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家公子學佛度眾 (尊者)

訪問第八百一十八位尊者-雲清(一千七百一十年前)

雲家公子學佛度眾

二O一八年十月十五日

雲清是母親生出的第三個孩子,從小就跟在母親身邊,母親教導雲清做什麼,雲清就做什麼,是個乖巧聽話的孩子。

每天,雲清都必須比家人更早起床上山砍柴,回到家中將木柴劈成一根根一樣的大小,在屋子旁擺放整齊,儲備每天所需要的木柴量。母親什麼事情都讓雲清自己去摸索,她並沒有特別的指導雲清,就連砍柴、劈柴這件事,母親也沒有教過雲清。七歲的雲清長得非常瘦小,即使雙手用盡全力,也沒辦法拿起斧頭,曾經好不容易才將斧頭猛力的拿起,舉到半空中準備將木材劈下,雙腳一時站不穩,整個人隨著斧頭的重量又往後翻倒。雲清撿了好多大小不同的石頭,從最輕的石頭開始訓練起,將石頭拿在雙手的手掌中,再將雙手舉高、放下、舉高、放下,訓練自己手臂的肌肉耐力。一陣子後,又撿了重一點的石頭,繼續以同樣的方式訓練。到了最後,雲清是抱起一顆大石頭,往上舉起,再放下。這時的雲清手臂的力量已進步非常多了。雲清輕鬆的拿起斧頭、揮動斧頭,但雲清還不懂得如何砍柴。雲清除了自己摸索之外,又特別找了時間請教附近的樵夫,用了半個月的時間,每天跟著樵夫上山砍柴,觀察他拿斧頭的手勢,劈柴的著力點、站姿,還有劈柴的角度等等,學起樵夫輕輕鬆鬆的砍柴模樣。一年的訓練時間,雲清已經將自己訓練得手腳靈活,每一天都能在短短時間內,就背了一大把木柴回到家中。

不管雲清做得再好,母親都不會給雲清讚賞,因為母親告訴雲清,做得好是應該的,不應該貪求得到好言、讚美或獎勵,這樣的心就已經不純淨了。因此雲清做每一件事都會盡自己的全力,將事情做完,只要已經盡了全力,不管做得好或不好,雲清都會選擇放下,因為這已經是雲清能力所及的最大極限,不會因為貪求讚美而強求自己,養成好勝之心。

母親也會經常帶著雲清上街,許多和雲清同樣年紀的孩子,總是會向他的母親吵著要買東西。曾經雲清也和這些孩子一樣,母親說了一則少欲知足的故事給雲清聽,故事裡的孩子和雲清的年紀一樣,不同的是這孩子懂得凡事感恩、知足,一生過得快樂無比。人生若少了這些多餘的欲望,不貪、不求,即使只是吃著鹹菜乾過日子,也能過得自在喜悅。在母親的教導下,雲清學會了感恩和知足,每當欲望又生起時,就會想起母親的教導,看看自己身邊所擁有的,真的已經夠用了,想要的東西成了生活中多餘的廢物,這顆貪婪之心便漸漸放下了。一次又一次的練習下,雲清原本起伏不定的心,已經不再會被這些外境所動,一旦沒有了欲望,即使再大的誘惑,也動不了雲清的清淨之心。

母親為雲清準備的衣服,永遠是哥哥穿過的,有些都是破了再補,補過一次、二次還可以穿,但破了太多處的衣服,母親就會汰換掉。母親希望讓雲清學會節儉,還能用的東西就不要輕易的丟棄。外頭不認識雲清的人,可能會以為雲家過得非常困苦,但其實雲家在當時是村子裡的富貴之家,母親雖然這麼要求自己的孩子,但她在外頭可是個大施主。經常布施大筆的金錢到各處,幫助許多困苦人家或受災戶,村民們都對母親心懷感恩和讚歎不已。

雖然雲家的財富可以讓雲清受到最高的教育,但母親並沒有這麼做,他依然讓雲清每天上山砍柴、劈柴,回到家中再由母親教導雲清寫字。生活的倫理道德,母親每天都會教,她帶著雲清四處與人相處,從人與人的互動中來教育雲清。雲清就像一顆原本歪七扭八的石頭,開始被磨得越來越圓。

雲清在母親的照顧下一年一年的成長,雲清曾經在想,為什麼母親要對雲清這麼嚴苛,但是當雲清越長越大時,才明白母親對雲清的用心。

雲清在十六歲時出了社會,開始在外面工作。許多店家看到雲清二字,就知道雲清是雲家的三公子,沒有老板會想雇用一個大少爺來找自己麻煩,最好雇用越窮的小孩越好,因為他們勤奮又耐勞。雲清用最真誠的心,懇求老板給雲清一個機會,雲清必定會展現自己最大的誠意。好不容易有一家老板願意雇用雲清,他給了雲清最低的工資,雲清除了感恩還是感恩。雇主為了讓雲清自己打退堂鼓,特別安排雲清提水的工作。這附近因為缺水的關係,每天都必須到遙遠的河邊提水,餐館一天需要多少水量,雲清就必須提多少水。

