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間一趟(尊者)

訪問第七百八十位尊者-江海(一千八百八十年前)

來人間一趟

二O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

江海從小就沒有父母的疼愛,對父母來說,江海是他們最大的累贅。江海是江家最小的孩子,前面還有三位兄長,三位兄長都遺傳了江家祖先的聰明,讀書總是名列前茅,村子裡的人們家喻戶曉「江家三兄弟真的了不起,不但長得英俊,又博學多聞,江家靠這三個就可以富貴一生了,江家祖先上輩子肯定燒了什麼好香,才有今天的福報」。三兄弟?其實是四兄弟,大家就是忘了還有一個江海,因為江海不但長得難看,又不會讀書,腦袋總是空空的,父母最常罵江海的一句話就是「你到底是不是江雲成的孩子啊!」,江雲成就是我的父親,他是個官員,百姓們都很喜歡我的父親,因為他懂得照顧百姓的福祉,懂得為百姓著想,大家都認為他生了三個英俊又聰明的孩子是應該的,這是他照顧百姓積來的福報。

當我還在母親的肚子裡時,母親就發現我和前面三位兄長很不一樣,三位兄長在母親的肚子裡,每天都不停的扭動身體,非常活潑,雖然有時候會讓母親覺得疼痛,但是母親被他們踢得很高興,因為母親認為在肚子裡越是活潑,出生後就越聰明,尤其三哥,在母胎裡動得厲害,一生出來就聰明得不得了。到了第四胎,江海,母親又期待生一個聰明的男娃,再為江家添一個好子孫,沒想到這一胎在肚子裡一動也不動,一點胎動的感覺也沒有,母親心裡已經想著「這個孩子一定非常笨拙,到底做錯了什麼,怎麼會懷上這個孩子!」,母親一點也不期待生出江海,臨盆的那天,母親的心情非常凝重,和生下三位兄長的心情全然不同,一點高興、期待的感覺都沒有。當江海被產婆抱出來時,母親完全沒有想看江海的意思,這令產婆非常驚訝,從來沒見過一個母親不見自己孩子的。產婆看了看門外的三個孩子,再看看現在手上抱的江海,產婆明白了,這個孩子真的和外面三位差太多了,如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別人家的孩子。

三位兄長都是母親親手帶大的,唯獨江海,交給下人來照顧,母親出門都一定會帶三位兄長,唯獨江海被丟在家裡,所以鎮上的人不知道江家還有一個最小的男孩也是正常的,因為母親從來沒有讓外人知道還有一個最小的孩子,能帶出台面的就是只有前面的三位兄長。江海的臉不但長得難看,確實也非常笨拙,但是江海有個好嗓門,與生俱來的好音聲,是江家一家大小都沒有的,但在江家,江海很少有講話的餘地,最長的紀錄是一個月都不曾講過一句話,沒有人要和江海講話,就連照顧江海的下人,也只是將江海需要的東西準備好放在房間後就離開了,不會多關心江海的情況。在這個家,江海確實就像個外人一樣,只因為自己長得不好看,不夠聰明,配不上當江家的人。

起初,我確實有些難過,為什麼同樣是從母親的肚子生出來,差別卻這麼大,我經常獨自一個人走在街上散心。曾經有婦人問我「你是誰家的孩子呀?為什麼常常看你一個人在街上呢?你的父母沒有陪著你嗎?」,我支支吾吾的回答「我是江…蔣家的孩子……」,婦人一臉疑惑「這村子從來就沒有聽過姓蔣的人家……」,正當婦人又想問清楚時,我已經就快速的逃走了。好長一段時間,我經常獨自走到後山大聲的吶喊,大聲的哭泣,用這樣的方式,在釋放內心壓抑的情緒,這個家沒有人願意和我說話,沒有人願意傾聽我的心聲,我只好用自己的方式過生活。

