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人生(尊者)

訪問第五百二十八位尊者-豐德(一千四百年前)

翻轉人生

 

二O一八年十月三十日

在這個星球上,我幾乎忘了我是誰,我可以不用呼吸,不用吃飯,就可以在星球中生存。我好享受在這裡的感覺,但我知道我時日不多了,地球上的下一秒鐘就是我要去投胎的時候了。

豐德的前生是個喜歡在宇宙中遨遊的修行人,我把握在我肉體毀壞之前,就先抵達到宇宙之中,享受在宇宙生活的感覺。但我無法永遠待在宇宙中,我必須再次下來投胎。

豐德並沒有馬上來到人道,而是先去當了一隻米蟲,雖然過去修行功夫甚高,卻沒有用來救度眾生,而是享受在自己的空間中。我成了一隻不管坐著還是躺著,隨時隨地都在吃米的米蟲。生了又死,死了又生,整整輪迴了五百年的時間。每死一次,我就懺悔一次,直到我投胎成人為止。

吃了五百年的米,這一回投胎就沒米吃了。這一世我是個窮苦人,從一出生就沒有母奶喝,因為母親一連生了三胞胎,我是排行最小的。家裡窮苦卻又生得多,當母親又懷了第十七胎時,她想說就生下這最後一個孩子就好,沒想到這一生竟然蹦出了三個,整整湊足了二十個孩子。母親的母奶全都被前面兩位兄長給喝光,輪到豐德已經沒得喝了,家裡的米也剩不多,頂多只能再煮三碗白飯。母親每天都為了孩子的三餐溫飽在愁苦著,父親和大哥是最有能力外出工作的人,卻帶有非常懶惰的性格,經常做了一天休息三天,讓母親急得直蹬腳。

自從我們三胞胎生出後,家裡又更窮困了,眼看生活就快過不下去,幸好及時出現了一位貴人,他施捨了許多食物給母親,還幫母親找了一份輕鬆的工作,讓母親不但能照顧我們三胞胎,還能一邊工作賺錢。母親雖然只賺了微薄的工資,但至少能貼補家用。雖然我們三胞胎長得一模一樣,但這位貴人就是特別照顧豐德,每當母親的母奶都給前面二位兄長喝完時,貴人就會替豐德找些可以吃的東西,他總是在豐德遇上困境時給予協助,幫助豐德一天一天的成長。原來這個貴人就是豐德在某一世為出家人時,唯一度化的一個人,沒想到在這一世,他來報恩了。

這位貴人是個有錢的男子,他在過去生中曾經是個流浪街頭的乞丐,豐德在當時是個修行不得力的修行者,這位乞丐向我詢問佛法,我只回答他「你就每天念南無阿彌陀佛吧!」。沒想到我不經意的隨口一說,他真的老老實實的每天念佛,念到他臨終時往生西方了。那一世雖然我修得不好,但我也成功度了一個人往生到西方,他懷抱著感恩之心又再來投胎,因緣相牽下與豐德再次相遇。

母親沒有能力照顧豐德,就將豐德送給了這位貴人當義子,豐德一夕之間從一位窮苦人家的孩子,成了一位大少爺。家裡的富裕程度讓豐德不需付出任何勞力,就有得吃穿。下人準時的將餐點送到豐德面前,豐德只需要動口就好,其他什麼也不用做。這樣的生活養成了豐德好吃懶做的性格,小小年紀身材就非常肥胖,經常讓人當笑話來嘲笑。

義父,就是我的貴人,他自從收了豐德當兒子後,就離家多年在外經商,當他再次回到家中,完全認不出豐德是當初那位窮苦人家的孩子。這身體就像灌了氣一樣快速的增胖,他第一眼看見豐德時,豐德嘴裡還塞滿著甜食,氣得義父立刻將豐德叫來訓話。自從義父回來後,豐德就從大少爺變成一個小僕人,每天跟著下人四處工作,義父用各種勞力來磨練豐德。義父除了讓豐德做事之外,也教導豐德要懂得感恩。確實如果沒有義父的教導,豐德還不懂得感恩,因為過去生就習慣享受的習氣,在這一生很自然的又現前,只要一有好日子過,豐德就忘記以前生活的苦。

雖然豐德被帶到這個富貴的家庭裡,但義父並沒有讓豐德過著享受的生活,沒有做事就沒有飯吃,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穫。義父用盡各種方法在教導豐德,無非就是希望豐德將來不會成為社會上好吃懶做的米蟲。

豐德的義母是個迷佛的佛教徒,她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念佛,豐德第一次見到義母,她就是在念佛,每一天都過著同樣的生活,就是念佛。豐德曾經問義母「為什麼要學佛?」,義母只回答豐德「學佛很好」。究竟念佛有什麼好,義母也回答不出來,她只知道念佛很好。豐德並沒有打算像義母一樣每天拿著佛珠,敲著木魚念佛,這樣的人生太乏味了。不如在外頭工作的日子還有趣一些。

