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賊行佛行》

訪問第三十一位尊者-度耶生(五百六十年前)

賊行佛行

二O一九年三月九日

空氣中飄來陣陣香氣,度耶生用力的聞了聞這個味道,大聲的叫喊著:「誰宰了我的小豬?」一位身材肥胖的小弟從山洞外走了進來舉起手說:「是我!我看見那隻野豬在草叢裡遊走,牠肥肥嫩嫩的肉好誘人,好像在告訴我『吃了我吧!』我聽了牠的話,便將牠給宰來吃了!想不到這隻豬的肉烤起來香氣十足,這肉真是太好吃了!」小弟邊說邊流著口水,將剛烤好的豬肉不斷往嘴裡塞。度耶生憤怒的說:「胡說!哪隻豬不想活命,怎麼可能叫你吃了牠!別說瞎話了!不准再吃!現在馬上將豬給埋了!」小弟捨不得放下這些豬肉,抱了就往樹林裡跑去,打算一個人將這隻豬給吃進肚子裡。

度耶生是賊窟裡的頭頭,自從父親生病後就由度耶生接管他的部下,在各個城鎮裡四處行竊,雖然父親生病在山洞裡休息,但是他每天還是要求度耶生向他報告每一天的收穫,若是錢偷得太少,父親就會大罵度耶生,說度耶生是個沒有用的人!度耶生並不在呼父親怎麼罵自己,而是擔心父親的身子堪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因此每天都盡力達到父親的要求,偷到足夠的數量向父親報告。

父親每天看見度耶生將一箱一箱的金銀珠寶抬到他面前,他看這麼多錢就心生歡喜,即使病了也病得安慰,他常說有這些錢陪著他,他就算死了也心滿意足。然而,父親的部下卻對度耶生非常不滿,若不是父親還活著,他們根本不想聽從度耶生的命令,因為度耶生帶領部下的方式和父親完全不同。度耶生是個不吃肉的賊,不會請大們吃大魚大肉,而且偷竊時,還會要求不能將一戶人家的錢全部偷光,絕對會留一些給他們用。這些部下除了心生不滿之外,更覺得奇怪的是,為什麼度耶生剛繼任賊王的位置後,只命令他們偷了十天的錢,就再也不允許他們再四處偷錢?大家越想越覺得奇怪,於是有人生起好奇心,決定查個究竟。

就在大家決定要查明白度耶生到底在玩什麼把戲時,山洞裡突然傳出消息:「王死了!王死了!」度耶生的父親抱著一堆金銀財寶含笑而死。所有部下聽到消息後,立刻跪地朝著父親遺體的方向磕頭,感恩這幾十年來父親對他們的照顧。這群部下對父親一向忠心,只要父親一道命令下來,他們絕對使命必達。如今父親死了,他們各各心中悲痛,在父親的遺體旁放滿了金銀珠寶和鮮花,他們知道這是父親一生的最愛。

父親的葬禮結束後,度耶生將所有的金銀珠寶搬出來,清點一下所有的珠寶箱,一箱也不少。有部下終於忍不住問度耶生:「為什麼你只叫我們偷了十天的錢,就不准我們再出去偷錢?」度耶生告訴他們:「偷竊本來就是不對的行為,我並不認同大家偷別人的血汗錢來讓自己享用,這樣的業果你們如何承擔的起?但是為了讓父親大人不要操心,讓他能夠安心死去,我才命令你們偷十天的錢,我每天將這些同樣的錢搬到父親床前給他看,只要他看得高興就可以了,等他睡著後,我再將錢搬出來,明天他要察看時,就再搬進去給他看,他便以為每天都有偷到這麼多的錢,不曉得錢從來沒有變多。所以這些珠寶就足夠讓他查驗了,何必須要再多呢?」。

