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悟人生(尊者)

訪問第一千零一十三位尊者-秦修(九百年前)

醒悟人生

二O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秦修在十二歲時離家,獨自一個人四處尋找真理。父母已經為我安排好一生,他們希望我承接他們的工作,成為商場上的佼佼者。

母親生給我一顆聰明的腦袋,很多事情一看就懂,這也是父親的特質,所以只要父親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會成功,因為他不但聰明,還很有毅力。我的父親很會經商,他看準他要的市場,一投資就立刻賺了好多錢,讓家裡的生活過得越來越好。母親很欣賞父親,她是父親背後最大的支持者,只要父親做什麼決定,母親絕對第一個站出來支持他。就連父親走偏了,母親也沒有將父親導正,依然是他身邊對他最痴迷的人。

父親教導秦修,要怎麼樣用最快速的方法賺到錢,父親所教的都是一些投機取巧的方法,雖然賺錢的速度很快,卻違背了自己的良心。秦修內心裡的聲音告訴我不可以這樣做,似乎心裡存有一把尺,很自然的就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父親雖然是我的父親,但也有做不對的時候。我告訴父親應該怎麼做才好,父親不但聽不下去,還罵我是個愚笨的奴才。我雖然心裡有些難受,但我知道我是在堅持做對的事。

我看見父親的身體越來越不對勁,原本平衡的身體,開始出現傾斜,右側身體變得越來越奇怪,但父親卻一點感覺也沒有。我想幫助我的父親,但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眼前的名利蒙住了他的雙眼與良心,他做了好多不該做的事,我知道這些罪業他到最後都必須承擔。

我不懂為什麼人要為了金錢、名望,讓自己的人生走錯了方向。在我六歲那一年的一場夢境中,看見了自己的過去。夢境裡我看見我是從地獄上來的,過去生我也曾經為了奪取名利,做了好多泯滅良心之事,不擇手段的爭奪我想要的權力地位,最後我走向重病的悲慘命運,七孔流血,死不瞑目。那次真的死得很慘、很難看,但那一世我真的也過得很風光,我是整個鎮上最富貴的富翁,也是官位最高的官員,也是妻妾最多的男人,我什麼都擁有最好、最頂級的,沒有人可以比得上我,但我卻是整個城鎮裡死得最悽慘的一位,因為我喪盡天良,無惡不作。死後我下了地獄受刑,得到我該受的報應。我在地獄裡不停的懺悔,我後悔自己一生都在為這些帶不走的名利而努力,父母親生給我的良心,我將他踐踏在地,我學會了世間的險惡,用一顆險惡的心在過人生。我不但傷害了別人,也傷害了我的父母。在地獄裡,我發誓如果再得人身,我一定會好好做人,絕對不會再走錯路,那一世的教訓已經將我狠狠的打醒了。

六歲的這場夢境,真真實實的演出了我的過去,我好感恩在六歲時就讓我得知這一切,讓我不再受到世間的誘惑而走上歧路。現在父親的樣子,彷彿是我過去的人生再次重演,如果父親再這麼繼續下去,最後必定和我同樣的結局,到了地獄去受刑。

我告別了父母,一個人走上尋找真理之路,帶著簡便的衣裳,和一根竹棍,開始探索我的新人生。當我踏出家門的這一步,我就決定不要這個身體了,我現在只是要用這個虛假的色身,來為我找尋到人生的真理。

我整整花了一個半月的時間,才走到最繁華的城鎮裡,城市裡到處都是燈紅酒綠,每個人如癡如醉的陶醉在自己的生活裡,沒有一個人看清這世間的虛假,所有人的人生,都是為了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或為了一個孩子,為了事業而活,將自己的生命從光明推入黑暗。我也看見人為了生存,將自己的生命當作機器一樣在操作,我在城市裡居住了幾個月的時間,將人生的各種百態看得清楚,我確定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離開了繁華的城市,又走了三個月的路程,來到偏遠的鄉鎮。純樸的鄉村住著一群老實的居民,他們還在庭院裡搖著扇子聊天,或在田裡耕作,或在大樹下泡茶下棋,過著悠閒自在的生活。此時一群人哭哭啼啼的從我眼前過去,他們正抬著自己家眷的遺體,準備要到山上入葬。我從他們的哭聲中,聽出是他們家的男主人過世了,看男主人子孫滿堂,想必是一位年邁的老人家。這裡的人們,一生過得平平淡淡,他們最在乎的就是家人,享受一家和樂的感覺,但是一口氣沒了,就算要享受天倫之樂也沒有辦法。我看見好多戶人家的孩子都非常孝順,他們勤奮的工作照顧自己的父母親,有些年紀和我相同,都是十來歲的孩子。我冒昧的問了其中一位正在舂米的男孩,請問他一生的夢想是什麼?他回答我「一輩子照顧我的父母」。他真正是個孝子,雖然只有十多歲的年紀,就非常懂事,看見他與父母親之間的互動,處處都在為父母著想,他的孝心確實令人感動。但是他和他的父母,就注定這樣過完一生,他父親的田地就是他往後要繼承的。看著他父親現在的模樣,就是他將來的樣子,孩子就是父親的複製品,複製了一代又一代的子孫,都是過著同樣的生活。雖然生活平實安逸,但人生就這樣結束了,死後也不曉得往哪裡去了?我看了看,這樣的人生也不是我想要的,我的內心並沒有被觸動。我默默的離開此地,再度前往下一個地方。

