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救度之行》

訪問第一百二十四位尊者-周文(一千六百年前)

救度之行

二O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

床底下傳來吵雜的聲音,是老鼠們正在對話。周文雖然是人類,但從小就聽得懂這些畜生在說些什麼,四歲的周文躺在祖母身旁,將耳朵拉長,聽著床底下的老鼠們交談著:「這戶人家可真窮,地上半粒米都沒有,快把我們給餓死了!」周文眨了眨眼睛,看著身旁的祖母已經熟睡了,便偷偷下床,走到廚房裡翻找食物。米缸裡一粒米都沒有,更別說地上會有掉米。找了許久才找到一小條地瓜,周文將這條地瓜放在床底下,讓這些老鼠們吃,直到聽見老鼠們咀嚼的聲音,周文才安心的閉上眼睛睡覺。

「周文!我藏起來的那條地瓜呢?」祖母大聲的喊叫著。周文揉了揉眼睛:「地瓜……昨天晚上送給老鼠吃了!」祖母又再一次大聲喊叫:「給老鼠吃!我就是刻意藏起來不讓老鼠找到,你還拿出來給老鼠吃!你知道我們只剩下那條地瓜可以吃了嗎?」周文趕緊向祖母道歉:「我可以餓肚子沒關係,可是我不知道祖母也沒有東西吃,早知道我就留一半地瓜給祖母,另一半才給老鼠。」祖母聽了周文這麼說,搖了搖頭,她說:「真不曉得是誰教你的!總是對這些畜生這麼友善,不曉得我們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還將食物施捨給牠們!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教你這個小孩了!」祖母生氣了,因為周文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做。先前還曾經將家裡一整袋米送給隔壁鄰居,因為他們家有十個孩子要養,卻窮得連米都沒有,周文看他們可憐,就直接將家裡僅有的一袋米全送給他們,祖母回到家發現後,氣得拿起藤鞭鞭打周文,說周文是個吃裡扒外的壞孩子。周文被祖母打得全身是傷,強忍著淚水不敢哭出聲音來,雖然身體疼痛,但周文知道這樣做是對的,因為這袋米對這戶人家來說非常重要,他們已經連續一週沒有東西吃,如果不是周文送給他們這袋米,現在他們家最小的那個孩子已經活活餓死了。

聽鄰居說,母親在這間破屋子生下周文後,便又匆匆的離開與父親會合,獨留周文與祖母二人相依為命,周文曾經問鄰居:「我的爹娘去哪了?」他們都搖搖頭不語,問了祖母,祖母氣憤的回答:「他們全都死光了!」周文知道祖母的脾氣不好,很容易就動怒,因此盡量不做出會讓祖母生氣的行為,但是周文不管做什麼事,都會讓祖母生氣。祖母不喜歡將家裡的東西拿給別人,周文卻喜歡將家裡難得出現的東西與人分享,祖母常罵周文:「你到底是誰家生的小孩?」周文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這樣,從小就是不會去顧慮自己缺少什麼,但是只要一有什麼好東西,就一定會和別人分享。

周文一年一年的長大,祖母要求周文到外面去賺錢。八歲的周文開始到外頭工作孝敬祖母,祖母告訴周文:「所有賺來的錢都必須拿出來,不可以私藏」周文聽祖母的話,每次領到工錢,就全部交給祖母。雖然家裡開始能吃到美味的食物,是以前從來沒有機會吃到的,但是周文並不因此而感到開心,尤其是看見隔壁鄰居的孩子依然沒有東西吃時,周文的心就更加沈重。

周文瞞著祖母,又兼了另一份工作,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到家中,這份新工作所賺來的錢,得以讓周文用來幫助別人,有時候周文會偷偷買些糖果給鄰居孩子,有時候見到路上有人需要幫忙,也會將身上所有的錢施捨給他們。然而這樣的舉動很快就被祖母發現,祖母勃然大怒,更嚴厲的要求周文將所有賺來的錢全都交給她,周文只好乖乖聽話。

一天,鎮上出現一名商人,他是來和村長談生意的。好多村民都好奇的站在村長家外偷聽,因為這個沒落的村落從來沒有商人出現過,他的出現就成了大家好奇的焦點。周文路過村長家外,聽見大家在外頭議論紛紛:「聽說這名商人要買我們這村所有的土地,他要在這裡蓋大型的屠宰場,規模非常大,可以賺非常多錢!只要支持他的人都可以分一杯羹,每個月都可以得到一筆定期的收入!」周文立刻反對:「不行!這些畜生都是有靈性的,我們怎麼可以為了賺錢殺害他們!」這群村民大聲笑了出來:「真是個傻孩子,畜生本來就是給人吃的,畜生就是畜生,就算有靈性也還是畜生!」周文看著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興奮的表情,有人開始計算可以得到多少錢,有人開始規劃要拿這些錢做什麼用途,大家都為這筆即將成交的生意感到高興,唯獨周文心中非常焦慮,因為周文知道,這個大型的屠宰場一旦興建完成,將會造下非常大的殺業,好多畜生的生命都會被人類的貪婪心給剝奪走。

