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訪閻羅王《第一殿秦廣王》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日

蘇師姐:我們今天開始訪問第一殿的秦廣王。請問廣王您是哪裡人?

秦廣王:吾乃江西人,江西南昌人。

蘇師姐:請問您在地獄作閻羅王作多久了?

秦廣王:蘇居士,可還記得閻羅王上任也曾至佛地來求超度!我佛慈悲,十殿閻王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

蘇師姐:你講的是十殿閻王來香光佛地求超度。

秦廣王:若道出此言,知道的人會覺得不可思議,從未聽聞閻羅王還能在佛地來求超度,因閻王所掌之職司,是令人也非常地敬畏。乃因上任之閻王至此求超度,而現在十殿閻王乃重新至此。

蘇師姐:十殿閻王是新上任喔!好,廣王您說您是江西南昌人,在什麼時候壽終進入陰間?

秦廣王:將近大概……所見為我乃於五十有三而亡,五十三歲而亡。

蘇師姐:五十三歲壽終?

秦廣王:是,五十三歲壽終。

蘇師姐:五十三歲死亡直接就當第一殿閻羅王,還是在那邊先要作執事?

秦廣王:吾因生前吾之心性至仁至孝,而當時也未聞佛法,但又無功,所以因此吾又至第一殿來。當時死亡之時並無所謂如何的病痛,只知吾之家人乃篤信地藏王菩薩,而吾並見有人牽引至此,而並開路,吾欲問帶領吾至前之人,為何帶吾至此。他說:「你生前至仁至孝,故也成為官府之人。現在讓你到第一殿來當第一殿的閻羅王,因此前殿之閻王已求度至西方,而今尋找無人,而所見汝之心性及智慧可至第一殿來當閻王。」吾深恐害怕,我也沒辦過這樣的案子,如何是好啊?

蘇師姐:我看你法相滿有威儀喔!

秦廣王:其實因為在世也曾為官人,所以作起這個,自然而然威儀就來了。

蘇師姐:你的威儀非常好,是真的。

秦廣王:其實這心還是怕的,但是因為這面貌,臉都不好看,我也必須要裝出嚴肅的樣子。蘇居士,我現在可要放鬆來講!這獄卒退兩旁。

蘇師姐:哈哈哈!你就放鬆,我們這裡佛地磁場好。

秦廣王:他們也正在笑,這閻王如何被採訪?這獄卒、判官也在看著我,這黑白無常,這白無常拿著扇子,哈哈哈哈!黑無常也拿著鐵算盤,這這……閻王,那就這樣。

蘇師姐:今天我們訪問十殿閻王也是要出書救世,給世間人知道真有地獄啦!你在講五十三歲還沒有壽終以前,你也是家孫滿堂吧?

秦廣王:是啊,是啊!

蘇師姐:生了幾個兒子啊?

秦廣王:我乃有三子,三個兒子。

蘇師姐:家庭非常美滿,你至孝,孩子也孝順喔?

秦廣王:是啊!我對雙親也是非常地孝順。到五十幾歲,五十三歲,我在母親大人尚在之時,每日總是請安,奉茶請安,並看母親之相貌如何和身體是否無恙,這乃是子女盡孝之道。

蘇師姐:你這榜樣,這書一出來,才知道人要學你,學我們第一殿閻王。先邀我們第一殿閻王來訪問,講出來在世至孝之道。

秦廣王:親人要出,蘇居士,可要寫上?我是沒學佛,但是我看過吾之母親乃是誠信地藏王菩薩,吾之家中有地藏王菩薩之佛像,但吾並對此無興趣。所以學佛之好!

蘇師姐:你現在在閻王殿都有聽到我們在講經吧?

秦廣王:有,亦是有聽到蘇居士講經。有,獄卒還是讓蘇居士來超度至西方。蘇居士也可別忘了我們十殿閻王可於會議桌討論,跟隨蘇居士往生西方!

蘇師姐:這一定的,我是很有誠信,我一開口我一定做到,這是真實語。今天你說家裡生了三個小孩。以前是當官的,五十三歲壽終就直接到陰間作一殿閻羅王就對了。

秦廣王:剛有說有人帶我到陰間來。

蘇師姐:有人帶?

