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比島星球(尊者)

訪問第一千零一十九位尊者-賀夫(劉保光)(二千年前)

路比島星球

二O一八年十月十八日

賀夫撞進了一個母體的肚子,這肚子裡的空間好大好大,就像有一個世界在裡頭一樣,賀夫在裡面盡情的遨遊,好多不同的景象不斷出現在眼前,這些景物賀夫從來都沒有見過,美麗極了!沒過多久,整個世界開始震動,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剎那間,賀夫從母體的嘴裡被吐出,母體嘴中吐出了一顆金黃色的球體,過一會兒,這球體就變成一個小娃兒,賀夫出生了!

原來這裡就是路比島星球,是宇宙中的其中一顆小星球,賀夫成了一個小娃兒,出生在這個星球中。這裡的星人非常奇特,母親的肚子可以變化出各種不同的空間,讓自己的孩子在裡頭盡情的遊玩,直到孩子出生的時間到了,才將孩子從嘴裡吐出來。孩子剛吐出來是一顆球體的樣子,隨著不同的種族,球體就有不同的色彩。賀夫生在這個金色的種族裡,所以我的球體是呈現金色的樣子。我的毛髮也是金色的,我的身體非常的透亮,還沒辦法獨自行走時,就被母親放在她身體前面的袋子裡,母親走到哪,我就去到哪,一直到我可以獨立行走時,才離開母親的身體。

路比島星球已經在宇宙中存在了千萬年的時間,星球上的人民都是一群善類,非常純樸老實。我在這個星球的母親,也是一位慈悲的婦人,從出生到現在沒有做過一件惡事,心地純淨善良。也因為如此,這裡的人民各各都有神力,這是與生俱來的本能,就像人類一樣,若是身體沒有經過後天環境的污染,或者沒有煩惱障、所知障、分別、妄想、執著來障道自己,其實每個人都有非凡的本能。

賀夫擁有穿越空間的能力,我意外的去到地球的空間裡,雖然有能力離開路比島去到地球,但卻沒有能力從地球回到路比島。在地球上居住了二年的時間,我都是以一個外星人的身份存在那個空間裡,沒有一個地球人看的見我,我自在逍遙的探索著每一個地方。我移動空間的速度非常快,一剎那間就能從亞洲移到美洲,只在我的一念之間。一旦我動用了自己的神力,就會迅速消耗自己身體的能量,就在這兩年內,我的身體能量耗盡。不但沒有辦法再運用神力,甚至連繼續生存的能量都沒有了。

當我的身體消滅時,我成了地球上的一顆石頭,不是普通的石頭,而是被人類稱為能量石。我出現在一座山洞裡,這裡頭有好多寶石還不曾被人類發現,這山洞具有一股強大的能量,是這些已經在這裡存在數千年的寶石所散發出來的。

時間一過就是七百年的時間,開始有人類發現這座山洞的存在,他們興高采烈的要來此地挖取寶石。我不是這群人類所想要的寶石,我的外型也長得不起眼,當我被這些寶礦一同被掃進車子裡運走後,在半途中我就已經被淘汰出局了。這群人類將我們運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就開始分刮這些寶石,當我被他們拿在手中時,他們睜大眼睛的對著看著我左看右看,我被判定是一顆沒有用的普通石頭,立刻被丟棄在路旁,這些寶石中只有我一個落單,其他寶石全都被帶走了。

雖然被丟棄在一片土地上,我卻因此能吸收到日月的精華,使我的能量不斷提升。當我的能量越高時,身體的光澤就越亮,放眼望去,這片土地上就唯獨我這一顆石頭閃閃發亮。有三年的時間,我都不曾被人類發現,三年後我的身體已經被蒙上一層土灰,原本的光澤完全被泥土給掩蓋住。

有一日,一位比丘行腳到此地,當時已經是夜半的時候了,他隨意的坐下來念佛閉目養神,碰巧的就坐在我的上方,我清楚的聽見他一句又一句的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清清楚楚,平平穩穩,連續而不間斷。他坐在我的上方,他身上安定的磁場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他的身上沒有任何的起伏波動,若不是身體被他壓著,我還難以發覺到有人類坐在我上方,因為他的身體太平靜了,反而是我自己現在的動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稍微移開身體,用手在泥土中一摸,就抓到我這顆石頭,拿在手上仔細端看並說著「這是一顆帶有能量的石頭,這石頭的靈性極高,非比尋常」。比丘問我「你從何方而來,為何成了一顆能量石?」,沒想到這位比丘竟然能和我對話,我告訴他「我是從路比島星球來的,那是一顆宇宙中的星球」。比丘看著我,將我握在他的手掌中,然後盤坐在地上,靜靜的念佛,不到一會兒時間,他的靈魂已經到了路比島星球上。他不只自己一個人去,還帶著我一起回到我的故鄉。

