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呆修行(尊者)

訪問第四百六十六位尊者-演梵(二百七十年前)

阿呆修行

二O一九年三月一日

我的乳名叫阿呆,這是母親為我取的。天生的笨腦袋,就是靈活不起來,總是呆呆笨笨的。雖然母親生了我,但是她難以相信自己會生出這樣的孩子。

五歲的我,在地上抓了一把泥沙就要往嘴裡塞,一旁的大哥看見,立刻將我手中的泥沙拍掉,罵我是個笨蛋!連這泥沙都要放進嘴裡吃!我也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很自然的就是會做出讓人家覺得愚笨的行為。

母親一共生了四個孩子,我排行老二,上頭有個哥哥,下面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人家說老二最聰明,但我不是,我是四個孩子裡頭最笨的一位。母親曾經為了我,找了好多民俗方法要讓我的頭腦恢復正常,但是不管她給我吃了什麼藥,在我身上做了什麼法或在我床前貼了什麼符咒,我還是一樣笨。最後母親也投降了,沒有人會再對我懷抱希望,他們認了,我就是個天生沒有腦袋的阿呆。

雖然我笨,但我還懂得不能殺生。母親在豬圈裡養的豬一天比一天還要肥胖,我看他們不停的吃,不停的吃,不曉得自己吃到最胖的時候,就是生命結束的一刻。我親眼看見母親殺豬的樣子,那時的慘叫聲,現在還清楚的在耳邊環繞。為了不讓他們受苦,我將他們的餿水搶了過來,坐在豬圈裡自己幫他們吃。這些豬用他們的鼻子將我撥開,一頭就塞進餿水桶裡繼續吃餿水,我不停的拍打他們,叫他們別再吃了,但這些豬就是不聽話。最後我乾脆將鐵欄打開,將他們全部放出豬圈,不要讓他們繼續在這裡吃餿水。看著他們搖搖晃晃的屁股緩緩的往前走去,邊走還邊聞著路邊的花草想找東西吃,我真的不曉得為什麼豬這麼愛吃,都不知道自己就即將成為人類桌上的菜餚,還是呆呆的一直吃。

看著十幾隻的豬全都走光了,我安心的回到房間裡。大哥聞到我身上一身餿水味,問我剛剛去豬圈裡做什麼?我得意的告訴哥哥:「那些豬很可憐,牠們再吃胖一點,就全都要被娘給賣了,到時候全都得被殺來吃。我不忍心牠們受苦,所以將他們全部都放生了!」哥哥臉色一陣發青,站起身來激動的問:「你將豬全都放了?」我向哥哥點點頭,哥哥頭也不回來直往豬圈衝去,大喊著:「豬跑光了!豬跑光了!」在後院的母親聽見哥哥的叫喊聲,緊張的立刻衝出來問:「什麼豬跑光了?」我告訴母親:「我把豬全都放生了」母親氣得拿起一旁的棍子就要打在我身上,聽見哥哥喊著:「找到一隻了!」,又立刻衝出門外,趕緊四處尋找豬隻。

最後一共找回十二隻,不見兩隻,我跪在祖先牌位面前,被母親打了一頓,母親不斷罵著我:「賣一隻豬的錢可以養我們一家人好幾個月的時間,你竟然把牠給放生!養你這孩子到底有什麼用?只會成天給我找麻煩!」大哥在一旁安撫母親激動的情緒,一旁的弟妹知道母親正在氣頭上,一點都不敢吭聲。

跪了一天,母親才准許阿呆上床睡覺,雙膝蓋已經痛得發麻,慢慢扶著椅子站起身來,一步一步走回房間內,我問哥哥:「為什麼要殺生?」哥哥告訴我:「我們需要錢才能過活」我又問:「那為什麼一定要殺生?」哥哥有些不耐煩的說:「賣肉賺的錢才多!」我知道哥哥已經想睡覺了,就沒有再多問。

隔天,全家人都找不到我,因為我一大早就出門。為了要賺錢給母親,我四處向人求討工作做,好不容易討到一個掃地的工作,我好珍惜,不停的掃,不停的掃,掙了一點錢可以拿回家給母親。高興的跑回家中,將錢交給母親,我告訴母親:「娘,我可以賺錢給妳用,妳可以不要再養豬了嗎?」母親看著手上的錢,大聲的告訴我:「這點錢連吃一餐都不夠!不養豬怎麼過生活?」哥哥拉著我的手,叫我別再亂了。

我被母親趕出家外,母親告訴我:「既然有能力賺錢,就不要再靠我養,自己到外面去過生活!」母親把我所有的東西丟出門外,大哥示意我先走再說。我只好撿起被母親丟在地上的行囊,離開這個住了十年的家。

