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救母》

訪問第二十五位尊者-杜一(三百年前)

救母

二O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自從父親離開世間之後,母親就沒有停止對男人的尋覓,她總是需要有男人陪在她的身邊。杜一曾經見過母親身邊同時有好多個男人存在,他們都與母親有親密的互動,許多街坊鄰居都在私下討論著母親的行為,杜一曾經聽過他們對母親的批評,認為母親是個不守婦道的女人,專門在勾引男人。杜一甚麼話都聽過,因為他們總是故意在杜一面前說給杜一聽,然而就算這些話再難聽,也不會改變母親在杜一心中的樣子,因為杜一最瞭解母親心中的孤獨。

父親曾經是母親的依靠,他就像一座山一樣在保護著母親,母親就像小鳥一樣依偎在父親身旁。在母親的心中,她不能沒有愛情,只有愛情的甜蜜滋味,才能讓她有活在世間的感覺。母親的心在她小時候就受到極大的創傷,她用愛情來掩蓋這段難過的過去,選擇讓自己沈浸在愛情中,不去回憶兒時的往事,才能讓她有繼續活下去的動力。原本甜蜜幸福的生活,卻在杜一七歲時傳來父親的死訊,母親完全無法接受,準備要服下毒藥輕生,杜一跪求母親別走,因為杜一還需要母親的陪伴。杜一不斷安慰母親,給予母親支持,撫平母親激動的情緒,經過好長一段時間,才讓母親的心平靜下來。之後,母親就性情大變,她開始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尋找男人的依偎,一天就有三、四個男人前前後後出家在家中。母親雖然打扮得花枝招展,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但是杜一看的出來,母親的笑容裡藏著悲傷,母親的心並沒有因為這些男人的出現而變得快樂,她只是靠著這些男人的存在來逃避自己心中的哀淒。

雖然杜一只有八歲大,但母親的苦已經讓杜一看清楚眼前的世界。愛情不是長久物,人之所以需要愛情,是因為人心的無助,人心的孤獨空虛和沒有安全感,才會被愛情一時的甜蜜感給迷惑。杜一知道母親心中的苦,在她心中日日以淚洗面,只是用強顏歡笑來掩飾一切。全天下不只母親如此痛苦,每一個人都為情而苦,不論愛情、親情、友情都讓人覺得苦。

杜一在八歲這年,不再像以前一樣每天待在家中陪伴母親,而是不斷往家外跑,母親覺得杜一變了,沒有以前的孝順,只知道在外頭玩樂。雖然母親不停的抱怨,杜一還是繼續往外跑,對杜一來說,沒有什麼事情比解苦更重要。

杜一不停的四處尋找,就是想要找到解救母親還有全天下為情所苦的人,希望大家都能從中解離,不再受到情執的綑綁,不要再被這虛假的世間給欺騙。杜一找了好久,找到一位老翁。老翁一眼就看出杜一的心事,老翁告訴杜一:「天下本無事,何愁苦自心?人生各有命,若要從中解,唯有念佛音。若不識佛身,何來解苦愁?」杜一似懂非懂,老翁告訴杜一:「淨在自心」。

杜一四處尋找這個「淨」字,究竟要如何得淨?究竟淨要從何尋找?杜一走遍各大街小巷,找了許多的方法,買了些筆墨,想回家練習這個淨字,也找了些從高山上剛流下的泉水,要用這些清淨的水來淨化自己的身體;杜一也聽說過清晨的露水晶瑩透亮,特地花了好多時間在收集這些露水,喝下這些露水來讓自己得到清淨。杜一試過了各種方法,就是希望能讓這個身體早日脫離苦塵。當杜一努力了一個月的時間,又回去尋找這位老翁,老翁看見杜一便告訴杜一:「徒勞無功」杜一不明白為何老翁這麼說?明明努力了這一個月的時間,卻是換來徒勞無功四個字?老翁告訴杜一:「人生的苦,苦在煩惱、妄念繁多,苦在人身的各種執著。我要你學佛放下煩惱、妄念和執著,讓身心得到清淨,但你卻反而執著於『清淨』,而生煩惱與念頭,這豈不是本末倒置?何不好好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便能找回心中的寂靜?」這回杜一才聽明白老翁所言,再次回到家中練習。