在路比島星球裡,我變回了自己原本在星球上的模樣,和這位比丘站在一起,我讚歎「好厲害的功夫!」。我為他介紹我們的星球,也帶著他去到各地方觀察我們星球上的居民。比丘稱讚此地人心純樸,可惜沒有佛法盛傳此地。他告訴我,若我能成為第一位傳法到此地之人,就能救起路比島星球上的所有人民,問我是否願意立下此願?為了我們的人民,我毫不猶豫的便發此大願,願意弘揚佛法到路比島星球上,教導我們的人民學佛、念佛。

當我發出此願後,與比丘再次回到地球上,我已經不是一顆能量石了,而是成為一位剛出生的男娃,正嚎啕大哭。哭聲的能量極其強大,牆壁上的壁畫都被我震歪了,全家人看得目瞪口呆!我的體溫高過一般的男嬰,這是我的能量所帶來的熱度。我的母親在生我時,絲毫不費一點力氣,我身上的能量自然帶著自己往外衝,母親很快的就將我生出。而母親生完我後,也沒有任何疲倦之感,依然像平常一樣精神充沛,讓在場的所有人覺得不可思議。

我出生在劉家,名為劉寶光,在我出生不久後,門外就有一位比丘敲門,比丘帶著一串佛珠來到劉家,他告訴父親「有一位熟悉的嬰孩降臨到此,貧僧特地送一串佛珠來給這名嬰孩」。父親聽聞比丘這麼一說,立刻從屋子裡將寶光抱出來。比丘親手為寶光戴上這串佛珠,並為寶光念上三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這是當時我們說好的暗號,寶光不自覺的扭動了身體,似乎收到了比丘想對我說的話「別忘了這一生的使命」。

這串佛珠從來都不曾離開過寶光的身體,寶光不需要任何的玩物,只要這串佛珠就可以陪伴寶光度過童年的日子。母親知道寶光與佛有著很深的緣分,從小就經常帶著寶光到寺院裡沐浴在佛光之中。寺院裡的磁場寶光很熟悉,自然產生一股安詳平和的感覺。

全家人為了教寶光學佛,也開始跟著學起佛來,他們可是比寶光還要更精進,為了將來能栽培寶光成為一位莊嚴的比丘。七歲時,寶光便已下定決心到寺院裡修行,全家人就只送寶光到門口,其他的路程寶光要學習一個人走過,因為將來在度眾的路上不再有家人的陪伴,就只有寶光一個人永往直前。寶光才走到半路,前方就出現一個熟悉的背影,是一位比丘。寶光早已忘了過去那段與比丘一同踏上路比島星球的記憶,但是對這位比丘依然有種熟悉的感覺。

比丘對寶光露出慈悲的微笑,似乎是在等待寶光的出現,他走在寶光前方,引導著寶光走到寺院裡。比丘成了寶光出家後的師父,寶光在師父的教導下精進修行,淨化自己,不到一年的時間,便看見自己的過去,找回了那段在路比島星球上的記憶。我看見了當初師父帶著我回到路比島星球的畫面,也看見自己在星球上立下大願的過程。我明白自己今生的使命,絕對要度起我過去的故鄉—路比島星球。

當寶光的靈魂登上路比島星球時,已經是個大比丘的身份了。我回到自己熟悉的故鄉說法傳法,星球上的居民一向慈悲善良,佛法很快就能攝受他們的心,他們深信佛法,勤修專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在路比島星球上四處都刻上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時時刻刻提醒星球居民要念這句佛號。寶光在這一生除了度化了路比島星球之外,也積極的在地球上宣揚佛法,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坐上蓮臺往生西方。

當寶光跟著蘇佛來到宇宙中,宇宙中的環境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自己曾經存在的空間,陌生的是重重無盡不同的空間層次。蘇佛慈悲將寶光帶入與自己有緣的宇宙空間中,我看見路比島星球依然有佛法宣揚其中,依然有居民念佛往生西方。這一次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傳到此地,所有居民跟著一起大聲唱頌,好殊勝壯觀的畫面。這一刻所有願意跟隨佛陀回到西方者,都蒙佛光接引直達西方,真是殊勝難逢的一刻。

寶光也到了其他空間裡,有許多空間還是黑漆漆一片。黑暗之中存在好多眾靈,他們都不曾見過光芒。當佛光照亮整片黑暗,所有眾靈熱淚盈框,他們等了上億年的時間才等到此刻的到來,是佛慈悲不捨一位眾生受苦。佛光遍照,南無阿彌陀佛佛號傳到空間的每一個縫細中,各個空間的眾靈都有機會得度,南無阿彌陀佛真正是無上甚深微妙法。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