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大地(尊者)

訪問第六百九十一位尊者-何耀元(一千五百年前)

回歸大地

二O一八年十一月八日

來到這世間,我們就像鬆了繩子的風箏四處亂飛,我們需要佛法來將我們重新拉回。原本純淨的心,來到這世間變得一點也不純淨。原本簡單的生活,因為我們過多的思惟、煩惱與妄想,將我們的生活變得一點也不簡單。

耀元出生的年代,沒有現今世間的複雜,當時的環境還算單純。耀元的兒時也沒有太多的玩物可以玩,每天都窩在泥巴堆裡,玩得全身沾滿泥沙和泥土,咧嘴一笑,連牙齒上都沾著爛泥巴,這樣簡單的生活,比起現今社會的複雜,似乎快樂許多。

母親問耀元將來想做什麼?耀元只想念佛,就是單純的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樣的生活很純淨,很單純,很老實,也很自在,沒有煩惱的日子,即使生活在娑婆世界,也像生活在西方極樂世界一樣的快樂。

耀元感恩這一生命運的安排,讓耀元出生在窮苦人家中。生活貧窮,沒有任何奢華的物質享受,也沒有太多複雜的思惟想法。父母每天就是耕作和念佛,這是他們唯一能做的事,當然也就用同樣的方式來教導孩子。耀元和二位弟弟都是在泥巴堆中長大的孩子,父母親在耕作,我們就在一旁玩土,即使將全身玩得再髒,父母親都不會辱罵我們,因為家裡最不缺乏的就是泥土,唯一能讓我們玩的也是泥土。我們的童年就是玩泥土為樂,是泥土陪伴我們的童年,也是泥土讓耀元對人生產生悟處。

當泥土被捏成圓的,它就變成圓的;捏成方的,它就變成方的;捏成長條,它就變成長條。不管什麼形狀,只要稍微捏造一下,它就變成我們想要它成為的模樣。當我們將泥土丟回大地,經過一場大雨後,它又變回大地的一份子,剛剛捏好的形狀,又恢復原本的模樣。我們的人生其實就是像這些泥土一樣,每一個人都同樣從泥土中生成,只是每個人被捏出來的樣子都不一樣,有的鼻子高一點,有的鼻子扁一點;有的眼睛大一點,有的眼睛小一點;有的腳長一點,有的腳短一點。不同的人,又被放進不同的家庭裡。有的家庭富裕,有的家庭貧困;有的家庭單純,有的家庭複雜。不同的家庭教育,灌輸我們不同的思想,這些從小學來的觀念和想法,讓我們長得不相同。我們每個人都變得很不一樣,早已經忘了自己曾經是從同一堆泥土中被捏出來的,我們是同根生的,現在卻變得一點也不相識,甚至與彼此斤斤計較,分別你我。當自己斷了這口氣時,身體又回歸到大地,才清醒自己和所有人一樣,都是泥土捏出來的孩子。耀元在十歲時,便領悟到所有人都是一體,即使是鎮上最富有的員外,耀元還是與他一體,因為耀元與員外都是同樣被泥土捏出來的,只是被放進了不同的家庭裡。隔壁的林老太太給了耀元一顆熱騰騰的包子,耀元捏了一塊給弟弟耀生,捏了一塊給弟弟耀進,捏了一塊給附近的孩子清同,再捏了一塊給路過家門口的路人。所有人都是和耀元一體,只要耀元有好吃的東西,一定會和大家分享,遇到誰就與誰分享,不分別對方是不是自己的家人。這個家只是耀元今生被標記的記號,我被標記成何家的子孫,但其實我並不屬於任何一家,我和大家一樣,都是大地捏成的孩子。

耀元的心量是從小養成的,當耀元悟出一體觀時,心量便一天一天的擴大,因為耀元不再與人計較,當自己快樂時,也想要讓別人快樂,有任何好東西或新玩意兒,都想要與人分享。當有人對著耀元說出不友善的話,或嘲笑耀元是窮人家的孩子時,耀元的心裡也不會因此而產生任何波動,因為耀元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這個被標記何家子孫的記號,在耀元死後就沒有任何意義,更別說窮或富貴,都已經不重要了。

耀元這一生不曾讀過書,看不懂字,只會念南無阿彌陀佛。耀元只有簡單的頭腦,過著簡單的人生,每天念著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日日開智慧,日日明心見性。耀元從生活中領悟人生,從人生看見宇宙。耀元就用這句佛號度人,用自己的改變來讓人信佛,當自己看清宇宙真相時,這句佛號就越能念得入心,念得懇切,一心只想求往生西方。

耀元和所有人都是一體,耀元知道西方極樂世界的好,也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南無阿彌陀佛的珍貴。耀元表法世間,在所有人面前唱頌南無阿彌陀佛佛號,踏上彩蓮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宇宙中密密麻麻的眾靈,雖然曾經有許多高僧來到宇宙中超度,但都沒有一位高僧能像蘇佛一樣如此大力。蘇佛帶著所有迷失方向的孩子再次回到西方,他們早已忘記了自己曾經居住過的極樂世界,流浪在外頭千萬億年都有。我們都是西方的孩子,我們都要回到西方,不管至今流浪多久了,我們還是領有回到西方的鑰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是當初我們來到世間的共通密碼,別忘了再一次念起這句佛號,幫助自己往生西方。

複雜的腦袋帶來複雜的人生,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回歸單純,煩惱和妄想就在佛號中被止住,簡單與複雜只在一句佛號之間。宇宙的空間中,有光明純淨,也有複雜黑暗,眾靈心性的不同,就有不同靈性的空間。耀元將佛號帶入每一個空間中,幫助萬靈回歸西國。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