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願無懼(尊者)

訪問第八百二十九位尊者-蒲光(一千七百八十五年前)

大願無懼

二O一八年十月十九日

「蒲光啊,你是母親的孩子,母親有責任把你教好。母親希望你將來能成為一位能幫助眾生離苦的比丘,母親活在這世間已經四十多年,雖然我沒有讀過書,但是我用我懂的道理來教導你,蒲光,你一定要跟佛好好的學習……」母親坐在蒲光身旁,對著六歲的蒲光說了這段話。

蒲光是母親唯一的孩子,母親在將近四十歲時才生下蒲光,也算是年紀大了才懷有孩子。母親對蒲光寄予很深的期望,她希望蒲光將來能跟著佛一起救度眾生。

雖然母親不曾讀過書,卻非常有智慧,她用她的智慧來教導蒲光。蒲光跟著母親在寺院裡學習佛法,雖然母親在大寮裡為眾服務,無法在講堂裡聽經聞法,但母親把握每一次服務的機會,從服務中學習佛法,將佛法實踐在服務中。有時服務工作提早結束,母親也會把握時間,恭敬的站在講堂外聽師父說法,雖然隔著一道牆,也只能站立聆聽,母親卻是比裡頭的聽法者更加專注。經法中所教導的,母親也絕對力行在生活裡,讓平實的生活中處處都有佛法。

學佛的精神是母親一直對蒲光所教導的,每當蒲光背完一段經文,母親就會問蒲光學到了什麼,若蒲光只是將經文一字不漏又背誦一次,母親就會教導蒲光再深入體會經文之意,並運用經典之教化老實的修調自己,學習佛的行持,才是真正學佛。

蒲光在佛和母親的教導下,於八歲時發大誓願,這一生必定要出家度化眾生。然而蒲光在九歲時面臨業力來討,是眾生在考驗蒲光的度眾願心。蒲光的雙眼天生弱視,無法看清楚眼前的事物,八歲時就有大夫告訴母親,蒲光恐會在十歲左右失明,當時母親非常震撼。蒲光依然保持堅定的度眾之心,決心將此身心奉塵剎,即使沒有這雙眼,蒲光依然能用音聲來度化眾生。

即使蒲光雙眼看不見,依然精進跪於佛前背誦經文,二六時中持誦南無阿彌陀佛名號。雖然雙眼看不見眼前的景物,但前方卻是一片光明。蒲光每晚睡前皆於佛前發願度眾,蒲光的願心與堅毅、精進之心,感得佛慈悲加持。蒲光雖然雙眼視力還未恢復,但蒲光已經能看見空間以外的空間,人雖坐於佛前,雙耳能聞千里外之音聲。

這天,蒲光請母親帶著蒲光走到百里外的地方,母親疑惑究竟蒲光要去哪裡?蒲光告訴母親要去的方位,由母親在前方帶領蒲光。到達了百里外,蒲光告訴母親「就是這裡」,母親看眼前是一間破屋子,一臉疑惑的問蒲光「為何要來到此地?」,頓時屋子內傳來一陣哭泣聲,母親向前敲門,開門的是一位老婦人,她一臉傷心欲絕的模樣,手上拿著一條繩子。老婦人問母親和蒲光有什麼事?蒲光告訴老婦人「佛不捨一眾生」,老婦人聽聞後痛哭流涕,跪地感恩佛慈悲。老婦人說「十天內遭遇丈夫與兒子接連死亡,不知道留在世間還有什麼意思,正想上吊自盡,沒想到繩子都還沒掛上,佛便來度我!」。蒲光為老婦人介紹佛法,佛的慈悲永遠都等待因緣度化每一位眾生,老婦人聞法後感動不已,她向佛懺悔,懺悔自己不懂得珍惜此得來不易之色身,竟然為了世間虛幻之感情而產生輕生之念頭,不知應當以此色身努力精進,學習佛之精神救度眾生,老婦人跪地向佛磕頭懺悔自己無知。

從這天起,老婦人每日精進念佛,為人介紹佛法,幫助她身邊與她同病相憐,同樣為世間情感所苦之人,用佛法帶領他們從痛苦中脫離,明白世間情感皆是虛假。

蒲光每日都在佛道上精進努力,不管雙眼失明有多大的阻力,蒲光皆以毅力與決心一項一項克服,一心都為眾生設想。這樣的決心與努力在十八歲時,感恩佛慈悲加持,讓蒲光漸漸恢復視力,眼前所看見的是更清明的景象。蒲光也看見自己之所以失明,乃是過去障礙人學習佛法,蒲光向眾生懺悔,更堅定自己這一生一定要助人學佛,弘揚佛法。

蒲光在二十歲時進到寺院裡修行,並於二十一歲時剃髮出家為僧。蒲光一生的修行都以度眾為目標,從沒有遭遇挫折,因為蒲光早已放下這個色身,將身心奉塵剎,一旦有了身體上的阻礙,便立刻檢討是否還未將身體放下,故蒲光一生精進修持,從無放逸之時。面對色身之挑戰,都能以智慧與願心來克服,相信只要有願有行必能度過所有的障礙。

蒲光這一生度化了無數眾生,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真正能救起無量無邊的眾生,如同現在蘇佛度眾一般。

蒲光感恩蘇佛為眾生在世間表法,代眾生之苦,即使舉步艱辛,依然勇往直前。蒲光立刻前來相助,一同加入救世行列,為眾生盡自己棉薄之力幫助蘇佛恢復腿傷,一同救度眾生。

蒲光感恩蘇佛慈悲,帶著蒲光到宇宙中超度。過去所見宇宙中之空間重重無盡,但還沒有機會超度這些靈靈眾生。如今蘇佛慈悲給予蒲光此機緣,讓蒲光超度與自己有緣眾生,皆是所去所見過之空間景象。只要能被蒲光見到之眾靈,就必定和蒲光有緣。果真每一日都有過去見過的眾靈出現等待被超度,蒲光帶著他們一同唱頌南無阿彌陀佛聖號,隨著佛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恩南無阿彌陀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