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訪/再訪閻羅王《第二殿楚江王》

楚江王.jpg

《訪問閻羅王 第二殿楚江王》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日

蘇師姐:我們禮請第二殿楚江王,阿彌陀佛。

楚江王:蘇居士,阿彌陀佛。

蘇師姐:楚江王,今天跟你見面很高興。以前常常叫你協助。今天是為了要救世,天上二十八層天訪問實錄出來了,現在訪問地獄實錄也要給它出來,訪問地獄,證實給人間苦難的眾生,了解真有地獄,給世間人知道:什麼因什麼果。不然現在社會大亂都是我行我素。因結果,果生因,循環無了期。學佛教人要深明善惡果報。

楚江王:是啊!這香光佛地所做之事,我們閻王,十殿閻王只要蘇居士開口,我們都會一一來協助。現在社會不信生死輪迴,可憐憫啊!為的是要救度這些眾生,大家都有責任啦!

蘇師姐:大家都有責任,加入我佛阿彌陀佛法界藏身,幫助苦難之眾生,得到解脫三界六道的痛苦。

楚江王:佛所說的教誡,智德慈悲,佛法的浩瀚威德,阿彌陀佛的大慈大悲,佛光照耀。我們閻王都會跟隨蘇居士,度化那些還沒有覺悟的眾生。

蘇師姐:我佛慈悲。好,那我們再請問楚江王,也是說我們把前面的十殿閻王送至西方極樂世界以後,你們是新上任才進來的十殿閻王,恭喜!機緣非常殊勝。

楚江王:蘇居士,剛剛第一殿的秦廣王應有稍稍地略為描述。

蘇師姐:那請楚江王再把它講清楚一點,給眾生能了解十殿閻王。

楚江王:這地獄的閻王、閻羅王,是在南朝,其實早在一般在有所記載之時,講的都是在古印度之時,就有所謂的地獄閻王這傳說。蘇居士,古印度之後,主要是世尊,所謂的釋迦牟尼佛出來將佛法興盛。故對於所謂的因果業報,就更為清楚明白。主要也是教導這些人世間只要為人者,皆都要從事善事,莫做害人之事,莫做所謂惡業,主要為此;而從未有所謂的閻羅王被超度。

  也當時閻王天子與鬼王,我們到忉利天聽佛講經,並提出一些問題。主要提出的是,譬如明明這些都是要來幫助這些人民的,可是他們又另作惡業而無法受到幫助。舉例而言,如同生產,這古代的人,母親生產是一件好事,傳宗接代的說法。母親生產之時亦是母胎血流,血流而把這孩子給生出來。我們在這過程當中不管是鬼王,也都是在幫忙守護,希望順利地來產下孩子;可是有些人就因為產了生了所謂的男孩,就是生兒子,必須要殺豬宰羊啦!

蘇師姐:他們不知因果,所以佛常講可憐憫者啦!

楚江王:又是一種血腥之罪,故如何能受其所得之福報啊!故這也是不可啊!那像我們這麼多,他們有講到,我來講一講鬼王的部分,鬼王的眷屬在鬼道裡很多,這眷屬也多。到處他們若看到有戶人家正在誦經時,他們也會在門口停下腳步,這一戶人家正在誦經,甚至於點香,亦是尊敬,這是善人,他們所作為善事,他就便離開。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每一位自己心現,自己所想、所思惟而造業。什麼因得什麼果報。是如此啊!

  閻羅王就是因為蘇居士你的慈悲,蘇居士三時繫念法會把二十八層天給打開了,當時這十殿閻羅王都想去西方,閻羅王也都知香光佛地;但從未想到蘇居士你也會把地獄給打開,從未想過。所以蘇居士的慈悲,上度等覺,下度地獄。地獄也敢打開,也救了地獄許多受刑期滿之眾生,以及突然受苦、突然醒覺之眾生,懺悔之地獄眾生,所以也因此閻羅王對蘇居士是恭敬有加。

蘇師姐:你要恭敬我佛,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的浩瀚威德啦!

楚江王:所以也是因此香光佛地在晚上請眾靈,十殿閻王來求超度啊!蘇居士的慈悲,才能至西方極樂世界啊!

蘇師姐:我佛慈悲,上度等覺,下度地獄苦難眾生。這印證佛四十八願度眾生。

楚江王:蘇居士,今日剛剛吾亦看到了秦廣王的醜事。

蘇師姐:是啊!是啊!你也是有就對了。其實訪問二十八層天天人每一位都有下地獄受苦啊!大家都有,我也有啊!只要有阿賴耶統統,都有造業的機會,所以念頭可怕喔!

楚江王:每一個出世,每一世不同,都不一樣,都是阿賴耶作主,就造業啦!

蘇師姐:所以人道積功累德很重要,訪問二十八層天每個都有阿賴耶,這是很正常。現在是這樣,楚江王你是哪裡人?我們先請問一下。

楚江王:吾乃武漢。

蘇師姐:武漢我去過,以前我去過,好像四十年前的時候。請問在武漢你在人道是處於什麼的行業?

楚江王:唉!我乃中醫。

蘇師姐:你在救世喔!

楚江王:開中藥材,把脈我可是一流!

蘇師姐:中醫最重要就是把脈,對不對?

楚江王:是啊!把脈才知身體哪個部位出問題。

蘇師姐:你是當醫生,對藥材很有研究是嗎?

楚江王:對藥材涉及,搖一搖,先聞再試。

蘇師姐:那我請問你,在那邊有開中醫,也會把脈,生意很好喔!你生幾個孩子?

楚江王:兒子只有一位,千金有四位。

蘇師姐:這五個人都有沒有學中醫?

楚江王:一女,這三女,第三個女兒,跟著我學。兒子對這沒興趣,但會幫忙曝曬藥材,藥材曝曬,藥材有時候要曬一曬才不會發霉。

蘇師姐:那我請問你,像這個中醫,你說你把脈很厲害,你是幾歲開始學?

