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境解脫(尊者)

訪問第二百六十六位尊者-劉百雙(一千三百年前)

情境解脫

二O一九年三月二日

過去生的情緣讓百雙多世以來都在六道中輪迴,幾世來到人道,卻很快又為情感淪陷而去。這一次百雙總算是解脫了,好不容易排到人皮,在得到人皮後便趕緊將他穿上,往人道投胎而去。

輪迴的苦,百雙已經嚐盡,靈魂受盡多世的摧殘,早已筋疲力盡。人道的生老病死苦,百雙知道,這次百雙發願絕對不再貪戀這個色身,要用這個色身圓滿過去曾經所發的願,必定要救起滿滿受苦的眾生,在這一世脫胎換骨,永生西方極樂世界。

百雙是母親生下的第二十個孩子,百雙這個名字是母親取的,母親非常喜愛孩子,她有一個如少女般的幻夢,就是想生下一百個孩子,讓家裡子孫滿堂。為了達成這個夢,母親和父親努力的一直生產,每兩年生一個,生到第二十個孩子百雙後,就再也生不出來。母親生不出孩子後,就將期望投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希望能由這二十個孩子來圓滿她的夢,她期望每個孩子都能找到自己心愛的愛人,然後再生一堆孫子給她抱。雖然百雙才剛出生,年紀還小,但是母親對百雙的期許也是如此,母親希望百雙能在長大後找到一個心愛的女子,兩人甜甜蜜蜜結為夫妻,再生一堆孩子出來,讓她可以不停的抱孫子。算一算那時候她的年紀可能已經七、八十歲,她想像自己身邊圍繞著孫子的畫面,一邊想著,一邊露出得意的笑容。

命運的安排,讓百雙出生在這個情感深重的家庭,不管是母親、父親還是祖父母,每個人都是帶著濃厚的情感,在這一世的因緣將大家全都聚集在一起組成一個家庭。父母親長得英俊、美麗,生的孩子都長得好看,包括百雙也是一樣,生出來就擁有一張可愛的臉蛋,從小就討人喜歡。

祖父母的感情好,兩老已經七十多歲,感情依然如膠似漆,就像年輕剛認識時一樣的甜蜜。祖父母也生了好多孩子,家裡每天熱鬧無比,百雙從來認不得今天來到家裡的是叔叔還是伯伯?是大姑、二姑還是三姑?祖父喜歡彈琴唱情歌,祖母愛聽,祖父就越認真的練唱,情人都容易陶醉在情歌裡,所以祖父從小就教百雙跟著一起唱情歌,從情歌的意境裡感受令人陶醉的愛情。

母親出生在書香世家,雖然嫁為人妻,還是喜歡閱讀書籍。父親為了討母親歡心,特別喜歡寫情詩送給母親。母親每每收到父親所寫的情詩,心中立刻流過一股暖流,臉上露出幸福的表情。父親告訴百雙:「如果想要討女人的芳心,就一定要學會寫詩。一首好詩就像迷幻藥一樣,能讓你立刻得到一個女人的心。」因此,父親從小就教百雙寫情詩,有時寫悲情詩,有時寫愛意濃厚的詩,什麼樣的詩都寫。

百雙上頭的哥哥姐姐,每一個都是被用同樣的方式教導,所以他們在小小年紀就開始談感情,不到幾歲就談婚事,嫁的嫁、娶的娶,在母親肚子懷有百雙時,早已是十多個孫子的祖母。母親的孫子跟自己肚子裡的孩子一起生出來,這事可說有些荒謬,但真實的發生在劉家。曾經母親剛睡完覺醒來,頭昏腦脹的搞不清楚搖籃裡的是孫子還是兒子?教孫子叫娘,教兒子叫祖母,搞得全家聽得哈哈大笑!

劉家一家經濟無虞,感情和睦,子孫滿堂,理當快樂得不得了,但百雙的心就是悶著。百雙清楚知道,自己身中的靈性痛苦無比,因為這不是百雙所要的生活。在百雙的內心裡,並沒有像全家人一樣陶醉在愛情裡,百雙成了二十個孩子中最難教的一位,不管是唱情歌,還是寫情詩,都是唱得最難聽,寫得最差的一位。祖父常問:「你是在唱情歌,還是在唱悼亡歌?」父親也問:「你是在寫情詩,還是在寫戰爭詩?」不管百雙怎麼作曲、作詞,如何用盡腦汁寫詩,就是寫不出情感的意味,流露不出任何愛情的甜蜜感。

百雙曾經問父親:「為什麼一定要結婚?不結婚可以工作,可以做很多事,不結婚可以……」百雙不停的想,就是想找個好理由不結婚。父親不接受百雙的理由,一定要百雙成家立業,完成劉家百孫滿堂的大願。

姑娘們很快就上門,是父親刻意安排的橋段,目的就是要百雙趕快挑個中意的姑娘結婚生子。眼前的姑娘又是跳舞,又是搔首弄姿,都是想勾引百雙挑選她們。百雙知道這些都是父親對她們所做的要求,百雙告訴父親:「爹,給我一點時間吧!挑好再叫您進來。」父親轉身離開,高興的將門帶上,獨留百雙與這群女子共處。百雙對姑娘們說:「停了吧!我百雙這一生是不可能結婚的,不管妳們跳舞跳得再起勁,動作做得再嫵媚,我都不會動心。如果妳們想嫁給一個木頭人,就繼續留下來跳舞吧!如果妳們想嫁進一間空房間,就留下來吧!我準備要出發去追求心中的真理,這個世界我不想久留,如果妳們還懂得珍惜自己可貴的人身,就好好為自己做決定吧!」說完後,女子們互相對望,其中一位走出房門後,其他全都摸摸鼻子跟著離開。最後一位女子走到門口,轉過身回頭告訴百雙:「我們都是一群渴望愛情的女子,我們的美貌想要幾個男人就有幾個,但是你是我們遇見第一位不要我們的男人。我欣賞你,我要向你學習!剛剛我已經做出決定,要回家鄉孝敬我的父母,謝謝你讓我知道珍惜自己。」

