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翻轉此生》

訪問第一百一十四位尊者-朱成(四百五十年前)

翻轉此生

二O一九年四月三日

出生在貧賤家庭的朱成,生命隨時都掌握在別人的手中。在這個貧富貴賤差距甚大的國家裡,朱成出生家庭是屬於最低層的窮人,窮人在這個國家來說,與奴隸並無差別。窮人的生命是沒有價值的,生了再多都是被拿來使用而已,就算死了也不足為惜,因為窮人對他們來說,與畜生是同等級的。

朱成的頭上被綁上一顆果子,林家大少爺正在練習射箭,朱成就站在大少爺面前十多公尺的距離,讓大少爺練習射箭的精準度。大少爺將箭瞄準朱成頭上的那顆果子,擴張弓箭,撒放,箭立刻朝著朱成的面前飛來,速度非常快速。朱成閉上雙眼,在這一刻知道自己的命已經不屬於自己的,隨時都可能被大少爺的箭給射死。大少爺果真失手,箭直接插進朱成的手臂,血流不止,朱成忍著疼痛不敢叫出聲音,因為這是朱成本該受的傷害,沒有奪走生命已經該慶幸了。大少爺原本還想繼續射箭,但見朱成的手臂不斷流出鮮血,只好先暫時今天的遊戲,告訴朱成:「明天繼續吧!」大少爺跟著身旁的僕人瀟灑的轉身離去,留下朱成一個人,右手按著左手的傷患處,血上沾滿鮮血。

朱成回到柴房裡,用一塊破布包紮自己的手臂,沒有任何醫藥可以給朱成使用,只能靠傷口自行修復。朱成看著窗外的天空,心中想念起自己的母親,想起五歲以前的日子,朱成還待在母親的身邊,陪著母親做事,但六歲時就被強迫離開母親,被帶進了林府。

天色還沒亮,朱成已經開始工作了。林府的老爺從事走私的工作,與朝廷裡的官員互相勾結,從外地帶進一批又一批的走私商品,賣給許多店家,賺取其中高額的利潤。朱成每天的工作,就是趁著大家正熟睡時,一個人到岸邊等待貨船開進來,然後將這些走私商品全都運上推車,推到一個安全處,再回家中稟報老爺:「貨物已經安全送達」。朱成冒著生命危險在做這件違反國法之事,但是朱成別無選擇,因為這條命早已不屬於朱成所有。打從朱成被帶進林府後,都一直在做賣命的事,從來就不敢抱著明天還能睜開眼睛的希望,一天還活著,就賺到一天,生命隨時都可能結束。

大少爺每天騎馬兜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生活過得自在逍遙,雖然與朱成年紀相仿,但命運可說是天壤之別。朱成每天穿著破爛的衣服,吃著大少爺吃剩的食物,只要大少爺一聲令下,朱成什麼事都得做,不得有任何違抗。

朱成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身份已經如此卑賤,竟然還會遭人嫉妒。有人嫉妒朱成能夠待在大少爺的身旁,也有人嫉妒朱成能夠被派上重要的任務,這些都讓朱成覺得可笑,感嘆人性的可悲。

雖然朱成是個被人使喚的下人,低賤之人,但朱成終究還是個人,同樣有七情五欲。當朱成對大少爺的女人動心時,朱成就知道自己完了,因為這是一件非常可恥的事情。朱成為了不讓自己的心產生波動,不斷在躲避見到大少爺的女人,只要大少爺的女人一出現,朱成就立刻找藉口離開。朱成並不想愛上這個女人,但不知道為什麼,這顆心就是很自然的被動搖。這樣的日子,朱成過得相當痛苦,因為朱成的意識裡告訴自己,這是永遠都不可能發生的事,這輩子不可能談上感情,更不可能去碰大少爺的女人,若是愛上了她,只有折騰了自己。朱成不斷告訴自己趕快放下這份愛意,但越是這麼告訴自己,這顆心就動得越厲害,朱成真想拿刀一刀刺進自己的胸口,讓這顆心永遠不再跳動。

