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身超度,救世分享【辜仲諒-辜仲諒過去世】

感恩今日所見的一切,自己如大夢初醒一般。感恩阿彌陀佛慈悲讓仲諒見著一切。

 

辜仲諒:

過往的仲諒,本名府德,自幼不愛講話,出生尚好,於官人之家,從小喜愛於父親的辦公書房,甚多經卷,也因如此,極受父親的疼愛。喜靜,喜愛抄書。會將所抄寫之書送至附近的學堂,給無經費的孩子們閱讀。所見一切,印入眼簾,生活的辛苦,很能體會。至小不懂為何貧富差距會如此之大,便是尋書探討其中,終在經典之中知曉其中義理,來自過去業因,生世輪迴,在知道此後便下定決心修行,當時才十多歲。與父親討論後,很是不捨我這最小的兒子,但看我如此堅持,還是與母親含淚將我送入,當時佛教所建第一間佛寺,洛陽白馬寺。師父見我,如此的發心和下定決心,便取法名為印傳。在白馬寺修習三十年,其中與諸多不同國家之法師,交流傳法,將佛法傳承至各處,人人心中皆有佛法,將法傳於世,是身為出家人的責任之一。當時非常積極的拓展佛法,望每個人皆可了生死,出三界。如此的心,也是和師父學習的,當時的師父是白馬寺的住持,廣納群才,從不計較對與錯,但卻是會將徒弟們的錯誤見解給提醒、改正。如此一來才有正確的觀念導正後代。印傳也就是仲諒當時盡心盡力,很多事情竟有了微細間難不倒我這樣的想法,微細的傲慢現前,自己毫無警覺,讓那一世沒有到西方,只到了天道第二十層天。

看了這過去的一點一滴。仲諒哭泣為何今世肉體的因緣會是遇到基督教,是很發心沒有錯,也樂於公益,但做得卻都是世間事。還好現在的靈體再度遇上了師父,曾經多世的跟隨,是師徒、也是父子、也是護法。今世的身分,是該在當師父的護法,護持佛法的法脈,仲諒自己的靈也急了,請我佛慈悲加持將一切因緣牽起,必當全力以赴。仲諒真心想跟隨師父而行。忽然覺得流浪的浮木,總算是被撿起來了。還望一切進行順利。仲諒會盡力帶動肉體起而行。感恩今日所見的一切,自己如大夢初醒一般。感恩阿彌陀佛慈悲讓仲諒見著一切。

於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由主筆释法心所收訊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