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轉命運(尊者)

訪問第五百零二位尊者-田康(一千七百五十年前)

扭轉命運

二O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

我的母親是個妓女,她從小就被家庭逼著去做這份工作,為了養家餬口,她別無選擇。這樣的人生她過得一點都不快樂,每天都在迎合這些色欲薰心的男人。在母親十五歲時,家裡就發生巨變,外祖父將所有的家產都賭光了,就連母親最小的弟妹也都被賣走了,母親必須照顧生病的外祖母,又必須償還外祖父的賭債。討債的人不定時的就出現在家裡,他們不停的逼迫母親將錢拿出來,並威脅若不拿出錢來,就要將外祖母給殺了。母親心裡非常恐懼,她知道這些人都不是什麼善類,平常就作奸犯科,殺一個人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再容易不過的事,為了達到目的,他們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母親去了好多地方籌錢,大家都知道外祖父是個賭鬼,他們不用想就知道母親是要借錢給外祖父還債的,沒有人願意將錢借給母親。母親一個人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突然間,有一位穿著華麗衣裳的女人出現在母親面前,她給了母親一筆錢,然後告訴母親「明天來我這工作,這筆錢妳就不需要還了」,母親想都沒想過天下會有這種好事,但眼前這個女人,母親根本就不認識,為什麼會如此好意的將錢借給母親?母親心中有許多納悶。這位女人似乎非常瞭解母親家裡的狀況,她還對母親說「家裡的事就交給我來處理,那些討債的人我可以應付,妳只要乖乖的照時間來工作就可以了,剩下的全都不需要擔心」。母親疑惑的回到家中,沒想到那些討債的人已經站在家門口等待母親,母親立刻捧著錢到他們面前,他們看見這一大筆錢,便告訴母親「這筆錢已經足夠償還你們家那老頭子向我借的錢,我們已經聽從劉姐的吩咐,從今以後不會再來向你們討錢了」。「劉姐?」誰是劉姐啊?母親不懂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但母親心中非常感恩那位身穿華麗衣裳的女子,是她解救了母親,也救了外祖母。

隔天,母親提早到達與那位女子約定的地點,時間一到,那位女子就立刻出現,她告訴母親「從今天開始就叫我劉姐吧!」,母親立刻愣住「劉姐?」,原來劉姐就是這位女子,就是她解救了母親和外祖母。母親立刻要跪地磕頭感恩她,劉姐牽起母親的雙手告訴母親「乖乖聽我的話,妳以後可以幫我很多忙」。劉姐帶著母親走了好長一段路,最後停在一間酒樓前面。母親不識字,也不曾經來過這種地方,她還不曉得劉姐究竟要母親做什麼?劉姐拉著母親的手進到酒樓內,立刻有許多貌美的女子走向前來,劉姐在她們耳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她們立刻按照指令去做事,看樣子這些女子都很聽劉姐的話。

劉姐帶著母親走上二樓,一群女子立刻拉著母親的手進到房間內,她們開始為母親梳妝打扮,不但換上了美麗的衣服,還化了妝。原本就長得貌美的母親,這一打扮之後,簡直美若天仙。這些女子都忍不住讚歎母親的美貌。連續三個月來,母親每天都在接受訓練,她們教母親該如何抓住一個男人的心,要如何做出迷人的姿態,如何將自己展現出最完美的樣子。母親要學的東西很多,就連琴棋書畫也都必須學會,如此一來,不管什麼樣的男人都可以被母親輕易的掌握在手中。母親單純的以為只要學會這些才藝就可以回家照顧母親,沒想到時間一到,劉姐還是不准母親離開。到了第四個月,母親接獲消息,外祖母已經過世了。母親就像跌落谷底一樣,她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向外祖母懺悔她的不孝。劉姐立刻阻止母親的行為,告訴母親「這張臉很重要,可別搞壞她了!」。母親被下令絕不能哭紅雙眼,母親只好忍著傷痛繼續做事。從這一刻開始,母親的心變得好悲淒。

母親在酒樓裡成了紅牌,沒有一位男人不被母親吸引,母親盡力的做自己分內的事,一天就要迎合好數十位的男人,把自己的身體也搞壞了。母親的青春都奉獻在這家酒樓裡,直到三十二歲這年遇上了父親,父親花了好大一筆錢替母親贖身,將母親娶回家中。