秦廣王:是啊!其實其貌長得如同判官一樣,如同判官,帶我來,我想說判官長得像我當官之時的師爺,吾也無疑有他,就跟隨而來。

蘇師姐:所以靈就出來,出來就壽終。恭喜你!你今天可以為一些百姓。像我們現在訪問二十八層天,把整個宇宙打開、講解,我佛慈悲,上度等覺,下度地獄眾生,南無阿彌陀佛聖號能突破空間、時間。為什麼要學佛?了解人生啦!世間人滿足自己的欲望,造作種種惡業。就像你在管地獄來講,就容易開導教化,也是講教他們受持五善,才能離地獄之苦啊!

秦廣王:是啊!地獄當然著重勸善於什麼因什麼果,說自己都是自食其果,自作自受。

蘇師姐:對啦!誰都沒辦法幫忙,隨自己所造的罪業受報。所以要教好,五濁惡世就是要給眾生知道真有十殿閻王,因果之事自然如影隨形。但善惡因果報應,真實不虛。因緣會合時必受其報。十殿閻王的訪問,能幫助很多苦難的眾生。

秦廣王:因果歷歷分明,自然因果如影隨形啊!

蘇師姐:現在我再請問您,講實在,您在地獄審判很多,有沒有說一進來好像很難辦,他很會狡辯?地獄的情形我現在要證明一下是:有電視馬上放播,一個人在世間所作所為,在地獄有錄影帶放出來嗎?有嗎?

秦廣王:蘇居士,這叫孽鏡台,造孽的孽,鏡台,也可說現今所說的,蘇居士所言,現今社會上所說的電腦。其實地獄也是自心所現,自心所現,地獄之業報乃自己的習氣所造之業而感召而來,如同這鬼王亦是如此。

      我們的鬼王,我們的獄卒,我們的鬼道眾生,都是因為每一位、每一個心性、習氣、惡念所感召。其實在鬼王亦有幫助人群的,亦有為何會懲罰他們。也非懲罰,而是讓他們自作自受,知道自己習氣,自己的心念,造惡之時所要受之報。

蘇師姐:現在我要請問剛剛在講鬼王,鬼王也在陰間嗎?

秦廣王:是啊!在陰間。

蘇師姐:鬼王是在做什麼的?講到王他是作老大嗎?

秦廣王:亦可說老大。亦可說所謂的鬼王,亦是在空間,在我們地獄裡面,亦是在空間當中,亦是在人間來回亦可。所謂的鬼卒亦有。而鬼王亦是曾經至忉利天聽聞佛法,聽聞佛法也是為護持佛法。這是讓這些真正造惡之人,要知道自己的業,業因果報是不能疏忽的。

蘇師姐:所以你現在辦案也好辦,一來就對照,受罪莫狡辯嗎?

秦廣王:我的辦案乃是有所謂的土地神來報告,還有所謂的城隍爺來報告,還有所謂的查察司來報告。此人一來,當然也莫狡辯,所謂的孽鏡台,若狡辯之時,就到孽鏡台,因孽鏡台所現為心性所現,故於孽鏡台之現,當然就是他心性過去所現所造,在為人之時所造之事。在孽鏡台之前,自然而然而現,就莫狡辯。

  當然在於人死亡七七四十九天,乃是中陰身之時,亦是受報,亦是到地獄來受審,看其所造之罪業如何。第一個七,所謂的七天,第一七當然到第一殿我秦廣王這一殿來,知道他所做之事,所造之惡,若是並無造任何的惡業,當然就直接到十殿轉輪王;但後面若事實還是每一殿有,他都要去受報,或是去審問,讓他也有辯駁的機會,若是沒有,自己就要受報。

  所以在死亡之後,亦有所謂的百日、一年、三年,這都是在百日,所謂的一整年跟三年,這乃是第八殿、第九殿、第十殿。所以前面七七四十九天,乃是第一殿到第七殿所受審之時期。

蘇師姐:鬼王也在幫忙地獄就對了?

秦廣王:是啊!其實包括我們閻王、鬼王都是一起,主要也是讓閻浮提的這些眾生知道心要善,莫使惡。心善就不用受地獄之報;心惡所造之業因,當然要受報。

蘇師姐:是啊!要審問都有人先去告他嗎?