楚江王:當時乃跟隨父親大人學,我大概十一歲。

蘇師姐:十一歲就學。李炳南師公說,學中醫愈小愈好。

楚江王:我的大伯也是中醫。

蘇師姐:你兒子小時候沒有給他養這個習慣就對了。

楚江王:因為獨子,較為順其自然,看他對什麼有興趣就讓他……他喜歡文,不喜歡學醫。

蘇師姐:喜歡文是教書嗎?

楚江王:他喜歡讀讀文章,寫寫字。

蘇師姐:以前的人,毛筆字很好喔!好,你是在武漢中醫的時候幾歲壽終?

楚江王:六十九歲。

蘇師姐:哇!那你在陰間有多久的時間?

楚江王:在陰間,其實不瞞您說,直接就說說,蘇居士,直接就說說我自己。我在陰間其實當過獄卒。

蘇師姐:當過獄卒,是從基礎學起吧!

楚江王:是啊!我當過獄卒,是從基礎。

蘇師姐:一往生以後,你去到陰間就有資格當獄卒就對了。當獄卒要有修,沒有修不能當獄卒。

楚江王:獄卒心地亦是要善良,亦是在世間之時不能有造太多的惡,要說沒造惡,難哪!但是就是不能造大惡,小小的錯亦尚可。所謂的造惡,就是有殺人償命者,亦是要受報,這都是宇宙的真理。

蘇師姐:你能作獄卒,不可能有造什麼惡,不然不會叫你作獄卒。

楚江王:是啊!在世間善,要積德啦!

蘇師姐:你這獄卒作多久?

楚江王:我獄卒作了有一百多年了,將近一百五十六年。

蘇師姐:一百五十六年。那我請問你,那時候閻羅王走,把你調上來嗎?

楚江王:蘇居士,這當時這十殿閻羅王同時求生西方,此乃是地獄的大事。十殿閻羅王突然空城,其實在他們來香光佛地求生之前,亦是都有聽聞蘇居士的講經說法;否則也不敢赫然一次就統統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蘇師姐:在晚上祖師大德來香光佛地請眾,十殿閻王他們集體要走,他叫我送,我佛慈悲就送了。人間六道太苦啦!能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跟阿彌陀佛,是善根深厚啊!早點走,有大福報之人啊!

楚江王:是啊!當時其實在一百多年,一百五十六年當獄卒當中,這很奇怪,也都有被所謂的就是有被知道我所做的事情。自然而然有那麼一天,亦是判官來找我,亦是在我旁邊的,像如同現在說的書記官就來,其實我當時仍在執事當中,也是拿著這獄鏃,一樣我去。「好,你過來!」我當然就過去了。我說:「判官,有什麼事啊?」「你跟著我來。」我就跟著去,去到了,奇怪!今日閻羅王?沒有看到閻羅王?他說:「你先跟我去更衣。」更衣?叫我要更衣?我也不懂。

蘇師姐:就給你換衣服嗎?

楚江王:是啊!這也是一個權妙。那就跟了進去,進去之後,這衣間、這簾子都有啊!

蘇師姐:這閻羅王的衣服很莊嚴吧!

楚江王:那亦教我一些威儀。說腳不能放在這椅子上,腳也不能放在桌子上,這其他的手的部分都可以,手你要如何動這尚可;但是就是不能把腳翹在椅子上跟桌子上,其他都可。但不能挖鼻孔,這也懂。因為他既然是判官,亦是對他是尊敬幾分。

  後來,換完衣服之後,判官反而對我行禮,我嚇一跳,怎麼搞的?「判官,有沒有搞錯?你怎麼對我行禮?」他說:「你有所不知,現在閻羅王已到香光佛地求生西方極樂國去了,現在我們第二殿這家大事業大,這十個殿正在等你,這你不上怎麼行哪!而且這查察司說你最適合了。」查察司就是幫我這些,任何人做什麼事他都知道的。這時我可要擺出我的架子!其實有一點怕怕的。

蘇師姐:你也是要有上面命令下來,他才可以叫你作吧!

楚江王:是啊!上面命令下來的。

蘇師姐:命令是玉皇大帝嗎?

楚江王:未問,沒有問是誰。

蘇師姐:好像有聖旨下來才有辦法,不能隨便就當吧!

楚江王:是如此喔!哎呀!這聖旨還是金色的。

蘇師姐:哈哈哈!對,這一定有命令。

楚江王:有啊!蘇居士你一問,我可問確實有啊!這書記官說:「有!」我也趕快說:「有!有!其實有!有!」

蘇師姐:他都沒有跟你講清楚,就叫你當閻羅王喔!

楚江王:他就給我跪下,我就傻了。那可了!那現在我就現在我的姿勢就是如此了。「來者何人?帶上來!」(聲音加重)夠威嚴了吧!

蘇師姐:哈哈哈!威嚴,很威嚴!第二殿楚江王很有威儀!

楚江王:眼睛往上一瞪,給他裝得醜醜的,嚇也嚇死了,其實我心裡也滿害怕的。你不要看閻羅王,閻羅王有慈悲的心。

蘇師姐:沒有慈悲不可能作閻羅王吧!

楚江王:是啊!表面兇,裡面可是慈悲啊!主要在賞罰之時,都是要他醒。蘇居士,要他醒,你知道吧!就是要他醒來,不要再做錯事。我是這個意思。那我就去當了楚江王。不得了啊!蘇居士,我管的二殿,每一殿都見血,都有血啊!要不這個劍葉地獄,要不血池地獄、糞尿地獄,都有血,這恐怖啦!這插下去都流血了。

蘇師姐:所以現在人都不怕喔!因果之事自然如影隨形。

楚江王:這個性剛強難化,所以蘇居士,你們佛地的弟子余月桃、陳秀蘭、盧錦玉、陳素卿有時候個性也很剛強難化,在佛地要知珍惜,不然出不了六道不能脫離,必定輾轉輪迴不能出離。

蘇師姐:那個余月桃、陳秀蘭、盧錦玉、陳素卿大家個性麻煩啦!在香光佛地,我佛慈悲,阿彌陀佛加持。好,楚江王,我們言歸正傳,你就是當了獄卒一百五十六年,等於說你在六十九歲往生,已經到陰間有一百五十六年就對了。一百五十六年你就當了二殿的楚江王,你也是滿快的。

楚江王:人家所說的,就這樣給坐上去了。

蘇師姐:人家說還是自己要積德,有福德要做好事。你有沒有感覺?

