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如實安住,如如不動》

訪問第一千零三十五位尊者-王明山 (一千八百五十七年前)

如實安住,如如不動

二O一八年九月二十日

陰曹地府的閻君告訴明山「你的陽壽未盡,回去吧!」。明山的耳邊傳來陣陣的拷打聲,尖叫聲,哭喊聲,還有像大火焚燒,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閻君告訴明山,在世間如果沒有做好,作惡多端,死後就得來到地獄受刑。一位好心的獄官為明山介紹了地獄受刑的罪行,再三的叮嚀明山「在陽間的你,不過是個三歲的孩子,這一生的陽壽還有數十年的時間,如果你在這幾十年內,犯了這些罪則,我們就會將你所犯的罪行,一條一條的紀錄下來,等你死後就再回到地獄受刑」。明山看著眼前的受刑人,他們有的被生吞活剝,有的被長箭直接射進喉嚨,有的活活被大石壓死,有的被丟進熱鍋裡烹煮,好可怕的畫面,明山不敢再看下去了,獄官見明山雙腳發抖,便告訴明山「回去吧!把握一世的時間好好做人,好好珍惜這個寶貴的人身」。

三歲的明山被哥哥推入井裡之後,昏迷了三天還沒有醒過來,服侍明山的僕人,正在用熱水擦拭明山的臉部,明山的雙眼緩緩睜開,僕人見到明山醒來好高興,立刻通知夫人來探望明山。明山的母親是王家的大夫人,我的母親自從嫁入王家後,遲遲無法生孕,一過就是三十年之久,祖母忍不住想抱孫子,見母親年紀越來越大,她再也等不及了,乾脆為父親再取一位小妾進來。沒想到姨娘才一嫁進門,就立刻為父親生了個雙胞胎兒子,祖母見姨娘的肚子好為王家爭氣,為了報答姨娘,每天都為姨娘準備美味的料理,每天開心的含飴弄孫,用她的生命在疼愛這兩個雙胞胎孫子。

出乎意料的是,母親竟然趕在姨娘生出雙胞胎後,也懷孕了,肚子裡的孩子就是明山,母親好高興終於為王家添了個男丁,沒想到祖母並不喜愛明山,她對兩位雙胞胎兄長百般的疼愛,對明山卻是置之不理,甚至經常對母親和明山冷言冷語,冷嘲熱諷,見母親受苦的模樣,明山好心疼。

兩位兄長為了永遠得到祖母全部的關心和疼愛,他們想盡辦法的欺負明山,讓明山在祖母面前出醜,讓明山做出一些讓祖母更討厭明山的行為。這一日,兄長告訴明山,祖母需要一桶水來洗腳,要明山到井裡提一桶水給祖母使用。三歲的明山根本沒有足夠的力氣拉起井裡裝著水的桶子,兄長站在明山的後方,見明山無能為力,亦不願伸出援手相助,一個腳步不穩,明山就跌進了井裡。兄長們立刻跑到祖母房間內告訴祖母「不好了!不好了!明山愛玩,跌到井裡去了!」,母親趕緊叫僕人將明山救起,泡在井裡的明山就快奄奄一息,救起時已經剩下微弱的生命。母親不斷求佛幫助,救救可憐的明山,幸好在三日後,明山又再度醒了過來。

這件事讓祖母非常生氣,認為明山是個不懂事的孩子,竟然為了貪玩而跌進井裡,幸好二位兄長好心相救,才保住了明山這條生命,否則王家就要鬧出人命來了!明山跪在王氏祖宗的祠堂裡懺悔,母親向祖母道歉,請祖母這次就原諒明山吧!這條命也總算撿回來了。二位兄長站在祖母後方笑得好得意,他們的計謀終於得逞了,這次明山的行為讓祖母非常厭惡,想必明山再也沒有機會可以和他們爭奪地位。

跪在祠堂裡的明山心裡好難受,在地獄的畫面依然清楚的存留在明山的意識裡,明山知曉這一切都是兄長們所做,明山並沒有怪罪他們,而是為他們行為感到擔憂,地獄裡的罪行一條一條算得清清楚楚,只要是惡心惡念,必定要受到果報。明山見兄長們不知因果可怖,心裡還沾沾自喜,明山勸導兄長,兄長們不聽,甚至認為明山多管閒事,在祖母及姨娘的寵愛下,更加膽大妄為。

明山在祠堂裡跪了二天的時間,母親不斷請求祖母原諒明山,祖母才勉強答應讓明山起身,明山立刻跪在母親面前向母親道歉「孩兒不孝,讓母親擔憂了」,我與母親相擁而泣,幸好明山的命又撿回來了。

即使祖母不喜歡母親,母親還是恭敬的孝順祖母,我的姨娘也經常找母親的麻煩,母親從不與姨娘計較些什麼,就連父親娶了姨娘進門,母親也沒有一句怨言,因為母親知道王家需要有人來傳宗接代,自己的肚子不爭氣,就由其他能者來代替吧!其實對於人生,母親非常看淡,母親認為,活在世間只有念佛最重要,其他的事情一點也不要緊,若說吃飯和睡覺重要,如果在斷氣之時,沒有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即使吃得再好,睡得再飽,也往生不了西方極樂世界。因此,母親從小就教導明山念佛,明山除了跟著母親學習佛法之外,也學習母親的雅量與慈悲。

