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味人生,法味德香(尊者)

訪問第七百九十六位尊者-黎正清(一千二百年前)

無味人生,法味德香

二O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正清用雙手捧起了一些河水,放在嘴裡喝了一口,這河水無色無味,正清捧著水念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水立刻從無色無味變成甘甜。正清的人生就和這捧水一樣,無色亦無味,但自從學了佛以後,就變成甘甜的滋味。

正清和所有孩子一樣,都是母親懷胎十個月生出來的孩子。但正清又和其他孩子有些不同,正清沒有嗅覺,也沒有味覺,聞不到味道,也吃不出東西的口味。什麼叫作香?什麼叫作臭?什麼是甜?什麼又是苦?正清從小就不知道。

正清這樣的情況,並不是一出生就被發現。因為正清還是可以呼吸,還是可以吃東西,完全像正常孩子的模樣,父母親難以察覺,但其實正清不管吃什麼,都是食之無味。母親還以為正清是個不挑食的孩子,不管母親給正清吃苦的、甜的、酸的、辣的,正清通通都可以放進嘴裡。對正清來說,不管吃什麼,都是一樣沒有味道。

這天,正清一個人到後院玩耍,一隻鳥正停在果樹上吃果實,正清就站在這棵果樹前看著這隻鳥。正清心裡滿是疑惑「為什麼這隻鳥只吃這幾顆果實,其他顆都不吃呢?果實不是都同樣沒有味道嗎?鳥挑來吃的這些果實和牠不吃的果實,到底有什麼差別呢?」。果實被鳥吃了一半之後,就掉在地上,正清立刻撿起這顆被鳥吃過的果實,放在嘴裡咬了一口,心中納悶著「這顆果實同樣沒味道,到底有什麼不同呢?」。正清將吃剩的果實拿給了母親,問母親「為什麼鳥只挑這顆果實吃,不吃其他顆果實?」。母親看了果實一眼後便立刻告訴正清「因為這顆果實已經成熟了,它比其他果實更甜」。「甜?」正清聽到母親說甜這個字,心中更是疑惑了。

次日,母親帶著正清到街上採買東西,正清看著街上賣花的女子,一位客人走向前要買花,她先將這朵花拿靠近自己的鼻子聞了聞,然後告訴賣花的女子「這花很香」。「很香?」正清疑惑,什麼是很香?正清立刻走向這位賣花的女子,將她手上的花拿來聞一聞,才發現一點氣味也沒有,到底什麼是香?母親這時才發覺正清有些異樣。母親開始特別注意正清的飲食情況。母親特別拿了一條苦瓜,和一顆蘋果,告訴正清「吃吃看有什麼不同?」。正清吃了一口苦瓜,又咬了一口蘋果,然後告訴母親「這兩個東西是一樣的,沒有味道,沒有不同!」。這下母親可就震驚了,原來正清沒有味覺,吃不出東西的味道!母親又帶著正清到茅廁裡,告訴正清「聞聞看這是什麼味道?」,正清一臉疑惑的看著母親「沒有味道呀!」。母親這下又更震驚了,原來正清沒有嗅覺!母親呆站在原地,她現在才明白,正清不是不挑食,是吃不出東西的味道,原來正清是個生病的孩子!

母親立刻請了大夫為正清診斷,問大夫是什麼原因讓正清生了這種怪病?大夫從來都沒遇過這樣病人,不管他怎麼診斷,都診斷不出原因。母親開始大哭起來,她哭著說「做人如果吃不出東西的味道,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正清走向母親,拉拉母親的衣角,告訴母親「正清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吃不出東西的味道,讓我不會貪吃,因為我不會貪求食物的美味。只要肚子飽了,就不會再多吃一點。聞不出氣味也好,因為我不會有香與臭的分別,不管是糞便還是花香,在我聞來都是一樣的味道」。一旁的大夫驚訝正清,才小小的年紀就能如此正向看待自己身體的缺陷!不禁讚歎正清必定是佛菩薩再來投胎的!

黎家是村子裡的富貴之家,家裡就像有座金山、銀山一樣,不管什麼東西都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絕。黎家也是個大家庭,一家人上上下下數起來就將近百餘人。每天吃飯都需要開十幾桌,才夠容納全家人。祖父與祖母特別注重食物的美味,他們特地請下人挑選上等食材,每天更換不同的美食風味。一家大小每天都有不同的食物可以享用,全家人吃得不亦樂乎!唯獨正清吃不到食物的味道,也聞不到食物的香氣,只能看見眼前一盤又一盤的美食不斷上桌,大家爭先恐後的夾起盤裡的佳餚。正清簡單的挑選了幾樣健康的食物,一口一口慢慢的塞進嘴裡,什麼味道也沒有,但正清還是跟大家一樣坐在一起享用。每一天正清都是最早用完餐的人,正清就坐在位置上等待大家用餐完畢,才跟著大家一起起身離開。

全家就只有父母親知道正清的情況,他們心疼正清這一生過得無趣無味。母親說「人生最大的享受就是吃,但正清卻嚐不到這些食物的美味。如果生在貧窮人的家裡就算了,偏偏正清出生在黎家這個富貴的大家庭,這個家簡直就是人間的美食天堂!但正清卻一個人生活在地獄裡!我的心裡好捨不得」。