一天,大少爺的女人突然出現在大少爺的房間裡,但大少爺早早便已出門。朱成一時來不及躲避,就與她相碰面。朱成的心就像小鹿亂撞一樣非常緊張,深怕自己說錯話、做錯事,在這一刻朱成才知道,自己並沒有放下對這身體的佔有,雖然常說這條命已經不屬於自己的,但是所有的感受證明朱成還是佔有這個身體,包括身體的所有感受和欲望。朱成不敢正眼看著大少爺的女人,想盡辦法想趕快離開大少爺的房間。此時,大少爺的女人突然對朱成說:「你是不是愛上我了?」朱成緊張得結巴,一個字都說不出口。大少爺的女人又說:「我早已看出來了,但是我要勸你趕快放下,因為我待在這世間已經不久了。」朱成驚訝的看著大少爺的女人,不懂她到底在說些什麼?大少爺的女人緩緩的走到窗邊坐下,看著窗外的天空,背對著朱成,她告訴朱成:「我活得很痛苦,雖然我是董家的千金,要什麼就有什麼,但是我過得一點都不快樂。我爹娘逼著我和這位少爺相戀,我別無選擇,因為爹娘與他們有生意上的來往,若是這黨婚事能談成,爹娘和他們又能更進一步合作。在我的心中,從來就沒有喜歡過這位林家少爺,我寧願死也不願意嫁給他。我知道成婚的日子將近,我絕對不會是坐在轎子裡的那位新娘……」朱成感受到她心中的哀愁,原來這些日子來她過得一點都不快樂,至於她說「不會是坐在轎子裡的那位新娘……」究竟是什麼意思?朱成心中有些擔憂。

朱成第一次叫大少爺的女人「茗香」,這是她的名字。她和朱成窩在柴房裡,在這間柴房內,她是朱成的女人,朱成對茗香非常疼愛,在這一刻,朱成的生命就像重生一樣,是從來沒有過的甜蜜和幸福。然而,這樣暗通款曲的日子並沒有維持太久,大少爺很快就發現了。刀子架在朱成的脖子上,要朱成的命,而茗香早已從橋上跳入河內,她早就決定好,若是被大少爺發現,就賠上自己這條命。朱成跪在大少爺面前低著頭,不發一語,脖子上的刀子隨時都可能砍下,但朱成毫無畏懼。

雖然和茗香在一起的日子非常短暫,但這些日子對朱成來說已經足夠了。愛情令人神魂顛倒,愛情令人痴迷,可以連命都不要,只要對方陪在自己身邊就好。朱成從沒想過會有這樣的自己,朱成求大少爺一刀將朱成給殺了,還能讓朱成好過一些。大少爺遲遲並未動手,他讓朱成繼續留在林家,待在大少爺身邊服侍,他要讓朱成永遠愧疚,永遠忘不了自己曾經背叛過他。

朱成又被放回到柴房裡,當朱成看見一隻貓死在柴房內時,朱成完全清醒了。原來茗香早就暗自在計畫著,她在壺裡放了毒藥,沒想到沒有毒死朱成,而是毒死了這隻貓。在她計畫還未成功以前,這段偷情的關係就意外的被大少爺發現,茗香知道對不起她的父母,選擇跳河自盡。這一刻朱成終於明白什麼是愛情?全都是假的。朱成從自己和茗香身上看見,人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傷害彼此的事情,人可以為了自己的欲望,做出違背良心之事。此時的朱成,感覺人生已經黑得沒有一絲光明,不知道這世間究竟還有什麼值得留戀之處?

朱成雖然還留在大少爺身邊服侍,但每天就像個只會做事的人偶,沒有朝氣,也沒有目標和希望。朱成打算就讓自己這樣做到終老,等到身體老了,走不動了,做不了事的時候,大少爺自然會將朱成淘汰。

這樣的日子大約過了十年的時間。一天,朱成從大少爺的木櫃下方撿到一本特別不一樣的書,雖然書上沾滿了灰塵,還是能看出這本書和其他書架上的書截然不同。朱成將書翻開一看,裡頭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朱成一個字也看不懂。大少爺從房門外走了進來,看見朱成手上的那本書,他告訴朱成:「那是一本經書,只有貴族才能得到。你若喜歡就送給你吧!」朱成就像得到寶物一樣感動不已,立刻將這本經書帶在身上,只要一有時間,就將這本經書拿出來翻閱。