秦廣王:是啊!剛剛有說,地獄眾神所謂城隍爺,還有查察司神。

蘇師姐:有沒有人去擊鼓?百姓、鬼魂去擊鼓,說人家把我害死、把我毒死來報告,來第一殿來起訴。

秦廣王:蘇居士,你問的問題,好問題啊!原本按照正常,都是這樣排著很多人來,當然這些所謂棘手的這些,特別的這些冤魂。

蘇師姐:被害死的,有不甘心。

秦廣王:是啊!這些冤魂亦是會來受報,亦是會來擊鼓。其實我們那裡也不用擊鼓,冤魂在空間就已經到,所以他不用像一般的辦案一樣要擊鼓,不須啊!但是這鬼卒、獄卒會擋於外:「來者何人哪?如此無禮!」但是當這冤魂受冤之時,而獄卒自己衡量之下,也會報給判官,判官再與吾來商量,這此時是否洽當,或是確實如此著急,如此須要馬上來辦,亦是慈悲。

  我們還是一樣,會讓他看他的事情,狀況如何,影響是否甚大。我們當然亦是讓他在此聽其冤情。當然其他之所謂的這些來到地獄的這些眾生們,一樣就讓他們先做紀錄,判官亦問得詳細一些,就如此。亦是會讓他們所謂的臨時的插進來,但是這確實是有影響甚大才會,若是小小的事件,我們會說:「稍待」,或者會說:「其實速度也很快」。

蘇師姐:照你這樣講,你們地獄現在也是爆滿喔!

秦廣王:爆滿哪!

蘇師姐:造業很多。

秦廣王:蘇居士,人間地獄都爆滿,何況我們的地獄。

蘇師姐:現在我有一個問題請問,我聽到有一個故事,給閻王擊鼓喊冤誣陷告害他的人,閻王了解內容真實就說,你就回去報仇吧!他就回去找害他的人報仇嗎?

秦廣王:言之有理者,當然可;言之無理者,其業因關係,若是確實此人所受之冤情,確實可回人世間再討回公道,亦是有時候才能讓此冤魂得以所謂的平靜下來,所謂的心甘,所謂甘心來受報。

  其實他們的冤情有時無法可申告,而能至此。確實受了冤情就如同孤魂野鬼一樣,到處的孤魂野鬼,而他難以申冤,而有此這樣的機會,有這樣的勇敢到此來請求審理,有時亦是看其事件之大小及狀況如何,並了解事實如此,當然拂袖:「去吧」!就如此。

蘇師姐:去吧!他就可以去報仇。

秦廣王:是啊!了解事實如此,可。

蘇師姐:報來報去,你有沒有覺得現在地獄滿患,造業罪業非常多?很可怕。今天我訪問第一殿秦廣王,我們也訪問二十八層天,都有看到你的過去世。我們也希望秦廣王能夠講到你的過去世,幾世的時候,五十三歲壽終,這一世的往後推有沒有下過地獄?

秦廣王:蘇居士,問閻羅王有沒有下過地獄啊?此一問,可是……啊!

蘇師姐:因為你也是六道之一,我為什麼問這個?我講給大眾聽。人的出世非常重要,假如沒有善念,你今天一不小心,交了朋友不好還是習氣重,那就會造業,就會下地獄,每一個人我看訪問二十八層天都是這樣。

當然你們已經作到第一殿閻王,也是人道也有時間到的時候,也是生死輪迴啦!大家也有壽命到的時候嘛!當然我們在講你在人間,過去世到底在幾世的時候有沒有造過業?我就是要抓每個人的這個個體的阿賴耶,來了解阿賴耶的可怕。

秦廣王:蘇居士問,確實是吾有時見到來受報的這些地獄眾生們,這些鬼魂們,有時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啊!有些來來去去,總是無法改變,改變他們的惡習。確實是如同蘇居士所言:阿賴耶識作祟。

蘇師姐:對。現在我們這個人的個體,這阿賴耶很麻煩,把它解閞。

秦廣王:因蘇居士也講經,讓我們地獄都能聽到蘇居士的講經,聽經也很久了。當然不瞞蘇居士,吾亦是下過地獄。

蘇師姐:是。在往後退幾世的時候?

秦廣王:蘇居士所言乃是閻羅王倒退過去世來說嗎?

蘇師姐:是,過去世幾世?

秦廣王:七世的時候啦!

蘇師姐:七世喔!

秦廣王:是啊!吾這一世是閻王。

蘇師姐:七世的時候是什麼情形下地獄?