杜一雖然是為了母親努力著,但明白自己的心中不能掛念著母親,只有將母親完全放下,專心專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才能讓自己得到完全的清淨。然而,杜一試了一週的時間,還是無法讓自己完全淨下來,這根本的原因何在?杜一不停的在探討。當杜一妄念一生起時,便將這些妄念放大來看,一次、二次、三次……漸漸的開始明白這根本的原因,原來就在這個「我」。杜一雖然放下母親,但並沒有放下「我」,用「我」的意識來將母親藏在心中,用「我」的意志力,欺騙自己不生妄念。

杜一再次啟程尋找老翁,請教老翁如何放下「我」?老翁聽杜一如此問,便回答杜一:「有我之人,處處為自己著想;有我之人,思惟從不間斷,想的永遠是自己,自己的感受,自己的煩惱,自己的計畫。何不學習像大地,永遠只有付出,沒有自己呢?」聽了老翁如此回答,杜一看著自己腳下所踩的這片大地,它確實從來沒有自己,如果大地有自己,他就沒有辦法容納這麼多人對他的踩踏,沒有辦法接受別人對它四處吐痰唾,只有沒有自己,才能做到不為自己設想,沒有自己的立場。」

杜一興高采烈的告別老翁,這次杜一並沒有立刻回到家中,而是跑到大街上為人服務。杜一從來沒有體會過為人服務的滋味,這次的初次體驗,才明白原來真心為人付出時是真的沒有自己,一心只想著如何讓別人更好。這一個月來,杜一除了念佛之外,其餘的時間四處行善布施,用自己的雙手來為人服務。

這次再見老翁,杜一已經沒有問題要再問老翁,因為杜一已經明白要如何走這條清淨光明之路。老翁讚歎杜一的改變,不僅法相變得莊嚴,心也變得更透亮。這次回到家中,杜一更淨下心來學佛,到寺院裡聽法並為人解說,用佛法來解惑人心。

杜一這些日子以來的變化,母親全都看在眼裡,當杜一為母親介紹佛法,母親才明白自己誤會杜一,原來杜一不是到外頭遊玩,而是在為她尋找解苦的方法。杜一用佛法慢慢的幫助母親解開多年來深藏在心中的心結,母親跟著念起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她的心中從未感受過此種寧靜與安定。母親對佛法開始產生興趣,只要杜去到寺院聽經,母親就會跟隨而去。母親的生活開始不需要男人的陪伴,她的心不再像以前的無助與空虛,她也不需要再用濃厚的妝來隱藏自己的哀傷。佛慈悲的將母親從苦海中救離,母親展露出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這是母親第一次感受到自己還活在這個世間。

母親的改變,讓杜一對自己更增信心,發願進到寺院裡修行,母親贊成杜一的決定,因為沒有佛的世界是一片黑暗,有佛的世間才是一片光明,杜一可以將佛帶入每個人的世界裡,讓每個人從黑暗中出離,重見光明。杜一有緣又遇見那位老翁,原來老翁是一名老和尚,老翁最後成了杜一的師父,將杜一教導成一名莊嚴威儀的法師。

杜一看盡眾生之苦,發願一生弘法利生。世間處處有情,有情處處是苦,杜一四處傳法幫助眾生破除情障,尋回人生淨樂,念佛求生西方。杜一感恩佛慈悲接引,母親早已在西方等待杜一,回到西方的日子,依然繼續修行,看見娑婆世界眾生之苦,杜一發願再來人間救度。

杜一回到娑婆世界,便立刻進到蘇佛腿中,蘇佛的法身行無數里路廣度眾生,無數億個法身變化萬千。世間的亂象已成了一種常態,如今眾生之苦是過去的十倍、百倍,度化眾生的難度更是加劇。蘇佛用智慧幫助眾生破除迷障,清楚明白的演說為眾生破迷開悟,蘇佛無懼度眾之艱辛,勇往直前救度眾生。

眾生之心如佛亦如魔,蘇佛以善來感化眾生心中之惡,幫助魔性的眾生重新尋回本具的佛性,雖然這過程中需耗費多時,蘇佛依然有毅力幫助眾生。不甘心改變的眾生找蘇佛尋仇,他們不甘業主能如此脫逃,以強烈的恨心攀附在蘇佛腿上,蘇佛忍著痛楚再行救度,以真心來感化眾生,讓眾生明白佛的慈悲包容一切眾生。杜一與其他尊者繼續護持蘇佛,不讓蘇佛受到更深層的傷害,感恩蘇佛為眾而行,如今才有如此多的眾生得度,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