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母子緣》

訪問第二百四十一位尊者-宗賢(年前)

母子緣

二O一九年三月六日

母親的外型與一般女子並不相同,她沒有女人身上所帶有的嬌媚姿態,也沒有弱女子需要男人保護的樣子,什麼事情母親都能自己一手包辦。對母親而言,世間沒有男女之分,男人和女人是同樣的個體,只是身體器官不同而已。母親不懂為什麼女人一定要有男人來保護?為什麼女人就一定要有個男人陪伴在身旁?雖然是一種甜蜜感,但其實也是一種負擔。

從小學佛的母親,明白人生只是一種假象,如同「黃粱一夢」的夢境,真的出現在母親的人生裡。當時母親只是個五歲的女孩,一天,從山上劈完柴回到家中,母親為了讓外祖母起床後有熱水喝,一回到家中便將熱水放在爐上煮,水還沒煮滾,母親已經累得趴在桌上睡著……夢境裡母親從一個五歲的女孩開始成長。母親的臉相長得好看,十多歲就有好多男人喜歡,母親誰都不喜歡,偏偏喜歡上隔壁家的窮光蛋。愛情的力量非常大,即使外祖父母、舅舅們都極力反對,不贊成母親這段愛情,但母親依舊堅持守護自己的愛情。十六歲時,母親如願嫁給這個窮光蛋,婚後兩人感情濃濃密密,你儂我儂天下猶如只有兩個人存在一樣。一年過後,母親懷孕了,是兩人愛情的結晶,母親每天都跟肚子裡的孩子說話,臉上顯露出無比幸福的模樣。男子非常疼愛母親和這個還沒出生的孩子,每天外出工作賺錢,只要有什麼好東西就買回來給母親吃,滿足母親懷孕期間的食慾。母親生下孩子後,開始擔任起一位母親的責任,每天負責照顧這個孩子。孩子從小天真可愛,但長到三、四歲時,就開始出現調皮的行為,母親只好用嘶吼的方式來管教這個孩子。二年後,母親又生了對雙胞胎,一下子有三個孩子要養,家裡的開銷變得吃緊,此時又逢男子工作出現問題,家裡經濟更陷入困境,母親只好想辦法工作賺錢。每天等到孩子玩累了睡著之後,母親就趕緊把握時間做點手工藝,一心一意只想多賺點錢養活一家人。辛苦了大半輩子,終於將孩子養大。母親以為自己和男子之間又可以有兩人獨處的甜蜜時間,沒想到母親竟然意外發現男子在外面有了女人。此時的母親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些年來男子不是賺不到錢,而是將錢用來照顧外面的女人!母親氣得直接找男子理論,要求男子一定要解釋清楚!男子知道事情已經無法隱瞞,直接坦承向母親承認,外面已經有四個孩子。母親氣得吐血倒地,從此臥病在床無法起身。雖然三個兒子輪番照顧母親,但終究久病無孝子,不但對母親冷言冷語,有時還直接讓母親一個人待在家中,沒有人能幫忙母親起身上廁所,母親在難以忍受下,只好將排泄物大在床上。母親忍著一身的臭味過了整整一天,兒子回到家中聞到房間內臭氣燻天,大聲對母親咆哮,責怪母親骯髒不知衛生。母親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最後自己躺在床上咬舌自盡,結束這悲苦的一生。」母親從這場夢境中驚醒,看著爐上的水依然還沒煮滾,這場夢境可真夢得真實。五歲的母親在這場夢境中經歷了完完整整的一生,母親深刻體會到人生不過就是一場夢,而且夢得悲苦,若是今生還貪戀、執著愛情,年老時必定只有苦命的份。從這天開始,母親不再像小女孩一樣柔弱,而是開始學習像男孩一樣可以幫忙做很多事。母親成年後,依然沒有結婚,身旁也沒有任何對象,因為沒有一個男人會看上一個像男人婆一樣的女人。母親一生學佛,在家中佛前精進修行,並且孝敬自己的父母。

至於我為什麼會成為母親的孩子?是過去的緣分讓我在今生遇見母親。我是母親在山上撿到的孩子,當時母親看我被丟棄在山中的叢林裡,身體冷得直發抖,就快斷氣身亡,將我帶回家中照顧。母親從小學佛,每一天都在清淨中開智慧,是個有智慧的女人。母親雖然沒有生過孩子,但從佛經中習得如何修調自己的習氣,母親就用同樣的方法來教育我。

人的習氣有許多是與生俱來,有許多是後天學習而來。我從母親身上學習到什麼是慈悲。她從小到大從不與人計較,心量無比廣大,一生節儉,將所賺來的錢全都用在布施上。雖然度人不攀緣,但只要緣分來了,母親絕對會用各種方法來度起眼前的有緣人,讓這些有緣人都能從佛法中找到真實的自己,看清這個虛假的人生。

