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度化族人》

訪問第一百二十位尊者-布達(一千八百年前)

度化族人

二O一九年三月三十日

布達出生在布莊裡,從小就看著母親忙進忙出,她忙著將織好的各種白布,染成不同顏色的布料。在布達有記憶以來,母親的雙手總是沾滿各種顏色,那都是她在染布的過程中不小心沾染上的。越是深色的染料,就越難清洗,所以母親的手總是黑一塊,青一塊的,被染料沾到皮膚。

母親染布的技術很好,什麼樣的色澤她都能染的出來,這是她做了三十多年的工作。她不但工作專業,甚至從染布的過程中得到許多悟處。

母親將白布比喻作人們剛出生時的模樣,乾淨潔白,未曾受到染污。當孩子出生到不同的家庭,在不同的環境下被教育,最後就長得不同的樣子。就像白布染了黑色,就成了黑色的模樣,染了紅色,就成了紅色的模樣,甚至有些混合染色,又呈現出多種不同的樣態。

當母親有了這樣的領悟,她就特別注重布達的教育,深怕布達在不好的環境中被影響,從原本的白布染成了黑布。她希望布達不管長到多大,都還是像原本的白布一樣乾淨潔白。

為了保護布達的純淨,自從布達出生後,母親都將布達帶在身邊親自照顧,不讓布達接觸太多不該知道的事情,也不讓布達學會許多不良的習氣。一旦布達使了個性,母親必定會放下手邊的工作,耐心的教導布達,就是要幫助布達在年幼時就將這些與生俱來的習氣給根除掉。部落裡從來就沒有人像母親這樣在教孩子,因為這花了母親非常多的時間,但母親覺得這是觀乎布達的一生,不管用再多時間來教育都是必要的。

然而,布達卻因此而成為孩群中的笑柄,他們都笑布達是個沒有用的孩子,只會躲在母親的後方,是個需要被母雞保護的小雞,永遠都長不大。母親知道孩子們都在嘲笑布達,她看著布達難過的樣子,便耐心的坐在布達身旁告訴布達:「看看那些還沒被染色的白布,它們一匹一匹的,好乾淨,好淨白。娘就是希望你像這些白布一樣的乾淨,不要被這世間的污濁給染污了。」布達疑惑的問:「那為什麼娘還要將這些白布染色呢?為什麼不讓它們維持原本的淨白就好了呢?」母親回答:「因為世間人需要不同的顏色來滿足內心的喜好,而人們的眼睛也需要這些不同的顏色,來餵養雙眼所需要的視覺欲望。」布達又問:「難道人們就沒辦法全然潔白嗎?」母親說:「當然可以,但需要從小被教育,一旦沒有欲望,清心寡欲,人們的心就像白布一樣,沒有染雜的色彩,也不會有欲望想要被染成不同的顏色。」雖然母親這麼說,布達還是不懂,不懂為什麼要斷除自己的欲望,不能隨心所欲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即使染黑了也無妨不是嗎?只要覺得快樂就好了。

母親之所以一直保護著布達,就是希望布達將來能夠出家學道,但這個願望一直放在母親的心中,因為在這個部落裡不允許信仰其他宗教,母親是從其他地方嫁進來的女子,為了隨順當地的民情與規範,只好將自己的宗教信仰深藏在心中。如今布達有了這樣的疑惑,母親便偷偷的將這個願望說給布達聽。布達不懂得出家是什麼?也從來沒有聽過什麼是佛?從這天開始,母親就偷偷的為布達介紹佛法,布達開始明白為什麼母親要這麼辛苦的保護布達,原來就是希望布達能當一位清淨比丘,找回本能來救度眾生。