母親不明白的是,其實正清這一生少了吃的欲望,心反而更清淨。經常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書房裡書寫毛筆字,將心定在一筆一畫之中。除此之外,正清的眼根和耳根也比一般常人還利。眼根能看見平常人看不見的空間,耳根能聽見百里外的聲音,還有不同空間的音聲。雖然正清眼根和耳根很利,但為了不干擾自己的清淨,只要和正清無關的事,正清就不會去看;與正清無關的音聲,正清也不會去聽,隨時將自己保持在最清淨的狀態中。

這天,正清的耳根突然傳來一陣念佛聲,念的是南無阿彌陀佛聖號。這個念佛人的聲音非常柔和,音聲之中還帶有幾分慈悲。正清靜靜的聽著,自己的心又比平常更淨,心中不禁讚歎「真是不可思議的一句佛號!」。正清想看看究竟是誰在念佛?一看,竟然是一位小男孩!而且這個男孩就站在黎家的大門外念佛。正清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大門口,一開門這個男孩還站在原地念佛。正清走到男孩身旁,問他「是你在念佛嗎?」。當男孩轉過頭來時,正清嚇了一跳!原來這個男孩是個瞎子!正清告訴這男孩「你念佛的聲音很好聽!」。男孩並沒有回應正清的話,正清又說了一遍,男孩依然沒有回應。正清在男孩面前拍手拍三下,男孩立刻感覺到正清雙手拍擊而震動出來的風,然後告訴正清「我看不見也聽不見,但是我的嗅覺、味覺和觸覺特別靈敏。所以我剛剛聽不見你對我說的話,但是我感受到你正在拍手。如果你想跟我說話,可以用你的手指在我的手上寫字,我可以很快速的辨別出你想跟我說什麼」。正清遇到這位男孩,就像遇到一位知己一樣,兩人的病狀雷同,只是缺損的器官不同而已。

男孩告訴正清「我今年十歲,原本我想放棄自己的生命,但當我認識阿彌陀佛以後,我又重新站起來。而當我開始學會念佛以後,我的生命又變得更不一樣了。我能知道一般人不知道的事,像是一個人的過去、今生和未來,我都能清清楚楚的知道。就在去年,當我知道你這個人的存在時,我就決定要找到你,可知我們在某一世曾經是一對雙胞胎兄弟,這一世又再來投胎。你一定會疑惑,為什麼我們身上會有缺陷?這是我們自己過去所造的業,過去生的你曾經沈迷在吃當中,而我總是看不好,也聽不好。死後我們都在地獄裡受刑,最後我們都發願,如果讓我們得到人身,一定會好好發揮能力救度眾生。我們就是因為發了這個願,今天才能得到如此珍貴的人皮。但我們的身體還是必須償還未盡的果報。我因此而成了聾盲,而你是卻失去了嗅覺和味覺。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可以用其他器官來救度眾生。就像我可以用我剩下的器官,你也可以用你剩下的器官,甚至我們可以互相扶持,完成我們幫助眾生的大願」。

正清聽得好震驚,原來眼前這位名為廣平的男孩,過去生是自己的雙胞胎兄弟!這一生我們也是同樣的年紀,因緣真的太不可思議了!正清隔天就告別了父母,決定開始過自己的人生,完成自己的夢想,不再繼續待在這個家中一天過一天。正清跟在廣平身邊不到三天,就決定發大願來救度眾生。廣平帶著正清看透這個世間,將人的苦看得清清楚楚。正清發願要放下對這個色身的執著,然後隨佛一同救世。

當正清發願後,耳根裡就迅速傳來眾生的苦喊聲、求救聲和悲苦聲。此刻的正清才明白,原來空間裡有這麼多眾生在受苦,他們求助無門,不管如何大聲的哭喊,還是沒有人可以解救他們。只要正清聽見有人在求救,就為他們念南無阿彌陀佛,幫助他們從空間中出離。有一次正清忽然聽見一大群人在哭喊求救,轉過來一看,原來是一棵大樹!一片葉子裡就有眾生,一棵樹的眾生可說難以數盡,它們全都向正清求救。正清為他們念南無阿彌陀佛打開空間,眾靈真誠的跟著念這句佛號,從空間中出離。

除了耳根聽得見之外,正清的雙眼也看得見眾靈。不管正清走到哪裡,哪裡都有眾生。正清一步一腳印的度起這些眾靈,幫助他們念佛求往光明之處。

而廣平是嗅覺特別靈敏,他能聞到眾生的味道,走到哪裡都有眾生的氣味,廣平同樣念佛幫助他們求生。除了嗅覺之外,廣平的觸覺也很靈敏,只要有眾靈一靠近廣平的身體,廣平便能立刻察覺到。有些只是與廣平擦身而過,有些是想進到廣平的身體裡,不管是哪種情形,廣平都能立刻覺察,帶領他們念佛得解脫。

這一生正清與廣平四處行腳救度眾生,哪裡有眾靈需要救度,我們就走到哪裡。隨處都是我們的修行之處,隨地都是我們超度眾生的會場。我們用一生完成度眾的大願,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一同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蘇佛的法身每天都在宇宙的銀河系上超度,正清與其他尊者有幸一同前往,各自超度自己有緣的眾靈。今日正清看見眼前有好多不同的光圈、光帶,還有光環,有大有小,原來是不同空間層次的星球,以及宇宙中不同的能量場。正清之所以與光有緣,是因為正清的雙眼,在過去生中就能看見別人看不到的光,原來這些光裡頭也都有眾靈存在。這些光眾靈在宇宙中求超度,正清用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度化它們,帶著它們脫離光的空間,往真正的佛光而去。感恩阿彌陀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