楚江王:是啊!我在獄卒做的好事可多了!我就不厭其煩地告訴這些受報的:「不要再來了,不可以再來了,這麼痛苦,不要再犯了。」

蘇師姐:他們好像無知就又犯了,自己要自知其根源。

楚江王:有啊!當時就說:「好啊!好啊!不會再犯了。」

蘇師姐:又來,又到。人不能作主,總是善惡夾雜啦!

楚江王:是啊!所以才說剛強難化,個性剛強難化。

蘇師姐:看你就知道心非常好。現在你在作二殿閻王,你的夫人,還是你的孩子、兒子現在都在哪裡?

楚江王:我的兒子出世為人,現在還在教書。

蘇師姐:那不錯。老婆呢?夫人呢?

楚江王:夫人在鬼道繼續開中藥店,還是老闆娘。

蘇師姐:哈哈哈哈!鬼道可以救,要救吧?

楚江王:救!救!

蘇師姐:鬼道要救,鬼道名字寫出來。作老闆娘,他會把脈嗎?

楚江王:算錢,對錢有興趣,算錢。

蘇師姐:貪所以才作鬼道啊!

楚江王:喜歡錢。還有一嗜好,喜歡聞中藥。

蘇師姐:他也是很內行就對了。那幾個女兒呢?四個女兒還三個女兒?四個女兒。

同修:千金四位,是。

楚江王:那妻兒之名給蘇居士您嗎?

蘇師姐:對,要你的名字,你在武漢中醫六十九歲的名字,再你老婆的名字。

楚江王:(寫下:蔡政明,妻子之名:蔡盧玉)

蘇師姐:你叫蔡政明,妻子叫蔡盧玉,有你的姓,他是在鬼道中藥行。

來,禮請二殿閻王蔡政明,要叫他的老婆蔡盧玉。

家嫻師姐:盧玉夫人到。

蘇師姐:盧玉夫人,你的老爺蔡政明在二殿作閻王,你知道嗎?

蔡盧玉:誰找我啊?誰找我啊?

楚江王:夫人啊!

蘇師姐:你的老爺蔡政明在這裡啊!

楚江王:夫人,夫人!

蔡盧玉:老爺!

蘇師姐:你老爺作了第二殿閻王,你都不曉得喔?

楚江王:夫人,夫人啊!

蔡盧玉:不知道啊!老爺,怎麼會是你呢?

楚江王:雖然衣服穿得有點……

蔡盧玉:怎麼都不一樣了。

楚江王:是啊!你看我多威風啊!以前沒有穿這麼好啊!

蘇師姐:現在是這樣,你在中醫店有沒有聽香光佛地講經啊?

蔡盧玉:有聽到,可是,我很忙。

蘇師姐:現在你老爺要你去西方極樂世界了,你老爺在積德以後要去,他要超你去西方極樂世界,以後大家都不會分開。

蔡盧玉:可是我看到老爺,我要跟老爺和他在一起,一起去。

蘇師姐:在閻王殿好像你不能進去。他每天都很忙,都在辦案。

楚江王:不行,不行,我太忙,案都辦不完。

蔡盧玉:老爺,你怎麼這麼莊嚴!

楚江王:夫人,聽話啊!

蔡盧玉:我好久不見,你怎麼變得這麼好看(邊說邊靠近楚江王)!

楚江王:不要靠近,不要靠近,不要迷啊!

蘇師姐:他是第二殿閻王,你不怕人家給你抓去?

蔡盧玉:他怎麼會變閻王呢?

蘇師姐:你作鬼,人家作閻王,在世積德,正直慈悲,才能有今天的成就。這位夫人。

楚江王:夫人,不要再愛錢啦!錢啊、財啊,不要再愛啦!

蔡盧玉:錢可以買很多東西呢!

蘇師姐:在哪裡?在鬼道都是貪啦!都騙人的。現在是這樣,蔡盧玉夫人,現在老爺要救你,你到底要不要聽話去西方?

蔡盧玉:我沒有看到西方,你叫我怎麼去?

蘇師姐:我佛慈悲,往西看!打開給你看。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

蔡盧玉:西方!金光閃閃。

蘇師姐:有沒有看到?你最愛的金有很多啦!

蔡盧玉:哇!我喜歡,我要去。

蘇師姐:那要念阿彌陀佛。

蔡盧玉:念阿彌陀佛就可以去那邊,很多東西?

蘇師姐:對!禮拜天三時繫念法會送你到西方,現在香光佛地先聽經,現在不給你回去鬼道,我佛慈悲現在給你靈蓋起來。給你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上蓮花座。

(對同修說)先靈蓋著,給他聽經,一個禮拜再講。這個要寫下來(於禮拜天三時繫念法會要念的名單),第二殿閻王的夫人蔡盧玉。二殿閻王,還有沒有人要超度?

楚江王:有啊!我兒子去了人間教書。我的女兒,現在是我的三女。

蘇師姐:三女是中醫!你不是講說他作中醫?他現在人在哪裡?

楚江王:(寫下名字:蔡宛孜)蔡宛孜,他現在在鬼道,但是這次出世他現在是男眾身。

蘇師姐:他有去出世變成男眾就對了。現在假如叫你當父親的名字蔡政明,再叫蔡宛孜,就能叫女兒嗎?

楚江王:他現在在鬼道當蒙古大夫。蒙古大夫就是似懂非懂,特別喜歡用針灸針醫人。

蘇師姐:蔡政明的三女蔡宛孜。

家嫻師姐:三女蔡宛孜到。

蘇師姐:我佛慈悲先給他回去過去世。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把衣服脫掉,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恢復過去世蔡政明的三女蔡宛孜。

(對身旁的同修說)佛水給他喝一下,給他灌溉一下,頭部清一下。

(對蔡宛孜說)你看到了喔,你的父親在這裡蔡政明。

(對楚江王說)有沒有看到女兒?