父親高興的在外頭等待,看見姑娘一個個往外走,心想著房間裡留下來的絕對就是百雙喜歡的那一位。父親看著房門沒關,直接走近百雙的房間內,左看、右看就是看不見姑娘,父親納悶的問:「姑娘呢?」百雙手指著外頭:「全走光了!是她們不要我,不是我不挑!」父親不相信竟然有姑娘不要男人?天下怎麼可能有這種事?百雙告訴父親:「百雙決定出發尋找人生的真理,相信感情絕對不是生命的唯一,人生絕對還有其他選擇。」

百雙堅持自己的願望,希望全家人都能夠成全百雙。父母不相信百雙這輩子不要女人,他們認為女人是全天下男人都喜愛的,百雙是個男人,絕對也逃不過,只是還沒遇到真正喜歡的女人而已。他們放百雙離開家裡,相信沒過多久就會有好消息傳回家中,全家只要等著張燈結彩辦喜事就可以了,不需要窮操心。

百雙離家後,四處觀察眼前的世界,真如父母所言,男人都難逃女人關。女人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將男人迷得團團轉,再多的金銀財寶都願意掏出來討女人的歡心。有的男人為了追求他心愛的女子,賣了房子、賣了田產,就為了買女人的心;也有文人為了追求愛戀的女子,翻了一整屋子的書,就為了做出一首可以讓女子心動的情詩。百雙不懂愛情的力量為什麼如此大?為什麼色欲能夠輕易的薰染人心?

當百雙看見一位和尚不為女子動心時,心中衷心大讚:「同樣身為男人,這是百雙遇見第一位不動情的男子」百雙走上前詢問:「請問如何做到不動心?」和尚看著百雙的雙眼炯炯有神,有別於其他男子的雙眼,於是告訴百雙:「知苦、明苦當知離苦,此身可以選擇作自己,此身也可以選擇做情奴;此身可以修成佛,此身也可以作鬼魂」百雙明白的點點頭。

隔天清早,百雙已經站在寺院門口等待開門。一顆堅定修行之心得到師父的認同,才得以進到寺院裡修行。原來真理自在人心,心能不為世間一切所動,用此身心在濁世中修行,用一顆真心與慈悲心來救度迷妄眾生,只要放下對情愛及世間欲望的貪求,人人皆能得道往生。

百雙努力聞法、研讀經典,將心安置在佛行之中。百雙越來越懂得佛法的可貴,決心一定要用佛法來幫助陶醉、糜爛在愛情裡的人們。十多年的修行,百雙開始為人講演經法,為情所困者比比皆是,有覺性想出離者都前來聽法,還沈迷在愛情裡的人們依然沈溺在感情中。有毅力學佛斷滅情欲心者,都能得到解脫重生的機會,有人因此而見到西方就在眼前,有人見到阿彌陀佛化現人間。情之濁染可怖,是六道輪迴之主因,帶著感情來到世間,再帶著感情輪墮而去。人們迷妄不醒,不知道只要能斷情根,念一聲佛號就能往生。百雙用佛法四處開解人心,救起許多還沒開始談感情的孩子成功學佛,也救起許多已經為情所苦的人們離苦得樂。

百雙回到故鄉的消息傳到父母耳裡,父母感到非常歡喜,但他們心中已經不再要求百雙一定要結婚生子,因為這些年來他們忙得東奔西跑,一堆孩子等著照顧,孩子頑皮難顧,完全破滅他們心中美好的憧憬。而兄姊們結婚後,好多遭遇婚姻不順、個性不合等諸多難題,不再擁有如美麗故事般夢幻家庭的幻想,許多選擇隱忍繼續痛苦的過生活,許多已經回到家中暫時分開居住。父母開始明白情感不是永久,看見兒女受苦他們也於心不忍,當他們見到百雙時,心中充滿感動,原來最不聽話的孩子,才是裡面最有智慧的孩子,懂得逃離愛情的束縛,懂得讓人生獲得自由,用一身的智慧與善根來幫助眾生,真正將人身發揮最大的用處,不是用來浪費沈溺在愛情中。

百雙繼續踏上度眾之路,前行無阻,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盤坐在泥土堆上念佛不斷,觀想無量無邊的眾生往生西方,自己的靈魂也隨著這群眾生回歸西國,讓身體回歸地、水、火、風,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西方真的沒死,百雙在西方修行一段時間後,又再次充滿活力準備來世間救度眾生。蘇佛腿傷的消息很快就傳回西方,百雙正於佛前聽聞經法,立刻發願進到蘇佛腿中相助。時間一過已經是人間數月的時間,蘇佛不顧腿傷,依然積極救度眾靈,眾生含怨不甘放手,好多次救度,眾靈又侵襲蘇佛腿上的傷患處。百雙與其他尊者繼續修復腿傷,勸導眾靈放手離去,因為世間唯有蘇佛一人救度,眾生應當尊重佛身,助蘇佛於世間救度同樣受苦的苦靈,不該以個人之恨意,障礙佛來拯救末法世間。

百雙跟著蘇佛在宇宙中超度,無處不是有情眾生,為情而留於空間者處處皆是。百雙真心發願救度,每一場超度都不捨得錯過,極盡全力救拔眾靈,願所有眾生都能從中得度。感恩蘇佛慈悲超度,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