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覺老和尚  

 

(釋海澤禮佛十拜。禮請覺老和尚。)

海澤法師:阿彌陀佛,今日得以訪問覺老和尚,如今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可否請老和尚慈悲告訴晚輩,當初您往生時的情形及之後香光大佛寺在如何的情形中,將老和尚請往西方極樂世界過程。希望老和尚悲憫眾苦,能令見聞者相信有西方極樂世界、有阿彌陀佛救度苦難眾生,感恩老和尚。

覺老和尚:
阿彌陀佛。惟覺不過離開人世間幾個月,怎麼有如離開許久。好像做了一場夢,夢中的惟覺經歷過人生的悲歡離合,然後一片黑暗。不過此時卻是一片金光。
記得惟覺生病,病的不輕,沒辦法起床。不過,惟覺還有課,要和學生上課,只好取消。昏蒙之中又睡去。
我的一生,我在大陸四川出生,家境平平,不國正逢過內戰事年年,家鄉的人,能走的走,能逃的逃,留下來的多是老弱婦孺,有些走不動的,有些要走也走不遠的,我則遠走高飛。當時母親對惟覺說,不曉得戰事還要多久才能平息?你的人生才剛開始,不要被這裡給困住了,走吧!我對母親說,您不要一起走嗎?母親說:這裡有太多回憶,畢竟是家鄉,本來想跟你一起走的,不過在這節骨眼,竟然捨不得。還是我留下來吧!畢竟這裡是你們的根,不定戰爭什麼時候結束,你們回來時,還有人在。母親含著淚,送著我走,直到看不到我的身影,我就這樣離開了家鄉,邁入人生另外一個里程。

後來到了京城,想辦法和大家混在一起,隨著國民政府到了台灣,那是另一片天空的開始。沒有認識的人,偶然機緣得遇一老人家,,老者口中不時念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惟覺也跟著唸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惟覺開始接觸佛法的念佛生涯。而後於基隆受戒出家,正式成為佛門弟子。當時已經三十六歲,也算年紀不小才開始學佛,所以立志苦修,必要有所成就。不論如何此生至此,受盡家人分散,孤苦無依,而後依止佛門尋求解脫生死,擺脫輪迴之道。於是惟覺遠離人群於山中苦修,禪悅為食,日中一食,食為養此色身能存於世,能修道業便好。

十幾年的光陰過了,惟覺於日出日落當中,於花草樹木當中,於天地空間徜徉當中,以禪為家,常常數日、數星期靈體一出去,便不想回體,亦須回來。忽然有到訪者請法,我也以所知所悟開解疑惑,之後人來人往變多,也是法緣成熟了,開啟了另一道門。

依信眾的心意要找一塊地弘法,以有個定處。之後,一連串的聯絡募款、廠商、建材、施工、監工等等事項,護法信眾們忙碌,有些事我也必須參予決策,尤其是建築規劃、內部需求、人數預計、大寮尤其重要,寮房與殿堂通道方便性、外觀設計、重要的是大殿佛菩薩雕琢彩功,影響信眾的攝受,因為禮佛、拜佛,乃信眾們進佛寺第一件要做的是,當時的佛菩薩便是第一時間對他們的影響。而禪寺必須要有禪堂,念佛必須要有念佛堂,禪淨雙修則兩種都需具備有此空間。另外淨房、接待室、儲藏室、經文、佛像、法器儲藏放置處,信眾進佛門至入內行經路線規劃、義工時間安排、參予及義工訓練,如果之後因緣再具足,規模再逐漸擴大。宜由原本之建地向兩旁擴展,如此各種資源運用或調度速度較快等等事宜,在計畫之時、廠商、資金、材料尋找決定都同時在運作並行,而原本佛寺之作息、法事、法會依舊不可中斷,因為此過程中讓信眾有機會參予布施、捐款建寺很重要,即使只是五十、一百元,其福德、功德都是讓對方結下得度解脫的因緣、另外鮮花、素果或護持常住都依眾生心意隨喜布施。這些點點滴滴都是眾緣和合而成。

惟覺沒想到會有此法緣得以如此擴展,由原本的靈泉寺到之後的中台禪寺,之間亦經過許多的批評毀謗或讚賞褒揚。這一切雖有時會讓惟覺慢下腳步,甚至一度暫停不前,但信眾們不離不棄,即使風風雨雨未曾停歇,但一磚一瓦還是呈現在眼前。惟覺一人隻身離家到台灣,寺就是家,信眾就是家人,僧眾就是好友家眷,學生就是孩子,大家就是一家人,惟覺早已沒有自己。即使之後海內外分布,小學、中學、一一建起,惟覺亦常於午夜醒時,自省腳步,深怕一有偏差,愧對如此廣大之眾。佛法承傳己之責任重大。禪宗禪法之教續,更是盡己所能、所悟教於弟子學生及信眾。

