爺如此說著。二胡是爺爺剛學會的一項樂器,技巧還不熟練的他,將二胡的聲音拉得有些詭異,全院子的鳥兒、動物全被二胡的聲音給嚇跑了,唯獨爺爺還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裡。

高源與爺爺兩人相依為命,高源與爺爺並沒有血緣關係,是爺爺從外頭撿回來的孩子,剛被丟棄在垃圾堆中,就立刻被路過的爺爺發現,我的爺爺一直以來都是獨自一個人生活,他沒有結婚,沒有孩子,正打算自己一個人走完這一生,沒想到在他中老年時遇見了高源,開啟了祖孫兩人的新生活。

爺爺有個嗜好就是學習樂器,他從年輕到年老,所有賺來的錢都用在購買樂器上,他不只是學習一樣樂器,所有的樂器他都有興趣學習,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喜好。自從爺爺將高源從垃圾堆撿回家中,他除了每天餵飽高源之外,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彈樂器給高源聽,但高源什麼也聽不懂,只覺得耳邊的聲音非常吵雜,有時候就刻意裝作睡著,停止爺爺繼續彈奏樂器,有時候就放聲大哭,阻止爺爺別再彈琴了。高源從小就不喜愛聽這世間的任何樂曲,這些旋律對世人而言雖是扣人心弦,但對高源來說,就是與這身體並不相融,爺爺不勉強高源聽他演奏,他陶醉在自己空間裡,彈奏他喜愛的樂曲。

高源對自己的人生總是覺得茫然,不曉得人活著的意義究竟何在?當高源問爺爺「人生的意義是什麼?」,爺爺只回答「彈奏樂曲,怡人怡心」,高源試著學習爺爺彈奏各種樂器,學了一個多月後,還是選擇放棄,雖然這些樂曲在世間都是好聽的旋律,但還是無法觸動高源的內心。

這一日,村子裡來了一位演奏樂曲的專家,早在三個月前就有聽說這個消息,爺爺早已期待這一天的到來,他一大早就帶著高源到村子裡的那片空地等待,等待這位厲害的人物出現,我們從清晨,等到中午,又等到傍晚,都不見任何一個人影出現在空地上,雖然沒有人,卻有一隻鸚鵡從我們到來後,就沒有離開過空地,這隻鸚鵡正哼著一段從未聽聞過的樂曲,高源被牠給深深吸引,從未聽過如此攝受人心的旋律,高源問爺爺「這隻鸚鵡唱的是哪一首音樂?」,爺爺搖搖頭,他也不曉得這是哪個國家的聖樂?兩祖孫坐在空地上,靜靜的聽著這隻鸚鵡哼唱,原本一顆不安定的心,在鸚鵡的聲樂中,漸漸的安定下來,我們開始學起鸚鵡哼起這首美妙的旋律。我們坐在空地上有好長一段時間,直到這隻鸚鵡被他的主人給帶走,高源不禁好奇的問這隻鸚鵡的主人「您的這隻鸚鵡剛剛唱的是哪一首樂曲?」,主人告訴高源「我也不曉得牠在唱些什麼,我從來不會唱歌給牠聽,但這隻鸚鵡很特別,牠每天都會到寺院外圍徘徊,有時就停在寺院裡的大樹上,或許就是從那裡學來的吧!」,高源聽得好歡喜,立刻與爺爺起身,前往這位主人所說的那間寺院。

爺爺與高源才剛踏進寺院,就聽見了這段攝受人心的佛樂,原本在天空上飛翔的鳥兒,都停在樹梢上靜靜的聆聽,和爺爺彈奏二胡的場景簡直天壤之別。寺院裡的師父從高源和爺爺的面前走過,高源立刻詢問師父「這是什麼樂曲,為何能如此安定人心?」,師父告訴高源「這是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只有這句佛號才能超度眾生往生西方」,高源和爺爺不懂佛法,聽聞師父的介紹後,才明白這句佛號的珍貴。

回到家中,爺爺試著用樂器彈奏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的旋律,家裡空間的磁場在這佛號聲響起時,立刻起了變化,原本混亂的環境,在佛樂中得到淨化,這是爺爺彈奏了千百首樂曲以來,從未出現過的奇妙現象,他的所有樂器,也瞬間變得柔和好聽,就連他最不拿手的二胡,也拉出了可以淨化人心的南無阿彌陀佛聖樂。高源與爺爺就像找到人生的新目標一樣,開始對佛法產生興趣。

