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轉(尊者)

訪問第七百八十八位尊者-劉紹祺(一千六百三十年前)

人生路轉

二O一八年十月十七日

庭院裡的花朵爭相鬥豔,它們看起來不說話,靜靜的,其實在它們的空間裡可熱鬧了。紹祺躺在花園裡觀察著這些花朵,越看越覺得有趣。天空上的雲隨著風不斷往西方飄去,它們就像一群正在趕場的演員,一下子變出一條魚,一下子又變出一隻獅子,在我的眼前表演完後,又立刻往西方飛去,就像在巡迴表演的演員一樣,不停的趕場。還有樹枝上的小鳥,吱吱喳喳的對話著,我在看牠們,沒想到牠們也在看我。我正仔細的聽它們在說些什麼,一聽之下才知道原來牠們正在討論我。這些鳥兒經常就出現在這棵樹上,牠們對我一點也不陌生,因為我也經常爬到樹幹上坐著吹風,搶了牠們的地盤。今天我躺在草皮上,沒有和牠們搶位置,牠們覺得稀奇,正熱烈的討論著。

「紹祺!」是母親在呼喊我的聲音,看一下太陽現在的位置,原來我已經躺了好一段時間了。母親正叫我趕快進去用餐,今天從早上起床就一直躺在這裡,時間一過就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躺在這裡一點也不無聊,大自然的萬物隨時都在表演劇情給我看,我看得都忘記注意時間了,趕緊起身進到屋子裡吃飯。

餐桌上沒有什麼菜,就只有一碗幾粒米的清粥,和一顆母雞剛下的蛋。我快速的吃完午餐,又立刻往外跑。每天下午是街上最熱鬧的時候,許多父母都帶著自己的孩子出來玩耍,我也湊上一腳,跟著一大群孩子在街道上跑跑跳跳,玩得好開心!時間過得可真快,眼看太陽就快下山了,趕緊回到家中準備吃晚餐!

這樣悠閒自在的日子,是我六歲以前的生活。每一天都過得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日子,一天一下子就過完了,六年的時間也一下子就結束了。到了第七年,生活開始變得不一樣。母親又生了一對雙胞胎,紹祺頓時成了兩個弟弟的哥哥,這個身份有些不習慣,但我必須快點適應。家裡本來就不富裕,原本的生活還勉強可以過,現在家裡又多了兩位新成員,母親為了照顧這兩個弟弟,也沒有辦法外出工作。除了父親之外,我成了最適合幫忙分擔家計的人選。

一向習慣無拘無束過日子的我,突然被約束每天的作息,真的好不習慣,但為了讓家人有飯吃,我勉強自己一定要聽話。

我幫忙父親在街上賣菜,我不能再像眼前的孩子們一樣,在街道上跑跑跳跳,我只能坐在菜攤前顧著眼前這些青菜、水果,用盡我所有的力氣大聲的叫賣。這些都是父親親手種的,我也在不久前開始加入種菜的工作,每天早起到菜園裡澆水,才一天的時間這些菜就迅速的成長,每一天都有不同的菜可以拿到市場上去賣。自從我加入工作後,父親就多了些時間可以做其他事,他開始讓我一個人到市場賣菜,然後他又兼做了另一份工作。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弟弟出生後,我就完全受到父母的冷落,就連回到家中,父母親也都只和弟弟們相處,我成了家裡的陌生人。這天,我同樣推著一車的菜來到市場上叫賣。「紹祺!紹祺!」有位陌生的婦人對我喊著我的名字,我望了一下後方,就只有我在她的面前,她是在叫我沒有錯。婦人跑到我面前,拉起我的雙手說「娘找了你好久,終於讓我找到你了!」,我不懂這婦人在說什麼?立刻將手縮了回來。婦人看見我害怕的樣子,趕緊為我解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我的父母不是我的親生父母,他們只是代替我的生母照顧我,我們生母為了要照顧生病的祖父母和父親,沒有能力再照顧我這個孩子,她將我托給了養父母照顧。當初他們的約定就是等到生母有能力的時候,就會跟養父母要回紹祺,養父母也答應了這樁事。沒想到,養父母在得到紹祺後就立刻搬家,生母找了好久都找不到養父母的行蹤,直到最近才找到這個村落來。父親新找的工作就是生母開的店面,他們意外的相遇,然後說好就在今天把紹祺交還給生母。父親告訴生母紹祺賣菜的市集,生母立刻跑來與紹祺相認。

整件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生母用最快的速度為我解說,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跟著生母回家。生母繼承了所有的家產,她成了一位富婆,一生最盼望的事就是找回紹祺,今天終於如願與紹祺相認。紹祺跟著生母回到這個陌生的家中,家裡空蕩蕩的就只有母親一個人居住,這個房子好大,是個大富人家的房子。紹祺跟陌生的母親住了幾天,總算有些適應了。自從回到家後,紹祺又不用工作了,每天又可以到街上遊玩,早上出去到傍晚才回到家中。

我不喜歡讀書,也不想工作,每天四處玩樂,時間一過就快成年了。我每天吃喝玩樂,不務正業,我的心中隱藏著一股氣,我氣我的養父母不要我,我的心結一直沒有打開,自暴自棄的過生活,虛晃了十多年的光陰,直到十七歲這年,我的養父母又出現了。