楚江王:有啊!女兒啊!

蔡宛孜:父親啊!怎麼會是你?

楚江王:是啊!女兒啊!過去學習藥理醫理之時,都不能一知半解,不懂之時應該要問。

蔡宛孜:不敢問。

楚江王:這一針,這針針對了就好,這針灸針錯了可會致人命。

蘇師姐:你們有在針灸,都有在針灸?二殿楚江王也在針喔?針灸有效嗎?要老實講。

楚江王:其實有效。

蘇師姐:是把他的脈打通而已吧?

楚江王:有時氣瘀,有時血瘀,氣通其實就可,但是這要看功力。這針插得深淺,第一個,穴道要能夠真正插對穴道,再者,是針的深淺度,很重要,這針在彈的時候,力道也是要控制得宜。

蘇師姐:那現在是這樣,我們先來講針灸,包括中醫師來講,生病也是都是業障病吧?

楚江王:聽經聞法才知道身體的病痛是業障病。

蘇師姐:所以醫生要有醫德,還要多做善事,不然他的冤親債主也會跑到醫生身上嗎?

楚江王:現在蘇居士一說,我看過去、過去印證,有,會到我身上,一定會!

蘇師姐:你們也是有被附體過吧?

楚江王:但是也是會有不舒服。因為有時,所以現在一些針灸的,有時都會拜佛來清除。

蘇師姐:現在拜佛是一個辦法。現在問題假如說你用的錢,比如說你賺一百塊,假如你的生活費所用的拿起來,剩下的都布施掉,這眾生就不能找你吔!我聽人家說是這樣。

楚江王:是啊!確實要行醫,要救世,就不會被眾生找到;但是要是以賺錢為目的,當然要受報。

蘇師姐:對,我看到是很多醫生醫人,後來自己的臉都灰灰的,中醫是這樣。賺錢假如說我吃飯夠,剩下布施掉,眾生不會找他;假如說今天統統錢留子孫用,眾生都會在他身上。

楚江王:是啊!這是宇宙的真理。冤有頭,債有主。

蘇師姐:是很可怕!這要楚江王來印證。好,現在你的女兒蔡宛孜他會不會念佛?你女兒在作中醫蒙古大夫有沒有聽到香光佛地講經?

蔡宛孜:有啊!有啊!常常聽到南無阿彌陀佛,我還有聽到「佛」(尾音使力拉長)

蘇師姐:那你們要不要去?你爸爸要去西方喔!他現在是第二殿閻王。

蔡宛孜:可以跟我父親一起去嗎?

蘇師姐:你現在要和你母親一起去,要照顧你的母親,你母親現在已經在蓮花座上面了,蔡盧玉。

蔡宛孜:母親已經在那裡了。

蘇師姐:一起,好,先給你上蓮花座,先聽經一個禮拜。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脫胎換骨,上蓮花座。蓋住!

(對楚江王說)還有沒有要超度的?我佛慈悲,百千萬劫難遭遇。

楚江王:我有三位女兒。

蘇師姐:喔!三個女兒,都在哪一道?

楚江王:有一女在畜生道,乃當豬,是我的大女兒。

蘇師姐:叫什麼名字?

楚江王:(寫下名字:蔡玫君)這是大女兒,豬,畜生道;二女兒在鬼道,賣針線盒,他喜歡刺繡(寫下名字:蔡如雲);小女兒當小鳥(寫下名字:蔡子玲),原本小女兒是希望他是個兒子,生出來還是一個女兒。

蘇師姐:喔!所以叫蔡子玲,以前也是重男輕女。

楚江王:是啊!以前都要生子傳宗接代啊!

蘇師姐:好,我佛慈悲,現在先來叫豬的這個大女兒,叫蔡玫君,爸爸叫蔡政明。

蔡玫君:(發出豬的叫聲)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南無阿彌陀佛,衣服脫掉,拉鍊打開,南無阿彌陀佛。

(對身旁的同修說)佛水給他喝一下。

(問蔡玫君)你怎麼去當豬?

(對楚江王說)你是二殿閻王沒辦法救?

楚江王:蘇居士,各人造業各人擔,如何救?這是真理。今天不是香光佛地我佛慈悲,講實在的我沒辦法救。

蘇師姐:你看看,沒有我佛慈悲,沒辦法救。他女兒當豬,沒辦法救。好,來,他女兒叫蔡玫君。你爸爸在這裡,蔡政明在這裡。

蔡玫君:父親大人。

蘇師姐:你怎麼去當豬?講來聽聽看。

蔡玫君:為什麼會去當豬?我在追,作夢在追一隻雞,追追追追追,我要抓雞、抓雞、抓雞,抓抓抓就跑進去了,怎麼會去當豬呢?

蘇師姐:豬是愚痴,你怎麼會去當豬?你在世間有什麼愚痴的事情,講來給大家聽聽?講啊!能消你的罪業,你父親在,給父親懺悔啦!

蔡玫君:我覺得我很聰明,我比妹妹更聰明啊!他們做得到,我也做得到,為什麼?我有不平。

蘇師姐:你是嫉妒,跟自己的妹妹!嫉妒就愚痴,當豬,都是一家,你自覺得對,傷到妹妹,你肚量太小,難怪你作豬啦!

