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轉(尊者)

訪問第九百八十九位尊者-羅誠(七百五十一年前)

境由心轉

二O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每天市場裡都是吵吵鬧鬧的,不管買菜還是賣菜的人,大家都會聊上幾句,市場永遠都是個吵雜的環境。

境由心轉,雖然吵雜的環境,羅誠依然定在佛號中,一筆一畫慢慢的書寫毛筆。羅誠的家就住在市場旁邊一間破舊的小木屋,裡頭沒有太大的空間,就只容的下一張木桌,二條板凳,還有一張床,後方又另外搭建了一個小空間,放了一個小爐灶可以烹調食物。雖然是一間破舊的老房子,卻是成就羅誠的大功臣。

每一日天還沒亮,羅誠的耳邊就傳來市場裡的吵雜聲,祖母也一大早就起床做飯,她也在田裡種了些蔬菜,準備拿到隔壁的市場裡去販售,所有的攤販都已經開始工作,等待客人上門採買。四歲的羅誠還躺在床上睡眼惺忪,被吵得無法繼續入眠,便到市場裡幫忙祖母擺攤。父母將羅誠放在祖母家給祖母照顧,他們到了遙遠的地方工作,對於父母的事,祖母也不多談,羅誠只記得在三歲時見過他們一次,就再也不曾看過面。

祖母是個傳統的老太婆,和一般的老人家沒有什麼兩樣,她每天最常做的事就是到田裡種菜,回到家就是到後面那條水溝洗衣服。洗完衣服就是燒柴煮飯,累了就打盹歇息。每天的作息都是大同小異,沒有太大的變化。祖母看羅誠一年一年長大,也該學寫字了。但祖母不識字,沒有辦法教導羅誠,她幫羅誠找了一位好老師,就是隔壁的老爺爺。老爺爺是個獨居老人,卻是個很有才華的老人家,他一生都一個人過日子,沒有娶妻生子,他最大的心願就是想要念佛往生西方。老爺爺其實是個有錢人,他所有的財產都是他的祖先留給他的,但他從來沒有享受過這些財富,每年都布施大筆的功德金到寺院裡,很多人都難以想像他是一個住在市場旁一間破舊屋子的老人。

人不可貌相,這位老爺爺雖然年紀大了,卻非常有智慧,羅誠每天都會到隔壁的老爺爺家,跟老爺爺學習寫字。老爺爺寫的毛筆字令人讚歎,老爺爺寫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送給羅誠,羅誠立刻將它貼在家裡,每天都看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老爺爺學佛七十多年,他從小就有接受過教育,所以懂的字很多。但老爺爺並不喜歡讀太多書,他不想讓自己的知識過高,寧願當一個只會念佛的呆子;這呆子不是普通的呆子,是個老實的呆子,老老實實的念佛,老老實實的過生活。所以老爺爺也沒有讀過太多的經典,他每天就是精勤的念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

羅誠經常向老爺爺抱怨市場太吵,寫字靜不下來。老爺爺教導羅誠,境隨心轉,不管環境怎麼動,這顆心還是不動,羅誠心想這可真是好高的境界,老爺爺又立刻否定了羅誠,他說「無境界可言,只有一個淨字,什麼都放下,只剩下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我試著做了好幾次,但心就是容易起伏不定,只要一坐下來,頭腦就開始亂想,老爺爺告訴羅誠「就站起來吧!」,這一站,心可真定下來,沒有舒服的姿勢可以讓羅誠好好的亂想,羅誠還沒學會站著寫毛筆字,必須更專注在每一筆畫上,更沒有時間打妄想。老爺爺又教導羅誠,每一筆畫都要有佛號,一句又一句的佛號不斷進到自己的六根裡,綿綿密密不停的延續下去。老爺爺用了各種方法在幫助羅誠靜下心來,他還教羅誠蒙上眼睛只聽耳根裡傳進來的聲音,是市場裡吵雜的聲音,老爺爺又問「還有呢?」,羅誠疑惑的問「還有?市場的吵雜就已經蓋過其他的聲音了,怎麼老爺爺會問還有呢?」。老爺爺要羅誠再靜下心來,靜靜的聽。一次、二次,練習了好長一段時間,都依然只有聽見市場裡的吵雜聲。到了第三年,一日,羅誠靜下心來慢慢的念佛,耳根裡除了吵雜聲外,還有遙遠的寺院裡敲鐘的聲音,鐘聲清清楚楚的進到耳根裡,這聲音就像穿越了市場直接被耳根給聽見了。除此之外,還有溪邊的水流聲,好清楚的聲音。只要羅誠想到哪個地方,就可以立刻聽見那裡的聲音。老爺爺告訴羅誠「你的心又更淨化了」。