養母突然來到家中,我看見兩位弟弟都長得好大了,跟他們有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聽見母親與養母的對話,原來養母今天是來向母親求助的。養母來向母親借錢,因為父親生了重病,養母也希望能帶著紹祺回去再見養父一次面。我確實有些懷念他們,母親鼓勵我回去一趟,我也就跟著回去了。沒想到這一回去,我受到非常大的驚嚇。我的養父已經變成了一位乾扁的老人,他的身體瘦得只剩下皮包骨,臉也長得不像他了,我的心好難受,他為了這個家付出這麼多,到最後竟然變成這種樣子。看著養父活著的時間已經不久了,決定留下來陪養父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連續六個月都住在這間熟悉的老家,這段日子養父對我說了很多話。他先是對我道歉,過去沒有交代清楚就養了我,又沒有交代清楚就將我交還給生母,我看見養父現在的樣子,也不和他計較過去的事了。這六個月的時間,我們之間無話不談,過去的心結也解開了,六個月後養父過世了,我的心好悲痛。養父在過世前告訴我一件事,他說其實他是我的親生父親,我被養父這句話給嚇到了,他在最後一刻與我相認,我在他床邊哭得痛哭流涕,父親告訴我,他希望我好好振作過日子,希望我代替他好好照顧兩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我一個人就像失了魂一樣的走在街頭,也不曉得自己走到了哪裡,眼前一匹馬快速的奔向我,騎馬的人大聲的呼喊我「菩薩!快閃!快閃!」,我竟然完全沒聽見他的聲音,一瞬間我就立刻被撞上了,我真想就這麼死了算了!人生真的很不夠意思。我全身動彈不得的躺在地上,騎馬的人立刻將我帶回他家照顧。他們一家過得好幸福,一家總共十個孩子,最大的孩子已經快二十歲了,他們不分晝夜的照顧我,直到我康復為止。這段期間我感受到他們的熱情與溫暖,還有他們滿滿的慈悲。

我躺在床上無法起身,耳裡不時傳來念佛聲,原來這是個學佛的家庭。女主人教我念佛,她說念佛求佛加持,身體可以快一點好。我問他們為什麼要學佛,他們回答我學佛才能幫助別人。

這段日子他們輪流為我介紹佛法,他們不捨任何一個身邊的人又再次輪迴,即使我這個陌生人,他們也想度我成佛。這半年我每天都受到佛法的薰陶,當我真誠的念這句佛號,佛光就注照了我的全身,我相信佛真的在幫助我。

半年後,我離開了這家人,感恩他們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更感謝他們為我介紹佛法。我回到家中找我的母親,這次回來我變得不一樣了,我對著母親念「南無阿彌陀佛」,她嚇得倒退三步,然後再往前摸摸我的腦袋問「沒發生什麼事吧?」。我笑了笑,然後跟她說說這一年來發生的事情,母親聽得好震驚,我竟然和父親相認了,她看見我平靜的模樣,也沒有再多說什麼,沒想到我這一年遇上這麼多人生大事。

沒有錯,真的是遇上人生大事!命運的巧妙安排,讓我才和父親相認不到一天,又面臨了父親的死亡,在我人生最低潮的時候,讓我遇見了佛法。這家人的慈悲深深感動著我,他們為我介紹了半年的佛法,我下定決心要走上修行這條路。今天我是回來和母親相見,也是回來和母親道別的。我希望母親也能一起學佛,但母親還不想走這條路,她依然享受在富貴榮華之中。我毅然決然的離開了家,等到有緣再回來度母親。

那家人為我介紹了一間寺院,我立刻前往那裡修行。這十五年來,我沒有踏出寺院一步路,我努力的淨化、修持自己,十五年讓我完全成了一位莊嚴的比丘。我重新回到世間度眾,為世人介紹殊勝的佛法。這些年我的母親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她看見我的改變,我的改變成功度化了她一起學佛。我繼續四處說法度化眾生,人生的無奈讓許多人都想走上尋死這條路,我特別有緣遇見這些想走上絕路的人,為他們介紹佛法,在他們無助又黑暗的人生中,注入一道新光,重新翻轉他們絕望的人生。他們明白人生的苦,也在佛道上精進努力,發揮自己的力量一起救度眾生。這一生我圓滿的回到西方,感恩我佛慈悲。

蘇佛的超度功夫一天比一天更進步,蘇佛為了眾生沒有自己,所有的心力都放在救度眾生上,與佛同心,與佛同行,她的精神與慈悲令我讚歎。

我跟著一同在宇宙中超度,看見這麼多流浪的眾靈,更深刻的感受到佛法宣揚的重要。如果這些眾靈早一些認識佛法,今天就不用在宇宙中流浪了千年、萬年之久。世間人能把握人身為佛法宣揚,能救起的是無量無邊的眾生,如同蘇佛一樣。一旦末法時期轉成正法時期,未來就會少了很多眾靈停留在空間中,大家都能懂得念一句佛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現在蘇佛正積極的經營這件殊勝大事,正法的世代離現在不久遠了,大家齊心必能翻轉整個娑婆世界的業力,讓佛法繼續永住世間。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