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玄下奘大師【認識我】

winter.jpg

   

二O一九年二月十日

外境皆動我不動,這是動中禪,是修行必備的禪定功夫。諸子皆要加強這一方面,莫被外境所動搖。這件事情阿彌陀佛、徒兒蘇佛及祖師大德們,每每於《佛說解義》、課堂上或於平日耳提面命,便知道這一件事情的重要性,千萬不可以輕視。如果沒有這個功夫,境界一來,便是受苦,搖搖欲墜,或是禁不起考驗一片倒,慘不忍睹。要有動中禪的功夫,主要在於無我,這是修行的精要。

無我便能夠不動搖,無心便能夠無感,無受便能夠無苦,無念便能夠清淨。我,可以是指身體這個色身,可以指受想行識。有我是修行的大患,應當要把我捨掉,才能夠讓靈性發揮最大的功能。未見性的我是假我,是可以變換的,是輪迴中的身體色身,隨著輪迴,我可以是人身,可以是動物畜生,飛禽走獸,可以是輪迴六道中的任何一道。

世間人把我,把身體及受想行識當真,有我感覺、我受、我的、我要、我想、我覺得、我喜歡、我討厭、我想要、我不要—-等等,這種種的我造成了妄想、分別、執著,這就是痛苦的根源,種種的因緣果報,就在這些我用這個身體之中產生,也在這些我之中嚐到業報苦果。

這個我是虛幻世界中的主角,本身就是一個幻象,沒有定時,是無常,在輪迴中隨時依著不同的業報而跟著改變。輪迴中,我的冤親債主就是因為有我,才找得到我,冤親債主及附體眾生就是作用在身體上,而干擾我的靈性,產生種種業報病痛,甚至死亡。如果捨掉這個我,找到自性,改變命運沒了業力,冤親債主找不到你,也就沒有冤親債主存在,或是即使存在體內也起不了作用,甚至被感化往生西方,業力輪迴也就不會發生,取代的是救世的願行,超度、講經說法便是其中的一種方法。

捨掉我,不是不要身體,而是不能執著,要看破這個身體是假身,放下感、受、苦這些假意。如果把我抓得緊緊的,有如把自己的脖子掐得緊緊的,痛苦不能呼吸,需要求救。若是求救無效,可能送上了一條命。再入輪迴再來一世,改頭換面,又是另外一個我,再把我當真,就是這樣進行著,所以輪迴沒有止境。

真正的我是從迷失的靈性轉成開悟的靈性,也就是自性佛性中的我,是常樂我淨的我,是永恆不變的。這一些真真假假諸子在佛法的修行上一定要搞懂,才不會把假當真,執著緊抓不放,走上許多冤枉路,賠上寶貴聞到佛法修行的這一世,實在是划不來!

雖然身體是假的,但在世間修行、見性度眾生,需要身體與靈性並用,要有能力善護身體色身,又不被身體所控制,不能讓身體的感受、想法、行為、識念,影響靈性的成長,要讓靈性於成長中找到自性靈敏覺知,這一件事必須要有智慧來實踐,讓身體在有限的歲命中,善護靈性,找到自性。這是修行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綜觀以上,可以得到一個結論:

  • 世俗中的我,包含了受業力控制,迷失於輪迴中的靈性,作用於業報的身體(如高矮胖瘦,六根或身體的缺陷),所表現在外的樣子。
  • 自性中的我,是不受業力輪迴控制、開悟、朗朗透明,無一絲毫的染雜,空性光明的靈性。自性佛光便是因此而產生
  • 世間所謂見性的人,是自性中的我,作用於業報的身體,所表現在外的樣子。

為何說人道有身體是非常可貴的,因為必須要靠身體修行,提高靈性找到自性,見性成佛後,利用身體才能夠講經說法、救度超度法界虛空、六道十法界眾生,了脫生死,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所以於世間所作的講經說法及超度法事,若是由見性成佛的人來帶領,所教化超度的對象,包含了法界虛空、六道十法界眾生。至於講經說法及超度的方法,則會因時、因地、因人、因緣、環境而有所不同。總是過去今生有緣,有願才能夠相遇,才能得到見性者所送出來的法益。非常的殊勝難逢!而此殊勝難逢的因緣,如今就在澳洲香光大佛寺得遇。

澳洲香光大佛寺,因為有見性者蘇佛,所以感得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阿彌陀佛正住,在此地所發生的許多不可思議之事,是因為有阿彌陀佛及蘇佛互相配合,所以講經說法及超度時,有無數的天人,虛空法界,銀河系眾生,受蘇佛感化救度的靈性眾生及魔界眾靈在聽法,或得受超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因為佛寺有阿彌陀佛及蘇佛,所以得到諸佛菩薩及龍天護法護持法場,所以不論是講經說法或超度法事,參與者都能夠得到殊勝難遇的真實利益。

所以,諸子們便知道如今能身處香光大佛寺內,得到阿彌陀佛及蘇佛的教化,是多麼的殊勝可貴!有佛的教化,何愁不見性!但是大家要認真聽話才行。大家都該把握這百千萬劫難遭遇能夠見性成佛的因緣,不論法師或居士都要好好修行才是,才不會辜負佛的應世及教化。

得見此文的有緣人,是否要加入香光大佛寺的見性救度眾生往生西方的行列?如果願意者,可與澳洲香光大佛寺聯絡。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