雖然母親名為貴夫人,但其實母親身上並沒有太多的銀兩,父親將每個月賺來的錢都給了姨娘,母親只得到一點點。母親帶著明山將每個月得來的微薄金錢拿到鎮上去布施,母親說「在這個家有得吃,有得住,也不需要這筆多餘的金錢,若是有人需要,就將它布施出去吧!」,母親總是處處為人著想,她用身教來教導明山,讓明山從小就開始滋養一顆慈悲之心。

二位兄長在家裡閒得無聊,他們就喜愛以捉弄明山為玩樂,母親知道兄長們的行為,也曾經勸導兄長們別做出傷害人的舉動,但兄長們絲毫不聽勸阻,依然欺負明山。母親告訴明山,不管兄長們如何對待,明山都不可以因此而起瞋恚之心,若兄長又開始欺負明山,就自己默默離開,千萬別和兄長起爭執,別讓彼此都造下罪業。

明山一天一天的成長,也越來越懂事,每一天都跟著母親到寺院裡聽經,明山這一生的志向就是出家修行,但祖母並不同意讓明山出家,孝順的母親不敢違背祖母之意,告訴明山「即使還沒有辦法出家,依然可以精進修行,或許是福報還不夠,還沒有因緣能出家修行,把握每天的時間積功累德,相信等到時間一到,自然緣成」。

明山聽從母親的話,每日在家中精進念佛修行,兄長見到明山每天都在念佛,便偷偷告訴祖母「明山每天都在念佛,他一定是想背著祖母偷偷出家」,祖母氣憤之下,下令不准明山繼續念佛!明山知曉祖母這樣的行為會造下罪業,為了不讓祖母繼續造業,明山尋找到後山一塊清淨之地,每天獨自到後山念佛,隨緣度化眾生。原本明山在家中還會拿著佛珠念佛,現在為了不讓祖母生氣,明山也不再拿著佛珠,心中時時禪定在佛號之中「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句一句清楚的念在心裡,即使祖母坐在身旁,她也沒有覺察到明山正在念佛,明山就在這樣的環境下,用功修行。

面對兄長們惡意的對待,明山心裡明白絕對不能動心,不管受到再大的欺侮,也不能起瞋恚之心,但六歲的明山有時也難以忍受兄長過份的對待,為了不讓自己的心起波動,明山不停的念佛,不停的念佛,調伏自己即將起伏的心。有時就坐在一片大地上,看著大地上有花,有草,有萬物,看著大地不管受到人類如何的對待,看著萬蟲如何穿它的身,它都可以接受,因為大地已經將自己的身體貢獻給萬物,即使受到人類不友善的對待,它也絕不會散發出怒意,它依然能平心靜氣接受所有的一切,明山告訴自己,一定要學起大地的心量。

明山每天都在修調自心,為了成就佛道,度化眾生,明山不敢在心上有任何的懈怠,時時觀照自心,時時反省自己。時間一過,明山十六歲了,這一年祖母生了一場大病,祖母希望兄長們能待在她身邊陪伴她,照顧她,但兄長們每天四處花天酒地,早已忘卻家中還有個祖母在等著他們。明山每天為祖母換茶水,為祖母熬煮湯藥,明山希望能度化祖母信奉佛法,用真心來感動祖母,祖母感受到明山的孝心,她牽著明山的手,對明山道歉,明山不敢領受祖母的道歉,跪在祖母面前,為祖母介紹佛法。祖母每天都躺在床上無法下床,明山就每天坐在祖母旁邊,一會兒念佛給她聽,一會兒說佛典故事,一會兒講經給祖母聽,讓祖母的每一時刻都能投入在佛法中。祖母用著最後的一點力氣,跪起身子向佛懺悔,懺悔自己無知不識佛,甚至阻擋明山念佛,祖母請求佛原諒,並發願用自己的餘生努力念佛,將自己所有的財產全都布施到各寺院裡,讓佛法能永傳於世間。

祖母將自己的財產布施得一毛也不剩,原本還覬覦祖母財產的兄長和姨娘,絲毫不能認同祖母的行為,對著祖母大發雷霆,做出各種不孝順的行為,明山出面阻止,卻被兄長推倒在地,祖母早已知曉他們會有如此作為,她懺悔這些都是自己過去所造的業,祖母誠心念佛,一心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祖母病得夜晚都無法入眠,無法睡覺就念佛,一句一句慢慢念,在這日的三更,她念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明山好為祖母高興,這個家自從祖母往生之後,姨娘和兄長就搬出了王家,父親在此時才看見母親才是最真心的妻子,他後悔這些年來對母親無情的對待,但其實母親一點也沒和父親計較,更是感謝父親能成全她學佛。

明山十七歲這年,和父親、母親一同到寺院裡學習佛法,我們將這個家給賣了,將所有的錢布施道場,回饋社會,我們一心念佛,一心精進修行,一生度化眾生,也求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感恩阿彌陀佛。

宇宙中的佛法開始被宣揚,就從蘇佛開始發起,蘇佛的法身將佛法帶上宇宙之中,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在宇宙中超度眾靈,宇宙中已經高達難以計數的星球,都已經蒙蘇佛的度化,好多都因此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明山感恩也得此因緣到宇宙中一同超度,超度與自己有緣的所有星球。因緣真的很巧妙,在明山存在的這個年代,與明山曾經在地球上結緣的眾靈,他們在死後去到了宇宙之中,明山都能隨著因緣而度化他們,甚至也度了他們所居住的整個星球。

修行的日子,每一天都很珍貴,明山把握每一日的時光,在蘇佛的腿中也跟著蘇佛精進修行,每一天的超度都要再進步,能力再提升,才能幫助更多的眾靈一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明山會再繼續努力,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