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尊者)

訪問第三百七十二位尊者-方平(三百年前)

二O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

哥哥是方平從小的模範,在方平的心中,哥哥是個聽話的孩子,不管大人要求哥哥做什麼,哥哥都一定會立刻去做;若是大人說什麼不能做,哥哥就絕對不會去做不能做的事。哥哥的年紀大方平四歲,從方平開始學會在地上爬時,就經常跟在哥哥屁股後面,哥哥走到哪,方平就跟到哪,哥哥做什麼事,方平就學哥哥做什麼事,一旁的大人看得都覺得有趣。

哥哥喜歡帶著方平去戲臺下看戲,雖然方平年紀還小,看不懂台上的人在表演什麼,但是每一位演員穿著五顏六色的衣服,又靈活的在台上動來動去,相當吸引方平的注意,所以方平也喜歡跟著哥哥去看戲。

然而,哥哥並不是像台下的觀眾一樣,看了歡樂的戲劇便大聲嘻笑,看了悲劇就哭得淚如雨下。母親教導哥哥,看戲應當要從戲中得到悟處,一個人的人生就是一場戲,看了十場戲就看完十個人的人生劇碼,每一個人都是學習的導師,應當從中悟到自己要走什麼樣的人生才是最有價值的。

哥哥聽母親的話,細細體會每一場戲所帶給他的悟處,不只是戲中人讓哥哥有感悟,就連在演戲的演員也讓哥哥對人生有所醒悟。哥哥用同樣的方式教導方平,當方平越來越懂事時,就越懂得哥哥在教導方平什麼。方平成長到七歲時,能清楚的對哥哥說出自己從每一場戲中得到的悟處,兩人互相分享,互相學習,小小年紀就對人生有著和一般孩童不一樣的看法。

哥哥與方平在決定自己未來的人生方向之後,就不再繼續玩樂,也不再繼續花費時間來看戲,而是開始學習發起善心四處為人服務。沒有讀過書的哥哥與方平,只能靠著勞力來幫助大家,每一次的服務,都讓哥哥與方平從中獲益。並不是得到錢財還是實體上的獲利,而是真正得到靈性上的滋養,讓心性昇華提升。

一齣《僧人傳》的戲碼點醒了哥哥與方平,好多修道有成的僧人成為哥哥與方平學習的模範,終於找到活在世間的目的,就是要像這些高僧一樣弘法利生,用佛法來幫助人們從苦中解脫。

所有在寺院中修行的人,有的有顯赫的家庭背景,有的家境貧困,佛不分別一個人的貧富貴賤,所有人都是佛的弟子,是過去所造業因不同,得的果報不同、因緣不同、福報不同,才會出生在不同的家庭裡。但如今所有人都重新回到佛門之中,學習像佛一樣的心來幫助眾生。放下越多的人就成長越多,越能發心救度眾生的人,就越早開悟,越能無心犧牲奉獻的人,就越能修得廣大的心量。不因貧富而有差,也不因身份而有修行上的懸殊,佛門中一律平等,不分別你我,一切都在自心上的修養,自力發起,佛力加助。因此即使方平與哥哥是貧困家庭長大的孩子,也不會在佛寺裡受到歧視或不平等的對待,相較於佛寺外的社會,顯得明顯不同。這樣的差別,使得方平與哥哥更能感受到佛的慈悲,佛的平等,發心一定要用這樣的平等心來對待一切眾生,讓世界處處有溫暖,每一位眾生都能平等得度。

方平進到寺院後,就少有機會與哥哥見面,各自精進修行,淨化自心找回本能。方平在進到寺院時,就已將世塵斷得一乾二淨,不再與任何人有關係,不再讓微細意念中的牽扯來擾亂自己的清淨心。修行的清淨如同清水中不沾一滴墨,將自心修得潔白透亮。在這過程中需要強大的恆心與毅力,因為要去除多世以來根深蒂固的性情並不容易,需要一再的磨練,如同鐵石要磨成繡花針一樣,非是一朝一夕所能成。只有在日日不停的精進下,才能讓濁水漸漸變得清澈,原本不動的死水,才有活水可以灌入,才有通渠可以流通。

修行的本心從不因身份不同而有異,當自己的位階越高,越是背負著深重願力,越是勉勵自己要更加精進,才能有更強壯的肩膀來背負如來家業。故方平從孩時進到寺院,到長大成人,最後成為佛教界中的長老,方平的心從未改變過,永遠都是以眾生為第一,所踩踏的每一步路都是為眾生而行,從來沒有自己。

方平老實的修行,不在虛幻中度日,也不在幻境中追求不實的境界,每一階梯都是平穩、安穩的踏上,念念不忘的是腳下的苦海眾生。方平在三十歲時開悟見性,所有來到方平面前求度的眾生,方平都借用佛所教導的來為他們指點迷津。一生奉行佛在經上所教的,不偏不倚,於臨終時一心不亂念佛往生西方。

萬丈高樓平地起,蘇佛一步一腳印認真踏實的修行,從不生取巧之心,從不貪求己私,如教奉行,如理如法。精進之心從無懈怠,心知眾生之苦,知曉人出生於世間不識佛法的可悲,發心要為眾生而修行。眼前所見的眾生永無止盡的前來求度,分分秒秒受苦難當,即使大難來前,心從不生畏懼,同樣堅勇奮力向前。

蘇佛常言同是自己父母所生,每個人的能力平等而無差別,人人皆能修得像蘇佛一樣的功夫來幫助眾生,全在一顆為眾無私無我之心。方平感恩有此緣份相助蘇佛,但願能有更多願發慈悲菩提心者加入,救世正是需要大眾同舟共濟,集結所有人的力量幫助更多眾生得度,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