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梵法師《 談三魂七魄》

9fe47673b22c1fb7ed6dc3e5097a0ff9_m.jpg

  二O一八年十月十一日

我是悟梵法師。上淨下空老法師是我的恩師,也可以說我是師父的侍者、秘書,跟在師父身邊打理一些大小事。國內國外走,見到進進出出、各式各樣的人求法、請教學習,大人、小孩、老人,男女老幼都有,讓悟梵增長不少世面,也感受到世間人情冷暖。在佛光及師父的愛護提攜之中,悟梵付出生命中的歲月,比師父早一步世緣盡了離開人間。念佛之人,以病苦之身相過世,實在愧對師父。

淨宗學會是我第二個家。悟梵得蒙師兄弟們的照顧,度過此生的僧伽生活。人生一回,轉生受身,好像就在眼前而已,卻也已經過了這麼多年。大家都變了,身體變了,相貌變了,靈性更是不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志願千萬不可以動搖!悟梵想請問大家,學佛念佛至今,往生西方是否有把握?這些年來悟梵在西方看見了一些事,明白了一些道理。或許人間有許多事不用弄清楚、搞明白,日子還是一樣過得去。現在懂得,即使出家,身披袈裟,除非見性見真;否則臨終一旦業力障礙現前,西方還是去不了,再入六道輪迴之中,這一世可惜了!許多人修是修了,修了地獄業,往地獄去!

悟梵已經提過多次,悟梵過世之後,直接入地獄受刑,是由當時的蘇居士,現在大家尊稱為蘇佛,將悟梵從地獄救起來,送到香光室,佛前懺悔念佛,再送往西方極樂世界。這一段過程從悟梵往生到現在,這些年來已經有難以計數的眾靈,被蘇居士如此送往西方極樂世界,其中包括幾位大家熟悉的新加坡黃金宣黃居士,深圳黃忠昌居士,黃任中居士等等。

真理事實不應該被埋沒,蘇居士有能力、有功夫可以帶靈性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是事實!說這些也是要救有志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人,希望給這些人一條明路,看清楚如何走上西方這條路,才不會辜負此生為人,遇到淨土念佛法門,如今又得見到這一篇文章的有緣人。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淨土難遇,如今得遇,難中之難,無過此難。

悟梵是西方人,也是眾靈之一。如今因為蘇居士在探討身體三魂七魄之事,請悟梵說說在世時的情形,所以在西方極樂世界的悟梵就來說說這個話題。在淨土念佛法門之中,沒有人會去想到這個問題,也似乎和念佛沒有什麼關聯。其實這個問題和業障現前,冤親債主討債,超度,能不能順利往生西方有很大的關聯。

感恩蘇居士打開三魂七魄這件事情的真相,這也是為什麼現今念佛人如此多,真正往生西方者卻如此稀少的重要原因之一。關於三魂七魄,及許多位名人經由蘇居士及香光室、香光大佛寺送往西方極樂世界的經過,在澳洲香光大佛寺的網站上可以見到,有興趣的法師、居士義工們可以上網一探究竟,對自己念佛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將會有很大的幫助。

身體的三魂七魄都在的人是一個完整的靈識,當有魂魄離開身體時,容易變得精神不容易集中,昏沉、健忘,難以清明,病痛、生病,身形變樣,痴呆等問題發生。

以下悟梵來談談自己三魂七魄的情形。悟梵年輕出家,出家前的求學過程和大家一樣,是個平凡聽話,或許稱為乖巧的學生也行。對於家的記憶是在老早以前,但畢竟沒有父母生養之恩,也沒有此世悟梵之身。雖然出家要忘了家,但是實際上,現在悟梵看到,悟梵的三魂七魄之中有一魄在出家後初期的那一段歲月,夢中一魄回家探望而留在老家之中。

出家後對於自己的未來曾經徬徨無助,不知自己這個身分,該依止於何處,該航向何方,好一段日子,曾經寫下許多心得及日記,可以為自己這一世,為出家僧人,留下一些紀錄。卻在日後回顧時驚覺自己竟然沒有什麼長進,而開始有所警惕,卻也因此一魄留在書桌前,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提筆埋首寫著日記。

