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僧再來(尊者)

訪問第四百八十四位尊者-如徹(二千四百年前)

 老僧再來

二O一九年二月十七日

如徹的出生是全家人所期待的,特別是父親。父親結了三次婚都生不出孩子,好不容易娶母親之後,才懷了第一胎如徹,父親高興不已。

母親在懷有如徹的時候,食慾大減,吃不下太多東西,也不喜歡說話,父親以為母親生病了,但其實母親沒病,只是覺得靜靜的不說話,沒有過多的飲食,換得全身舒暢,身心清涼。父親為了讓肚子裡的如徹長胖一點,特地剁了好多雞燉成補品要給母親補身子,但母親只要一聞到肉味,就立刻反胃嘔吐,一口也吃不下,因此母親在懷孕期間,從葷食改為茹素。為了讓自己身心更清淨,還特地到寺院裡聽聞經法,希望這樣的改變,能影響肚子裡的孩子。

母親臨盆的這天,父親好興奮,他的孩子終於要生出生了。母親雖然是懷第一胎,但並沒有感受到什麼痛苦,就順利的將如徹生了出來。如徹長得既不像父親,也不像母親,樣子看起來就像個八、九十歲的老頭子,父母親難以相信這是他們的骨肉,他們疑惑著,為什麼孩子會長這樣?

雖然如徹的樣子老態,但如徹也是父母親生的孩子,父母還是非常用心的照顧如徹。一天,父親的弟弟來到家中,就是如徹的叔叔,他是特地來探望如徹的。父親與叔叔的感情非常好,但自從父親結婚後,叔叔就獨自到深山裡修行,數十年來皆是如此。如今得知父親的孩子出生,特地回到家裡一趟為父親道賀。父親將如徹從房間裡抱出來給叔叔看,叔叔第一眼看到如徹時不發一語,讓父親和母親都非常緊張,父親心中想著:「難道連弟弟也覺得如徹長得難看?」叔叔邊看邊搖著頭,讓父母非常困惑,不懂叔叔這邊看邊搖頭究竟是什麼意思?過了一會兒叔叔才開口說:「不可思議,這真的太不可思議了!」父親緊張的問叔叔:「不可思議是什麼意思?」叔叔告訴父親:「如徹的長相跟前些日子剛圓寂的清山長老長得好相像啊!簡直就是兩張一模一樣的臉!」父親與母親不知道誰是清山長老,但叔叔這麼一說,他們也好奇的仔細看看如徹。仔細一看,確實如徹法相和一般孩子不太一樣。叔叔告訴父母:「如徹絕對就是清山長老來投胎的,清山長老在圓寂時便已預先告訴他的弟子們:『等我再來投胎,換個年輕的身子重新修行,到時候你們可就別輸過我了!』他所有弟子聽得哈哈大笑,以為師父只是說笑罷了,現在這麼一看,清山長老果真說到做到,又來世間投胎了!」。

自從叔叔這麼說以後,父母親更用心的照顧如徹,因為父母知道如徹是老和尚來投胎的,再來世間不是來玩世間情感遊戲,而是帶著願力來修行,為了廣大的眾生著想,父母就算再辛苦也要將如徹照顧好。

叔叔的心中一直非常敬仰清山長老,如今清山長老又再來投胎,叔叔高興得不得了,三番兩頭就到家裡看如徹,甚至到後來直接搬回到家中,想要陪著如徹成長。然而,如徹到了該學會說話的年紀時還是不會說話,不管父親、母親還有叔叔如何教導,如徹就是不說話。三個人一臉疑惑,猜想著:「難道如徹是啞巴?」叔叔回想起以前清山長老的樣子,便告訴父母:「不!如徹不是不會說話,他肯定是會說話了!以前清山長老也是這樣,他的弟子坐在他面前許久,問了他好幾十個問題,但是他就是一句話都不說,雙眼目不轉睛的盯著弟子看,直到弟子將心平靜下來,才發現自己問了許多不需要問的問題,說了好多不該說的話,立刻起身感恩清山長老的教導,明白原來問題不必問多,話也不必說多,真實如實的做到才是最重要的。漸漸的大家就都知道,清山長老是個不愛講話的老和尚,但是他總是有一套教人的方法,不管是教授徒弟,還是為信眾指點迷津,他都有自己的獨特妙法。」父母親聽得好專注:「原來是如此,怪不得怎麼教如徹他就是不講話,原來他會等到適當的時間才開口說話。」

三歲的如徹自己一個人在院子裡玩耍,如徹不是玩什麼玩物,而是玩著地上的石頭,將一顆顆石頭堆高。這每一顆石頭大小不一,形狀也不同,要將它們堆起來並不容易,但如徹還是耐心的堆著這些石頭。在後頭觀察的叔叔目不轉睛的看著如徹,想知道一位大和尚究竟是如何從小開始修行,可以修到如此高的禪定功夫?此時叔叔自己也在後方開始堆起石頭,他撿了幾顆大小差不多的石頭,學著如徹將石頭一顆一顆慢慢堆疊著。才堆不到三顆,石頭就倒了,連續倒了三次,叔叔就放棄了。就在叔叔覺得懊惱時,耳裡突然傳來一句:「定力何在?」叔叔嚇一跳,心中納悶著:「剛剛這句話難道是如徹說的?」叔叔立刻走到如徹身旁,才發現如徹成功的將這些大小不一的石頭堆起來,數一數大概堆起了將近十顆的石頭,好厲害的功夫!叔叔問如徹:「這究竟是怎麼做到的?為什麼我連三顆都堆不起來?」如徹抬頭看著叔叔,然後將手比在叔叔的心上。叔叔看著自己的心和如徹的心,明白了,叔叔說:「我雖然雙手堆著石頭,但我的心並沒有在這件事情上,而是還想著其他事情,怪不得我的心定不下來,石頭也堆不好!」叔叔讚歎如徹果真是高僧再來,小小年紀就有如此的禪定功夫,過去所修的能力確實都還深藏在身中。