秦廣王:蘇居士,第一殿也掌管所謂的炮烙地獄。

蘇師姐:炮烙地獄,淫欲。這個世間很苦,你看大家都逃不掉,淫欲都受報,這很可怕。

秦廣王:吾乃是炮烙地獄受報,唉!

蘇師姐:也是為了男女關係啦!你是男眾還女眾?

秦廣王:我乃男眾,乃是一樵夫,就是砍柴,上山到處撿柴,山中總是要撿柴、挑柴下山去賣,經過這山中一小屋。一日,下雨之時,進到屋中,見一對夫婦。此夫婦其人人性善良,看我全身溼答答的,也趕快來一杯熱水,開這所謂的煮過的茶,給我祛祛寒;雖然是貧窮人家,但是亦是也給我一套衣服,讓我重新換上衣服。我乃是非常感恩。

  此時雨愈下愈大,看無法下山,這一對夫婦,夫婿姓林,林兄看我好像歸心似箭想要回家,就勸導我,雨下這麼大,就不急了,今晚就在寒舍,他們自己的家住下吧!吾也是不能推辭,就住下來了。因為他亦有自釀的小酒,亦是也讓我來喝幾杯。其實我平日也少飲酒,也沒有喝過什麼叫酒。

蘇師姐:你喝了會亂性嗎?你不能喝酒是嗎?

秦廣王:喝了就睡著了,睡著之後,林兄也睡著了。此時其妻,這已經夜半了,亦想要小解,其妻人心善良,亦是看看我有沒有可以蓋,會不會太冷,就來看看我。吾見其妻,突然抱起,去另一個房間,所以……

蘇師姐:強姦,留你這隻老虎啊!

秦廣王:也是酒後所害,不知為何如此?其妻也沒有叫,他也沒有叫啊!

蘇師姐:沒有叫,表示他也有看中你。

秦廣王:(點頭)

蘇師姐:阿彌陀佛!你們就有長時間在一起,是不是?

秦廣王:蘇居士太有智慧,我都沒講,你都講出來。羞啊!羞啊!羞啊!羞愧!慚愧!慚愧!唉!獄卒們不要聽,受訪之需要,勿聽!勿聽啊!獄卒退!退啊!

蘇師姐:每個人都有,獄卒自己都有。很淒慘!

秦廣王:他們笑得哈哈大笑,哈哈哈!

蘇師姐:每一個都有,我問你們每一個都下過地獄,沒有一個沒有。

秦廣王:蘇居士,你就知道為何我掌管第一殿。

蘇師姐:知道。現在十殿都要講出有沒有下地獄,大家要準備。因為二十八層天都講了,佛菩薩都講出來了,所以作人也不是這麼簡單,所以這個體的阿賴耶很可怕。後來進展你跟他夫人很好,所以就把男生害死嗎?

秦廣王:(點頭)蘇居士,你什麼都知道啊!

蘇師姐:哎喲喂呀!哎喲!阿彌陀佛喔!那害死他夫婿,你們兩個下場也不好,對不對?都到炮烙地獄?

秦廣王:女生乃至火床地獄。

蘇師姐:你是炮烙地獄?

秦廣王:(點頭)是炮烙地獄。

蘇師姐:你們去幾個地獄?你害人一定用什麼藥。

秦廣王:是啊!用毒藥。其實也不敢一次毒死他,因為其實林兄心地也善良。

蘇師姐:這個因緣往後看,是不是有過去的因緣,不然怎麼會到他家?哎呀!過去因緣對不對?是他先生害過你是嗎?

秦廣王:蘇居士,現在聽聞佛法,才知道一切都是因緣,就是我們所說的你報我,我報你,業因牽隨就是如此啊!

蘇師姐:我現在覺得學佛修行很重要,能找回自己。你看看你還沒有找到自性,到時萬劫輪迴,找不到自己,完了!

秦廣王:阿賴耶識的種子何時冒,難說。

蘇師姐:有時候你抓不住。現在我學佛,看到人家習性難改,翻業翻不起來,這真是很可怕。唯識裡面就是在找這個東西,這還得了!

秦廣王:唯識的部分,蘇居士更能講得透徹。

蘇師姐:嚇死人了!你看看現在大家都逃不過情關,代誌大條了!(台語,意指事情鬧大了,嚴重了,不可收拾。)為什麼要學佛?就是要找回自己啦!

