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發願度眾》

訪問第一百五十一位尊者-松德(九百四十八年前)

發願度眾

二O一九年三月三日

一袋又一袋的物資,是準備要送去給鎮上那家孤兒院的,咱們家一向喜歡布施,特別是祖父,從年輕到年老都在濟貧救世,他從不在自己身上花錢,一生所有的財富都用在需要的人身上,對他來說,這是一件非常值得的事。

我的祖母在年輕時就過世了,獨留祖父一個人扶養六個年幼的孩子。父親排行老大,年紀比其他叔叔大上好幾歲,從小懂得幫忙祖父照顧自己年幼的弟妹。祖父雖然還沒三十歲就喪妻,但並沒有因此續絃再娶,而是盡心盡力的照顧這六個孩子,不讓這六個孩子因為失去母親而在成長中有所缺失。祖父即使工作再艱辛,也要將孩子照顧好,對祖父來說,給孩子良好的教育很重要,即使三餐無法溫飽,也要將孩子教好,不讓孩子在世間作惡。祖父要求自己,不管工作再忙也要花點時間陪陪自己的孩子,所以他除了工作之外,將心思全都用在孩子身上,嚴格的教養自己的孩子。以父親為首的這六個孩子,從小看見祖父的辛苦,一生孝敬祖父,知道要感恩祖父的養育之恩。

父親從小就懂得幫助人,這是祖父對他的教導。雖然從小貧困,但不因貧窮而覺得低賤,反而懂得人生的苦。祖父每個月都會給父親和其他五位叔叔零用錢,給的錢不多,目的是為了要教導他們布施,用這一點零用錢來做善事,學習擴大自己的心量,祖父只是鼓勵,並沒有強硬規定每個孩子要拿出多少錢,願意拿多少就看個人的心量。父親學習祖父的心量,是唯一一個將零用錢全部拿出來布施的孩子,也是想要做榜樣給其他五位叔叔看,帶動他們一同廣修福田。

祖父雖然一生行善,但直到年老時才具足福報認識佛法。當時父親已經娶了母親為妻,母親的肚子也懷了我。父親原本還想多生幾個孩子,開始學佛後就決定生一個就夠了,把時間用來修行更為重要。

父親知道孩子教養的重要,對我的教育一點都不敢馬虎,從小就用佛法教育我。我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坐在佛堂裡看著佛像念佛,佛號一字一句的念進心裡,原本混亂的思惟都因此而得到淨化。住在附近的鄰居阿姨們常問我:「你都讀什麼書?為什麼頭腦可以反應這麼快?」我告訴阿姨們:「我從不讀書,只懂得念佛,將心淨在佛號中,一字一句慢慢念,念得心空,念得忘我,一點煩惱雜思都沒有。頭腦一旦沒有這些妄想、雜念的阻礙,自然能夠反應快速。」阿姨們雖然聽我這樣說,但是她們不相信:「單憑一句佛號,就可以擁有一顆反應靈敏又聰明的腦袋?」不管我如何說,她們就是不相信。

阿姨們不相信,不影響我對佛的信心。我依然四處為人介紹佛法,將自己從佛法中得到的體悟分享給身邊的人聽。有許多具有善根福德者,聽我分享後開始相信佛法,願意隨佛修行,這些都是一些默默行善之人,是一些貧窮的老農夫,一生清貧,節儉度日,懂得將自己所擁有的一點蔬果布施行善。他們純樸的生活,沒有意念,沒有他想,介紹佛法給他們認識後,他們便將生活的目標轉移在念佛上,一心一意念念彌陀,不到數年的時間,真的有人念得見佛往生西方。這樣的實證,令這些不相信的阿姨們驚訝萬分,最後村子裡開始有越來越多人學佛、念佛,殊勝難聞的佛法就這麼慢慢宣揚開來。