不聞經法,不懂得學佛的意義。只要有講經說法之處,我與爺爺必定會出現,我們希望從佛法中找尋到人生的意義,這是高源從小到大一直在探索的問題,現在終於出現一些眉目。我們從來沒有注意過,原來在我們住的這個村子裡,就經常有師父來此說法,他們隨意的挑選地點講法,只要有人詢問他們問題,他們都可以隨時、隨地、隨人、隨事而應機說法,天地萬物都可以是他們說法的題材。

這一日,我與爺爺走在路上,一位和尚正好從前方走來,一位老婆婆走向和尚面前頂禮,然後請教和尚「如何能讓我心安?」,和尚慈悲的回答老婆婆「放下您最在乎的東西吧!」,老婆婆頓時被和尚給點醒,每一日最讓他不安的就是他床底下那箱貴重的珠寶,為了保護好那箱珠寶,他每一日睡覺前,起床後都必須將所有的珠寶倒出來點過一次,就怕少了一顆珍珠,少了一條金項鍊,每一日就為了這箱珠寶而愁苦,無法得到心安。和尚又告訴老婆婆「世間帶的走的只有智慧,如何能生智慧?唯有放下世間所有帶不走的東西」。一旁的高源聽得頻頻點頭,就連爺爺也被深深的觸動,爺爺快步的走向和尚,詢問和尚「我這一生最喜歡的就是樂器,這些樂器是不是帶不走?」,和尚告訴爺爺「只有一心不亂的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世人有太多的慾望和貪戀,一旦有了執著與貪愛,哪怕只是貪戀一根毛髮,都無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爺爺又問和尚「西方極樂世界是否有樂器?」,和尚告訴爺爺「世間所有的東西,西方都有,那是個心想事成的美麗國度。您可以使用世間的樂器,但這顆心不可執著在這個樂器上,一旦有了貪著之心,就阻擋了自己往生西方之路」。

老婆婆與爺爺都明白了師父的話語,老婆婆回去後便取出床底下那箱珠寶,將裡頭的珠寶分給了女兒和媳婦,也將一些珠寶換成銀兩,布施到鎮上和寺院裡,這是她原本就計畫死後要做的處理,現在提前將這顆心中的大石給放下。從這日起,她不需要再為這箱珠寶而提心吊膽,更換來了女兒與媳婦對她的恭敬和孝順,她每天就在家中清淨念佛,終於念得往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至於爺爺,他的變化更是明顯,他不再成天坐在庭院裡彈奏樂器,他開始精進念佛,閒暇之餘才拿起其中一樣樂器彈奏,現在他只有使用這些樂器,不再執著擁有它們,他的心安住在佛號中,他的生活變得更清淨,更簡單。

高源知道佛法的珍貴,十五歲這年開始走上修行之路,爺爺也用自己的餘生在寺院裡服務,爺爺更將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的佛樂,介紹給他所有以前認識的音樂愛好者,還有城鎮裡一些尋求音樂來慰藉心靈的人們,讓他們懂得只有這句佛號,才能真正滿足他們內心的渴望和空虛。

蘇佛帶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衝上宇宙,在宇宙上大力的超度宇宙眾靈,蘇佛真正在學佛的路上大願大行,對這世間的一切全然放下,將所有虛空法界的眾靈視為與自己同體,以慈悲之心度化這些眾靈,修得法身的功夫在宇宙間超度。

高源跟隨著蘇佛來到宇宙中,超度與自己有緣的宇宙空間,與高源有緣的是這群散落宇宙中的眾靈,他們沒有居住在任何一顆星球中,他們全都是一群星系中的塵埃,在過去他們是一群無惡不作的施法者,高源曾經度化過他們,他們最後並沒有學會念佛,來到宇宙中受報,成為一粒粒微小的塵埃,在宇宙中四處漂泊,時間一過就是千萬年之久。今日高源再次遇見他們,他們蒙受佛光注照恢復原本的外型,高源再次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度化他們,這次他們願意念佛了,他們一分一秒都不敢停止的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終於獲得往生西方的機會,他們各各滿懷感恩,感恩佛的慈悲不捨,感恩蘇佛的慈悲超度,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