義父並沒有阻止豐德的決定,讓豐德在十二歲時就到外頭工作,豐德沒有什麼才能,就只能做勞力的苦頭,每一天都將身體弄得髒兮兮,一身汗水又髒又臭的回到家中。僕人看到豐德,都偷偷嘲笑豐德,到底這個家誰才是少爺?豐德明白父親的用心,希望讓豐德成長,也希望磨去豐德身中慵懶的性格,不管這些僕人如何嘲笑豐德,豐德還是很認真工作。

有一天,豐德被派到一個難民區工作,那裡需要有人搬運米糧,豐德不停的搬運著一包又一包的米,手腳在工作,眼睛卻是在觀察著眼前這些可憐人。豐德看見有一群學佛人在為這些難民介紹佛法,這些難民雖然身穿破爛的衣服,住在簡陋的房子裡,但是他們卻聽法聽得好高興。豐德將自己的耳朵拉長,聽聽他們究竟在說些什麼?沒想到一聽之後才發現,原來佛法並不是像義母修得如此乏味,佛法其實是可以修得很有味道,修得很法喜,甚至可以修得功夫來救人。這些難民就是被佛救起的一群人,他們絕望的人生到現在才出現希望,就是佛法的光明改變了他們的心念,讓原本愁苦的心,變得越來越正向,只要心念一轉,苦日子也能過得很光彩。

豐德只要有休息時間,就跟著這些難民一同聽法,聽得自己也法喜充滿。不到一週的時間,義父就發現豐德變得和以前不太一樣,原本那些不好的習氣,漸漸的消失了,父親不曉得是什麼原因讓豐德有如此大的轉變,豐德告訴義父「是佛法改變了我」。

對豐德來說,學佛也是一種享受,因為佛法帶給豐德心上的快樂。豐德將這份喜悅與義母分享,義母跟著豐德四處為人服務,她在這一刻才明白,原來學佛應該是學得法喜充滿,不是愁眉苦臉的拿著佛珠念佛。學佛應該是要幫助別人,不是自己一個人關起門來敲打木魚,原來學佛的力量這麼大,能救起這麼多人!

豐德一邊學佛,一邊工作,直到因緣具足的那一刻,豐德才進到寺院裡修行。是義父帶著豐德進去的,義父明白只有讓豐德出家,才能完全救起豐德,因為豐德這一世的壽命早在出生時就注定活得不長久。豐德感恩義父的安排,因為豐德根性不好,是個被動之人,如果不是出家救人,豐德還找不到人生的目標。

進到寺院後,豐德沒有一日的睡眠超過一個時辰,每一日都認真的在修行,希望能早一天度化眾生,因為豐德知道自己的壽命就只剩下最後十年的時間,豐德一定要把握這十年好好精進修行。豐德知道生命的可貴,比每一位師兄都還要認真,五年後開始四處說法救度蒼生,只要有人願意聽法,豐德就為他們說法,豐德要把握剩下的五年時間,多救一個算一個。豐德真切的度眾之心,延長了自己的壽命,最後不只活了五年,而是五十年的時間,這五十年又讓豐德度起了更多的眾生。豐德將這多來的五十年,當作是佛送給豐德來為眾生服務的,這五十年豐德將自己完全放下,一心只有眾生,救起了無量無邊的眾靈,跟著豐德一同往生西方。

蘇佛每一天精彩的法身超度,整個宇宙佛光遍照,蘇佛的法身在宇宙中就像一尊真佛一樣,她超度無數的眾靈回到西方,只要一個眾靈得度,她身上的金光就增強一點,度起無量的眾靈,就散發無盡的光芒。所有靈靈眾生都非常敬重蘇佛,因為大家都知道是蘇佛的慈悲,他們才有機會得救,否則今日依然在千年暗室之中受苦著。

豐德在自己有緣的空間中超度,一群又一群如恆河沙數的生物不斷蒙佛接引前往光處,他們都是過去與豐德有緣的眾靈。他們受盡痛苦的折磨,在佛光乍現時,緊緊抓住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真心懇切的念一句佛號離開空間。知苦的眾靈就容易度化,不知苦的眾靈,還執著在空間中等待輪迴的宿命。豐德努力的救度每一個空間的靈靈眾生,就看眾生是否願意得救,每一位眾生豐德都不捨得放棄,只要眾靈願意往生西方,豐德都要度化他們。每一天都是戰戰兢兢的一天,豐德感恩蘇佛給予豐德超度眾生的機會,今日豐德才能度起這些有緣眾生。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