別人看不出如徹有什麼變化,只有叔叔清楚看見,如徹一天比一天進步,從日常生活中在修練自己,不論是心性、個性還是禪定的功夫,如徹都在默默的學習與修調自己,即使是高僧再來投胎,這個身體與生俱來的個性還是需要修調。因此不管父親與母親如何管教如徹,如徹都在學習只有改變沒有解釋,從中一點一滴磨去自己個人的看法與意見,學習沒有自己,聽話便是。

如徹五歲時,母親問如徹要不要進到寺院裡修行?如徹搖搖頭,母親不懂如徹是高僧再來,為什麼還不願意進到寺院裡修行?叔叔每天跟著如徹,知道如徹對自己的人生早有安排。如徹現在每天都拉著叔叔的手,要叔叔帶著如徹去看各種不同的人生,原來如徹並不是不想進到寺院裡,而是還想用一點時間再看清楚這個世界。

十五歲這年,如徹開始進到寺院中修行。如徹並沒有回到過去清山長老修行那間大寺院,而是在深山裡頭的一間小寺院閉關修行。五年的時間,如徹都遵循寺院中師父的教導,一個人在寮房內閉關自修。師父從來沒有讓任何一位剛進來的修行者立刻閉關,通常都必須經過一番磨練後,才會有定力閉關修行,而師父之所以讓如徹一進到寺院就開始閉關,乃是因為師父早已看出如徹就是當年那位清山長老。師父相當敬佩清山長老,能夠再來世間換個人繼續精進修行,不因世間紅塵的誘惑而受污染,也不因身體的七情五欲或種種習氣而受影響,定功甚深令人讚歎。

如徹一個人在一間小寮房裡整整閉關五年的時間,這五年如徹都在寮房裡閱讀經文,或誦經、拜佛,為的就是要找回當初的自己,用更大的能力來幫助眾生。這五年的時間,每天都有人從小窗口送飯菜給如徹,如徹用完齋後,再將菜盤放回小窗口上,時間一到自然又會有人來將它收回。這五年如徹也沒有洗過一次澡,沒有剪過頭髮,也沒有清理過鬍鬚,任由身體自然變化,一心專注在修行上。五年的時間,如徹所用的齋飯一天比一天少,所喝的水也一天少過一天,到最後甚至一整天都不需要喝上一滴水,身體就能自然調節,這是身體已經達到非常清淨的境界,身體的機能可以不用隨著代謝而運轉,可以讓器官在不必要的時候停止轉動。如徹已經修得對自己身體的每一個毛孔,每一條筋脈,每一根骨頭,乃至每一滴血都瞭若指掌。

五年後,如徹蓬頭垢面的出現在大眾面前,沒有人認得那是如徹。如徹才一走出寮房,剎那間雙眼一瞥,每一個人身上的問題都已經被如徹清楚洞視,這是修行淨化所找回的本能。當如徹將自己全身洗淨,以一個出家人的身份站在大家面前時,所有人都立刻向如徹恭敬頂禮,未見過如此莊嚴的和尚,是五十年都修不到的清淨莊嚴法相。

當如徹一開口,語出驚人。五年的時間參透各大小經論,透徹解析人們的問題,針對利根之人,如徹一句話就能讓他破迷開悟;鈍根者,如徹觀機教化,只要願意依教奉行者,所有人都可以在最短時間內破迷開悟。

如徹在數年後回到過去清山長老修行的那間大寺院,所有僧眾見到如徹都立刻跪地,恭敬禮請師父上人。如徹的眼前站著上千位的僧人,如徹將眼睛從東單掃到西單,所有僧眾的問題無一個逃過如徹的佛眼。感嘆過去這些徒兒,如今都已經是老邁之身,有的修行功力卻依然毫無進展,如徹對所有僧眾開示,從這天起對每一個人大修大調。如徹的威儀只要一個眼神就能攝受人心,不需開口就能讓人看見自己的錯誤在哪裡,用最快的速度調整所有人的問題,目的也是希望在最短時間內重整僧團,讓每一位出家人都具足能力救度眾生,而非在僧團裡濫竽充數,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

如徹這次再回到人間,可說將能力發揮到最大,讓法脈得以繼續傳承下去,救起更多苦難眾生。這一回,如徹真實的回到西方,數千年的時間都在西方精進修行,直到聞知蘇佛的腿傷,才再次下來人間進到蘇佛腿中相助。

如徹感恩蘇佛讓如徹有此機會再來人間救世,幫助蘇佛一人等於幫助無量無邊的眾生。蘇佛的重要性是所有西方大聖、諸佛菩薩眾所皆知,所有西方者都積極守護著蘇佛的色身,不讓蘇佛為度眾生而受到極大的傷害。

蘇佛為度眾生而代眾生苦,三十年來色身嚐過無盡的苦受,然蘇佛未曾有過一句怨言,依然跨步前行,一心只為幫助眾生離苦,此種大心在世間已然未能得見。

這次的腿傷對蘇佛而言是最大一次的破壞,眾生因一念執著而傷害蘇佛色身,蘇佛無怨無悔,依然用法身超度虛空,甚至突破境界而超度整個宇宙眾生,如此之舉當令世人效法學習,度眾之心正是需要如此堅勇無懼。然蘇佛此次代眾生之苦,亦消自己億劫以來之業障,全身煥然一新,換成晶瑩透亮之佛身,於世間再行救度之大力大行,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