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行路》

訪問第一百四十七位尊者-意凡(七百八十年前)

行路

二O一九年三月四日

收到母親從家鄉送來的信,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動。我為了取得好功名,離開家鄉借住在三叔公的家中,成日埋頭苦讀。三叔公的家裡有著一間圖書閣,裡頭都是三叔公這一生所讀過的書本,當初他就是讀了這麼一整間的書籍才考上高官。現在雖然已經年老退休了,但他的書依然還擺在樓閣上。

三叔公是祖父的弟弟,與祖父的感情非常好,當初兩人一同考上功名,皆擔任朝廷的重要官員。然而,祖父上任沒多久後就在朝廷中遇害,因為祖父辦事能力極佳,遠勝過其他官員,有人眼紅而生嫉妒之心便派人暗中殺害。此事也令皇上傷痛,因為祖父是皇上身邊最信任的官員,皇上心知祖父是被朝中那批佞臣所殺,平日這些佞臣對皇上又是奉承,又是諂媚,皇上清楚知道他們的伎倆,不因他們善於對皇上說美言就寵信他們。這次的事情,皇上派人搜查證據,將他們革職查辦。皇上為了彌補對祖父的虧欠,想幫父親安排在朝中擔任重要官員,讓父親待在皇上身旁辦事,就像當初祖父所做的官職一樣。然而父親當時深陷於傷痛之中,無心繼續在朝中為官,便將所有的希望投注在意凡的身上,希望由意凡為祖父爭一口氣。

三叔公也知道此事,他當時極力幫助祖父還清白,因為祖父在被暗殺以前曾經遭人誣陷,為了不讓全家遭受波及,三叔公以自己的名義來作擔保,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下,才幫祖父洗清無辜的罪名。如今三叔公也已經退出官僚,一個人居住在一間大屋子裡,身邊沒有任何親人顯得有些孤寂。當三叔公知道我要考取功名時,便熱情邀約我到他那裡住,他可以幫助我順利考上高官。父親立刻派人將我送到三叔公居住的地方,讓我在那裡好好精進用功。

當讀書讀得疲乏時,三叔公就會和我分享他在朝中為官時所經歷的事情,當三叔公說得越多,我越覺得朝廷中是個陰險可怕之處,人心深不可測,每個人為了謀取自己的利益,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我再三的猶豫是否真的要進到朝中為官,但雙肩背負著父親對我的寄望,我不能讓他失望。

在三叔公的協助下,我真的如願得了個官位,為祖父爭了一口氣。而那些曾經陷害祖父的官員,現在都已經生病臥倒在床上,為自己過去所做的一切償還果報。當我將這世間的真相看得越清楚明白,心中越是慨嘆這世間的虛假。沒有一個人對人真心相待,大家都用一顆虛偽的心在與對方相處。

三叔公對我的教導,我知道該如何做個清廉正直的官員,為了不讓百姓為生活而苦,我積極的為百姓爭取福利。當我知道朝廷發放下來的公款被上頭的官員給收刮時,我立刻派人蒐集證據呈報到朝中,讓皇上對此些高官嚴格查辦。我不曉得一顆真心為民服務的心,竟然換來無情的陷害。有一天,我的府宅裡,竟然莫名的出現一箱又一箱的官銀,我被誣陷私吞,不但被停職還被流放到邊疆。

父親心疼我受苦,我給他老人家安心,告訴父親:「孩兒一定會走出一條明路」父親看我堅定的雙眼,感受到我平靜的心,對我的擔心才放下一些。腳上沈重的枷鎖,讓雙腳變得好重,我一步一步慢慢的往前走,走在這條前往邊疆的漫長路上。我靠著意志力撐起這個就快暈厥的身體,佛真的眷顧於我,我見一位僧人從我身旁念佛而過,僧人突然停下腳步,問我身旁的官員:「貧僧可否相求,捨我一杯水止渴?」官員的手上正拿著一壺水,他倒了一杯水給這名僧人喝,僧人念一聲南無阿彌陀佛,喝一口水,再念一聲南無阿彌陀佛,喝一口水,然後說:「此身衣服受濁染,無明之罪綁此身,此心不染依舊淨,佛水淨除我心憂」僧人喝完水後便離去,官員繼續催促我往前走。腳上的枷鎖突然減輕了重量,一身的沈重瞬間消除,心變得平靜,一步路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一身風塵隨著佛號而淨化,我的心出現一道曙光,是佛光。

在邊疆的日子,每天都在磨練這個身子,只要哪裡需要勞役,我就到哪裡服務。大石背在我背上,我念佛;大雨淋在我身上,我念佛;烈陽曝曬我肉身,我念佛;汗流浹背、皮破血流,我念佛。佛號不離此心,即使身苦,心依舊光明。在邊疆跟著一大群囚犯一同幹活,許多人因為體力不堪負荷勞累而死;許多人心悶憂愁,抑鬱而亡。我教他們念佛,願真誠念佛者,在此苦境中依然能平靜度日,不願念佛且勞苦哀怨者,苦不堪言。十年的邊疆生活在三叔公為我洗淨無辜罪名後結束了,我回家鄉與父母團圓,父親見我身雖然變得消瘦,但臉卻更加莊嚴。我告訴父親:「是佛救了意凡,意凡原本不識佛身,是一名和尚為我介紹珍貴的佛號。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安定我心,我將邊疆生活當作苦行來磨練自己的色身,以身苦來砥礪自己更加精進,時時刻刻念佛不間斷」。

如今恢復自由之身,我跪於佛前立下大願。這些年來,我與許許多多受苦的囚犯相處,他們雖然曾經犯了重罪,但當他們身處在邊疆這些少有人跡的地方,沒有世間種種的誘惑,沒有環境的污染,他們心中保有的純善顯露而出。此刻我終於明白,世間之人都為生活而苦,為滿足身體的欲望而苦,在沒有善知識教導的情況下,觀念偏差,心念變異扭曲,做出為非作歹之事。若有佛法來教化人心,教導人們心地純善,正知正見,此些囚犯就不會因此而做出害己害人之事。

十五年的時間我靜心念佛,不予此身加諸雜染,完全淨化純淨,洗去數年來附於身上之塵垢,以一個光明潔白之身行腳度化眾生。意凡感恩我佛慈悲救度,今生若不是我佛慈悲化現為一名僧人,教我念佛學佛,如今我依然於邊疆服役,一生無法得此機緣脫身。是佛法讓我明白眾生之苦,知道奉獻此身發願救度眾生。這一生行走數十餘載,隨緣度眾,弘揚佛法,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念佛歸西。

世間人以為西方極樂世界遙遠,不知蘇佛已修得法身,在西方與娑婆世界之間來去自如。自從蘇佛的法身開始超度眾靈,西方日日熱鬧無比。蘇佛為度眾生而延長自己的壽命,於此世間代眾生苦,只為眾生早日離苦,真正是真佛示現,我與諸位尊者感恩不已。

蘇佛超度宇宙已經有好一段時間,宇宙原本已成亂象,難以數盡的層層空間,有各種不同的眾生含藏其中,許多不遵循宇宙準則之眾生,於宇宙外及宇宙中行惡,形成毫無規範之亂態。如今蘇佛超度宇宙,才將宇宙重新整頓,救起無量無邊求度的眾生,也教導此些行為偏差之宇宙菩薩重新皈依佛門。是蘇佛之大願才能救起這些被排擠之魔界眾生,讓他們有機會悔過自新,洗心革面一同參與救世之行。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