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子見光(尊者)

訪問第五百三十七位尊者-于那(一千六百年前)

瞎子見光

二O一九年二月十三日

于那躺在草地上,將雙手枕在頭後方,翹起二郎腿,正享受著日光的溫暖。陽光照在每一吋肌膚上,每一個毛孔都有反應,有的喜歡這樣的陽光,有的不喜歡。于那聽見屋門開關的聲音,是兄長們一個一個準備出門工作了。

于那還繼續躺在草地上,母親從屋子裡走了出來,看見遠方的草皮上躺著一個人,仔細一看是于那。母親繼續拿著水瓢澆菜,于那緩緩的從草地上走回來。母親大聲罵著于那:「整個家就是你最沒用處,你看,所有哥哥都出門工作幹活了,只有你還在遊手好閒!」。母親對著于那罵了許多難聽的話,以前于那聽了還會有些難過,但現在也已經漸漸習慣了。

從小雙眼失明不見天日的于那,一直是家中被嘲笑的孩子。母親一共生了十個孩子,于那是最後才出生的最小兒子。前面的兄長都長得非常健全,唯獨于那雙眼看不見世界。母親將過錯全都怪在于那身上,認為于那是個來報仇的孩子,就是故意出生來氣她這個母親的。不管母親說了什麼,于那從來都沒有回過嘴,因為于那知道母親的辛勞,要照顧一個失明的孩子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于那在家中被貶得一無是處,所有的兄長都看不起于那,認為于那是拖累大家的拖油瓶,只要于那出現在兄長面前,他們就會發出無奈的聲音,讓失明的于那知道,他們非常討厭于那。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總有個聲音告訴于那:「這個家不值得你繼續待下去,這個黑壓壓的世界也不值得再活下去,如果一走了之,什麼難過的事就瞬間沒有了!」。曾經有一段時間,這個聲音非常強烈,于那也試過好幾次自殺的行為,卻都被父親給救了回來。這個家只有父親關心于那,而父親最疼愛的孩子也是于那,每當于那感受到父愛的溫暖時,就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做這種傻事來讓父親傷心。然而,父親並不常待在家裡,他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出遠門,久久才回到家中一次,父親在最後一次離家前告訴于那:「世間沒有什麼過不了的事,父親相信你絕對是個有用的人!」。于那沒有想到父親這句話,竟然是他送給于那的最後一句話,這次出門後,他再也沒有回來,于那心中非常難過。父親留給于那的這句話不斷在耳邊環繞,于那告訴自己:「為了父親,要繼續好好活下去」。

父親一過世,于那就被自己的哥哥趕出門,哥哥對母親撒了謊,說是于那想要自己到外面過生活,但其實是哥哥逼迫于那離開這個家,不願意再跟于那住在一起。哥哥將于那的行李被丟出門外,于那在地上摸了好久,才摸到自己的行李。回不了家的于那不曉得該何去何從,雙眼看不見更不知該如何是好?

夜半裡,于那靠在一面牆邊坐著休息,整個城鎮一片寂靜,還有冷風颼搜不斷朝著于那吹來,身上沒有穿太多的衣服,覺得有些寒冷。雖然已經三更半夜,但于那的頭腦還是非常清醒,一點睡意也沒有,想起自己的父親,心中又是一陣哀傷。清晨,于那耳朵裡傳來聲音:「大哥哥,大哥哥」,于那聽見聲音才慢慢醒過來,昨天不知何時竟然睡著了。眼前的小男孩說:「大哥哥陪我玩!」。于那還不曉得這小男孩是誰家的孩子,他的家人立刻走過來說:「快走吧!別跟乞丐玩!他們都是很髒的!」。于那聽見男孩被這麼教導,心中無限感慨,感慨世人總有分別。

過去的于那被母親和兄長們批評得一無是處,就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但是父親不斷鼓勵于那:「雖然眼睛看不見,但于那還是個很有能力的人」。父親這句話不斷出現在于那耳邊,于那重新調整自己,不再看自己不好,而是開始發掘自己的長處。

耳根裡傳來各種不同的腳步聲,街上的人潮越來越多,撲鼻而來的是各種混雜的味道。于那的肚子非常飢餓,身上卻沒有任何盤纏,于那朝著食物的味道慢慢走過去,是一攤賣早點的攤子。于那站在攤子前不斷吞著口水,老闆看見于那便問:「想買包子嗎?」,于那告訴他:「我想吃包子,但是身上沒有錢」。老闆從蒸籠裡拿出兩顆包子給于那,于那感激不已,立刻在老闆面前吃起包子,味覺靈敏的于那才吃了一口,就吃出包子的麵粉少發一刻鐘。老闆非常驚訝,問于那是如何吃出來的?于那自己也不曉得,就是很自然知道。此時耳根裡傳來聲音,是一群急促的腳步聲,于那趕緊將身體移動到路旁,不久,遠方有一群官員奔跑而過,他們正在追捕囚犯。包子店老闆又驚訝的問:「你怎麼知道有人跑過來了?」。于那回答:「我聽見他們奔跑的腳步聲」。老闆不經讚歎于那的聽覺和味覺相當靈敏。這些畫面都被一位大廚師看在眼裡,他走過來問于那:「你願意接受我的訓練嗎?我可以讓你成為一位大廚」。于那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見的話,又再次確認:「你知道我是一位瞎子嗎?」,大廚師十分肯定的告訴于那:「我知道你是一位盲眼人,但你也是一位人才」。這是第一次有人這樣肯定于那,于那立刻答應這位大廚。

