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林法師   談三魂七魄       

 

訪問  開林法師

  談三魂七魄                 

                                                                                                           二O一八年十月十四日

南無阿彌陀佛。我是開林法師。久違了人間諸有緣。

尊敬的空師父上人,尊敬的蘇居士及淨宗諸位師兄弟、信眾居士們。
開林如今在西方極樂世界,傳出此訊息,實在是希有難聞之事,但在香光大佛寺這是常有的事。
大家如果相信有阿彌陀佛的存在,就應該相信阿彌陀佛亦可以應世教化人間,這不是天大的好事嗎?應該要高興才是!西方極樂世界是多少人嚮往,發願來生下一世移民居住的地方,不論出家眾、居士義工,拼命念佛、拜佛、誦經,積功累德,布施、服務道場不也是希望能夠在西方極樂世界七寶池八功德水的蓮花浮上自己的名字,臨終一念十念,蒙慈悲的南無阿彌陀佛帶著蓮臺來接引自己移民往生西方。如今開林告訴大家,香光大佛寺有阿彌陀佛正住,阿彌陀佛為住持,觀世音菩薩為當家,蘇居士‑我們尊稱為蘇佛,帶領著香光大佛寺這個救世團隊,幫助過世的生靈們往生西方並化解在世者與冤親債主的冤情,超度冤親債主往生西方。
這一件事情傳出之後,怎麼反而讓大家縮手、不相信?為什麼要懷疑及毀謗呢?「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學佛念佛最大的障礙是懷疑。開林在此呼籲大家,人生只有一次,學佛難逢,淨土大法更是難遇,幾個人能真正了脫生死,信者往生西方正是此時,莫要等閒視之。蘇居士為真正能夠幫助大家了脫生死、送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人。