在我二十歲這年,皇上下令徵召出征,父親年邁,我代父從軍。這場戰役國家積極招兵買馬,決定一定要戰勝敵國,搶奪對方的領土。平常學佛念佛,深知眾生極苦,明白殺生不可,現在代父從軍,被迫持刀殺敵,對我來說是一大考驗。進到兵營裡,我依然盤坐念佛,心中求佛別讓眾生再繼續受苦。一場戰爭下來,不管我方還是敵方,必定橫屍遍野,血流成河,我念眾生苦,求佛慈悲相助。

就在我國準備攻進敵國的城內時,卻於途中遇上大風沙,士兵、馬匹的雙眼都爭不開來無法繼續往前行,我不停念佛,求佛別讓戰爭發起。這場風沙起得奇異,我知是佛慈悲相助。突然傳來消息,皇上下令停戰,這場戰役不需出征,我方與敵國已達成協議。我平安回到家中,老父見我安然無恙歸來,不安之心總算平定下來。我告訴老父:「此場戰役必定是蒙佛恩相助,我於兵營中對佛立下大願,若能停戰,不讓百姓受戰爭迫害,我必定出家修行,將深心奉塵剎,一生救度眾生」我真誠向佛發願,所立之願無半點虛偽,果真於出戰後便意外停戰,感應道交不可思議。

與父母告別後,我便立刻啟程出發,眾生極苦不容稍緩。我佛一路慈悲相助,雖在路途上歷經諸多險境,曾於路中遇上冤親,遭到綑綁阻礙前行,幸有我佛慈悲化現為一愚翁,巧妙將我救離,我才能再繼續啟程前往寺中。松德一路念佛不斷,身感眾生滿滿皆是,以此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救度無量無邊求度的眾生。我身雖未出家,我心早已看破紅塵,不管雙足傷勢如何,依然勇往前行,堅定之心不受任何阻礙,一心只想早日進到寺中修行。

當松德抵達寺院時,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月。這一個多月來,雖是在趕路,但也讓松德學習甚多。路上所見皆是眾生之苦,佛號僅持只為幫助眾生早日離苦,每走一步路更加堅定自己出家修行之心,心意堅決絕無退心。

於寺中修行期間,師父嚴厲教導,松德虛心受教,每日都將師父對松德所教的一切如實聽話照做,不容自己萌生二心、三心,必定一心無二,依教奉行。修行之中,必須克服身體種種障礙,與生俱來的習氣及身體自然生成的惰性,都再再考驗自己修行的願心。我願眾生早日離苦,不論我身有何種感受,我都願以恆心毅力將之一一淨除。數十年的時間終於修行有成,於世間廣度眾生,將佛法傳入人間各處,教導眾生「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佛所行處,眾生遵循佛陀教誨,人心由染轉淨,由惡轉善,眾生知道若要離苦,唯有念佛改心,才能往生西方。

感恩父親從小以佛法教育我,才能在五、六歲時看明世間之苦。深知佛法可貴,把握時時刻刻念佛不斷。餘生身體稍有欠安,知道是自己身中冤眾來討,我真心懺悔,不顧身體苦受,更積極救度眾生。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感恩我佛慈悲接引,一心堅定回歸西國。

二十一世紀,科技發達,資訊豐富隨手可得,要將佛號淨念於心,顯得相當困難。如今佛法衰敗,除香光大佛寺外已不見任何一處純淨無暇。眾生無法從法中得到解脫,即使念佛萬聲,依然無法往生西國。眾生之苦,蘇佛深知,悲心救度,代眾生苦,一步一腳印真修真行,得證法身救度萬靈。

人道眾生堅固執著,煩惱障、所知障深深染濁自己的純淨之心,真佛來到依然難度,乃因眾生不信,個性難調難伏,即使如此,蘇佛依然發心救度。松德竭盡全力幫助蘇佛恢復腿傷,盼望蘇佛雙腿健行,更能大力救度眾生。感恩蘇佛慈悲救行,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