度耶生為了規勸這些部下不要再作盜賊,說了一則母親曾經對度耶生說的故事給他們聽:「曾經有一名賊王,他非常會偷錢,所有賊窟裡的王都沒有他偷的多,所以他非常自傲。很多人都投靠於他,希望能分一杯羹,他非常樂於收下這些來向他投靠的人,因為部下越多,偷來的錢就越多。他偷的地區越來越廣泛,從原本五個村落,變成十個村落,越來越多。他非常享受這憑空而來的榮華富貴,每天有女子相伴左右,又有僕人服侍他生活的一切,就像一個地下皇帝一樣的享樂。然而,在他五十多歲時,身體開始出現異樣,他的手腳開始發軟沒有力氣,就連站起身來都沒有辦法。隨便拿起一樣東西,就立刻掉在地上,連一片葉子都拿不起來。吃進肚子裡的食物也不再覺得美味,因為味覺已經變得越來越不靈敏。現在的他,即使眼前有再多的財物或美味的佳餚,他也吃不出味道。即使買來再昂貴的駿馬,他也沒有辦法再騎上牠們展露英姿。他根本就像個廢人一樣,身體越來越走下坡。身邊的部下看他如此模樣,開始一個一個離開,每一個人在離開之前,都會想盡辦法偷走他身邊的珠寶,最後部下、女人和珠寶一個都不留,他身邊空空蕩蕩。沒有人再為他燒飯,沒有人再偷錢給他享用,也沒有人願意照顧他的起居,他一個人忍受著身體的病痛,活活病死在山中。死後他也沒有好去處,日日於地獄中被斬手、跺腳,一陣風吹來,四肢又恢復健全,再一次被斬手、跺腳,如此不斷重複受報,直到受刑期滿後,又到下一個刑場受報。當他離開地獄時,已經是數百年後的事了。他再來到世間當了各種蟲類,有時是山林裡的小蟲,有時是城市裡的小飛蟲,什麼蟲都當過,過了一百多年後才又重新遇上因緣投胎到人道。但是,他才剛出生就開始受苦,他出生在一戶貧窮人家裡,天生肢體殘缺,斷了右手臂也斷了一條腿,他沒有辦法工作,只好靠著乞食來過生活。雖然是難得的人皮,卻是一生艱困過日子,吃著酸臭的飯就如同在地獄一樣的難受。這就是他當初為賊王時所造的業,經過千年才還完果報。如此可知偷盜的惡果,苦不堪言。」所有部下聽得相當畏懼,面色發青,擔心自己會不會像故事中的賊王一樣,得到如此慘烈的果報!度耶生告訴他們:「從今天開始,你們大家都要開始轉惡向善,不能再去行偷盜之事,不只是偷人財物,就連佔人便宜也都不行,一點惡念都不能有,而且時時刻刻懺悔業罪,發願行善布施來消除罪障。」這些部下聽從度耶生所說的話,問度耶生:「你怎麼知道這些事情?」度耶生說:「昨日我與母親在山腳下相遇,十多年未見,她依然神采奕奕。原來這些年來她都在學佛,知道學佛的好而為我介紹佛法,希望我也能一心向佛,懺悔罪業。」母親告訴我,只要念南無阿彌陀佛真心懺悔者,且願意發心學佛救度眾生,佛都能為我們滅罪。許多還存有善根的部下們,聽了度耶生所言後立刻跪地念佛,他們對佛發露懺悔。從此以後改過向善,過著辛勞的生活,用血汗來換取金錢,他們過得比以前更快樂,因為心中有佛,正念常住於心,不再有惡念、惡想,所跨出的每一腳步都變得穩健踏實。

度耶生在寺院裡聽聞經法十年後才得到師父的認同出家學道,這十年都在磨練度耶生的心性,讓度耶生為大眾服務來消除罪障。出家後的度耶生更知道自己責任重大,一心悲愍眾生之苦,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弘法利生,為教爭光。度耶生一生所積的功德,足以救起在地獄中受苦的父親免受地獄之苦,投胎到人道之中。但父親還未償還的果報,還是得還,在人道中過著疾苦的生活。度耶生感嘆,世人若不識佛法,沒有佛法來教化人心,教導人們因果輪迴的法則,人們都不曉得自己的身、口、意已經造下多少惡因,最後都難逃果報現前求討。

度耶生憐愍眾苦,一生講經說法饒益眾生,幫助眾生破解迷障。難行之路,以堅毅之心勇往前行,於八旬年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恩我佛慈悲不捨愚生。

千花百草一世又一世的輪迴,好不容易才見到佛光乍現,是蘇佛的法身再次化身來超度,每一處的眾靈都在等待救度,每一天都有不同的眾生從空間中甦醒,跟隨念上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從受苦已久的空間中解脫。

宇宙中的空間也是如此,蘇佛的法身一次又一次的突破,開啟層層深鎖的空間,幫助這些宇宙眾靈出離了脫。人道眾生確實難度,但這些已經受苦百千萬年的眾靈,知道苦受難當。他們在知道佛法的好之後,便積極的求度西方,希望能蒙此機緣永拔生死之苦。蘇佛慈悲不捨一位眾生,每一位眾生都能得到機會被超度,從超度至今,已經有難以數盡的眾生被救起,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