這三年裡的第一年,羅誠用了好多方法讓自己專注在佛號上。羅誠曾經試過在手上寫個佛字,只要做任何事都會看見這個佛字,不會忘記要念佛,但久而久之還是忘記,妄想還是來了。也曾經換過好多串佛珠,想找一串可以讓自己念佛不中斷的佛珠念佛,但試了又試還是同樣打妄想。也曾經將自己關在一個小空間裡,裡面黑黑暗暗什麼也沒有,就只能念佛,但這顆心一點也定不下來,很快就逃出那個黑暗空間。也曾經跑到各個不同的地方念佛,想找個可以讓自己完全靜下來的環境,好好的念佛,沒想到不管再寧靜的環境,羅誠還是可以有妄念產生,沒有辦法永遠專注在佛號上。

到了第二年開始,一次的因緣下,老爺爺帶著羅誠到落後貧窮的地方擔任義工,這裡居住的人們都是些病人和老人,他們生活沒有辦法自理,完全需要依靠別人的幫忙,才能生活下去。老爺爺雖老,但心不老,他念佛的功夫讓他即使已經八十多歲了,還是精神飽滿,活力十足,外表看起來就像個六十多歲的人,這麼多年來從來都沒有人猜對他的年紀,可見他念佛念得多麼年輕。

老爺爺剛來到這裡擔任義工,他專門幫助這些病人、老人媒合義工,幫每一位需要幫助的人,尋找適合他們的義工來照顧他們。羅誠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髒亂的環境,也沒看過這麼破舊的房子,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愁苦,有些病人更是帶著非常痛苦的表情,他們每一天的日子都像在地獄裡受刑一樣的痛苦,不見天日,不見光彩。即使有這些義工幫助他們,他們還是沒辦法過得快樂,因為人生沒有希望,每天就是在等待這個肉體死亡的時刻,這樣的人生怎麼會有笑容,永遠都是憂愁滿面。

羅誠問老爺爺「能不能教他們念佛?」,老爺爺說「當然可以!」,羅誠好高興。從那天起,羅誠每天都到不同的人面前,教他們快樂念佛,羅誠為他們介紹西方極樂世界的莊嚴,讓他們對未來懷抱夢想,只要一心不亂的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一心求往生西方,佛就會來接引大家。他們的黑暗人生終於出現色彩,他們空洞絕望的眼神,終於出現希望。羅誠每天都用不同的方法在為他們介紹佛法,他們無趣的生活裡,變得多采多姿,多了好多歡笑與喜悅。

這兩年裡,羅誠不知不覺中,已經將佛號自在的念在心上,羅誠自己從來都沒有發現,是老爺爺告訴羅誠,羅誠才注意到真的是如此。每一句佛號都自然的跟著自己的血液流動,它們太過自然的存在,連羅誠自己都沒有察覺到。這一刻羅誠才明白,原來學習慈悲助人,將自己完全忘掉,才能將這一句佛號念得入心。只有明白眾生的苦,才能將這一句佛號永遠念在心上。

羅誠在十一歲時開始進到佛門中,羅誠念佛的功夫其實已經超越了其他師兄,但羅誠還是以每一位師兄為自己學習的表率,認真的跟著大家一起在佛法上精進努力。成為比丘後,每一天都在幫助眾生,佛法能為所有眾生解除一切的煩憂,羅誠就是用這句佛號幫助大家解苦,為大家宣說佛法的殊勝,讓大家明白念佛的力量真的不可思議!

羅誠回到西方後,每天都在佛前聽經聞法,時時刻刻都有法音宣流。每一天都有大量的眾生回到西方團圓,羅誠看著蘇佛的法身慈悲至極,每天來回送眾生回到西方極樂世界。每一位眾生對蘇佛都是滿懷感恩,他們從來都不曾想過自己能有機會來到西方,因為他們一輩子從沒念過佛,現在才念這一次就得以蒙受蘇佛的超度,將他們帶回到西方。

羅誠在宇宙中快速的轉換空間,重重無盡的空間都在等待超度,羅誠一點也不敢鬆懈,好多的空間同時超度,無量無數的眾靈隨著佛光而去。每一天的西方都熱鬧無比,湧進大量的成員回來團聚,這一切都要感恩蘇佛的慈悲,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