貼在牆壁上的那張白紙,是母親幫我貼上的,上頭畫了一筆又一筆的筆畫,那是母親教我畫的。母親告訴我:「如果生氣時,就拿起毛筆在紙上畫上一筆,又生氣時,再畫上一筆。」我聽了母親的話,每當生氣時,就拿起筆在紙上畫上一筆。數個月後,母親帶著我去看這張紙,這張紙已經看不見原本的潔白處,滿滿都是我畫上的黑墨筆畫。母親告訴我:「看似不以為意的生氣,不曉得這一點一滴都記錄在我們身體裡。這張白紙代表我們原本清淨潔白的身體,如今他卻因為這些無明的生氣,而變得又黑又醜陋。可別小看他們,他們是可以讓我們的身體生病的!」我聽了母親所說的話,終於明白為什麼隔壁那位叔叔年紀輕輕就過世,原來就是因為他愛生氣,他的身體全部都是黑的,如果他像我這樣一生氣就在白紙上畫上一筆,那他的紙上肯定是黑得嚇人,一點潔白處都見不到。

母親耐心的教導我,讓我在小小年紀就懂得如何改變自己,不讓這些累劫所帶來的習氣繼續蔓延增長。我跟著母親學佛,不斷在修調自己,這樣的每一天都過得好快樂。母親養育我,並不是要讓我繼續在五欲六塵中染污,而是希望我今生能夠出家修行,才不浪費這趟得來不易的人生。

然而,母親並沒有讓我立刻進到寺院裡,而是用了整整三年的時間,帶著我到各處遊歷。我和母親兩人徒步走過好多地方,雖然身上沒有什麼錢,但我們用這雙手在行善。我們曾經走過許多因為戰爭而遭到破壞的區域,那裡的人生活困苦,好多人類的白骨都曝曬在太陽底下,我和母親花了一些時間,才挖出好大一個凹洞,將這些白骨小心翼翼的埋進土堆裡,為這些亡者念上南無阿彌陀佛佛號,希望他們能夠安息。每走到一個地方,我們就為那地方的居民介紹佛法,我和母親最像的地方,就是臉上的笑容,無時無刻都是一張燦爛的笑臉,迎接每一位從我們身邊路過的人。曾經有人問我們:「你們是哪裡來的人?看起來過得好快樂!」我和母親相視而笑,告訴眼前這位愁眉苦臉的路人:「我們是學佛人,學佛就是這麼快樂,知道人生是假的,每天都沒事,每天都無憂無慮的過日子!只要你學佛,你也可以像我們一樣快樂!」他聽了我們所說的佛法,覺得不可思議,他跟我們分享他的一生。打從他出生就不斷在受苦,後母殘酷的虐待他,讓他過著像人間地獄一樣的生活。他雖然不恨他的後母,但就是沒有辦法忍受那樣的生活,因此在他十五歲時便逃出那個讓他無法喘息的家。離開家後,自己找了份穩定的工作,存了一點錢,隨便買個人家不要的房子住,一個人生活還過的去,但就是每天悶悶不樂,找不到人生的目標。年紀輕輕的他,每天渾渾噩噩過日子,開始將賺來的錢用來飲酒,喝得醉醺醺的以為可以麻痺自己的痛苦,沒想到酒醒後是更慘烈的人生。他從來沒見過世間有快樂的人,每個人都過得很憂愁,今天他可是第一次見到像我們母女這樣快樂的人,所以他好驚訝!我與母親為他介紹佛法,他聽得法喜,他黑暗的生命裡終於出現光亮。就這樣我們一路與人分享佛法,一路探索這個世界,時間一過就是三年之久。

十三歲的我進到寺院裡修行,和尚問我:「為什麼想學佛?」我將這三年來所看見種種人生的苦分享給和尚聽,然後告訴和尚:「我要學佛救他們。」這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我是真心的發願要救起他們。母親這三年帶著我四處參學,就是希望我看清人生的各種苦,加強我度眾的願心。我感恩母親對我的用心,發願一定要精進修行,共成佛道。

努力了數十年載,幫助許許多多的眾生從苦中出離,自己也修得往生西方的機會,我帶著一顆圓滿的心回到西方,於西方繼續修行。如今再來人間,乃是為了幫助蘇佛恢復腿部的傷勢,這連續好幾日來,眾靈滿滿包圍著蘇佛的腿,他們有的想求超度,有的要求還他們公道,因為還不甘與業主化解。蘇佛忍著腿部的傷痛盡心盡力為大眾講經說法,盡虛空遍法界無量無邊的眾生都趕來求超度,特別是香港地區的眾靈滿滿皆是。

這七天的講經,眾靈一同參與聽經,懂得要遵守規矩,比較不像以往那樣沒有秩序,但滿滿的眾靈還是讓蘇佛身體感到不適,慈悲的蘇佛代眾生苦,永遠不喊辛苦二字,只求眾生早日離苦,宗賢替眾靈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