秦廣王:是啊!學佛講解諸法實相很重要,找回自己才不會再造業。

蘇師姐:後來地獄上來,你們有到畜生道去嗎?

秦廣王:有啊!畜生道是去作狗。

蘇師姐:狗作多久?你是地獄上來作狗嗎?

秦廣王:受報之後當狗,如同現在世間人所見的狗,欲望來時有時就當場做起淫欲之事。

蘇師姐:對,狗是這樣。很可怕!現在看了很可怕!狗當了幾世?

秦廣王:當狗當了有兩世。

蘇師姐:是有人給你皈依嗎?

秦廣王:亦有一路人。

蘇師姐:給你皈依佛。好,一殿閻王,請問五十三歲你對你父母很孝順,當然你出世在一個書香門第嗎?

秦廣王:是書香門第。

蘇師姐:五十三歲這一世往上一世看一下,怎麼能夠長這麼好,能夠出世在書香門第又孝順?

秦廣王:閻羅王的前一世是書香門第,閻羅王乃在五十三歲以後當閻羅王,出來當官的前一世。

蘇師姐:是。當官當得很好?

秦廣王:是啊!當官的前一世是因為我乃是一位生意人,開了小茶舖。

蘇師姐:喔!茶舖大間還是小間?還是人家過路在用的?以前過路人在用的,來來去去的茶舖,有小點心吃就對了。

秦廣王:對,對!小茶舖。點心也是所謂的包子,熱包子,還有茶,倒下去的茶,快沖,沖下去的茶,冒煙。

蘇師姐:是,是,是。我看到,我看到。

秦廣王:我所在之茶舖,其實是來來往往過路客甚多。因我乃是單身漢,沒有妻小,所賺的都夠自己用。也沒有什麼嗜好,只是煮煮茶,做做一些餅,每日去茶舖裡面賣,過往的人多,都是給他們最好的服務。雖然是我一個,可是我可是熱心得很!「客官,客官有什麼需要?好!好!馬上給。」沒有任何不好的念頭,但是總是誠心地對人。遇到了比較年老的,亦是加一點給他;遇到比較貧苦的,也是看明明肚子很餓,錢不夠,就再給一個包子。因為人看多了,其實因為我也沒有亂想,所以他們自己的心性,他們所顯露的,很怪,我就是看得懂,所以就自然而然多給他。

蘇師姐:一點點的肚量、心意,福報就差很多喔!

秦廣王:不可思議的是,每日都過得很快樂。有時先挑了包子,包子放著擺好、放好。

         有一天,來了一個婦道人家,婦道人家看起來走路已經走了很遠,又牽了一個小孩,肚子好像還有身孕,兩人,手牽一個,好像很餓,可是看他盤纏好像不夠,看了很久,想吃又不敢說要吃。

  「來,來,來,來,過來,過來,坐,坐,坐,坐,坐,要吃點什麼?吃點什麼?」結果這婦道人家亦是覺得不好意思,我說:「沒關係,沒關係。來,來,來,小孩子餓了,不要給孩子餓著了,先給孩子來一碗。」就給他來一碗所謂的米所熬出的,米煮好的漿,給他喝,那婦道人家看他喝了,也只叫一碗,他也想吃但是又不敢。我就再給他:「來,再一碗。」這婦道人家覺得:「老闆,夥計,可是我這個盤纏似乎不夠。」我說:「沒關係,沒關係。」我當然就坦開來說:「這一位大嬸,沒關係,出門在外,沒有什麼大不了,錢財也不夠,沒關係!」我就再給他。「你肚子裡像是有身孕。」就這樣,我就給他們吃。

 兩個母女吃得很開心,這兩個母女就非常地感謝我。我說:「不用感謝,不用感謝。那你要去哪兒?」婦道人家就說,其實他乃尋夫,夫婿離家很久。自從懷孕之後,夫婿說要去所謂的他村,去其他地方賺多一點錢財,結果並沒有回家。我看他的身孕似乎滿大的,將要臨盆。我說:「那就這樣吧!我也沒有娶妻,我們也不需要夫妻關係,你在我家待住即可,把你的小孩生下來再回去。」也因此這婦人亦同意,同意之後生下小孩。

  生下小孩之後,這婦人王氏亦是感恩於我,要我能夠娶他為妻。我自由習慣,也不想娶他為妻,但見其懇懇哀求,我說:「你婦道人家雖然找不到你夫婿,那也不能如此。」故也是一樣,給他一筆錢,讓他回他的家鄉。就這樣。

蘇師姐:喔!你很正!後來過世你就出世作書香門第?