不到一年的時間,母親就懷了田康,田康其實也不是父親的孩子,因為父親從來就沒有碰過母親。父親這一生並不打算結婚,他只是可憐母親的遭遇,將母親帶回家中,就連成婚也只是個幌子,父親不過是母親的恩人罷了。田康一出生就不斷被嘲笑,因為所有村民都知道母親是個妓女,大家都笑田康就是妓女生的孩子,甚至都還懷疑田康是不是父親的親生骨肉!只要母親帶著田康出門,就會被問上這一連串的問題。田康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母親教導田康「千萬別氣這些人,母親的遭遇不算什麼,還有更多比母親可憐的女人,如果田康真的想幫助母親,就幫母親想想要如何救起全天下的女人」。

田康從小就胸懷大志,不僅要救起女人,而是要救起全天下的人,包括這些嘲笑母親的人。大家都同樣是人,卻有這麼多的分別與歧視,是沒有人教才會如此。田康相信每個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後天的環境造就了現在的模樣,幸好田康從小就有父親在身旁教導。雖然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卻比親生的父親還要更親近。父親用他所有的心力在照顧田康,他對田康的教導,無非就是希望田康將來也能幫助別人。田康知道父親對母親之間只有恩情沒有感情,名義上是母親的丈夫,但其實連結婚的儀式都沒有,彼此互相禮敬少有互動。父親不只救了母親,還花了好多錢救了很多幼年的孩童,他們從小就被賣走。如果不是父親救了他們,他們未來的人生會更慘烈,無時無刻都受人控制,逼著他們做些非法之事,父親將他們一個個送進沒有孩子的家庭裡,讓這些孩子得到家庭溫暖的照顧,重新展開新的人生。除此之外,父親也花了好多錢在照顧老人,人只要一老就沒有人要,他們被遺棄在家裡成了獨自居住的孤單老人,父親送溫暖到每個老人的家裡,有時只是陪著他們聊聊天,有時送餐點給他們,只要父親能做的,他都會盡力去做。田康要學的就是父親助人的精神。

田康從不與這些村民計較,不管他們如何嘲笑田康,田康還是懷著一顆想救他們的心。母親曾經問田康「這些人看起來都活得好好的,有些甚至還過得很富裕,為什麼田康會想去救他們?」。田康告訴母親「田康自己也不曉得,但看到他們表面上過得很好,其實大家的心底深處都是悲苦的。田康認為,人可以打從心底活出真正的快樂,即使是一個窮人也可以窮得很開心」。

田康用了十年的時間在尋找救人的方法,直到田康聞到佛法的那一刻,田康停止尋找了,因為田康認定,只有佛法才能解救所有的人。

田康花了十多年的時間在寺院裡修行,田康的意志堅定,既然學佛就一定要學得成功,這成功並不是要讓自己變得有名,而是讓自己真正有能力幫助別人。即使別人知道田康是妓女生的孩子,田康還是能用威儀與涵養來攝受他們,讓他們願意聽田康說法,明白學佛的可貴。

田康在寺院裡比所有人都還要認真,因為田康是帶著堅定的願力進到寺院裡修行。只要身體的基本生理需求被滿足,田康就不會讓身體再貪求一分。就像只要有適量的飲食,適量的睡眠,田康就絕不會再多貪求一點。田康將自己的身心完全沈浸在佛法中,早已忘了自我。當田康走出寺院,站在人們的面前,大家看見的不再是田康過去的家庭背景,而是讚歎佛法的不可思議。

田康要讓人們信佛,就要讓人們看見信佛的力量究竟有多大。田康將自己原本的世俗之心,修成像佛一樣的佛心,不論外顯的威儀,還是內在的德行,都自然散發出來攝受人心。大家願意坐下來聽田康說法,田康應機教化世人,針對每一個人不同的問題來講法,讓人們真正從佛法中得到利益,用佛法改變生活,改變自己。

田康為了要報父母之恩,也度化父母親學佛,他們是真正的信佛者,對佛法的恭敬,用身體力行來表現,將佛法真正老實的運用在日常生活中,不論待人接物,都是懷著一顆慈悲之心。

這一生不只田康一人往生西方,還有好多人也因為念佛得生彼國。田康的父母更是帶著燦爛的笑容回到西邦。田康用數十年的時間磨練自己,換來所有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田康只有一句「值得!」。

人類肉眼所見的宇宙,和真正運用法身進到宇宙中所見的景象,可說是截然不同。蘇佛每天都運用法身在宇宙中超度,層層疊疊不同的空間,景象各有不同,眾靈各自也有不同的境界分別。

田康每天都在度化與自己有緣的空間,有時是一大片的星雲,有時是一群的星球,有時又是密密麻麻的塵埃,各種不同的形體都與田康有緣。田康感慨,人只要沒有往生,就可能變成宇宙中各種不同的模樣,他們過去生都與田康有緣,現在卻變得連田康都認不出來的樣子。田康盡全力的宣揚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讓大家都能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永脫生死之苦。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