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大願,救世大行(尊者)

訪問第一千零一十八位尊者-朱孔奕(一千九百年前)

朱家大願,救世大行

二O一八年九月十六日

孔奕的父親長得英俊,母親長得美麗,是全城鎮裡大家公認的最佳配偶,他們兩人夫妻感恩深厚,即使結婚多年依然像新婚一樣的相敬如賓,羨煞了好多城鎮裡的夫妻。每一天都有婦女到家裡詢問母親「如何經營一段婚姻?」,每一天也會有男子到家中詢問父親「怎麼和妻子朝暮相處?」,父親與母親的回答,總是讓大家瞠目結舌,他們告訴所有來到家中的男子與女子「我們之間共同的目標就是出家,孔奕這孩子也是來承傳佛法的」,他們著急的問著「孔家從來就沒有聽說過要讓孩子出家,為什麼現在又有這樣的決定?」,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父親告訴大家「我的父親孔育在三年前過世,他曾經是個喜愛花天酒地的男人,在他的身旁絕對少不了貌美的女子,因為他長得英俊瀟灑,又有財富,所有遇見他的女子,都巴不得能成為他的夫人。而我的母親一生虔誠信奉佛法,對於父親的行為,她只希望他能早日歸正,在無法改變父親的情況下,她自己精進修行,並不因為父親的歪舉,而影響她的清淨之心。有一日,父親喝得醉醺醺回到家中,看見正在佛堂裡念佛的母親,伸手就想觸碰母親,父親大喊母親的名字,母親依然一心不亂的念佛,這一日是母親要往生西方的時刻,她早已準備好要在今日念佛往生西方,不管父親發出任何聲音,母親依然如如不動,就在最後一刻,母親的蓮花從西方前來,眼前的阿彌陀佛慈尊莊嚴無比,母親就在父親的面前踏上蓮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最後留下滿室的蓮花清香。父親在這一日趕上了母親的最後一刻,驚見母親踏上蓮花的情景,阿彌陀佛清清楚楚的出現在父親面前,他不得不相信佛真的存在。他感嘆自己不懂得珍惜和母親相處之時刻,一同努力學習佛法,每日虛度光陰花天酒地,他跪在佛前三天三夜,懺悔自己的罪行,並且發願從這日起,他絕對要像母親一樣努力的學習佛法。父親一向是個說到做到之人,為了洗滌自己身上多年來染濁的污垢,他不停的用佛號淨化自己所有的意念,除了自己在佛堂內用功之外,父親也將自己所有的財產廣行布施,到寺院裡設大供養,並且四處聽經聞法。他明白自己已經沒有多少時間活在世間,他把握在世的每一天,將自己奉獻在佛法上,沒想到父親學佛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念佛念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真是不可思議。父母為我們見證佛法的浩瀚,我與妻子也決定將身心奉塵剎,將餘生貢獻在佛法上」。在場的人聽聞父親分享祖父母真實往生西方的見證,讚歎父母是一對有福報的夫妻。每一對前來家裡問問題的夫妻,父母都用佛法為他們開導,告訴他們學佛並不一定要與家人分離,而是將佛法帶回家中,教導全家人一同學習佛法,讓家庭的關係更加和睦。眼前的這些男子與女子聽得頻頻點頭「原來學佛不是要拆散自己的家庭,而是讓家庭的關係更好」,父母為所有人介紹佛法的好,改轉了許多人對佛法的錯誤認知,他們開始試著學習佛法,雖然起初是有心的在學習佛法,心中都是希望能讓夫妻間的感情更融洽,漸漸的他們發現佛法真正是無價之寶,他們開始將念佛視為人生最重要的事,許多人甚至放下一生的事業,專心在寺院裡修行,有些人更是將佛法帶入家中,最後全家都成為佛教的虔誠信徒。佛法真實能帶動一家從原本緊張的關係,變為關係穩定融洽的親人。每一個人本性中本就具有佛性,一旦佛性被開啟,每一個人都是一尊真佛菩薩。