(對楚江王說)是這樣愚痴就當豬嗎?楚江王。

楚江王:蘇居士,女兒說出心裡面的話也好。其實當時一開始,大女兒也有意跟我學醫;可是學醫必須要知道藥草的屬性,有時亦是要切割,藥材要切,有些要乾。三女兒比較勤勞,大女兒總是做了一下子,就嫌工作繁重而回房休息。所以當要學醫之時他較沒耐性。

蘇師姐:對啦!還嫉妒。

楚江王:所以他也是盡量閃避,而盡量都是說另有其事,而回自己的閨房。要不就自己說生病須要休息,以生病為藉口,有時就說:「哎呀!實在是累了。」

蘇師姐:懶惰、自私。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像我們修行也不能懶惰,是害自己。

楚江王:因為這樣,他其實自己的智慧是不亞於其他的妹子,但是就是小聰明用錯了地方。

蘇師姐:就好像是我都不做,我就懂,結果都不懂。藥材你不研究,吃了會死,你還敢不平!要小心。你看什麼因,什麼果,計較,自己受苦,去當豬,還是父親給你救起來!現在你母親都在,你母親蔡盧玉在上面,有沒有看到?跟你母親一起去西方,先上蓮花座聽經,才知道道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阿彌陀佛。現在再叫二女兒蔡如雲,賣針線的。

家嫻師姐:蔡如雲到。

蔡如雲:誰叫我啊?我生意很忙的!我今天刺了一幅鴛鴦。我生意很忙的,我客人很多,跟客人談生意。

楚江王:女兒,如雲孩子啊!

蘇師姐:你有沒有看看你父親在這裡蔡政明?

蔡如雲:父親你今天怎麼這麼威風啊?衣服也穿不一樣。

蘇師姐:你父親現在是第二殿閻羅王吔!

蔡如雲:作閻羅王了?

蘇師姐:他積德積得夠啊!像你積德積不夠,賣針線。

蔡如雲:為什麼在陰間沒有看過父親?

楚江王:不要再繡了。如雲孩子,不要再繡了。

蔡如雲:可是我繡得很漂亮,我生意正在談,人家要買我的鴛鴦。

蘇師姐:你要在鬼道沒有日月光是嗎?你現在看你母親在那邊,還有你第二個妹妹跟大姐。

蔡如雲:為什麼今天大家都到了?

蘇師姐:你享了你父親的德,能到西方極樂世界,你看西方那麼亮,有沒有看到?你可以去那裡,要針線幹嘛

蔡如雲:好漂亮喔!我要去,我要去!

蘇師姐:先上蓮花座,跟你媽聽經。

蔡如雲:可是我要跟父親講講話。父親,我這針繡刺得真好。

楚江王:如雲孩子,你最得意的就是你有一手好功夫啊!

蔡如雲:是啊!每次父親講我的刺繡,我是最高興的時候。

楚江王:真正大家閨女。

蔡如雲:是啊!是我啊!父親最疼我了。

楚江王:父親疼你,要聽話,如雲孩子,不要再繡了。

蔡如雲:不行再繡了,為什麼?

楚江王:孩子,不再執迷了。

蘇師姐:奇怪,你這四個女兒都沒嫁嗎?都沒嫁?

楚江王:確實沒嫁。可知為何說沒嫁?

蘇師姐:哈哈哈!楚江王,你們是獄卒太多?不然我們人豪在睡覺。

楚江王:蘇居士,訪問閻羅王好不容易!當然獄卒都想來圍觀、來旁聽。

蘇師姐:圍觀也要照規矩,照顧好人豪。

楚江王:靠近人豪才聽得更清楚。

蘇師姐:那我請問您,你這四個女兒都沒有嫁?

楚江王:可知為什麼不嫁?

蔡如雲:我想守在父親身邊,我最愛父親了。

蘇師姐:好,父親要去西方極樂世界,你去不去?

蔡如雲:當然去囉!我要跟著父親。那為什麼現在……我不是要跟在父親旁邊?

蘇師姐:不行,他還要再上班,要辦案啊!

蔡如雲:為什麼辦案?

蘇師姐:因為我們在救世。你沒看到喔!不像你在鬼道為自己做針線生活。

楚江王:蘇居士,我們家女兒還是很會撒嬌。

蔡如雲:父親,父親,我看到父親是最高興,我父親是最愛我了。

蘇師姐:哈哈哈!阿彌陀佛。

蔡如雲:為什麼要嫁呢?在父親身邊是最幸福的事情。

蘇師姐:好,現在給你上蓮花座聽經,才了解什麼是生死,先跟你媽在一起。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這小女兒作小鳥,小女兒叫蔡子玲,爸爸叫蔡政明。

蔡子玲:(發出小鳥啾啾啾的叫聲)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對著身旁的同修說)水給他。衣服拿掉,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佛號可以突破空間。你怎麼當小鳥?蔡子玲。

蔡子玲:我喜歡吱吱喳喳、吱吱喳喳一直講,一直講,又喜歡抱怨。我討厭姐姐,父親最喜歡我三姐。

蘇師姐:三姐乖。

蔡子玲:可是我也喜歡父親,我喜歡撒嬌,他也喜歡撒嬌。所以我就吱喳喳喳、吱吱喳喳一直講,一直講,想父親看到我。

蘇師姐:所以變小鳥。好啦!要不要跟你父親講個話?不然先上蓮花座。

蔡子玲:父親,我最愛你了。

楚江王:父親知,父親知,子玲孩子啊!

蔡子玲:是,父親啊!

楚江王:要聽父親的勸告,要念南無阿彌陀佛,要念南無阿彌陀佛!

蔡子玲:阿彌陀佛有什麼好處啊?

蘇師姐:才能跟你家人永久在一起啊!

楚江王:子玲孩子,念南無阿彌陀佛,你就能跟父親永遠在一起啊!

蔡子玲:真的啊!那我要一直念佛,一直念佛,一直念佛,一直念南無阿彌陀佛。

蘇師姐:愛父親愛成這樣。先上蓮花座。你有沒有看你媽在那邊?

蔡子玲:哎呀!今天怎麼母親也在?可是我要在父親身邊。

蘇師姐:要先上去,先聽經再講。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脫胎換骨。蓋住!楚江王,你們家人,三時繫念我佛慈悲,會統統超度了。那我想問你一下,你作中醫,前一世是作什麼,能夠作到中醫?

楚江王:前一世乃是一莊稼漢。

蘇師姐:莊稼漢,種田的。也是孝順囉!

