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鳴菩薩 《體相用 覺和不覺》

二O一九年三月五日

  一心開二門,心法有二門,一門是一心真如,一門是一心生滅相。真如是最真實的,如如不動,所以要了解大乘心,他沒有辦法從言語、文字,還有種種的表象來解釋,所以就有所謂的因緣法。

生滅門講到體相用,體相用講到「體」,我們跟佛陀一樣具有清淨無染的本體,是如如不動。

生滅門的體相用講到「相」,所見所現所有種種的現相,產生不同的差別。

「用」,我們都跟佛陀一樣具有那個真如,因為那個差別性,在用上就會產生覺和不覺兩種。所以每個人雖然都有心,心的作用巧妙不同,然後造成不同的差異。

我們對於自己心的了解,如果有覺,才能掌握自己的心。如果我們能常常生起覺性,就能有本覺,始覺,然後達到圓滿覺,才會有覺悟。有些人會說,我很粗心。因為那個粗心每個人不同,所以那個粗心稱為不覺。有些人是枝末不覺。

每個人都會有覺和不覺的時候,修行在覺這個部分有分兩種。一種是從覺悟當中去修行,就是斷惡;一種是從習氣上去改,那就是修善。從習氣上去改,就要有覺性,乃至於我們的無明也是不覺來的。本論講的不覺,講得很詳細,講根本不覺,雖然是有覺,其實在迷迷糊糊當中,已經不覺了。只要我們沒有覺性,「只要我們真如沒有守著自性」,這就是我們根本不覺的開始。根本不覺,相對就是枝末不覺。譬如,一棵樹,我們是先看到它的枝葉呢?還是根?大部分會先看到它的枝葉。大部分的人根本不覺是非常深,就像樹的根一樣,潛藏在內心深處。

所謂不覺,是不如實之真如法一,就是沒有時時刻刻安住在實相。我們都知道實相,就是人人皆有佛性,但沒有辦法時時刻刻安住在佛性這裡,因為都在煩惱的狀態。我們有很多的煩惱,家庭的煩惱,事業的煩惱,人際關係的煩惱,所以根本不覺的發生是有過程的。譬如身體病痛起了煩惱是有個警訊,有過程,累積而來的。就是在不知不覺當中累積而成,已經養成一種身體不好的結果,其實它已經累積,然後就變成這樣的結果。只要我們沒有時時刻刻念知在知,知道這個覺性,對自己的佛性沒有好好地安住,這就是不覺。

如果我們要好好修行,每天都要如實地去看,我們的心念落在哪裡,然後我們才會有覺性。就像是遇到了警訊,譬如遇到了地震,我們會突然醒過來。無記和無明都是不覺,不覺的心而起無明。

貪瞋癡慢其實就是不覺的累積。不覺心起而有其念,念無自相,不離本覺,就是我們有妄念雜染。譬如,迷路的人,是路迷嗎?所以其實那個迷是那個人把它搞錯,而不是真相混淆了。而我們自己以為迷失了,我們自己以為執著,我們自己以為煩惱,所以就把它養成執著和煩惱的習慣。

本來就沒有覺跟不覺,我們以不覺的妄想心故,所以要來找一個覺。現在我們要修行,就要發現自己的妄想還有不覺的心。所以修行要知自己什麼時候是有覺性,什麼時候有煩惱,我們要知什麼樣的人事物讓我們起煩惱。我們發現自己的妄想,發現自己的不覺,發現自己的缺點,一般人會發現自己起了煩惱,而就會責怪自己。一般人會想到自己的情緒很不好,脾氣很不好,然後就會責怪自己。一般人會以為修行人怎麼會情緒不好,脾氣怎麼會不好來框架。其實我們要知道我們的貪瞋癡是怎麼起的,其實都是不覺。

法性土的諸位菩薩大德,知道如何運用覺性來了解自己的狀況,煩惱的起因,而能知心,並能作主。體相用,應用自如。

                              馬鳴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量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