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悲與喜(尊者)

訪問第九百九十一位尊者-演成(一千二百年前)

人生的悲與喜

二O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

演成一下子背著擔子到山上砍柴,砍完柴後帶著五妹到處走走,五妹的雙腳發展不健全,無法自行走路,必須靠著演成每天扶著她在庭院裡走走,除了曬曬太陽,也動動她的筋骨。這個家自從母親離開以後,就由演成扛下照顧妹妹的責任,演成是家裡的長子,五個妹妹都還小,不懂得照顧自己,演成身為哥哥就應當負起照顧妹妹的責任。

我的母親長得很美,是所有男人看了都會喜歡的女人,我的父親就是被母親的美貌給深深吸引,但母親對父親不忠,結婚後依然和其他異性交往。那一日,母親趁著父親外出工作時,帶著一名男子回到家中,碰巧那天父親暫時停工,先回到家裡休息,母親、父親和這名男子就在這一刻相遇,父親對著母親大發雷霆,對母親的不忠感到失望,母親被父親的出現給嚇著了,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這名男子為了保護母親,擋在母親的面前,不讓母親受到傷害,父親再也看不下去了,難過得跑出家外,不想再看見母親和那名男子骯髒的模樣。傍晚,父親喝得一身醉醺醺的回到家中,母親已經跟著那名男子離開了,衣櫃裡的衣服拿得一件也不剩,家中貴重的物品,也全都被母親帶走了,留下演成和五個妹妹,這一年演成十二歲。

從母親離開的那天起,父親每天失魂落魄,如行屍走肉般,他看不見人生的希望,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對我們這六個孩子,他也沒有多餘的力氣照顧,只有交代演成要好好照顧妹妹們。演成看見父親的模樣,也知曉母親不可能再回來了,妹妹們又如此年幼,只好扛起照顧家庭的責任,每天扮演著父親和母親的角色,照顧妹妹,照顧父親,照顧整個家。

演成一大清早就得起床,先到山上砍了些木柴回來,接著便開始生火炊飯,再燒點菜,準備今日的早點,家裡的經濟只靠父親一個人工作在負擔,父親又時常生病而無法工作,家中的經濟可說非常拮据。演成將煮好的早餐分了一些裝到父親的餐盒裡,作為他今日中午的飯包,接著就得叫父親和妹妹們起床。等到父親出門後,演成便帶著妹妹們到外頭拾荒,撿些破銅爛鐵換點錢來貼補家用,換來的錢非常少,對家裡的幫助並不大,但我們年紀還小,能做的就只有這些。

演成可以說沒有童年,每一天都為了家庭而工作,覺得人世間一點也不好玩,演成多麼希望等到妹妹們都成長後,就離開這世間,早一點離開早得解脫。每一天演成都在為自己的離開做準備,讓這個家即使沒有演成,也可以繼續生活下去。

這一天家裡什麼食物也沒有,父親也還沒回來,演成只好獨自帶個飯碗到街上乞食,當演成四處向人乞討時,演成看見一個小女孩,背著她的母親,站在街道上的角落。這時候的演成,終於放下這些年來心中的不平,原來這世間不是只有演成一個人過這種日子,眼前這個女孩年紀比演成還小,就必須背著母親到處乞討,演成都已經是個十二歲的孩子,比起這個六、七歲的女孩,演成已經好過她太多了。

演成將自己碗裡所分來的食物,分一些給這女孩,女孩告訴演成「你覺得我苦,我卻看你更苦」,演成不懂女孩說什麼?女孩告訴演成「人生是假的,你卻把人生當真,生活在悲苦之中。我與母親雖然窮,我們的心早已不放在這世間,我們希望追求的是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我的母親雙腳不方便行走,我每天背著母親,走了好長的路,只為了到山上那間寺院裡聽經,只有從經典中才能真正領悟人生的虛妄,才懂得要完全放下。」女孩告訴演成「人生再苦只要念佛就不苦,放下就不苦,不執著就不苦,你也可以過得很快樂」。

這一天,演成就像久夢初醒一樣,雖然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可是她卻比演成更有智慧。演成重新整頓自己的狀態,收起自己這些年來的悲傷,不再每天哀怨過日子。從這天起,每天一如往常一樣照顧家庭,不同的是,演成不再帶著那麼多負面的情緒過日子,也不再執著去街上撿拾破爛換那一點點小錢,而是用這些時間,帶著妹妹們到寺院裡聽經,只要寺院裡有讓信眾聽經的講課,我們絕不缺席。

我們的人生從這一刻開始改轉,原來放下的感覺是如此的輕鬆自在。我們將心中的喜悅和父親分享,也希望父親能與我們一同學習佛法,每天我們兄妹們輪番分享經典和故事給父親聽,父親心中有好多感觸與感動,他感恩佛在這一刻終於讓他清醒了,過往執著的那段情感,浪費了他好幾年的時間,現在他終於再次見到人生的希望,這一生,他要帶著我們這群孩子一起學佛,一起求生西方,人世間不值得多待一刻,單就這一個情字,就足以讓人苦不堪言。

我們四處與人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特別是哀怨自己生活過得悲苦的人們,我們用佛法開導他們,希望他們能看見人生的虛假,把握這個身體還健在的每一天,好好念佛學佛,求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別再將時間用在抱怨和哀怨之中。

這一生,我們兄妹們早已看破世間的情感,我們之間也不談感情這件事,只談佛法,談度眾。父親辛苦了一生,終於在臨終時見佛來接引往生西方。父親離開後,我們這群兄妹全都住進寺院裡專心修行,演成雖然年紀小,反應卻非常靈敏,又從小接受環境的磨練,做起事來得心應手。師父將演成帶在身邊教導,帶著演成看透人生的真相,原本演成以為自己已經將世間全然放下,沒想到那微細之間的念頭還是有牽絆,師父如同抽絲剝繭般的,將演成身上還沾有的習氣,還沒放下的執著,一絲一絲的抽出淨化,讓演成真正學習純淨無念,保持一身琉璃清透,找回演成身中的法器,發揮這個色身的功用來度化眾生,度起無量無邊的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蘇佛的法身沒有空間距離的限制,咻!一聲就衝到宇宙之中。宇宙中什麼樣的眾靈都有,整個宇宙無邊無際,難以想像下一秒出現在眼前的,會是什麼樣的眾靈。不管他們的身形如何變化,他們依然是佛的孩子,在宇宙中輪迴了千萬甚至億年,早已忘記自己原本長得什麼樣子。蘇佛每天慈悲超度,有的眾靈幫助他們脫去外衣,恢復原本的面貌,有的眾靈幫助他們恢復身上的傷痛,恢復原本光彩純淨的自己。佛光一注照下,所有眾靈皆見佛光跟隨而飛去,他們重拾靈性的希望,追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在這一刻感恩佛慈悲不捨,流浪了這麼久,佛依然願意帶著他們回到西方的故鄉,他們跪地感恩,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