有一次我又來到後山,我對著深山裡大聲的那喊,我連續喊了好幾聲,用盡我全身的力氣大喊,就在我最後的一聲吶喊時,突然有人回應了,當我大聲喊著「我是江海,不是蔣海——」,這一次傳回來的不是回音,而是「南—無—阿—彌—陀—佛——」,這聲音讓我頓時驚嚇,怎麼會有人回應我?我又再試一次「我到底是誰的孩子——」,真的又傳回來「南—無—阿—彌—陀—佛——」,這次肯定沒有聽錯,等了許久,從深山裡出現了一位杵著柺杖的老人,老人家告訴江海「你的聲音響破雲霄,整個山林裡,整個天際,沒有人不知道江海正在大喊,江海每一天的心聲,我可都清清楚楚的聽入耳裡」,江海頓時害羞的低下頭「沒想到自己每天在山裡喊的聲音,全都被這位老人給聽見了」,老人告訴江海「江家的孩子我都見過,你是江家最有福報的孩子」,江海不懂老人為什麼這麼說?老人帶著江海走進深山裡,穿越過整座深山,眼前出現了另一外一個光明的世界,老人說「這地方從來就沒有外人發現過,今天你是第一個進來這裡的人」,江海看著眼前一片光明,這裡就像一個極樂村莊,裡頭也有住著人們,這裡的人全都是修行人,除了念佛聲外,這裡是一片的寂靜。這村莊裡沒有外面世界的紛亂,沒有兩舌,也沒有惡口,這裡的人彼此相互禮敬,這裡看不見城鎮裡熱鬧的市集,他們用草自己編織衣服、鞋子,自己在田裡耕作,家戶種植蔬菜互相分享,這裡沒有金錢的交易,各各過著清淨安樂的生活。

老人帶著江海走進這個村莊,來到一座寺院裡,寺院裡的僧人正在齊誦佛號,江海走進隊伍裡,站在最後面靜靜的聆聽,原本一顆不平的心,變得好安定,好舒服,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聽著聽著,江海也跟著唱起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這一唱,我的身體震出了好多黑色、暗色的東西,他們全都被眼前的佛光給接引走了,我唱得越來越快樂,越來越法喜,整個身體輕飄飄的,就像快飛起來一樣。最後一聲佛號結束,最前頭的方丈轉過身來望向最後方的江海,江海嚇了一大跳「這…這不是剛剛那位老人?」,方丈走向江海「孩子,你念佛的音聲和念佛的懇切,超越過我們所有的人,剛剛你身上的眾生全都被你的音聲給感動,他們見到佛光後,好多都離開了,想必孩子現在應該舒服許多」,江海立刻點點頭。江海還弄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立刻有師父帶著江海進到寮房裡,給了江海一套衣服換上,原來這寺院裡的人除了僧人之外,全都穿一樣的衣服,我好高興能成為這裡的一員,立刻換上手上的衣服,接受師父的安排,開始在寺院裡工作。我每一天,每一時刻都在念佛,我非常珍惜這句佛號,這句佛號讓我的心好安定。每一天我都會有不同的新工作,只要哪裡有需要幫忙,我就會立刻出現,我做得好高興。

這一天,師父告訴我「孩子,明天可以進來聽經了」,我從來就不敢奢望自己能進到講堂內聽經,每每經過講堂,我都一步當兩步走,快速的低頭穿越過講堂外,深怕打擾到裡頭的師父講經,有時候工作做完時,我也會偷偷的躲在柱子後面,望向講堂內的師父們,我也很想聽聽究竟在說些什麼經典?每當有這樣的念頭生起,我就立刻打打自己的頭,告訴自己能夠有現在的生活已經很滿足了,別再奢求更多,又趕快找其他事情做,填補時間的空檔。沒想到今日,師父竟然告訴我,明天可以進到講堂聽經,我好珍惜這樣的機會,隔天一大早就起床工作,比平常早了二個鐘頭,我必須提早完成自己分內的工作,才有資格坐在講堂內聽講,平常工作做得很歡喜,今天又做得特別起勁,因為等一下做完後就可以聽經了。我做得滿身汗水,眼看還有一點時間,就先到講堂內將桌面、地板擦拭乾淨,然後又趕緊換上一套乾淨的衣服,將自己打理得整整齊齊,準備聽經。