天地悠悠,何去何從?我背著行囊一個人獨居在外,沒有一個人認識我,我也不認識誰。身上沒有半毛錢,對這世界一點都不瞭解。看著路上什麼肉攤都有,不是只有豬肉,還有雞肉、羊肉、牛肉、蛇肉,我難過得坐在路上嚎啕大哭,不懂為什麼大家要互相殘殺?我去到好多有養畜生的家庭,將他們家中的柵欄全都放開,讓這些畜生可以逃生,也到河邊偷偷將別人補好的魚放生,讓這些魚不用受苦。我不知道這樣的行為是不對的,一心只想要讓這些畜生不要再受苦。我的舉動很快就被人發現,他們將我抓到衙門,告我是個賊!官員問我:「為什麼要偷人家養的牲畜?」我告訴官員:「我沒有偷,我只是將他們放生。」他是名好官員,知道我是個腦部有受損的孩子,他教導我這是不對的行為,如果要救這些畜生,就應該用正當的方法。官員免我罪刑,將我送到一間寺院裡,那是這名官員平常修行的地方。寺院裡的和尚收留我,告訴我:「如果要救這些畜生,就應該要好好修行」。

我的腦袋很直,為了救畜生,認真的依循著師父的教導,沒有思惟,沒有多餘的亂想,就是憨直的不斷精進修行,目的就是為了拯救這些痛苦的畜生。師父講經說法給我聽,讓我明白許多我所不知道的道理。腦部的障礙與缺陷,在日日聽聞經法下似乎開始漸漸修復。我越來越明白自己在做什麼,也越來越清楚知道自己走對了路。我該感恩母親讓我有自立的機會,也感恩那名慈悲的官員沒有制我的罪,而將我送到這裡修行。我重新開始不一樣的人生,學習一顆慈悲之心來救度眾生。我的頭腦越來越靈活,我的心也隨著修行而越來越開朗。發願不只拯救畜生,還要救起九法界所有輪迴不休的苦難眾生。

時間一晃眼就過去,我不再是個腦部缺陷的阿呆,而是一個修行多年的比丘,法名為演梵。過去的種種不再去回想,永遠只有一個方向就是往前走。放眼往去,有無數於苦海中載浮載沈的眾生伸手求救,我為他們講演經法,告訴他們苦是一種假象,也是一種幻想,放下對世間的貪戀,放下不必要的執著,這片苦海可以瞬間成空,可以立刻從幻象回到真實。

看見哥哥抱著他呆笨的孩子來到寺院裡禮佛,他驚訝的看著我,心中猜想我是不是阿呆?我對他合十,念一聲:「南無阿彌陀佛」哥哥亦是恭敬頂禮。我告訴哥哥:「許久不見兄長,近來可好?」哥哥確定我就是阿呆,他露出驚訝的表情,難以相信我就是那個呆笨的阿呆。哥哥告訴我:「阿呆走了以後,家裡也變了。母親生病十多年的時間,經常發出像殺豬一樣的聲音,我知道那是豬魂來討,我不停向他們懺悔才讓母親早點離開人世間,不用再繼續受苦。我娶了妻子,卻生了一個腦部有缺陷的孩子,今天來此求佛相助」我看哥哥變得好蒼老,他的孩子跟我兒時的樣子是一樣的。我為哥哥介紹佛法,讓哥哥明白只有學佛才能救起全家,尤其是這個正在成長的孩子。哥哥看見我的改變,他願意全家學佛,每個禮拜帶著妻子和孩子來聽經。他對佛的真誠,真心懺悔,真心改變,最後救起全家,也救了這個孩子。

沒有一個家庭不需要佛法,我將佛法傳遍所有我走過的地方,讓每一戶有緣的家庭都能聞得經法。感恩佛法改變我的一生,也改變許多願意學佛的人們,讓大家一同成長脫離苦海。我於今生八旬年歲往生西方,於西方繼續求學,滋養靈性準備再次下凡人間救度眾生。

原本還在觀望要投胎到何處,卻找不到一個安穩得當的地方,每一處都是沈淪之處,唯獨蘇佛所經營的香光大佛寺真正在教導人脫離生死。我在西方得知蘇佛腿傷,立刻進到蘇佛腿中相助。幫助蘇佛等同幫助無數眾生,讓蘇佛能繼續站在大眾面前講經說法。蘇佛的毅力與願力令我讚歎,為了眾生忍著劇痛再站起來,因為世間都已沈淪,再高的名山大寺也已經淪為虛假的修行。真正明白要求生西方的人已經太少、太少,即使還有人知道該往生西方,能做到往生西方資格的修行者卻是寥寥無幾。感嘆世間的衰相,我願助蘇佛弘揚佛法,唯有此地才能真正救起苦海眾生。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