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業往生(尊者)

訪問第六百八十七位尊者-洪光注(白揚)(一千八百一十年前)

帶業往生

二O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

「機———」,又是一個尖銳的慘叫聲,父親又宰殺了一頭牛了,為了照顧一家十口,父親養了好多牛在家外的這片草原上,父親養的牛是最多人喜歡的,牛肉肥美鮮嫩,生意好得不得了,家裡因為賣牛的生意,賺了好大一筆錢。

白揚是父母生下的最後一個孩子,自從出生後,白揚的心沒有一刻是安寧的,當白揚知道父親下一刻又要殺牛了,就趕快逃離家中,跑得遠遠的,不敢再聽見牛的慘叫聲。這一頭又一頭的牛都是一條生命,白揚曾經勸導父親別再殺牛了,父親不但不理會白揚,甚至養了更多頭牛。

父親五十歲這年,他發瘋了,他像抓狂的牛一樣,又是尖叫又是狂奔,沒有辦法停止下來,我們所有的孩子都抓不住他,這些牛靈全都進到父親的身體裡,他們想報復,那一刀又一刀割肉的痛,痛得他們絕對要找父親復仇。不只如此,就連母親、大哥、二哥、還有姐姐們,也全都變了,全家用了賣牛賺來的錢,吃了宰殺的牛肉,全都必須負起代價,這群牛靈要把我們家搞得家破人亡。

白揚跪在佛祖面前懺悔,白家所造下的殺業,是好多頭牛的生命,牛恨得不肯原諒我們,現在白揚是家中唯一清醒的人,白揚希望能救起我的家人!白揚在佛前發願,願意做牛做馬來償還白家的罪業,懇求這些牛靈原諒,別讓白家亂得雞犬不寧。這一發願,家裡瞬間風平浪靜,平了,全家人都平了,這一世白揚死得慘痛,死得難看,死後真的成了一頭牛,一世又一世,時間一過就是八百年的時間。

當白揚再次得到人身,牛靈依然不放過,幾次的抓狂,幾次的發瘋,最後又造下了業力,進到地獄裡受刑。白揚在地獄裡真心的懺悔,在最後一刻白揚想起了一聲「佛」,成了寺院裡的木魚,每天讓和尚們敲打誦經,償還罪業。

光注是白揚今生的名字,業力的牽引,光注又是出生在養牛的人家。但這一世,光注小小年紀就離家了,佛寺裡的和尚勸導光注,只有學佛才能幫助家人改變。家人不斷阻攔光注,希望光注繼承家業,但光注心裡明白,只有學佛才能幫助家人翻業,不管家人如何勸阻,光注依然走向學佛之路。光注在寺院裡積極的修行,積極的度化眾生,十年後,家裡終於停止養牛了。光注依然在佛道上精進努力,度化眾生一刻都不停止,也曾經回到家鄉宣揚佛法,度化自己的父母,光注規勸父母一定要懺悔所造的罪業,一定要記住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然後又離開家鄉,繼續到各處弘法度眾。

光注接獲消息,父母往生西方了!這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原來光注離開後,父母發現自己得了怪病,不管尋求多少有名的大夫,都無法醫治他們身上怪異的疾病,用盡了所有方法,在最絕望之際,想起了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他們關起大門,每天在家裡不分晝夜精進念佛,他們知道只有南無阿彌陀佛可以解救業障深重的他們,七日內不吃東西,只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念得全身發熱,念得見到金光,父母不停的向眾生懺悔,不停的念佛回向給眾生,第七日,佛先來接引父親,父親立刻踏上蓮花,隨佛往生西方。母親的壽命未盡,佛沒來接引,母親希望將剩下的壽命全給光注,讓光注有更長的壽命來度化眾生,救起更多在世間受苦的人們,第十日,母親念了最後一聲佛號也回到西方。

這事情確實不可思議,全鎮上的人都無法相信父母竟然能念佛往生西方,阿彌陀佛真的是如此的慈悲,念一句阿彌陀佛,能夠消除八十億大劫生死的重罪。光注為父母超度這些受苦的牛靈,更積極的在佛道上努力,這一生,光注也在臨終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這次是光注回到西方後,第一次再回到人間,光注希望能幫助蘇佛再度眾生,蘇佛的慈悲讓光注跟隨一同在宇宙中超度眾靈,這些宇宙中一點一點,又黑又小的眾靈,是和光注有緣的眾生,他們造下了罪業在宇宙中受報,成為這些小粒子存在宇宙之中,光注曾經發願,要救起這些業障深重的眾靈,光注曾經在宇宙中為他們說法,為他們種下佛的金剛種子,在當時雖然種子沒有開花結果,但是已經在他們身中留下對佛的一點印象。這些日子來,種子終於開花結果了,光注又再次將南無阿彌陀佛帶到宇宙中,這些小粒子的數量已經是千年前的千萬倍,光注感嘆娑婆世界造業的人越來越多,受報的眾靈處處可見,光注將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遍灑在空間裡,讓每一顆粒子都能聞得這句佛號,都能蒙受佛光注照。他們真心懺悔過去所造的罪業,跟著念上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解脫空間的束縛,隨佛光而去。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