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豐子(日本太和淨宗學會)-進入念佛空間

 

原來因為豐子對念佛的執著,對佛號的執著,所以當豐子念佛念得很投入的時候,以為是得念佛三昧功夫成片,其實不是,是進入空間!進入空間的時間或許長或許短,可以回來現實生活中。

                                    

二O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

我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感恩阿彌陀佛,感恩大家,感恩于愛萍于居士,感恩蘇佛,感恩太和裡面每一位居士,沒有你們大家,就沒有現在的我,我是鈴木豐子,現在在西方極樂世界,我在世時心心念念的極樂世界,還要感謝一位恩人,空老法師。
老法師是我的啟蒙師父,因為老法師的教授傳導,才有念佛的鈴木豐子;因為有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蘇佛,才有在西方極樂世界的鈴木豐子;因為有太和淨宗學會,才有共修精進念佛的鈴木豐子。因為有于居士傳達鈴木豐子過世往生的消息給蘇佛,當時馬上請問阿彌陀佛,鈴木豐子是否己經到了西方極樂世界。佛給了訊息,提到我在空間中,既然有緣,可以送到西方。說也奇妙,我竟然就這樣子被送到西方極樂世界。這是一件非常非常奇妙的經驗!豐子現在說出來和大家分享。
于居士每一次說到鈴木豐子,我在西方就好像有感應到有人提到我,原來是他在香光大佛寺提到我的名字。他很好奇我在太和,佛號念得這麼好,為什麼會進入空間中?為什麼過世時沒有直接進入西方極樂世界?豐子在這裡和大家報告一下,也是給念佛人一個警告,幸好遇到蘇佛,否則豐子現在還在空間中念佛。
豐子念佛念得很精進,因為我怕一不小心,念頭分了岔,忘了佛號,如果不小心遇到無常,西方就到不了,所以非常小心地念佛,沒有時間講話。有時候念到忘我,周圍大家講話的聲音也沒有聽見,只有佛號和我融為一體。我站著可以念佛,坐著可以念佛,躺著可以念佛,隨時都有佛號在我的心中。豐子現在知道,原來因為豐子對念佛的執著,對佛號的執著,所以當豐子念佛念得很投入的時候,以為是得念佛三昧功夫成片,其實不是,是進入空間!進入空間的時間或許長或許短,可以回來現實生活中。
原來功夫成片不是如此,真正的功夫成片是可以動中念佛,也可以靜中念佛,念得了了分明,佛號清楚,外面的情況也很清楚,這樣才叫做功夫成片。大家以為豐子預知時至,念佛被佛接引到西方極樂世界,其實是豐子跟著大家一直念佛,念得太投入了,進入念佛的空間中,在那個空間中,還在念佛,一直在等佛來接引。其實在這段日子,豐子身體已經不在人間,過世了,大家還以為我到西方極樂世界;而我則是在空間中,還一直念佛等著佛來接引,果然被我等到了!我聽到空間中傳來聲音:「鈴木豐子,鈴木豐子,你在空間中,我直接牽到西方了!」這是一個陌生的聲音,但是很慈悲,我沒有多想,念佛要緊。接著很快地,周圍出現了非常明亮的佛光,我見到阿彌陀佛出現在我眼前,有一道力量牽著我進入西方極樂世界,一片金色的大地,我好開心,我真的成為西方人了!
是蘇佛的聲音把我的空間打開,帶我進入西方極樂世界。蘇佛一定是阿彌陀佛的化身才有這個能力。豐子真是幸運可以遇到蘇佛,我們從來就沒有見過面,卻可以在澳洲香光大佛寺,因為于居士剛好在這裡,提到我的名字,蘇佛這裡竟然可以和阿彌陀佛互相感應,才可以得知我在空間中,把我從空間中送到西方極樂世界。

這件事情前後這樣連貫起來,真是令人難以相信,真是不可思議!也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事。如阿彌陀經裡面說的,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如果沒有于居士正巧在香光大佛寺,現在的我還在空間中。原來當時我要往生跟著大家一起念佛,念到進入我熟悉的念佛空間中,我沒有醒過來。因為我知道我要一直念不能停,要念到佛來接我,所以我沒有出空間。

老法師從來沒說過有「空間」這一回事,我是從自己這一段親身體驗中知道,才能在這裡告訴大家。進入空間,在空間中,那是一個與世隔絕的世界,不知道人世間發生什麼事,就一直做著當時你在做的事。
豐子希望大家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念佛,念到了了分明,但是不能進入空間,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事情,念到熟處,一定要放下我在念佛的念頭,那時候就不能夠執著佛號,佛號自然浮現,不中斷地在念佛,但是知道自己在做麼事,一樣可以做事,那才是真正得功夫成片,念佛三昧。所以當時豐子在太和時很少說話,是真的不想講話,但也是因為常常進入念佛空間。哈哈!這真是一件危險的事!我差一點到不了西方。一定是阿彌陀佛慈悲,知道我是一個老實的念佛人,所以派了于居士,請了蘇佛來救我離開空間,牽我進入西方。
千萬分的感恩,獻上我個人的實際經驗,希望大家能避免進入我的後塵。豐子在這裡再度感恩大家。(很有禮貌地九十度彎腰)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內容由釋海澤主筆寫下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