每一堂課,江海都有很深的悟處,原來這些年來江海執著的家庭,全都是假的,如果現在江海在江家已經是一個死人的身份,就和江家一點關係也沒有。原來江海在乎的情感,也是一種假象,為什麼江海一定要帶著這份情來讓自己痛苦,江海不需要這個會讓自己動心的情感,只需要這句可以讓江海安心的南無阿彌陀佛名號。江海越來越看清楚,過去生存的世間全都是假的,江海的心中對阿彌陀佛懷著無限的感恩,如果不是阿彌陀佛救起了江海,現在江海還在世間埋怨自己的命運。原來這張醜陋的臉,一點也不醜陋,世間的美與醜也是種假象的區分,這張臉是母親生給江海的,江海不應該有美與醜的分別,只有感恩,感恩母親懷胎十月辛苦的生下江海,才有今天在佛前念佛的江海。

在這個寺院裡修行了三年時間,師父告訴江海「回到世間一趟吧!」,寺院裡的師父帶著江海走了好長一段路,又回到了江海曾經居住的世間。當江海回到江家,眼前的父母已經老得白髮蒼蒼,面容憔悴,他們正難過的哭著,江海問父母發生了什麼事?父母回答眼前這位面容莊嚴的男子「我的大兒子又開始花天酒地了,二兒子染上了賭博,三兒子一心想求成功,卻諸事不順,最後跳河死了」,江海沒有聽見母親提起江海,原來母親已經把江海給忘了,江海在那個光明世間裡修行三年的時間,在這世間已經是三十年過去了,這三十年來,江海修得清淨莊嚴,就連近在眼前的父母,也認不出江海了。江海跪地和父母相認,父母驚訝眼前就是那個消失多年的孩子江海,面容變得莊嚴無比,他們沒想到江家也能出這麼優秀的孩子。父母見到江海現在的樣子好歡喜「四個孩子裡,總算有一個有成就了!」,江海告訴父母,這一生江海決定要過修行的生活,江海為父母介紹佛法,教導父母好好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也邀請父母到寺院裡聽經。

江海道別父母後,看見街上的景象已經和三十年前完全不同了,曾經問江海是哪一家孩子的婦人,已經變得又老又矮,她駝背得挺不直身子,也看見街上那些曾經令江海羨慕的幸福家庭,在沒有佛法薰陶下,家全都變了,就像自己的兄長一樣,原本羨慕他們擁有聰明的腦袋,擁有大家看好的未來,沒想到現在全都淪落了。

江海看見眼前的世界變化劇烈,看見人們活在世間的痛苦,江海四處為人說法,為世人介紹南無阿彌陀佛和西方極樂世界,希望能救起眼前受苦的人。許多過著苦日子的百姓,都在經法裡明白人生的虛妄,他們不再執著生活的苦,開始快樂的念佛,原本受人幫助的他們,現在終於也有能力幫助別人,每天用自己的能力為人介紹南無阿彌陀佛,生活變得好歡喜。

江海用了六十年的時間在世間度化眾生,九十餘歲時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江海在西方再次見到那片曾經進入的後山,從一個九十餘歲的老人了,又變回當時在深山裡修行的年紀,寺院裡絲毫沒有半點變化,大家依然精進修行,還是一片的祥和與寂靜,學佛與沒有學佛的世界是如此大的差別,江海又回到念佛的隊伍裡繼續念佛,江海依然是站在最後一位,前面的方丈從一個老和尚變成了一尊高大莊嚴的南無阿彌陀佛,我們大聲的持誦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將這句佛號繼續送往受苦的娑婆世界,幫助世人們解脫離苦。

蘇佛是江海敬仰的對象,蘇佛的真身在西方的常寂光土,用一顆細胞來到這個娑婆世界度化眾生,為世人講經說法,用法身超度靈靈眾生。現在江海也跟著蘇佛到宇宙之中,超度宇宙中的眾靈,原本密密麻麻的空間,一一蒙受佛光注照,好多眾靈跟著念佛脫離空間。宇宙原本存在的亂象,這些帶著強烈個性的宇宙眾靈,也紛紛接受佛法的教化,歸往正途,齊力救世,整個娑婆世界從一片的黑暗,開始露出光明,感恩佛的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