布達是個與佛有緣的孩子,當母親為布達介紹佛法後,帶著布達閱讀佛典故事或經典,布達就像如獲珍寶一樣的珍惜,而且陶醉在佛法的薰陶中欲罷不能。母親帶著布達觀察部落裡的族人,雖然大家信奉神教,但是每個人的心都是封閉的,都是苦悶的,沒有一個人能敞開自己的心胸,快樂自在的生活在這世間。布達問母親:「為什麼大家都這麼苦呢?」母親說:「因為找不到人生的方向。你可以仔細看看,男子長大後,就是結婚、打獵,然後工作養家。若是女子結婚後,就開始生孩子,燒飯、洗衣、打理家務,一生就這麼過完了。雖然新婚初期是甜蜜的,但是婚後所帶來的壓力、煩惱和衝突,就讓生活多了無盡的苦楚。光是適應一個新環境,就需要多少時間來消除這些磨擦,看著孩子長大後各自成家,自己也老了、病了、走不動了,就算有孫子可以抱在手裡,腦子裡也會想著『還有多少時間可活在這世間?究竟能不能看到孫子長大呢?』心心念念都在兒孫身上,苦的不是自己嗎?若是病了,躺在病床上,那又更苦了。此時就算有孝子來照顧,自己心中也會覺得打擾到孩子的生活;若是沒有孝子在身邊照顧,那就更哀怨自己生子無用,一生的辛苦換來痛苦與折磨,苦不堪言。這麼多的苦,你說人的心怎麼會快樂呢?」聽了母親這麼說,布達更仔細觀察身邊的每一個人,確實就像母親所說的這樣,每個人的心都是無助的,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家庭、兒女身上,用感情來綑綁自己的心,用情越深,心就綁得越緊,活得越不快樂。布達問母親:「那要如何幫助他們呢?」母親只告訴布達:「用你的智慧來解救他們吧!」。

部落裡沒有寺院,布達只能躲在家中精進修行,法相一年比一年莊嚴。有鄰居問母親:「為什麼許久都不見你們家布達呢?」母親只是簡單的回答:「他每天認真用功,等他準備好時就會出來了。」所有人都以為布達正寒窗苦讀,想要考取功名,所謂的準備好時,大概就是考到官位的時候吧!

然而,時間等不了布達再閉關自修,部落裡的災難開始頻傳,好多人生了怪病,也有好多家庭婚姻失和,孩子因為父母間衝突的關係,變成被踢來踢去的皮球。又有天災不斷發生,使得人心惶惶,焦躁不安。母親敲了敲布達的房門,才剛要開口告訴布達部落裡發生的事,布達就已經先說了:「娘,孩兒都已明白了,這三年來雖未踏出房門,但部落裡所發生的大小事,孩兒都能清楚知道,是佛力的加持,讓孩兒找回這功夫。現在已經不再是孩兒閉關的時候了,孩兒應該走出家門,為部落居民介紹佛法,求佛的力量來解救大家。」

布達開始在部落裡為人們介紹佛法,所有人看見布達的法相都發出讚歎的音聲,光是布達的法相與威儀就足以攝受人心,族人很自然的就相信佛法不可思議的力量。布達為人們說法,讓人們知道唯有佛法才能解救大家,不管是身苦、病苦還是心苦,也只有佛才能為大家開解。這頻傳的災害是人心所變,若人們都能學佛改變自心,相信這些災難自然消除。

族人開始學佛,依循佛的教化改變自己,隨著佛法的盛傳,整個部落開始變得不一樣。許久沒有人清掃的公共領域,開始有人發心來打理,不再只是家家自掃門前雪;許多流浪的孩童,開始有人發起悲心領養;部落裡的規範也開始重新制訂;還有部落裡經常出現的吵鬧聲、喧嘩聲,也開始昇華為念佛的音聲。當部落明顯出現改變後,族人們又更信佛法的不可思議。

數年後,部落裡興建了第一間寺院,此時的布達已經出家為僧,受族人的邀請擔任寺院的第一任住持。雖然寺院的規模小,卻是帶領著族人信佛、念佛的重要依處。當布達開始教授弟子後,寺院裡開始出現更多的僧人,信眾也越來越多,佛法就此開始宣揚開來,家家戶戶聞得一佛名,稱念一聲南無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布達如今又從西方回到人間,這次並沒有投入母胎,而是以靈體的方式進到蘇佛腿中。蘇佛的救世之行,得到十方諸佛菩薩的讚歎,蘇佛代眾生苦,諸佛菩薩紛紛前來相助。布達用最快的速度進到蘇佛腿中,當時最重要的事就是先安住蘇佛腿中的眾生,不讓眾生繼續侵襲腿部的患處,漸漸的開始修復這些被傷害的部位,讓腿部開始增生能量支撐整個身體的重力,得以往前踏步前行。這過程中,蘇佛的腿部可說十分劇痛,但她依然堅忍著,如大火在眼前,他忍著熾熱的火焰焚燒,帶著眾生衝過火場,確保眾生都能得救。蘇佛為眾之心,可說已無我之身,將深心全然奉塵剎,如今更進一步超度宇宙空間,整個銀河系都蒙受蘇佛救度,每天都有無數的眾靈離三惡道,求生三善道。布達感恩蘇佛為佛、為眾生而留於世間,布達必定會盡力護持,讓正法廣為宣揚,幫助眾生脫離苦海,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