孔奕遺傳了父母的美貌,長得非常俊俏,走在路上總是吸引了好多女子上前搭訕,他們讚歎孔奕長得好看,有許多女子甚至刻意接觸孔奕,希望能待在孔奕身旁,成為孔奕身邊的女子。孔奕警惕自己,這必定是孔奕修行還不具威儀,才會迷惑這些世俗中的女子上前,若孔奕散發出的就是一種清淨修行不可侵犯的氣息,自然不會吸引女子輕易上前搭訕。孔奕從小便已立下大願,這一生孔奕的責任就是承傳佛法,世間的男女情愛絕不碰觸,孔奕是父母的希望。佛慈悲不但帶祖父母往生西方之外,鎮上也開始傳出了有鎮民往生西方的好消息。為了報答佛恩,父母決定一定要讓孔奕出家修行,為了讓佛法能世代傳承,孔奕願意荷擔如來家業,一生宣揚佛法。對於眼前的這些女子,孔奕不看他們的外相,看的是他們內在受困的靈魂,經過千百年的輪迴在今日成為一名女子,她們色身裡的靈魂不斷對著孔奕哭求,她們也希望能聞得佛法。這些與孔奕相遇的女子,並非只是平白無故的相遇,過去也都有因緣存在,過去她們也曾經是佛門中的弟子,生世的造業與輪迴,今生成為一名不識佛法的女子。孔奕用佛法度化她們,讓她們明白色身的珍貴,這一生必定要念佛求生西方,莫再常沈苦海,在六道中無止盡的輪迴。有許多女子跪地痛哭,她們感嘆自己一生從未有福報聞得佛法,今日她們才真正明白佛法的好。

孔奕到七歲時,父母賣掉了家中所有的財產,布施了大筆金錢到寺院裡,舉家搬遷到寺院裡修行。住在寺院裡的生活和外面全然不同,這裡沒有外頭世界的紛擾,沒有各種慾望的誘惑,沒有五花八門的事物,也沒有形形色色的人種,這裡每個人的心中都只有一個「佛」字,只有修行,修得清淨之身,修得心如鏡明,修得開悟見性,修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孔奕與父母三人雖然在世俗中是一家人,但到了寺院裡,我們都是佛的弟子,我們之間不談感情,也少有談話,都是獨立的個體在寺院裡修行,各自朝著自己度眾的目標而前進,我們都為自己立下志願,這一生必定要往生西方。

母親是我們三位中最早開悟的一位,母親本就具有極高的智慧,毅力更是過於常人,她更有一顆慈悲菩提之心,在世俗中是鎮民所稱的活菩薩,母親雖然一生富貴,又長得貌美,但她一點也不去在乎自己的外相,和這個虛假的色身。她懂得看世間人的苦,日日在佛前精進,所有的粗活她都做,她希望能從粗重的工作中,磨練自己的毅力與心性,她日夜不停的精進,在四十五歲時開悟見性。第二位開悟的就是父親,最後才是孔奕。孔奕不忘救世的大願,最後擔任了一間寺院的住持,教導諸多弟子一同為救世而努力。這一生我們一家三口都各自完成了今生的宏願,各自在臨終之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往生西方在當時並不是一件困難之事,若不是居住在惡劣的環境中,受到環境的染雜,其實一般人們的心中還保有一顆純潔之心,當他們接觸了佛法,依教奉行,人人皆可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

孔奕在西方知曉,現今的社會已失去了當時環境的單純,末法時期真如眼前所見的景象,各種亂象在社會中已經成了頻繁不稀有的常態,弒父、弒母在古時可是滔天大罪,如今卻成了社會常見之現象,孔奕內心感嘆,末法眾生真實苦不堪言。為了救回每一位迷途的孩子,孔奕必定要助蘇佛之力,盼望蘇佛能有更大的力量,救起更多的眾靈。蘇佛果真毅力超人,絲毫不受腿傷的影響,反而發揮更大之力,法身一衝便衝破天際,來到宇宙之中,大力超度整個銀河系中的眾靈。過去曾經也有祖師大德來到宇宙中超度,但他們超度的範圍依然不及蘇佛的廣泛,蘇佛的慈悲與心量,超度的寬頻還持續擴大,受益的眾靈越來越多,真實令諸佛菩薩讚歎!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