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燦增居士給定弘法師的一封信 

二O一八年八月十七日

 

我是鍾燦增,當蘇佛說要訪問定弘法師的父親時,我在西方法性土這裡全身好像觸電一樣,好像一股力量通知我要受訪問,所以我就等著叫我出來。我和定弘法師的母親因為個性及相處的問題而分開,對他的生命而言是一種傷害,不過這樣的日子他們母子也都度過了,也養成他獨力自立的個性。雖然心中對他們感到很愧疚,但是還是讓日子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然後死去。沒想到現在我竟然因為定弘法師與蘇佛的有緣,才能得救。
因為我個性上不乾脆,做事待人拖泥帶水,得罪也傷了不少人,死後入了泥沼地獄,是蘇佛慈悲把我從地獄裡救拉出來的。我全身的泥巴,在地獄中泥巴當水喝,噁心吐了出來又要喝下去,好苦喔!我曾經懺悔說:我錯了!但是那是因為受刑太苦了才這麼說,不是真心對我所害的人,所做的錯事而懺悔,出發心是因為自己的苦,是自私的,所以依然還是在地獄受苦。蘇佛是因為自身的德行功德力,才有辦法把我救出來,我相信是如此!在此我要謝謝蘇佛,謝謝定弘法師;也要對定弘法師及他的母親說聲抱歉!對不起!對你們所造成的種種傷害,死後才說的出口,希望你們能夠聽到!做人,應該要好好把握相處的時候,真心對人,不要為一時眼前的利益、短視或吞不下這口氣而做了傷害別人的事,都要背負因果的。死後或是下一世都會有報應的。
如今我在香光大佛寺的西方法性土上,這裡是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前安住的地方,我們住在蓮花座上聽經,這裡清淨無污染,我的心好平,好靜!聽經之後才知道佛法念佛的好,還要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裡已經很好,西方更好。如果我在生前能知道佛法的好,真心學佛,一心念佛,發願往方西方,之後的人生日子必定大大不同。雖然現在說這些話為時已晚,但是我相信,佛法法力無邊,真心念佛必定可以改變命運,死後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希望有緣看見這篇文字的人,能夠開始或繼續認真的學佛、念佛並且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不會再輪迴受苦。
香光大佛寺是個真正有阿彌陀佛的道場,有真實功夫能夠救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彌陀村的建蓋,將會幫助更多的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相信這裡你就有救了!

訪問內容由釋海澤主筆寫下訊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