爬了陡峭的一座山,空氣變得越來越稀薄,感覺就快要呼吸不到空氣了,心想著這上面到底有沒有人居住?既然緣分帶著我到此地來,我就繼續往前走。手上的竹棍成了我的助力,在我快走不動的時候,助我一臂之力,頓時耳根傳來一陣聲音「年輕人年紀輕輕,怎麼身子這麼使不上勁!」。我轉過身子,看不見是誰在對我說話,又轉身回來才看見遠方的石頭上,坐著一位身穿袈裟的和尚。心想著「難道是那位和尚在跟我說話?但他的距離如此遙遠,為何聲音就像在耳邊說話一樣?」。我朝著和尚的方向走過去,頭低低的正想努力往前走,才走了三步路,眼前的地面就出現一雙腳,抬頭一看,和尚已經站在我面前了!好快的速度!這和尚看來大概也有八、九十歲了吧!為何身體移動的速度如此快速?還沒開口問和尚,和尚已經回答我的問題,他說「度眾生的速度就是要這麼快速,你可知若不是我擋在你前方,你已經要掉到山底下了」,和尚這麼一說,我立刻往和尚後方一看,果真和尚後方有的斷層,若是我剛剛繼續低著頭往前走,肯定會如同和尚所說的掉到山底下。這和尚可真是厲害!

眼前一大群的動物在秦修出現後,全都迅速的躲起來,我問和尚「為何剛剛牠們會如此乖巧的坐在和尚面前?」,和尚告訴我「我正在為他們說法」,原來動物也能聽懂佛法!和尚為我解說萬物皆有靈性,不管是動物,還是眼前的花草樹木、泥土、石頭等,都是人的這條靈去投身的。和尚正在為牠們說法,讓牠們明白念佛求生的重要。我的心在這一刻被觸動了,我相信眼前的這位和尚,就是能帶我找到真理的人。

我想跟著和尚去到他修行的寺院裡,和尚帶著我走了一段路,眼前只有出現幾顆大石頭圍成一圈,這是和尚平時居住的地方?我愣住了,難道和尚不用在寺院裡誦經、念佛?和尚告訴我「佛示現在萬物來教化我,我與大地學習心量,與樹木學習毅力,與細沙學習渺小無我,與泉水學習清透,與風學習萬變,與花草學習自在,我與天地合而為一,佛法無所不在,我視所有眾生為佛,處處皆有佛來教導我這位凡夫。至於經典就在我心,我時時刻刻都在依教奉行,將佛法與生活合而為一,又何必拘泥於在佛像前敲木魚誦經念佛呢?我心是佛,佛就在我心」。

妙極了!這位和尚與我想像中的和尚截然不同,看他的法相圓滿,確實是個真修之人。雖不拘泥於外相,卻有超乎常人的智慧。我跟著和尚在這座高峰上修行,和尚帶著我與天地萬物一起學佛,我與牠們同樣是師父座下的弟子,只差有肉體與沒有肉體的區別。我學會以平等視一切眾生,視所有眾生與我為一體。我更懂得用一顆慈悲心來幫助情與無情的靈靈眾生,沒有任何的分別,只有合而為一。

當我再次下山時,已經是個中年人了,修行這段期間,我沒有時間打理我的外貌,下山時確實驚嚇了所有人。我找個地方重新打理自己,當我透過河水面的反射看見自己的臉,臉相的變化已經讓我完全認不出來。當我站在眾生面前時,莊嚴的法相立刻攝受了所有眾生,我四處為眾生解說經法,教導眾生念佛尋求解脫。當我再次要回到山上尋找師父,這座山早已變成一片荒野,師父真正是阿彌陀佛示現,我跪地嗑頭感恩。我學習佛度化眾生的精神,雲遊天下為人說法,一生依著佛的教誨幫助眾生。秦修也在今生度化自己的父母學佛,他們懺悔今生的罪業改過向善,精進念佛求生西方。

秦修感恩蘇佛恩澤,讓秦修得以在宇宙中超度萬靈,我學習蘇佛將「善」傳入宇宙中的每一粒小分子,原本沒有佛法的地方,在每一天的超度中聞得法音。他們的靈性生活從原本的漫無目標,開始找到全新的方向,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跟著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每一天佛光都來接引眾生,佛光遍照之處,眾靈都從惡轉善,善的力量開始遍及整個宇宙之中,整個宇宙的變化已經和以前不同了。黑暗之處重見光明,極惡之處有善流引入,佛所到之處,無一眾生不生歡喜,感恩蘇佛慈悲大力,悲智雙運度起無量無邊的宇宙眾靈。秦修努力效法跟進,一起為改轉宇宙而努力。每一天都是重新的開始,每一天都在學佛的慈悲,秦修繼續精進學習,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