如今蘇居士正在探討人體之中三魂七魄之事,佛門中對於三魂七魄之事,有些認為是民間信仰所信之事,有些認為佛法修心,魂魄知識無所依據,或將佛法道法壁壘分明,而絕口不提;有些甚至未曾聽聞過。此些種種原因使得三魂七魄蒙上許多神秘色彩。現在蘇居士對於三魂七魄之事,探討之後才知道魂魄猶如身體的保護層,如果魂魄離體容易造成身體虛弱、外來眾生附體;驚覺此事與冤親債主、附體、生病、精神狀況、昏沉甚至於和業障現前息息相關,與現在念佛之人為何過世後卻少有人往生西方極樂有關。明白這個問題並且知道如何面對解決,將有助於後學達成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目的。開林樂意談談自己在世時,三魂七魄的情形,以供參考。
開林原本是俗世之人,生活就學工作、成家立業如同一般人,但是心中對佛法總有一份追尋及渴望,希望能從中填補心中一股難言的缺憾,所以出家前便已經是對佛法稍有涉略。之後有機會親近師父,常常於家中利用一些法寶聆聽師父的教導,自學並且念佛,之後承蒙師父不嫌開林愚蒙,而可出家專求佛道,發願弘揚淨土,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開林汗顏,出家前即有一魄正專注於聽師父講經,兩眼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或電腦螢幕,離不開座位。這種情形可能許多信眾有過這樣的經驗,求法能夠恆心精進是好事但是不可以執著不放,容易造成障礙,因此使得一魄離身。
出家前需要安頓家中一些俗事,此一離家即是世緣已了,放下諸妄塵勞,此生不再有塵俗之家。看來當時開林以為自己已經看破放下塵緣,事實不盡如此。因為開林有一魄留在家中,正在為出家做一些協調及準備。
出家人必須經過戒壇受戒的過程,等於受到佛教界的認可,是成為一位出家人必經之道。於是開林進入戒壇,成為戒子。受戒未完成之前,心中百感交集,自己即將成為一名比丘,一生至此,於人間時就為一個家庭付出,早出晚歸,如今進入戒壇,即是將身心奉獻給佛門,能夠走到這一步,實在不容易!心中相信必然是佛菩薩慈悲加持,才能有今日;於是戰戰兢兢,對於戒場師父的各種要求認真學習,因為與其他戒子相較之下,開林體力是比較差些,於是更加精進,開林相信勤能補拙,就怕一個閃失,出錯跪香或是於比丘戒時犯錯失去戒子的身分。雖然之後如願受戒圓滿,以比丘的身分離開戒場。但是開林已經有一魂留在戒場,正在背著戒文,接受戒師父的各種詢問及儀規考試。
開林出家之後曾經到香光室接受過蘇居士的教導。蘇居士的教學,身教言教並重,依了義不依不了義,靈活的教學導正開林的種種執著,學佛是學佛的精神而不是迷佛;交代開林出家人絕不能夠藏有私財,取之社會,回饋社會等等,令開林敬佩的是蘇居士無我無私一天二十四小時,沒有一分一秒為著自己而活,都是為著眾生而忙碌。雖然在淨宗道場上,可以見到不少法師義工奉獻自己的時間及體力,但是否能夠真的只有付出,不求回饋、不計較、任由自己的身體像大地一樣任人踐踏。
只要你是信佛、真心願意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道場中免費提供吃住,讓你無後顧之憂,精進修學;甚至任勞任怨代眾生苦,三時繫念法會中帶領居士大德們從早到晚,依著中峰三時繫念法事全集,誠心懇切的念佛超度眾靈。
香光室每一張超度的皈依證陽上的位置,第一位就是寫上蘇居士的名字,希望依著蘇居士的功德法緣,能夠讓冤親接受超度以化解冤情,往生西方,所以眾生如果不化解第一個也是找蘇居士,蘇居士也都承擔下來了,因為蘇居士抱著救一個是一個的心。每一次三時繫念的牌位都是一疊一疊堆積起來的,這樣的居士能夠不令人敬佩及尊敬嗎?如今的香光大佛寺有阿彌陀佛在,所以陽上已經改為香光大佛寺,真是我佛慈悲!蘇佛的左腿因為這麼多年來代眾生苦,受苦難行一段日子也都毫無怨言,如今終於漸漸好轉。開林無知不知輕重,大陸、日本所到之處,若遇法會超度會向大家介紹台灣的蘇居士,於是在皈依證陽上第一個位置,一樣是寫上蘇居士的名字。開林在此向蘇居士慚愧懺悔!
因為這些種種情形,開林身體的冤親債主及附體眾生,有許多不願意跟著開林離開香光室,他們要留下來聽經,所以在開林的睡夢中把開林的一魄抓出來,一起留在香光室中,聽蘇居士講經及參加三時繫念法會。這些眾生留下來後於三時繫念法會中,見佛念佛隨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真是所謂善根福德因緣具足,大福報者!而在開林身上的這些冤親債主跟著開林東奔西跑,同樣是冤親債主,善根福德因緣卻是不同,未具足者,就是到不了西方。

還有許多事情開林未能一一舉出,只要與蘇居士相處過的人就知道什麼叫做真功夫。三十年的學佛經驗、教學及度眾超度的慈悲心量,已經超度無量無邊的眾生往生西方,感得阿彌陀佛如今正住香光大佛寺。超度及往生西方的實際行動就在香光大佛寺!

開林真正留在師父身邊的時間並不長,但於聽經之時卻常常昏睡。身體晃得東倒西歪,實在對師父很抱歉!但是真的是難以自主。明明不想這樣卻又發生。現在知道原因,原來這是修行障礙,三魂七魄離開身體,精神不能夠集中,也是因為有冤親債主障住不讓開林頭部雙眼清楚學習,這也是因果之一。
昏沉之相,如果有蘇居士在,就可以幫忙讓開林昏沉的眾生請出來化解,能夠改善昏沉的問題。這是開林在西方見到蘇佛在香光大佛寺所做之事。開林有一魄被冤親債主扣住在體外,留在攝影棚外聽經,邊聽邊打盹。

開林依著師父的安排,到過日本大和淨宗學會、澳洲、大陸深圳、內蒙古都有開林走過的蹤跡,這些走過的路面,搭過的交通工具,見過的人事物,信徒及環境,情與無情等,開林有幫他們皈依念佛,這些都是跟開林有緣;不過開林現在在西方,不知要到何時才能下凡和他們碰面,才有機緣度化他們往生西方,開林捨不得他們這麼漫長的日子在人間六道輪迴中受苦,想在此請求蘇居士慈悲超度他們。感恩蘇居士。開林的兩魄在這些旅程當中有一魄留在日本,一魄在內蒙古留還在當地講經、法會、與信徒交流。