在大廚細心與耐心的教導下,加上于那天生的資質,與生俱來的靈敏度,很快的就學會大廚所有的技能。餐廳裡傳來客人的笑聲,有客人對著店小二說:「你們的飯菜越來越好吃,是不是有換過廚師?」,店小二笑著回答:「確實是來了一位新任的大廚!」。漸漸的越來越多人知道,這間餐廳裡有個瞎子廚師,而且廚藝一流!好多人都慕名而來,想看看這位瞎子大廚,吃吃他所做的料理。

三年的時間過去,于那已經聲名遠播,好多人都認識于那,餐廳的生意也越來越好。然而,于那原本以為自己會因此而過得快樂,不但擁有名聲,擁有金錢,工作也非常穩定,但于那的心一點也不因此而覺得快樂。三年後,于那所做的菜越來越沒有味道,大廚問于那:「究竟發生什麼事?怎麼現在炒起菜來越來越提不起勁?」。于那將自己的心事告訴大廚,大廚聽完後告訴于那:「這些年來,我聽見很多人稱讚你,但看你不因讚美而歡喜,也看見很多人慕名而來吃你所煮的美食,你也不因此而生傲慢,你的修養是我這輩子從未見過的,令我十分讚歎。人生的路是靠自己走出來,你是個可造的人才,如果覺得這裡不是你所想要的,我願意讓你去追求自己人生的目標」。大廚是個明理且有智慧之人,于那對他相當敬佩。

次日,于那便離開餐廳,又開始獨自一個人流浪。于那才剛走出餐廳不遠,身上的錢就全部被搶走,又變成身無分文的乞丐,于那的遭遇,讓自己得到深刻的感觸,感嘆世間人的可悲。好多人一生汲汲營營追求的財富,卻在一夕之間成空;好多人珍貴自己一身,卻在斷氣的剎那,靈與體從此不相關連。于那向路人詢問,詢問這附近是否有寺院可以修行?有人告訴于那:「若你吃的了苦,你可以選擇到山上那座寺院,至今還少有人敢上去那裡,聽說那裡的師父非常嚴厲」。

于那立刻啟程,花了數週的時間到達山上。寺院外一片寧靜,靜得連一片落葉輕輕被風吹落,都能清楚聽見落葉掉落在地面的聲音。于那還沒走到寺院門口,就有師父走出來告訴于那:「大師父早已知悉今日有位瞎子會來到此地,他要我問您:『眼不見物如何修行?』」。于那回答眼前這位師父:「我可以用心修行,我要修持我這顆凡夫之心,學習佛的慈悲來幫助眾生」,師父聽完後說:「進來吧!」。于那進到寺院後,就立刻開始跟著一大群人在大寮裡工作,于那第一次跟這麼多人相處,不斷在磨練自己的個性。已經是名大廚的于那,必須學習沒有自己的意見,對於每一個人如何烹調一道佳餚,都要學習互相尊重,非以自己主觀的意見來改變別人,除了尊重之外,也學習互相讚美,教學相長。

于那在大寮裡磨練三年的時間,師父告訴于那:「心磨得如何?」,于那回答:「確實不容易,但于那還是願意繼續修調自己」。師父讚歎于那的毅力,因為這三年內大寮離開二十多個人,他們都是因為無法包容彼此的個性而選擇離開。于那從人與人的相處中學習到,只要別人有意見時,自己主動退讓,不但不會有爭執,也能讓彼此互相接受。

于那開始跟著師父學習佛法,可說勇猛精進,因為于那知道人身的可貴,即使是個瞎眼的人,只要願意認真努力,都能從佛法中受益,突破種種困境來幫助眾生。于那的毅力無人能比,是一顆堅定的助人之心,讓于那持之以恆永不放棄。十年的時間于那重見光明,看見眼前的世界原來是這麼苦。在眼睛還沒恢復之前,于那曾經想像人的臉是長得什麼樣子,現在眼睛看得見,才發現人的臉比自己想像的還好苦上百倍。于那告訴自己:「只有更認真修行才能救起眼前這些可憐的人」。二十年的修行,于那將自己完全放下,修行沒有自己,心恆常於定中,每一天都在提升修行的境界。于那於修行中開悟見性,智慧增長行遍各處廣度眾生。

所有人再次見到于那,都難以相信那是當年的那位瞎子乞丐。就連母親都覺得難以置信。這一生于那度起自己的母親學佛,其他兄長有的願意學佛,有的還是不願意。于那並不因此而掛在心上,一切都隨順因緣。于那走到哪裡說法到哪裡,不論度起多少人,都是隨緣歡喜。

于那回到西方後,經常於阿彌陀佛座前聽經聞法,為的是再次發心下生度化眾生。蘇佛腿傷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于那耳中,于那正聽著阿彌陀佛說法,隨即跟隨著其他尊者進到蘇佛腿中,幫助蘇佛修復腿傷。如今蘇佛的腿部已經比以前更有力量,而蘇佛的全身也因此而全部汰換,體力與能量更勝以往。蘇佛所吃的每一道食物都是為了讓自己得到更充足的能量來幫助眾生,所行的每一步路也是為了救起更多的眾生。蘇佛的心無一刻離開眾生,大心大願蒙阿彌陀佛佛力慈悲加持,救起更多苦難眾生永離業苦。

于那日日跟進學習,盼望能學起蘇佛的慈悲救度眾靈。蘇佛的心令諸佛菩薩、人、天、鬼神讚歎。感恩蘇佛悲心至極,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