從隔日起,雲清每天都到河邊提水,雇主第一天就給雲清下馬威,指定一天十五桶,從來就沒有一個員工提過一天十五桶的水,因為餐館距離河邊遙遠,水桶又重,許多人做了不到幾日,就辭掉這份工作了。雇主以為雲清也會和前面的人一樣,他信誓旦旦的等待雲清自己主動提離職,沒想到雲清不但提了十五桶,還多提了五桶,總共二十桶給餐館使用。雇主難以置信雲清一個人可以提完眼前這二十桶的水,他問雲清究竟是怎麼做到的?雲清告訴雇主,在昨天傍晚還沒開始工作前,雲清就到山上砍了些木材,自己做了一台牢固的車子,這一車總共可以放四桶水,所以我一天跑了五趟就提了二十桶的水。又雲清每天上山、下山搬運木柴,不但訓練臂力,也訓練了腳力,推著一車的水來回五趟對雲清來說相當輕而易舉。老板讚歎雲清的聰明和刻苦耐勞的精神,他決定好好雇用雲清,不但給雲清加薪,還將雲清換了工作,讓雲清從事店內重要的職位。自從雲清來到這家餐館後,餐館的生意日益興隆,老板看得好滿意,他慶幸自己當初沒有趕走雲清,也自嘆自己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然而,雲清每天在餐館工作,看著來來回回的客人,自己也感觸良多。有一天,一位女客人看上了雲清,她不但做出各種嫵媚的動作想要勾引雲清,甚至還主動邀約雲清一同外出吃飯。雲清早已聽聞這女子的背景,她的家境清寒,一生淒涼,只有男人才能填補她內心的空虛。雲清想要幫助這女子重新找回人生的希望,但卻也不曉得該如何幫她,只能婉拒她的邀約,然後勸她好好過一生。

這位女子的事情讓雲清接連三天睡不好覺,因為在餐館工作的這些年來,看見的每個人都很苦,這位女子只是讓雲清開始面對這個問題,然而,當雲清想幫助這位女子的時候,卻心有餘而力不足。隔天雲清拿了一筆錢給這位女子,希望她用這筆錢重新過生活,這位女子高興的收了這筆錢,並向雲清保證她從今天開始會好好的改變自己。雲清以為自己真的做了件好事,沒想到隔天又看見這位女子了,她在一夜之間就將這筆錢全部花光,因為她不但有飲酒的嗜好,還好賭,這些錢完全不夠她使用。雲清看這女子如此糟蹋自己的人生,心裡為她感到惋萬惜。

不到十天的時間,雲清就下定決心離開餐館,雲清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在這間餐館裡度過。雲清到了一間規模不大的寺院裡修行。這間寺院雖然小,卻非常清淨莊嚴,裡頭的師父各各皆是有修有德的僧人。雲清拜師修行,每一天都為了幫助眾生而精進努力,出家時已經是個三十歲的壯年。當雲清再度回到世間幫助眾生時,已經能用智慧與慈悲,針對每一位眾生的需求來度化他們。

感恩這位帶著雲清進到寺院裡修行的恩人,讓雲清找到人生的真理,也明白只有度人往生西方,才是真正幫助他們離苦的解脫之道。這位恩人就是雲清的母親,她在雲清開始工作後就到寺院裡學佛,雲清在遇到人生最大的問題時請教母親,沒想到母親用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為雲清解開迷惑了。人因為沒有學好佛,才繼續來到世間受苦,若這趟人生不再把握機會精進用功,努力念佛求生西方,那麼即使這一生出生在尊貴之家,最後也是枉然。人就是不懂得人生的可貴,不懂得脫離命運的安排,才會一個個沈淪其中,若有佛法能將大家從火海中救出,那麼眼前就不會有這麼多人在受苦。因此,雲清決心用一生的修行來度化眾生,才是真正的幫助眾生。

感恩蘇佛帶著雲清來到宇宙中超度,在無數劫以前,宇宙中就有許多眾靈存在,但當時眾靈的數量並沒有像現在這麼多且複雜。宇宙中的空間非常廣大,可以說不只一個宇宙,還有二個、三個,甚至無數個宇宙存在其中,因為一個空間一個宇宙,無數個空間就有無數個宇宙。超度眾靈真正需要慈悲與心量,否則超不走這麼多的眾生。

雲清正是藉由蘇佛之力,才能回到自己有緣的空間中超度。每一天都很珍貴,哪怕只是一個、二個眾生回到西方都很值得。但是在蘇佛的超度下,絕對不是一、二個眾生,每一天都是無量無數的眾生回到西方,這些宇宙中的眾靈真正是大福報者,他們感恩蘇佛大慈大悲,也發願將來能像蘇佛一樣盡自己所能幫助眾生。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