朱成不識字,每天都在等待大少爺心情好的時候,將這本經書拿出來請教大少爺。只要大少爺心情愉快,他就願意為朱成解釋這經書裡的內容。朱成從沒聽過如此殊勝的佛法,心中萬分珍惜,只是不知為何大少爺對佛法一點感覺也沒有,他就像在闡述一本普通的書籍一樣,但聽在朱成耳裡的佛法,卻如同珍寶一樣的珍貴。

朱成從佛經中重新找到人生的希望,日日夜夜不停的念佛,像朱成這樣低賤的人是不可能接觸到佛法的,是朱成有福報能夠撿到這本經書,才能認識到如此殊勝的大法。朱成不分晝夜的持誦佛號,將佛號一字一句的念在心裡。沒想到這樣的誠心,讓朱成漸漸清明,就像換了個人一樣,和以前完全不同。

朱成的改變也讓大少爺覺得驚訝,使得大少爺也開始對佛法產生興趣。大少爺對佛法的好奇造福了朱成,只要大少爺要道寺院裡聽經,朱成都能有機會一同聽到佛法。朱成將身心放空,淨心聽聞經法。人生的苦原來是這麼樣的苦,朱成從佛法中明白了。

朱成將自己的感觸分享給大少爺知道,大少爺也被朱成的悟處給深深觸動。他看見自己心中的悲處,也看見世人的可悲。連續五年的聽法,大少爺下定決心到寺院裡修行,他並不是一個人走,而是帶著朱成。朱成和大少爺一同在寺院裡精進修持,朱成不再是大少爺的下人,而是一同修行的同參道友。當朱成剃髮的那一刻,面頰上流下感恩的淚水,感恩佛慈悲救起了朱成,讓朱成這麼沒有用的身體還能有為佛法奉獻的機會。朱成曾經是個低賤的貧民,如今卻能成為一位比丘。朱成珍惜修行的每一天磨練自心,讓這顆被世塵染濁的心能得到淨化,讓所有的欲望全都斷滅,於佛道上一身清淨修行。

朱成知苦,知眾生苦,發願救度眾生。一生剩下的歲月,朱成全都用在度眾之上。朱成的莊嚴威儀,讓人生起恭敬之心,所有人都難以相信朱成的過去是個下人、奴隸。朱成精進不懈的修行,勇往直前救度眾苦,只要與朱成有緣,朱成發願將他們度起,無緣者,朱成依然以大慈悲心相待,為其種下佛種,相信將來會有開花結果的一天。朱成這一生後半段的日子裡過得法喜充滿,原來有佛法的人生是如此光明,朱成帶著感恩之心,於臨命終時,在佛的垂手接引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佛法的浩瀚,能為人解開迷障之心,有覺心想出離世間者,可以從佛法中得到人生的悟處。人活在世間的意義究竟何在?為什麼世間的一切可以如此令人陶醉與痴迷?一旦看破這世間,其實沒有一樣東西是可以吸引人的。只是一時的無明,才看不清楚眼前這個虛假的世界。

蘇佛如今還留在這世間,純然只為了救度眾生,對蘇佛而言,西方才是真正的歸處。常寂光內的蘇佛金尊,光明無比,無量無邊的國土有無量無邊的西方子民,這些都是蒙蘇佛救度來到西方的眾靈,如今都已成了菩薩於西方佛國土內精進修行。無量無邊的諸佛菩薩,時時刻刻都在接迎蘇佛從娑婆世界帶回來的眾靈,蘇佛的法身超度難以計數之眾生,這是西方佛國土內的從未有過的盛況。

蘇佛的大願,付諸真行,突破重重障礙,完全放下此身,才能有今日的成就。為了眾生而大勇大力,忍著一身的疼痛,只為幫助更多眾生破迷開悟,以此身來成就更多眾生成佛,朱成敬仰蘇佛。娑婆世界能有福報得遇蘇佛降世,實當珍惜,把握此機拔脫生死之苦,才是智慧之舉。蘇佛於世間所待時日亦是有限,非能永久長駐於世間,眾生應當把握,西方真實就在眼前,但願眾生明醒,發願求生,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