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苦(尊者)

訪問第三百七十三位尊者-谷家云(一千一百年前)

情苦

二O一九年二月十五日

這個村子裡每四年就會有一波外出工作的人潮,所有要離鄉出外工作的人,都會搭上這艘船,一起抵達城市去工作。父親在家云六歲時決定跟著這艘船班出去,為的是賺多一點錢回來給一家六口花用。當時母親強忍著淚水目送父親離開,希望他能早一點回來,父親有答應我們,四年後,他就會跟著大家一起回鄉。

今日就是父親四年前離家的日子,早在一個月前,母親就已經在期待了,她嘴裡不停的念著要為父親準備什麼,家裡好多東西都重新擦拭整理過,為的就是讓父親看見家裡乾淨整齊的樣子。父親要回來的這天,母親帶著我們四個兄弟姊妹站在碼頭等待,船一艘一艘的靠岸,人群一群一群的回鄉,就是看不見父親的蹤影。我們不停的望向每一艘船內,盼望能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但不管我們的脖子伸得再長,就是探不到父親。

天色漸漸暗了,家云看著母親的心從高峰跌落到谷底,一旁的弟妹開始哭鬧起來,不斷喊著肚子餓,母親搶忍著淚水,帶著家云和弟妹回家。家云看見母親手牽著弟妹,不時還回頭望向每一艘進來的船隻,但每一次回頭,都是失望落寞的神情。

連續幾日,母親的心情都還無法恢復,經常看見她望著遠方發呆的樣子,雖然母親沒有告訴我們她在想什麼,但家云知道,母親還在思念不知去向的父親。

家云是家中的長子,後頭還有三個弟妹,我們都長得好看,是遺傳父親英俊的面容,其他弟妹對父親印象並不深刻,因為當時他們年紀還小,家云則是深刻的記得父親的面容。在家云的心目中,他就像的大巨人一樣,一肩扛起了母親和我們四個孩子,若沒有父親,我們就沒有三餐可以吃。

數月後,父親託友人帶回來一封信,那位友人就是當初跟著父親一同離鄉的人,如今友人也回來家鄉了,就是不見父親跟著回來。母親緊張的立刻打開這封信,看不懂字的母親左看右看就是看不懂在寫什麼,母親的樣子很慌張,這位友人立刻幫助母親念出信件的內容。信件裡父親告訴母親,他現在一切安好,但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一時還走不開。那裡的工作條件非常好,工資也很高,但是房租貴,生活花費也高,所以生活過得吃緊,下個月可能少寄一點錢回來,如果有多賺錢會再補給母親。至於父親什麼時候可以回來,他只有說都還不確定,等生活穩定一點再說。

母親聽完後,將信緊緊的抓在手上,看她的表情非常失落。母親問友人:「你可以帶我們去見他嗎?」友人緊張得直搖頭,不管母親怎麼哀求,這位友人都不斷拒絕母親。最後家云問:「能否帶我去?」這位友人眼看沒有辦法再拒絕下去,只好答應帶著家云去找父親。

隔天,家云準備好行囊,就準備跟著父親的友人離鄉。離家前母親不斷交代:「一定要將父親帶回來!」家云每次看著母親盼望的神情,心中都是一陣傷痛。

坐了好長一段時間,船終於靠岸了。一下船,就看見眼前一片熱鬧的景象,跟家云住的家鄉簡直天差地別。不論走到哪裡,都是人群,好多談話聲、叫賣聲,還有歌技表演,各種活動都有,熱鬧無比。家云問這位友人:「父親住在哪裡?」友人說:「再走一段路就到了」家云心中好期待,過去與父親相處的畫面不斷浮現在眼前,那段日子過得好快樂!現在就快要見到四年未見的父親,家云越想越興奮!

當這位友人說:「父親住的地方到了」家云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見的一切。父親手上牽著一位小男孩,另一隻手還摸著一位孕婦的肚子。家云緊張的問友人:「爹……爹邊那位女子是誰?」友人小聲的說:「四年來都是這位女子陪在你父親的身旁,旁邊的小男孩,跟肚子裡的孩子,都是他的孩子」家云不敢相信自己看見和聽見的一切,但是又是這麼真實的出現在眼前。家云頭也不回的往回跑,不想再見到父親與那位女子相處的畫面。眼眶裡不斷流出淚水,家云一步都不想停下來,不停的跑,不停的跑,直到踢到路上的石頭跌倒在地才停下來。此刻的家云心情好複雜,不知道要如何面對父親?更不知道要如何告訴正在家中盼望的母親?家云趴在地面上不停的啜泣,眼前就像一片黑暗一樣,看不見光明。家云哭了許久,突然感覺到手臂一陣溫暖,是一位老婆婆牽起了光明的手,老婆婆說:「起來吧!孩子!哭得也夠久了。」家云起身擦乾淚水,環看四周,原來家云跌倒在這位老婆婆的住家前。老婆婆告訴家云:「人生如果看清楚,就是長得這種樣子,你也不需要難過了」家云露出驚訝的表情,心中納悶著老婆婆怎麼會知道家云發生什麼事?老婆婆一眼就看出家云心中的疑惑,她說:「我看你的穿著,和你背上的行囊,就知道你是從外地來的。我們這裡有很多從外地來找工作的人,大部分都是中年男子,十個人來有六個不會回去,直到他的妻兒來到這裡找人,才發現他的丈夫又愛上其他女子,甚至已經組成家庭了!這已經是常有之事,我想小男孩你應該也是如此遭遇,只是你特別勇敢獨自一個人來到此地。」家云這一刻才知道,原來天下的男人都是如此。老婆婆看著家云還是一臉難過的表情,便帶著家云進到她家中休息一會兒。

