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封信》上福下慧尼師  給九華山信眾      

慧尼師

「銅鑼山的弟子們,你們信老尼師,老尼師如今能開示,
你們願不願意信,一樣的能力與功夫,如今這裡是西方的捷徑……」

《第一封信》

慧尼師  給九華山信眾      

 

慧尼師
大家好嗎?在民國初年的時代,我出家,成就救世的願望,但是沒有人相信,我也從此絕口不語,我是不希望大家造業,因為我知道我的功夫是真實的,如果一味的毀謗是有因果的,所以我不如不要讓人家造業,我的功夫是與身具來的,在慈悲的慈航法師的開導下,我知道我的天命,雖然我有結婚,也有子女,但是我還是走上救世的路,出了家,我再也沒有家,一心度化救世,這條路,難走,但是我從來沒有一句怨言。
我是一個人懵懵懂懂,什麼都不懂,我也不知道我的功夫可以救世,我也不知道什麼叫做醫病,其實我今天的出現,以及出聲,蘇居士,你的真實功夫,可以被承認,因為銅鑼九華山所信仰就是這樣的功夫,是真實,不是外界所批評的邪道,懺公師父慈悲的相挺,懺公師父的威德,是真實的大力,我不敢稱救世師父,真正的救世在香光大佛寺。
我雖然有功夫,真實能夠醫病,但我力不足,因為我只有自力,沒有佛力,醫病的過程,我清楚明白可能會犧牲自己,甚至需要受苦,但是我並不因此而畏懼,我反而更加積極的付出,我從醫病開始,身體就不斷的負擔,負擔這些不願意離開的眾生,俗稱冤親債主,因為來求我治病的人,多半沒有修行,或者多半沒有懺悔,只是希望病能好罷了,我也不在乎他們的心性,我能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但我發現,也看多了人心,我選擇不看、不聽、不聞,最後也不說,來者就是有緣,願意信我能醫病,我就盡全力,也盡心滿眾生的意,但有時還是會有強烈的眾生不願意走,而當時我的能力其實還到不了西方,也送不到西方,就是在天道或人道,所以我世間的法緣很殊勝,因為大部分都再來投胎為人,這就是後來會興旺的原因之一。
我的治病過程,所煎熬的身苦,我不曾說過,後來都是仰賴天人的護助,慈悲的能量,保我一身不至枯萎,我清楚我的能力不是最好,人上有人,天上有天,但我便是盡全力,也要完成使命,我的色身最後幾乎無法進食,但我能承受這樣的苦痛,我早早就看破色身的虛假,所以再怎麼樣的辛勞,我都能夠勘受,我信觀音,不是不對,但就是信度與願度不同,就到不了西方,我人生最後是在定中結束,我在入定之時,也是逼不得已,因為我承受不了最後的力量了,太多太多的外靈,我的色身到了最後的命數,可我還想救人,所以我入定觀望,真的已經到尾聲了,我才選擇放下,那時我知道,有一天會有真正的能者,通達西方,來到九華山,就是香光大佛寺的蘇居士,還有座下的這群年輕的救世使者,當時我放棄這最後一口氣,我沒有再入身,我跟著天人,上了天道,享不盡的福分,沒有奢望過的西方,讓這緣份促成,我很感恩,香光大佛寺,福慧盡力出面替你們開路,這條路福慧走過,福慧的弟子們,至今還崇信福慧的當年,銅鑼山的弟子們,你們信老尼師,老尼師如今能開示,你們願不願意信,一樣的能力與功夫,如今這裡是西方的捷徑,老尼師希望大家來看看,老尼師一生的奉獻,就盼望大家信這一回,來見西方的老尼師,幫助佛法,大家應當要不遺餘力才是,阿彌陀佛。
當家者,來與此地聯繫,這是老尼師的本意,九華山的再一場興盛。

福慧老尼師 親筆

 於二0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由釋法璽主筆接收西方訊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