楚江王:當然,人道百善孝為先。

蘇師姐:我聽人家講,孝順才能作到中醫。

楚江王: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謹身節用,以養父母,此庶人之孝也。

蘇師姐:百善孝為先,才能作莊稼漢,純樸才有機緣研究,才能作好的中醫,也是對藥材很喜歡。

楚江王:是啊!我是一位莊稼漢,我與其他莊稼漢不同的是:我在農作之時,每天要去田裡做事之前,總是要走過路旁看看,這一樣是什麼藥材,這一樣又是什麼。這乃是因為我的夫人他家裡對藥理似乎略知一二,故有一次我受傷,我不小心被蛇咬到,夫人馬上用草藥捶一捶,將草藥敷在我的傷口,這傷口自然而然很快地就痊癒。從那一次開始,夫人有時候也是要我陪同他一起去採藥,上山去採藥。所以農作之餘,沒有做農作之時,就會跟他去上山採藥。我們亦是在這庭院曝曬。當時很多人出了一種一顆一顆的,身上一顆一顆的。

蘇師姐:身上有病,一粒一粒的,像是有毒吧?

楚江王:就像人家所說的疹子。我們取出這個根,藥材有這個根,所說的毛根,讓他們去煮。剛開始他們不會,我與夫人就一同、一起來煮這解毒的根湯給他們喝,連續他們喝了三天以後,這非常有效。

蘇師姐:是不是那種出疹?出麻疹,那種長長白白的?

楚江王:是啊,是啊!就是那個。

蘇師姐:那個是麻疹,麻疹會發燒吔!

楚江王:叫出麻啊!

蘇師姐:那不錯!會做善事。好事要多做,積德能作好的中醫喔!

楚江王:因為夫人家裡傳授一二,故做這些事,也幫助整個村裡面的人,要不然因為容易傳染,當時會傳染,不知為何傳染。而就是因為這樣懂藥草能救很多人

蘇師姐:慈悲救世之心自然運行,你去當醫生,才能有好因緣。那我們再言歸正傳。你在六十九歲,也就是你在作獄卒一百五十六年往後推,有沒有下過地獄?

楚江王:剛剛第一殿閻王有說過,其實在哪一殿,跟這一殿都有一些因緣。我乃是一位將軍。

蘇師姐:以前當將軍,大將軍嗎?

楚江王:我作過大將軍。

蘇師姐:以前是哪一國的大將軍?在一百五十六年往後推是幾世啊?

楚江王:大約應該是第九世。蘇居士,這將軍非第九世,將軍要我說出我看到的我自己當將軍的部分,將軍乃跟此人(指著玉嬋師姐)有緣。

蘇師姐:跟江玉嬋有關係?

楚江王:與玉嬋有緣。再者,講我九世之事,九世我一樣是一位大夫。先講我的九世,再來,講將軍之事。我乃是一位大夫,所謂的背著這個行醫,自己亦是已有小小的草藥鋪。

蘇師姐:就是給人家醫病就對了。

楚江王:小小的草藥鋪。有些婦道人家,這些婦道人家,大部分有些是所謂人家的女管家,有的是人家的大老婆,有的是平民百姓、良家婦女來跟我拿一種藥。我這個藥比較特別。

蘇師姐:那什麼藥?

楚江王:以前所謂的、現今人叫做墮胎藥。

蘇師姐:這不能給人家,你給人家這都有罪,都有因果。因為胎兒要來出世,把他墮胎,都有罪喔!

楚江王:這當時也不知那叫做不能給人家,因為如同這婦道人家,看他臉是善良的婦道人家,哭哭啼啼地說他女兒被強姦,懷有身孕,你說要不要給啊?當然要給啊!那像大老婆,講的是說小老婆有身孕,這是熟悉才跟我講小老婆有身孕,想要下藥讓他墮胎,在食物當中下藥。女管家是婢女愛上員外,女管家亦是聽夫人之言,也是買藥來給婢女下藥。有太多的所謂的被下藥而流產,下體會大量流血而死亡。

蘇師姐:所以你就殺了很多人的生命,墮胎。中藥也是很毒喔!中藥吃了就能夠墮胎,很可怕

楚江王:有些中藥就是會如此。當時這也不是能夠隨便外傳的。

蘇師姐:現在很多不相信因果的醫生也不曉得,在墮胎,這個都有因果,因為是一條生命吔!

楚江王:墮胎是現今的,當時是為中藥藥材;現今現在人世間所現的都是西醫較多,西醫用外力把他取出,這都有罪。

蘇師姐:對對對!都有罪。我看到我們隔壁有個西醫,後來收起來,好多小孩拉他,嬰靈都有。你說你給人家墮胎,後來你死掉下地獄,是這個意思嗎?

楚江王:當時其實我的心念是想幫助人,怎麼知道也是傷害了嬰靈。

蘇師姐:現在假如說人家肚子有東西你給他弄下來都有罪,一條生命。那你下幾個地獄?

楚江王:溶血地獄,就是血池地獄。所以因緣是這樣,知道這可是每一個生命都不能有所損壞!尤其是用藥物來傷害他。

蘇師姐:那是真的。那你下地獄多久才上來?

楚江王:那確實痛苦,地獄上來。

蘇師姐:你有到畜生道嗎?地獄上來有作什麼畜生?

楚江王:在血液裡面,在人體的血液裡面當血液裡面的血球,紅血球。

蘇師姐:阿彌陀佛喔!哇!罪這麼重!現在文明病紅血球病,阿彌陀佛喔!後來怎樣出來的?

楚江王:幸好在此人身上,此人亦是學佛,亦是信佛。蘇居士,這事情很重要啊!這人體人世間身上的血液眾生,有所謂的紅血球病、白血球病,而我乃是紅血球病,看有多少的紅血球病啊!而我剛好在血液之中,因為我有說我當時心並無惡念,也不知就是這樣害了人。

  此人我在他身體當紅血球之時,此人有一日在寺廟,來到寺廟聽出家眾給他開導。他亦是出家,亦是學佛,我才得此在他的毛細孔及在他的身上亦是聽聞佛法。也因此當此人真正心性轉善之時,我也不用忙碌於血液當中跑來跑去,否則我都在血液當中跑來跑去。

蘇師姐:你在他的血液中,後來怎樣出來的?