老婆婆的家裡打掃得很乾淨,沒有什麼家具擺設,一切都非常簡單,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唯獨桌上供的那一尊佛像最不一樣。家云問老婆婆:「請問那一尊佛是?」老婆婆回答:「南無阿彌陀佛」家云跟著念:「南無阿彌陀佛」老婆婆又說:「我是個學佛人,學了四十多年的佛,四十多年前的我就跟你現在一樣痛苦難過。我不是這裡的人,我也是來這裡找我的丈夫,當我見到他時,他已經在外面生了三個孩子,不管我怎麼哭喊,他都不願回頭,堅持選擇他那段新的感情離我而去。這間房子是我一時氣憤下所買下的,當時我就想要住在這裡,每天觀察他的一舉一動,但沒過多久我就後悔了,笑我自己愚痴,笑我自己沒事找苦吃。男人的心一旦有了別的女人,就算我長得再好看,也挽回不了他的心,抓得越緊只是讓我自己越痛苦而已。我是個意志堅定的女人,一旦我完全看破,就能完全放下,我放下這段不需要再佔有的感情,選擇成全他們,一個人在這裡清淨修行。我每天不停的念佛,將心念得空淨,念到佛號聲自然從心中生起,念到佛號不絕於耳,此刻我真正體會到學佛是多麼快樂的一件事!過去為了感情而痛苦是多麼的痴傻!我將我的經驗分享給所有來到這裡找丈夫的女人,讓她們知道感情是不可靠的,只有自己成長才能救起自己。願意放下的女人就跟我一樣開始學佛,還抓著不放的女人就繼續追著丈夫跑,不管怎麼追,最後還是帶著傷痛獨自回到自己的故鄉」家云問:「那您的丈夫後來如何?」老婆婆說:「他死了。我離開他不久後他就死了,這並不是我想要的結局,但命運就是如此安排。我也可憐他那三個孩子,小小年紀就失去父親,而那個和他在一起的女人,在他死後沒多久,又另結新歡,將三個孩子送給別人養,自己再追求一段新的感情」家云聽得目瞪口呆,人生怎麼會長得如此模樣?老婆婆告訴家云:「人的貪欲是永無止盡的,人生真的很苦,如果沒有學佛,不曉得要停止這一切,只有學佛才能真正幫助自己解脫,不用再來輪迴受苦。」

家云跟著老婆婆學了半年的佛法,知道人生只有這條路可以選擇,收起行囊,感恩老婆婆半年來的關照,然後獨自搭船回鄉與母親相見。

家云一回到家,就看見躺在床上的母親。母親因為太思念父親而臥病在床,家云看得搖搖頭:「不值得,真的一點都不值得。」母親雖然已經病得全身無力,連話都說不出口,但她的眼神中還是透露出想知道父親消息的樣子。家云在此刻,真正體會到人為了愛情付出一切是多麼癡傻的一件事。家云告訴母親:「放下吧!父親已經回不來了」母親聽了家云這麼一說,就知道父親發生什麼事了,她痛哭失聲,不斷垂打著自己,家云緊緊抱著母親,給母親溫暖和安慰。等到母親心情平穩一些後,家云為母親介紹佛法,母親現在什麼依靠都沒有,她緊緊的抓著佛,求佛帶她走。家云告訴母親:「放下一切,念佛求生西方,我們只有回到西方極樂世界,才能完全脫苦,不用再來輪迴」母親聽家云的話認真的念佛,她的身體漸漸痊癒,心情也變得開朗,當她從佛法中得到法味與法喜時,才知道自己過去那段日子是多麼的愚笨。

母親整整花了二年的時間,讓自己完全放下。她的故事影響了許多和他同樣遭遇的婦女,最後她們組成一個念佛團體,不再眷戀世間的情感,一心念佛求生西方。

而家云見母親完全康復且生活無虞後,便進到寺院裡修行,這是家云的夢想,希望自己有能力來幫助眾生。修行的日子將近有八十多年的時間,這八十多年來,家云看盡人間各種態樣,世間人的苦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真的只有學佛放下一切,才能讓自己不用再受到七情五欲、生老病死等諸苦的殘害。轉煩惱為菩提,轉極苦為極樂,轉一切憂惱為清淨。清淨之心一念不生,生活日日皆是歡喜,家云為人四處說法,就是希望帶給每個人平靜、清淨、安定之心,對世間不需多求,只求念佛歸往西國。

家云在西方與母親相會,兩人相視而笑,看見母親又恢復她年輕貌美的樣子,家云感恩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家云繼續坐在佛前聽經聞法,隨著自己的意念又見到娑婆世界眾生之苦,堪忍世界眾生忍受諸苦惱而不肯出離,流轉五道痛苦難當。家云發願再次下生度眾離苦,隨即進到蘇佛腿中相助。

蘇佛乃為西方極樂世界之佛,其佛國土有百千萬億由旬,蘇佛法身遍度十方法界乃至宇宙萬靈,難以數盡之眾生都蒙蘇佛救拔離苦,令十方諸佛讚歎,同生歡喜。家云有幸跟隨蘇佛日日超度,學起蘇佛慈悲之行,感恩蘇佛教導,相信人人多盡一分力,就多無數眾生離苦,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