悟梵的聲音清晰明亮,當悟梵條理分明地報告及快速地記錄交代的事項,並且能一一完成,這也是悟梵引以為傲的一件事,安排著恩師行程及接見等事。一日又一日,心中起了貢高我慢之心,大約三十八歲時,一魂一魄進入夢中,跟在恩師身旁正走入會場中,旁邊有許多信眾、出家眾合掌恭敬地等師父及我們經過。其實現在悟梵見到,這個夢中的信眾、出家眾許多都是悟梵的冤親債主變現,引悟梵入夢中,使得之後的悟梵反應變慢了,身體漸漸容易疲憊。而悟梵也錄製了幾片帶子光碟,包括經文讀誦,讓學佛者可以放誦或者跟讀,而悟梵的其中一魄便是在準備錄製,即沉浸在自己的音聲之中。

悟梵會幫師父打理行李及整理外出要用的書籍講稿,也隨時要記得提起佛號,不要讓妄念有機會得入。卻在一次的演講會場,有信眾想要見師父,當時師父並不方便會見,於是悟梵希望勸退信眾,可能是悟梵不夠善巧方便,引起信眾的不滿。悟梵很少遇到這種情形,出家人禮敬諸佛,信眾也是諸佛之一。悟梵有時看對方不順自己意的時候,忘了禮敬,難免口氣、表情起了慢心、惡心而不自知,就這樣一魄被冤親債主抓出來罵得難堪,下不了台,這一魄的悟梵跪在佛前懺悔。

生病的那段歲月,其實悟梵胸痛咳嗽已經有好一段日子,只是自己不好啟口,覺得出家人修行不應該有病態出現。自己不想面對,又沒有什麼真實功夫,即使功德迴向給冤親債主,他們也不領情,因為悟梵個性習氣未改,所以症狀也不會改善。那一段日子,悟梵心中曾經起了抱怨,雖然知道這樣的念頭是不對,不可以的,但是微細的起心動念之中,仍然帶有這樣的念頭。就這樣一魂一魄被冤親債主抓到,一直處在無力虛弱,咳嗽、胸悶、胸痛的狀態。也因為如此,悟梵的靈有感魂魄受苦,身體的症狀也一直未能改善。雖然大家對悟梵細心關照,身體也起起落落。

之後就醫診斷為肺癌,但是悟梵心中有底,症狀拖了一段日子,應該不會是什麼好事,所以悟梵不願意就治,既然已到後期,就好好念佛。自以為出家早已將生死置於度外,既然念佛就是要往西方,平日所為不也是為了要等這一天回西方老家嗎?真的業障現前的時候即使平日念佛,要能不動,能定,還真是不容易!往往隨著病痛而心情起伏,這不是真的念佛人。而且悟梵的身體雖然還在人間,但是一魂早已在地獄受苦。雖然離開人世間時,師兄弟們念佛聲不斷,但是悟梵收不到佛號聲,因為斷氣之時,中陰一出來就被一股強大的吸力直接將悟梵吸入地獄繼續受苦。    而剩下的一魄幸而存於體內,但卻被體內許多冤親債主壓得喘不過氣來,奄奄一息,縮小得不成樣子,幾乎找不到還有這一魄的存在。

為什麼悟梵這一世會命喪於肺癌,是過去世造了什麼因,這一世才會嘗到如此病苦的惡果?如今的悟梵知道,因為過去世的悟梵也是出家眾,音聲一樣非常地響亮,清晰悅耳,當維那而且能夠唱誦梵唄,卻因為傲慢,自以為是,而擅自更改梵文及梵樂,不知悔改還沾沾自喜,所以才受此報。即使這一世錄製了多片的碟片通流,但是功過不能相抵,過錯一樣是要受果報;而招引這個果報現前卻是因為悟梵平日的驕慢自大,知錯未改,不聽師父勸告,而相應過去世的這個業報現前。

也就是說如果這一世的悟梵,在師父的身邊,是個慈悲、智慧、歡喜,謙虛謙卑,有念佛人的溫良恭儉讓,與人相處溫文有禮,聽勸改過之出家眾,就不會遭受這樣的惡果現前。但是悟梵完全背道而馳,讓人對淨土誤解。因果可怖!出家人學佛卻不像佛,落得如此的下場真是愧對佛菩薩、祖師大德及師父教導!這個病體是悟梵自作自受,悟梵只有慚愧懺悔!