楚江王:當他最後一念,念佛往生西方時出來。

蘇師姐:是。那時候念佛,佛號也是南無阿彌陀佛嗎?才有這個力量喔!

楚江王:是啊!雖然在他的肉體,其實也是等於他念了那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把整個空間打開,所以他也救了多少億的血液眾生!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喔!那我問你一下,白血球病是什麼?沒有血液?那是造什麼業的?

楚江王:我不懂,不知白血球病為何。只知道跟他們相過之時,他速度比我們好像快了許多。我每次特別留意之時,我們亦是速度都非常地快,非常地快,但是都來不及,來不及,因為所遇的不一定相同,現在所遇的這一個,不一定下一個又遇到,似乎都沒有遇到過。

蘇師姐:你說你作紅血球是進了這個人的身體,是自然進去還是他生出來你就在裡面?

楚江王:他出生我已在他身體裡面了。

蘇師姐:生出來就在裡面,你是和這個人共業嗎?

楚江王:蘇居士所問,問得好啊!我是跟這個人共業。

蘇師姐:你跟那個人共業是什麼?以前也是給你拿藥的人?

楚江王:蘇居士,他就是給我買藥的女管家啦!

蘇師姐:啊!喔!這因緣真的是很可怕!

楚江王:因為女管家也是忠於主人。

蘇師姐:所以忠於主人幫忙墮胎。後來女管家投胎作人,你跟他共業,所以你的靈等他出世,女管家一有身體,你就進入他的血液,在他的血液中游走,叫紅血球過多症,叫絕症啦,是嗎?

楚江王:是啊!我進入他的身體血液之中,也因為這麼一句殊勝的南無阿彌陀佛,救了我出離啊!

蘇師姐:從女管家身上出來,後來有再投胎嗎?

楚江王:又再投胎為人。

蘇師姐:出世女眾還是男眾?

楚江王:我乃投胎為女眾。

蘇師姐:你是第九世是地獄,那就第八世嗎?

楚江王:第九世是地獄,第八世是作紅血球,在女管家之身。

蘇師姐:接著是第七世。你那時候作到中醫是好幾世了,是蔡政明。

楚江王:是啊!因為有這個阿賴耶,一有不正念,果報沒完沒了。所以對中醫,對藥草就是有一股喜好。

蘇師姐:對,你看九世就有了,很可怕!

楚江王:而且自自然然就是,那麼自然。

蘇師姐:是啊!很可怕。請問你在九世裡面有沒有作過畜生道?

楚江王:曾經作過一頭牛。

蘇師姐:你是欠人家債務?投胎牛是還債,你有欠人家債才投胎牛嗎?你是欠人家什麼債?這要問清楚。楚江王你給世間人開導一下,一點一滴都有因果,要受報的。

楚江王:買米,買米,買米錢未還,亦有稻穀未還。

蘇師姐:就是稻穀借錢、借米都沒還,後來死掉還要去作牛,作多久?

楚江王:作一世的牛還債啦!

蘇師姐:喔!這個都要還,很微細。今天是這樣,二殿的楚江王你要給我們開示一下。像你今天的故事也非常地精采!你的家,包括你四個女兒、夫人,等於五個人,只有兒子當人,就沒辦法救度出輪迴,家親眷屬都在輪迴。今天你作到楚江王,我佛慈悲,訪問的家親眷屬都可以救,超度出輪迴。今天你救了你的妻女往生。

楚江王:一飲一啄,莫非前定。所謂的任何心念一造惡都須要受果報,唯有心要純淨,所謂純淨純善才不會落輪迴之報啊!佛法殊勝哪!南無阿彌陀佛的威德,突破空間、突破時間,浩瀚無比喔!

蘇師姐:對啊!懂得六字洪名南無阿彌陀佛能救很多人。

楚江王:當為人時應把握因緣,就如同為紅血球病之時,受此人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而得以轉生受身。世間人做任何事情都要知因果,因果可怖啊!阿彌陀佛。

蘇師姐:是,阿彌陀佛。現在秀麗師姐還有沒有什麼要問的?

秀麗師姐:可以請問楚江王?

蘇師姐:請說。

秀麗師姐:我對紅血球比較好奇一點,沒有想到紅血球也是有靈投進血液之中,所以血液裡面這麼多這麼多的紅血球,表示血液裡面這麼多這麼多的眾靈?哇!那真是無數無量的。

蘇師姐:不是講我們身上有五十兆嗎!

秀麗師姐:是啊!所以紅血球、白血球,還有那些血小板,每一個,每一個都是靈啊!那請問所謂的一世,是不是紅血球他的生命,一般醫學來講是一百二十天的生命,他自然就破壞了,細胞就分解了,這樣當作一世嗎?

楚江王:是啊!你所說的是一百二十天這紅血球就自然分裂解開,這叫做亡,所謂的身亡,亡啊!再生又另有紅血球。其實他在於空間亦是到另外一個紅血球,亦是如此。而紅血球在一百二十天又是破裂,故剛剛才言,紅血球都無法與白血球同時同樣碰過,再一次的碰面。這樣可知啊?

蘇師姐:阿彌陀佛。造業很可怕!

楚江王:所以,蘇居士,重點在你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可以突破空間,幫助這麼多的,這是我要講出來的重要原因。佛號浩瀚無比,要珍惜喔!

蘇師姐:是啊!六字洪名「南無阿彌陀佛﹂現在解開了。

楚江王:所以你可知這紅血球受報之時,若他沒有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他一樣一百二十天換,一百二十天換,在這空間當中,此世他就是紅血球之靈,紅血球的眾生就是如此;而又在此人身上,所以細胞的更換,細胞的汰舊換新其實只是細胞,這乃自然現象,而其靈就如同迅速地搭乘紅血球一樣。這樣可回答蔡居士?