隨著年歲的增長,惟覺漸漸覺得體力已經不如以前,容易疲倦、四肢偶爾會痠痛但並未多加注意,直至一日身體發熱,頭暈無力難以支撐,就醫後經過一連串診療,醫生在很保守的情形下告訴了病情,並不樂觀,希望惟覺能住院觀察進一步治療。惟覺並未同意,而後多次進出醫院,並未有多少人知道實際情況,惟覺不希望影響到道場之運作,及信眾對佛法學佛禪七禪班之信心。故到晚年數十幾年當中,較少出入公共場合,除非重要場合。直至某日眼前發黑,昏了過去,弟子欲將吾送往醫院,無力堅持,入院後我仍心繫中台,之後仍送我回去。出家人對生死一事早該放下,但惟覺知道道業有所偏差,才會有此病苦、死苦現前。雖然弟子為惟覺做了隆重的儀式,送惟覺最後一程,但是並未如願進入西方極樂世界,而是直入地獄。

此事真是難以開口,但是為了報答佛恩,蘇居士的恩情,惟覺必須誠實以告。地獄之時,獄中閻王判惟覺雖有功於佛法,但是功過不能相抵,對於末法眾生最重要的淨土念佛法門,是釋迦牟尼佛當時教誡,末法時期淨土成就的法門,而惟覺致力於禪宗,但對淨土念佛並未加以闡揚教導,因為一己的私心,影響中台這麼多信眾的法身慧命,無人因禪法解脫見性,亦無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後如何尚待觀之,若後人無人能改變此一事實,惟覺還需罪上加罪。於是惟覺進入挖心地獄受報。其實在惟覺未往生之前的一魂已經被牽引入挖心地獄受報,所以在世時的身體常常會出現胸痛、胸悶的現象。魂與體其實是相關連的,所謂完整的靈有三魂七魄之說是真的。現在惟覺才知道,還有許多未知的事情,未察覺的真相,被扭曲及毀謗。

當惟覺往生之事對外公布之後,香光大佛寺有一位江居士得知,立即告訴蘇居士,蘇居士慈悲,當時吾在地獄中聽到有音聲叫著:惟覺法師、惟覺法師。而後一道佛光將我從地獄中帶到香光大佛寺。先是在佛地的西方法性土,之後蘇居士要我說出為何會在地獄受報,惟覺說不出口,應該是心底層的傲慢習氣使然,而且蘇居士是居士之身,一時之間,惟覺不語,心念如此,也應是現出傲慢的態度,無懺悔之意!於是又再被遣回地獄,之後又再被請上來。而於三時繫念法事中,得見阿彌陀佛就在此地,於是和大眾一同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惟覺深深懺悔,對蘇居士致上最深沉的謝意與歉意。因為有蘇居士救拔地獄苦難眾生的能力,惟覺才能得離地獄之苦。也為當時惟覺的傲慢感到抱歉!也因自己的無知與自私,為中台未能致力於淨土念佛的教化,使得沒有一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而感到罪過。雖然自己能蒙我佛慈悲,蘇居士慈悲才得以今日在西方,能說出這段過程,雖然之前亦曾有一次惟覺說了些話,希望能有弟子前來和惟覺對話,但是資料送出全無回應。

惟覺希望中台未來的方向要致力於淨土念佛往生的教化。禪打得再好、再深、再久,如果此生未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來生來世再繼續六道輪迴,此生學佛又有何意義!如同惟覺,畢生致力於佛法的承傳,佛學院、禪坐班或研習會,班班會會境界不同,不但未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且落入地獄受報。此種不堪說來心痛。總是佛不捨一人,中台人口中的大和尚,此時真的是在西方極樂世界向大家說出這些肺腑之言!畢竟每一位中台人都是惟覺的家人,每一位學生都是惟覺的孩子,每一位僧眾護法都是惟覺的家眷,惟覺感恩大家的照顧愛護,也因此更希望每一位中台人、有緣人都能蒙阿彌陀佛慈悲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而不是只是於禪法中得到自我解脫、清涼自在,卻與西方遙遙無期,再入輪迴之中。

我佛慈悲,真心希望此篇文章,中台人能得見,能有回應,惟覺在西方在香光大佛寺等著大家。阿彌陀佛!

 

訊息內容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