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私生子》

訪問第一百零九位尊者-張胡巴(三百年前)

私生子

二O一九年三月十三日

胡巴的出生是個不可告人的秘密,母親偷偷懷了胡巴,然後偷偷將胡巴給生了下來。這間偏遠的柴房裡,頓時多了一位新生兒,原本髒亂的環境,被母親給整理出一個小位置,足夠讓胡巴在裡面活動。

胡巴的母親是張家的婢女,父親是張老爺,母親從十多歲就被賣到張家做事,工作了十多年。母親雖然是個僕人,卻長得相當好看,只因為家庭貧困沒辦法穿好看的衣服,但若稍微打扮一下,可說美若天仙,是所有女人所稱羨的美貌面容。張老爺,也就是胡巴的父親,早就看上母親的美貌,經常趁張夫人不在時,找機會接近母親,希望母親為他倒茶,為他磨墨,陪他寫字,母親雖然覺得不妥,但礙於是老爺,是自己的老闆,也只能聽命,不能有所違抗。張老爺特別交代,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張夫人知道,擔心一旦讓張夫人知道後,張夫人又會像發了瘋一樣抓狂,到時候就算有十個男丁,也抓不住張夫人。張老爺在年輕時曾經愛上一位風塵女,張夫人發現後情緒過渡激動變得精神異常,這樣的情況已經有好幾十年的時間了。張老爺心生愧疚,都陪在張夫人身旁照顧她,但每天都必須忍受張夫人的壞脾氣,從來沒享受過夫妻之間的甜蜜感覺。自從母親出現後,張老爺就對母親一見鍾情,開始注意母親的一舉一動,母親越長越成熟,相貌越長越好看,張老爺開始越來越頻繁的與母親相處,有時候連張夫人在家,他也會偷偷與母親在隱密的地方約會。不久後,母親的肚子便懷了胡巴,張老爺好高興,但是他為了要保護母親,不敢隨意張揚此事,因此這件事就只有母親和張老爺兩人知道而已。當母親肚子越來越大時,張老爺便刻意安排她去打掃偏遠一點的地方,那裡少有人去,張老爺也命令所有人都不准去到那裡,只要誰敢踏入,就得離開張府。張老爺經常趁著所有人沒注意時,偷偷進到母親住的柴房裡探望母親和胡巴,雖然環境不優,卻充滿濃濃的情感。

胡巴在這個環境裡一天一天的長大,母親知道自己一生命苦,就連她與父親張老爺之間的關係,也非出自於自己的意願,只是為了保住這份工作,賺錢來給外祖父醫病。現在母親已經生下了胡巴,她唯一的心願就是將胡巴給照顧好,希望胡巴長大後能好好做人。

父親原本以為這個秘密可以永遠被他給掩蓋住,沒想到事情很快就被揭穿了。張夫人氣得將柴房給燒了,差點就將整個張府一同燒盡。母親和胡巴頓時沒有地方住,父親心疼母親受苦,便安排了一間房間給母親和胡巴,甚至想納母親為小妾。張夫人氣得拿刀想殺了母親和胡巴,母親為了保護胡巴,急急忙忙的將胡巴抱起,便往門外衝。

母親身上帶著自己這些年來所賺的錢,父親張老爺給的錢一分一毛都沒有拿,帶著胡巴回到自己的老家居住。然而,母親沒有結婚就生了一個孩子,左右鄰居七嘴八舌的討論著,說得外祖父母都覺得羞恥,便將母親給趕出家外,不准母親再回到家中。母親難過得帶著胡巴離家,沒有想到人生會走到這一步路。

母親帶著胡巴住在湖邊一塊空地上,白天母親帶著胡巴一同找工作,夜裡餐風露宿,設法生火來驅趕蚊蟲蛇類。一天,母親與胡巴在睡夢中聽見有人在求救的叫喊聲,兩人同時驚醒過來,看見是一位老伯喝醉酒掉進湖裡,正拼命的掙扎著。母親與胡巴趕緊快步跑向前救起這位老伯,花好一段時間才將老伯給救了上來,三個人全累倒在湖邊。老伯感恩母親與胡巴的救命之恩,母親問這位老伯:「怎麼三更半夜在湖邊喝酒?」老伯回答母親:「我被我的妻子趕出家門,她嫌我錢賺太少,說我是個沒有用的男人,養不起她和小孩,便將我趕出家門!我偷偷回家窺看,發現他竟然與另外一位男人相處在一起,我氣得喝起酒來,這酒我可是一輩子從來沒有喝過,才喝了兩口就醉得走路搖搖晃晃,一個不小心就掉進河裡,感恩您今日相救,否則我已經沒命了。」過沒幾天,又有一位女子掉進湖中,母親與胡巴再次全力搶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救起這名女子。母親問女子:「怎麼不小心掉進湖裡?」女子告訴母親:「我不想活了!我心愛的男子竟然背叛我們二十多年的感情,他曾經誓言要生生世世與我在一起,現在我生病了,他便棄我而去,過去他所對我說的那些話又算什麼?我氣得直接跳進湖裡,不想再繼續活下去了!」胡巴聽完後便問母親:「世間的感情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母親、老伯和這名女子都為了感情在奔苦?」母親回答胡巴:「感情就像帶刺的玫瑰,它美得誘人,擄獲人心,所有看見玫瑰的人,都心花怒放,當伸手摘取。當要摘取它時,卻在一瞬間被它的刺給刺得流血。這刺裡還帶有毒性,被刺得痛苦流血,還是想要再伸手摘取,就是這麼讓人難捨難離,又痛苦難當。」胡巴又問母親:「難道所有世間人都是如此?」母親告訴胡巴:「是啊,世間人難逃情苦,很多人走不過去就選擇輕生來了結一切。有些人在一段感情結束後,又再次尋找下一段感情。又有些人寧願在爛感情中掙扎,即使痛苦,也苦得甘願,因為在他的生命中不能沒有這段感情。」胡巴聽了母親所形容的感情,覺得感情真的是一種麻煩又複雜的東西。