秦廣王:是啊!書香門第是很多的因緣。有一位所謂的書生,到我的攤位來喝茶,我願意幫助他,並給盤纏,這以後他變成是我的父親。不知為何他變成是我閻王之前,在我五十三歲死亡的這個,他變成是我出生在他的家裡。我的母親就是這一位婦道人家。

蘇師姐:這個不可思議。哇!你的故事非常精采。也給人家講說,為什麼你們大家想到西方,聽經知道西方極樂世界的好。

秦廣王:是啊!我當時雖然當了一個小小茶舖的夥計,每天很快樂,因為知足常樂,夠吃、夠穿、夠用。

蘇師姐:助人為快樂之本。

秦廣王:而且只要有人願意,我都幫助他們,每天開開心心的。有客官問我:「這荒郊野外,你怎麼可以笑得這麼燦爛,笑得怎麼這麼開心?」我說:「當然,服務你們好吃的糕餅,煮了好吃的茶,當然你們開心,我就開心。」每天真的是沒有什麼憂愁。就是如此。

蘇師姐:哇!恭喜喔!現在訪問您,秦廣王,我佛大慈大悲,幫助大家能到西方極樂世界,不能再來作人了。

秦廣王:當然了!一定要跟著蘇居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蘇師姐:不然這個阿賴耶真是很可怕。

秦廣王:蘇居士,第一殿所看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蘇師姐:太多了,可怕喔!像你現在作第一殿閻羅王,以前你的夫人、三個孩子都輪迴嗎?

秦廣王:我閻羅王之母親在地藏王旁邊,現在在地藏王旁邊。

蘇師姐:你的夫人呢?

秦廣王:現在所說的是,我當閻羅王之時,五十三歲的這個母親,也就是過去茶舖這個有身孕的婦女,他是在地藏王旁邊。

蘇師姐:阿彌陀佛。這因緣不可思議啊!

秦廣王:蘇居士,佛法不可思議!同樣你看我的母親,我的家母是篤信地藏王菩薩,故他現在能在地藏王旁邊。而若當時能夠聽聞蘇居士講經,或是接觸佛法,能夠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母親跟地藏菩薩有因緣,跟著地藏王旁邊。

蘇師姐:都是因緣啦!現在我佛慈悲,只要被訪問都可以幫助他往生西方。

秦廣王:蘇居士,那如何來協助家母?

蘇師姐:就是你要走的時候,一起帶走啊!佛有講過,訪問的人,他的家親都可以超度。

(對著身旁的同修說)牌位寫一下,他的母親的名字。

秦廣王:(寫下:葉氏春敏)

蘇師姐:請一下閻羅王的母親葉氏春敏。秦廣王,還是你的名字要出來?五十三歲的名字。

秦廣王:(寫下:葉正男)

蘇師姐:第一殿秦廣王他以前在人間是葉正男,他的媽媽叫葉氏春敏。

秦廣王:家母乃於地藏王旁邊。

家嫻師姐:到了。

葉氏春敏:地藏王菩薩帶到。

蘇師姐:地藏王菩薩帶你來的!現在你的兒子現在已經是閻羅王一殿,他希望你要去西方極樂世界。

我們三時繫念法會可以給你母親在禮拜天先超度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可以嗎?

葉氏春敏:可以。我也在聽蘇師姐講經。

蘇師姐:(對著身旁的同修說)那我們現在牌位給他寫一張。

禮拜天我牽你先上西方極樂世界。

秦廣王,我禮拜天先帶你媽媽先上西方極樂世界。

秦廣王:母親啊!

葉氏春敏:兒啊!

秦廣王:可會念佛?

葉氏春敏:(邊哭邊說)兒啊!會啊!常常在地藏王菩薩旁邊,傳來香光佛地的佛號聲。兒啊!

秦廣王:母親,莫難過。

葉氏春敏:兒啊!

蘇師姐:你好命喔!你兒子能夠作到第一殿的秦廣王,不簡單!現在我先給你上蓮花座,好不好?