周文回到家中將這件事告訴祖母,周文還沒開口,就看見祖母眉開眼笑的模樣,周文活在世間的這些年來,從沒見過祖母笑得這麼開心!周文問祖母:「是不是有什麼好事發生呢?」祖母高興的說:「是一件大好事啊!有商人要來我們這裡興建屠宰場,我們大家都要發財了!」周文沒想到祖母的消息這麼靈通,立刻知道這個消息,但是祖母的反應讓周文相當失望,因為祖母也非常支持屠宰場的興建。周文低著頭走出家裡,心中沮喪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周文難過的坐在一顆大石頭上長嘆一聲:「唉!」此時背後也傳來:「唉!」周文立刻轉過頭一看,是一位和周文年紀相仿的男孩,周文問他:「你為什麼在嘆氣呢?」男孩也問周文:「那你為什麼也在嘆氣呢?」周文告訴他:「我不希望這裡蓋屠宰場,那將會殺害很多條生命。」男孩也告訴周文:「我也是,我不想讓這個美麗的村莊變成屠宰場,這片土地將會有很多生靈受到傷害。」周文好高興,終於有人有同樣的看法!但是周文和這男孩都只是個孩子,就算同樣反對屠宰場興建,也沒能力阻擋這麼多大人所做的決定。兩人坐在大石頭上懊惱許久,遠方傳來屠宰場確定要興建的消息,周文和男孩互相對眼,感嘆事情還是發生了。

距離屠宰場興建還有二年的時間,這二年內村莊裡災害頻傳,是以前從未有過的災變,周文和男孩心中明白,必定和屠宰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為了不讓村莊的生靈再遭到災難的傷害,周文和男孩不斷懇求老天爺幫忙,希望屠宰場不要蓋成。沒想到周文與男孩的祈求真的應驗了,那名商人在決定要建蓋屠宰場後就生了一場大病,臥病在床無法起身,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他將要給村子的錢都用來醫他的病,沒有錢能蓋屠宰場,最後就決定放棄屠宰場的興建。周文聽到這個消息,與男孩高興的跳了起來!這些生靈總算是不用被傷害了!

屠宰場的興建案取消後,災難就漸漸減少了。經歷過這些事情的周文,決心要尋找方法來幫助一切生靈。周文告別了祖母,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才認識到佛法。是一位念佛的婦女為周文介紹佛法,當時婦女正在河邊洗衣服,忽見一條死魚從眼前飄了過去,婦人為這條魚念佛皈依,正好被周文給看見了。周文問婦女:「請問您剛剛為這條失去生命的魚做了什麼?」婦女告訴周文:「我為牠皈依,為牠念佛,希望牠從此不用再當魚。」周文聽了婦女這麼說,便對佛法產生興趣,請求婦女為周文介紹佛法。婦女喜歡行法布施,將佛法清楚介紹給周文知道。周文聽了婦女所言,就像如獲珍寶一樣的高興,立刻前往寺院裡求法。

周文沒想過佛法是如此殊勝偉大,不但能救起每一條靈,還能教化人心,讓人們明白虛空中所存在的真理與法則。周文深深感受到人們學佛的重要,發心一定要弘揚佛法救度蒼生。

周文在二十五歲時通過師父的種種考驗才得以出家為僧,要成為僧人最需具備的功夫並不是外求的佛學知識,而是同佛一樣的慈悲心,悲愍一切眾生。若沒有這顆慈悲大愛之心,即使熟讀各大經論,也不能成為師父座下的徒兒。在師父的教導下,周文的善根與智慧不斷增長,本具的心量與慈悲讓周文尋回與生俱來的本能,用一身的功夫來救度眾生。

周文四處為人說法,周文所說的法之所以攝受人心,並不是所說的經文和其他僧人有所不同,而是周文尋回他心通與天眼通,讓周文能觀機逗教,依著眾生之心與眾生之根性、習氣、喜好的不同,用適當的方法來善調之,用他們所能明白的方式來為他們介紹佛法。

周文將一生奉獻在佛法上,心如同止水一樣的寂靜,不論度眾的過程中遭遇到什麼困境,周文的心都不為所動,心中唯一一念就是信佛,只要信己、信佛,以眾生為第一,一生不會有什麼不如意事,心自然能轉所有的外境,不被輕易動搖。救度眾生是一輩子該做的事,周文一生平淡走過,即使為了眾生斷了一條手臂,周文的心還是如止水一樣平靜。這個身體本就是貢獻給眾生,取了一條手臂不足一提。周文將生命用到了極限,身體已經無法繼續生存在世間,呼吸了最後一口氣後,念了一長聲「南無阿彌陀佛」,「啪!」一聲消失在人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周文雖然回到了西方,心中明白眾生還未度盡,發願下生繼續救拔眾靈,但是人心與時代的轉變,使得周文不敢輕易投胎到人間。因為這條靈魂是可貴的,一旦投錯去處必定繼續輪迴六道。如今蘇佛的腿傷感得周文立刻前來相助,護持蘇佛救世之行。

在蘇佛腿中的這段日子,周文深刻感受到眾靈的苦,他們苦得急於求助,恨心也因為人心的變惡而更是加劇。蘇佛慈悲代眾生苦,忍著劇痛繼續往前行,救世這條路固然艱辛,但蘇佛的毅力與願心更勝一切,周文讚歎蘇佛的大慈悲心,日日聽蘇佛說法,跟著蘇佛學習。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