隔天,胡巴決定走進城市裡,要看看究竟有多少為了感情而苦?胡巴這一看:「這下事情可嚴重了!每一家戶都為了感情而苦。沒有一家可以順利逃過!」胡巴的心變得很沈重,看見世人的苦,自己的心也揪成一團。胡巴坐在空地上發呆,突然聽聞街上一陣騷動,看見好多人跪在地上求佛幫忙,他們痛苦的面容讓胡巴看得心疼。再往前一看,原來有一群僧人正從遠方走來,他們一一牽起這些跪在地上的人們,對著每一個人念上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一刻,胡巴被感動了,胡巴跟隨這群僧人回到佛寺裡。胡巴站在佛寺外,看著外頭高大巍巍的阿彌陀佛佛像,立刻跪在佛前,耳根裡傳來佛的柔和音聲:「生死瞬間,痛苦滿佈,眾生苦沈,當行救度」胡巴的眼前頓時出現無量無邊眾生受苦的模樣。一位和尚從寺院裡走了出來,他告訴胡巴:「你的雙眼能看見空間受苦的眾生,你的雙耳能聽間眾生極苦音聲,若你有悲心救度,可以發揮很大的力量救起他們。」胡巴不只想幫助眾生,也想救起母親還有所有為情所困的人們。

十日後,胡巴又再次來到佛寺,這時的胡巴已經決定要開始修行。母親高興的送胡巴進到寺院裡,胡巴願意出家修行,除了能救起眾生之外,也能圓滿了母親的夢想。母親從小就想要出家,卻到現在還沒有機會圓了此夢,但如今看見胡巴準備出家學佛,她的心也感到滿足了。

父親曾經到寺院裡尋找胡巴,看見胡巴莊嚴的法相後,他也被深深感動,決定放下對情感的欲望好好學佛,將他的錢財拿出來廣行布施,救起很多受苦的人們。而母親也開始在其他寺院裡服務,一面照顧外祖母,一面學習佛法,她的生活不再覺得苦,因為她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西方。

胡巴修行有成,四處為人講經說法,人們之所以迷妄不清,都是在自己的思惟裡盤旋環繞,繞不出這令人暈頭轉向的漩渦。胡巴用佛法,直接將迷茫中的人們從漩渦裡抓出,他們就像頓時清醒一樣,在此刻才看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許多年輕孩子立刻悟道,年紀大一些的信徒就需要多一些時間來為他們破迷開悟,胡巴深具耐心的為眾生說法,在每一個村落駐足長達數月時間,就是希望能幫助越多人們從迷塵中清醒。

胡巴完成了一生的大願,看著母親回到西國,也看見許多原本痛苦的人們,在學佛之後重新找到人生的新方向,胡巴不斷的努力,即使過程中受到許多傷害,依然不動本心,直到圓滿大願回到西方。

難以數盡的眾靈不斷往前飛來,他們都是要求度的苦難眾生,沒有一個眾生不苦,大家都在空間中受盡了各種苦受,如今才終於遇見蘇佛救度。

世人還不知苦,很多人不曉得苦是什麼?因此還對世間流連忘返,但其實他們的靈魂早已受盡折磨,才會在蘇佛出現在他們面前時,產生一股強烈的感受。很多第一次見到蘇佛的人,都想流下眼淚,彷彿從黑暗中遇見光芒,尋尋覓覓終於尋到真處。                                                                                                                                                                                                                                                                                                                                                                                                            聽了無數場經,終於聽見真實了脫生死的大法,好多人心中感動萬分。蘇佛悲心,講經說法救度眾生,眾生若聽法攝心且如實奉行,必定能有所成就,見性了脫。

末法時期需要淨土法門來解救眾生,蘇佛希望能教導越多孩子學佛承傳法脈,如今願望慢慢實現,將會有越來越多願意學佛的孩子加入救世團隊,讓佛法發揚光大,重新翻轉。感恩蘇佛此趟度眾之行,真正圓滿下凡世間的大願,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