葉氏春敏:兒啊!我先上西方極樂世界啊!

秦廣王:是啊!母親。

葉氏春敏:到時候再來接你啊!香光佛地說十殿閻王只要再積功累德,都能到實報莊嚴土。

蘇師姐:是啊!那葉氏春敏先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蓋住。秦廣王,恭喜!你家還有沒有人要超度的?

秦廣王:吾之父。

蘇師姐:你很孝順,孝順。

秦廣王:蘇居士,吾之父親乃入贅(寫下名字:劉泉山)

蘇師姐:你父親現在在哪裡?

秦廣王:我父親乃在空間。

蘇師姐:哪個空間?空間念佛號南無阿彌陀佛,都可以抓下來。在哪裡?在什麼空間?

秦廣王:所現為黑暗山。

蘇師姐:喔!他靈被抓走了。是不是他給人家招贅?

黑暗山,我念南無阿彌陀佛,可以打開。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劉泉山,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黑暗山,南無阿彌陀佛。劉泉山,劉泉山,劉泉山,請出來。南無阿彌陀佛,出來。我佛慈悲,劉泉山,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劉泉山,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佛水灌溉!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上來!

劉泉山,佛水灌溉。(對旁邊的同修說)給他喝個佛水。請喝佛水,劉泉山,回來呀!你的兒子葉正男在叫你,你的兒子在叫你,你兒在這裡,已經是一殿的閻羅王啦!

秦廣王:父親哪!父親大人哪!

劉泉山:(哭泣)我兒啊!

秦廣王:父親大人!

劉泉山:(哭泣)我兒!父親苦,心裡苦。

蘇師姐:苦是人家看不起你嗎?有人看不起你嗎?是你自己看不起自己吧!我覺得你老婆不錯,不然他不可能去修到地藏王菩薩旁邊。是不是你自己鑽牛角尖?

劉泉山:我有啊!人家的話都受傷啊!

蘇師姐:人家的話,管它那麼多!你有得失心啦!

劉泉山:話把我刺傷在心裡,悶在心裡。

蘇師姐:人家講的話你聽進去了,我把你的心打開來,廢物拿掉。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脫胎換骨。叫一下,南無阿彌陀佛。

劉泉山:南無阿彌陀佛。

蘇師姐:完全清涼。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有沒有好一點?

劉泉山:心開很多。南無阿彌陀佛慈悲啊!

蘇師姐:你老婆要不要見面一下?你老婆葉氏春敏也要去西方。現在你是第一殿閻羅王的父親。你的老婆我禮拜天三時繫念法會可以牽到西方極樂世界,所以今天禮拜一你還可以好好地聽經,先上蓮花座聽經。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上蓮花座,蓋住。

秦廣王:感恩蘇居士。

蘇師姐:感恩阿彌陀佛,皆大歡喜,應該的。今天被訪問的人都有這個權利幫助你的家親眷屬。還有沒有人要救?就這兩位?

秦廣王:蘇居士幫忙救度,我當狗兒之時,幫我皈依之恩人,恩人,請蘇居士來幫忙救。

蘇師姐:可以,沒問題,他名字出來,我能救。你當狗時人家叫你什麼狗?

秦廣王:(寫下:富富)幫富富皈依之人,乃當時富富鄰家大叔莊有義。當時是狗兒,名叫富富。他們本來叫富兒,因為比較愛錢,覺得富富比較好,所以叫富富、富富,帶來財富。鄰家大叔,大叔叫做莊有義。現在莊有義乃是貓兒。

家嫻師姐:所以現在要找的是?

秦廣王:幫富富皈依的鄰家大叔莊有義,還在我們那個村莊。

蘇師姐:還在江西那個村莊?

秦廣王:這個不是江西的。這是我當狗兒,所以是在……

蘇師姐:莊有義,莊有義。他知道你的名字叫富富嗎?

秦廣王:他是我鄰家大叔,所以我主人叫我之時,他都知。

蘇師姐:莊有義,富富狗兒在找你。

莊有義:(發出喵喵喵的叫聲)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佛水灌溉,恢復原狀。頭部,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恢復原狀,南無阿彌陀佛,拉鍊拉開,恢復原狀。莊有義,你以前的狗兒,現在在作第一殿閻羅王!他來救你。救你的是富富狗兒,你喜歡的狗,你給牠皈依,現在是一殿閻王

莊有義:怎麼會變閻王啊?你不是汪汪富富嗎?每次都是這樣摸著你,還給你皈了依佛。

蘇師姐:你怎麼去當貓?講講看怎麼去當貓?莊有義,你怎麼去當貓?