悟梵病發之後,回顧一生,曾經寫了一篇懺悔文,雖然悟梵的懺悔文寫得如此真誠懇切,但是已經太晚了!悟梵活著的時候沒有能好好把握時機,等到臨死前,即使我佛慈悲不捨一人,只要一句十句佛號就可以往生西方,但是大家相信嗎?平時一句或十句佛號易如反掌,但是臨終時要提起一句可以和阿彌陀佛相應的佛號,卻是難如登天,還來不及發出音聲就被吸入地獄。進入地獄要再提起佛號卻是難中之難,無過此難。因為太苦了,注意力都集中在所受之苦,根本提不起這一句純淨純善的佛號。悟梵現在更是感到慚愧,平日念佛都是空念,根本沒把佛號念入心中,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念得多好。

所以當蘇居士把悟梵從地獄救起來,在三時繫念法會當中,把悟梵叫到佛前,請悟梵深深懺悔,懺悔悟梵待在師父身旁卻沒能到西方,做了最壞的示現,對不起師父。悟梵真的是深感愧對師父,愧對阿彌陀佛,在佛前痛哭流涕,悟梵親自見到阿彌陀佛就在眼前,垂眼微笑,黃金臂常垂的要接引悟梵。悟梵好感恩!好感動!從心中,用全身的力氣,深深地、感恩地、懺悔地念出南無阿彌陀佛佛號,就這樣,悟梵在佛光佛手的接引之下到西方極樂世界。

這些過程若非親身體驗,說得出來嗎?悟梵感恩蘇居士,佩服蘇居士!蘇居士雖是居士之身,其修行之深功超越出家人,這是悟梵的肺腑之言!如今的澳洲香光大佛寺是因著蘇居士的願心與阿彌陀佛相應而存在,已經超度了無量無邊的生靈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是悟梵在西方所見真實之情景。

悟梵希望淨宗學會的師兄弟、出家眾、信眾要尊重、恭敬蘇居士。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未見過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諸佛菩薩及祖師大德的應世,為了救度有緣眾生,常常都會依當時與眾生的緣分而示現不同的身分。值此末法,若非大力、大願、大行,顯現非凡、異於常人的事蹟,如何超度娑婆剛強難化之眾生往生西方!大家如果相信悟梵所言,對於蘇居士,應該要抱著感恩的心態,蘇居士已經超度難以計數與師父、淨宗學會有緣及許多過世卻未到西方的念佛人往生西方;而許多位與蘇居士有緣,卻因為誤解蘇居士而離開蘇居士的淨宗出家眾及護法居士,雖然他們如此對待蘇居士,蘇居士慈悲,於三時繫念法會至今仍周周超度著他們的累劫父母師長冤親債主,此舉令悟梵非常感動!

對於蘇居士,悟梵誠心地請大家要放下過往,重新認識,甚至求訪學習,得受最大法益的是自己啊!如果一味的毀謗、懷疑、排斥,甚至嫉妒,損失最大的也是自己啊!因為人們不認識、不知情,或者知情而毀謗、不相信蘇居士,使得人道明明可以是最大的西方受益者,卻無緣受此大福,使得受到最大法益的是法界虛空靈靈眾生,日日無量無邊地受超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佛慈悲,讓悟梵有機會於此地吐露心聲。希望有緣得見此文者,真正有願心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者,能虛心參訪澳洲香光大佛寺,此地是真正阿彌陀佛住世的清淨之地,必能有所收穫,滿載而歸,最終能達成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願望!

感恩阿彌陀佛。

感恩蘇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