七魄不在,猶如身體失去支架總是常感不適。開林的兩魂雖然仍於體內,每每有起心動念之時,總是特別有感觸,尤其聽到周圍一些對於蘇佛有異樣的看法時,開林看在眼裡,聽在耳裡,心中不捨,這麼好的人,為什麼會遭到如此的誤解及毀謗?末法時期欲行正法真的是難行之事,因為人心已經不像正法時期的單純,總是含著夾雜及不信任,所以淨土往生西方難有成就,這也是原因之一。就是有一魂在開林的胸口為蘇佛打抱不平!

另外一魂是不安的靈魂,常常出來又進入開林體內,因為開林見到現實與真理真相衝突,開林的魂仍在尋找真理。常常出來的時候是一片黑暗,黑暗之中開林不禁問著為何會如此?難道已經出家學佛還不究竟,哪裡才是開林究竟的去處?黑暗中的開林痛心的大聲喊出「阿彌陀佛」。一時之間四周的黑暗轉化成光明,開林的魂回來開林身體,是阿彌陀佛救了在黑暗地獄中的開林。這個夢境出現過好幾次,都是阿彌陀佛救了開林。每每醒來後發現眼中的淚水。開林胸口及頭痛疼痛不已,思惟牽引冤親引起胸口悶痛跳得快。

開林的臉色愈來愈差,身體愈來愈虛弱,被師父送到澳洲修養,沒想到澳洲成為我這一世的終點站。開林是個老實人,生活單純,所認識的人多是相信老實念佛的信徒,開林也是老實念佛,但是過世後卻未到西方,而是在空間中被蓋住找不到出路,直到聽到蘇居士呼喚著開林的名字,才突破空間障礙,到了一處光明之處,香光佛地,那是開林曾經短暫學習但卻是影響一生的地方,開林懺悔念佛,蒙蘇居士之力相助,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一段生西的歷程真是驚險,人生本來就是處處危機,無常隨時可能發生,不講情面。
為何開林的胸口、頭部會被佔據,其實大約於三十五歲就被眾生找到。乃是過去的冤親於開林思惟不斷之時,猶如放出電波,叫喚著體內的冤親甦醒與體外的冤親相應。這一些是過去世被開林所逼害而無力反抗的官員百姓,如恆河沙密密麻麻佔據開林的胸口、頭部。開林在世時只是知道胸口、頭部的問題是冤親債主所引起。但是沒功夫反觀也沒想到自己的過去世如此惡心惡行,傷害眾生。現在觀之才知道實情。開林在此對眾生深深懺悔。

三世因果是真實不虛。所以只要有思惟便有念頭,將會牽引過去世有緣冤親債主現前。超度眾生確實有其必要性,千萬不能夠鐵齒(台語,意指嘴硬、固執、頑固、倔降)。超度者的功夫德行是影響這一場超渡法會,是否能夠成功地將眾生超度至西方極樂世界或人天善道的主要原因。在世時雖然開林亦有參加三時繫念法會,但是開林無德無能,無法化解與冤親之間的冤情,自己受苦,冤親也受苦。開林知道蘇居士多年來至今周周三時繫念法會不斷,已經送無量無邊的眾靈往生西方,能否請蘇居士幫忙超度這些當時開林所傷害的眾靈,他們有的雖然已經投胎,但是多數仍然還在鬼道中。
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居士的幫忙。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牌位

1.開林法師在世時頭部雙眼:昏沉、精神不能夠集中的有緣眾生,難計數。代表:陳富生

2.開林法師在世時,大陸、日本、台灣等地走過的路面,搭過的車船火車飛機等交通工具,見過的人事物,信徒及環境,情與無情,同源種智。眾靈無量大數。代表:黃治民

3.開林法師在世時胸口、頭部:思惟不斷牽引過去所逼害而無力反抗的官員百姓,如恆河沙密密麻麻。代表:吳剛仁

(請上香光大佛寺 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