莊有義:靈被抓走了。

蘇師姐:喔!剛剛第一殿閻王的父親劉泉山的靈被抓走,關在黑暗之中。現在很多靈被抓走,這很可怕!一有執著就進入空間。現在要給大家講,不要非分之想,思惟可怕,一想,執著,靈就被抓走。

現在是這樣,被抓走當貓,他把你抓來,你現在先在香光佛地聽經,禮拜天法會跟他的父親劉泉山,他媽媽葉氏春敏一起去西方極樂世界。

莊有義:不知道什麼叫西方極樂世界?

蘇師姐:你會念南無阿彌陀佛嗎?秦廣王,你開導一下,叫他念南無阿彌陀佛。剛剛不是南無阿彌陀佛救你嗎?

莊有義:是啊!南無阿彌陀佛。佛啊!佛啊!

蘇師姐:所以你一定要抓住南無阿彌陀佛。(莊有義念出聲)喉嚨再清洗一下,一直念南無阿彌陀佛,就救起來了。

莊有義:(哭著說)我有聽過這個聲音南無阿彌陀佛。

秦廣王:是啊!恩人啊!

莊有義:我好像有念過南無阿彌陀佛。

秦廣王:恩人啊!

莊有義:我怎麼會流浪到貓兒去。

秦廣王:恩人,你給我皈依過,你忘記了。

莊有義:怎麼這麼孰悉的聲音!

蘇師姐:是啊!南無阿彌陀佛。你會給人家皈依就是會念南無阿彌陀佛,知道嗎?怎麼會變成貓,你看看怎麼情形當貓?

莊有義:我愛我女人,我愛的女人養了一隻貓,那個貓好可愛,我在夢中,我的女人抱著他的貓,貓一直帶我進去,一直帶我進去,我的靈就被抓了。

蘇師姐:就死了?

莊有義:就生病,死了之後就去當貓。所以學佛的人,情沒有斷,可怕!

蘇師姐:有沒有聽到?阿彌陀佛喔!不放就完蛋了,對不對?講出來給人家聽,現在靈很多被抓。秦廣王,你來印證一下。

秦廣王:是啊!很多靈被抓,都執著真有,進入空間啦!

蘇師姐:現在執著很可怕。好,這個禮拜要聽經,請你上蓮花座聽經,再聽經以後,禮拜天一起送,這三個一起送。我佛慈悲啦!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蓋住。一殿閻羅王在這裡你救三個人。今天皆大歡喜。

秦廣王:感恩阿彌陀佛慈悲,感恩蘇居士。

蘇師姐:很高興認識你。那今天可以講說你也要幫助我們香光佛地。以後我假如說要去救人,你們都隨時要待命,一起積功累德,才能夠上實報莊嚴土。

秦廣王:是啊!香光佛地確實是不可思議。蘇居士,你的慈悲、心量非常大。你的慈悲心,我們聽經聞法都知道。能夠讓你救度的,就只有蘇居士你能救大家。

蘇師姐:我佛慈悲啊!現在是大家都有責任來救世啦!所以十殿閻王也要來救世。所以今天出這本書也是要救人知有十殿閻王。現在有什麼話給世人講解一下?請一殿閻王秦廣王要開示。最後尾聲了。

秦廣王:所謂的地獄,乃是自己的心性所造,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善因得善果,惡因得惡報,這乃宇宙的真理。而最主要,到地獄來受報的都是習氣啊!習氣未改,習氣及個性沒有改,所造的惡就如同循環一樣,若不去改變,就無法轉自己的業。所以人家說,未註生,先註死。也不用怕到地獄來受報,只要是善心善行,對人總是善心善行,對人對事都是以善來利益者,就不用擔心受此地獄之報。

蘇師姐:今天開示得非常好。那我們就請秦廣王上座。我們要再禮請第二殿的閻王。我們現在來念十聲送第一殿的秦廣王。感恩第一殿。

(蘇師姐帶在座同修念十聲佛號,送秦廣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