秀麗師姐:是。感謝楚江王講紅血球,皈依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威德,能救很多人。

楚江王:所以蘇居士,香光佛地確實是殊勝無比!

蘇師姐:是啊!現在要救世,因緣殊勝,阿彌陀佛來救苦救難,所以你們今天被訪問,你們可以救很多人,才知道身上有病都是眾生。

楚江王:很多沒有學佛不知因果,出世就是業報身,酬業而來。

蘇師姐:好,我們現在把你這個老婆、四個女兒現在都寫了牌位。

楚江王:感恩蘇居士。

蘇師姐:現在在香光佛地先聽經,禮拜天我佛慈悲保送上西方。等我佛慈悲有接引我要走的時候,我們一起跟十殿閻王往西方極樂世界。

楚江王:蘇居士,你可知這些女兒都是我過去給人家下藥的!

蘇師姐:喔!下藥,墮胎的來作你的女兒嗎?

楚江王:這樣你就知道為什麼他們一直不婚,不婚嫁,討債來的!

蘇師姐:阿彌陀佛。是,所以都沒有結婚。

好,我們念十聲送楚江王。今天因緣殊勝,非常高興!

(蘇師姐帶領在座同修們念十聲阿彌陀佛佛號,送第二殿閻羅王楚江王。)


 

再訪閻羅王 第二殿楚江王》

二0一五年八月四日

蘇師姐:我們禮請第二殿楚江王,阿彌陀佛。

楚江王:蘇居士,阿彌陀佛。

蘇師姐:恭喜!你的家親眷屬很多去西方。第二殿剩一個還兩個?你要勸導一下。

同 修:第二殿的家親眷屬去西方或是去天道了。

蘇師姐:恭喜楚江王!你的家親眷屬統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或天道了。

楚江王:感恩蘇師姐,蘇居士。

蘇師姐:要感恩我佛慈悲。我那時候疏忽掉了。你是講你以前當過將軍,你看到自己當將軍的部分乃跟此人(指玉嬋)有緣,現在你附他的身體。你這將軍是在第幾世?

楚江王:蘇居士,這乃是九世,剛剛有說乃是大夫,而又講這個的第九世是將軍,玉嬋孩子的第九世亦是北宋將軍。

蘇師姐:他也是北宋將軍,你們都是有緣,以前也是跟玉嬋他在一起就對了。

楚江王:話說如此,北宋帝王有曾經被所謂的金兵擒拿,帝王被金兵所擒。而吾說與玉嬋有緣,乃是將軍之時,玉嬋也是一位將軍,為了要護持君王,最後還是全軍覆沒。當時整個宋軍全軍覆沒,連帝王後來都跳山崖死亡。當時吾亦提起與玉嬋有緣,是乃我的八世剛好是玉嬋的九世。吾曾經與他會上一會。在講幾世時(空間、時間)都會有出入,有不準,所以我說九世、八世是指跟玉嬋的關係。

蘇師姐:喔!你們兩邊各護其主而戰嗎?

楚江王:是。可是在打仗之時,都各自武藝高強,就是所謂的帶軍乃是主帥之意;但是因所謂的武功不分上下,所以亦是戰了幾回,比到下馬。

蘇師姐:下馬再打就對了。

楚江王:是啊!當時只知要對方的首級,要對方置於死地,並沒有真正的特別地去留意。回營之後,在睡前腦海總是非常深刻,此人為何一直浮現於所謂的腦海之中?就是這麼深刻的印象,如此深刻的印象,這就是有說不出的孰悉感;但是現在各護其主,亦是要幫忙各自的帝王,當時我乃屬於所謂金兵,玉嬋乃屬於宋軍,北宋將軍。整夜徹夜難眠,此時吾之心腹,蘇居士,我的心腹看吾已經深夜帳房還是燈都未關,前來關心,向前問我:「怎麼回事?」我說:「其實我已經躺下,想要好好休息;但是總是翻來覆去還是這一位影像,且不可思議的是明明就看到這一個他會死,可是不知為何……」

蘇師姐:你說玉嬋會死,結果他沒死嗎?

楚江王:就是看到他的未來,可是因為同為各自的君王,而是敵軍相對,百思不解,為何對他特別有……

蘇師姐:請問楚江王,玉嬋是宋軍將軍,那你呢?

楚江王:我乃金兵將軍。當時帝王為北宋的徽宗,被困,早已知他會身亡;但不知不覺悲從心起,跟他的孰悉,悲從心起,但又不能如何的勸告或是如何的暗示。

蘇師姐:你想到對他的熟悉感,所以不能睡,後來呢?

楚江王:吾之心腹亦想如何解我的心憂,使出一計:「那就明日再戰之時引他至吾帳營附近再說吧!」心腹亦說:「將軍自有辦法,自有辦法。」也因為吾之心腹足智多謀,我相信他。故於隔日再戰,吾亦偽裝敗戰,只引玉嬋一人,好勝欲追,馬匹即停,跨下,吾亦進入附近有一破舊房子。

  玉嬋此人威猛,雖然是破舊門,他還是用很大力推開,看到我,看四下無人只剩下我,我亦好像也只是把劍放下,我的刀柄劍朝下,亦說出:「將軍此乃……」。就慢慢說出,剛開始他亦想要擒拿我,我跟他比手,就跟他說:「約你來此是有話相告」。他說:「既然是敵軍相對,有何好言相勸?應該是各護其主,各自忠心於自己的君王便是,何來好言相告?」但因此時已漸漸地大家緩和下來,他似乎看我亦是沒有敵意,而也沒有再有那麼大的恚怒,也就沒有那麼大的生氣。

  我就說來:「我知道將軍之功夫不得了,我當然會是你手下的敗將,可是有一事亦是要告知將軍,小心為妙!」我就直言。我回營之後無法好睡,總是輾轉難眠,「看到將軍你的生死,故亦知道將軍乃是忠於朝廷,故事先來請將軍,也能夠莫再繼續地打打殺殺下去。」明知如此說並無有大的作為,但是亦說出重點,再說出我與他似乎有很深的孰悉。

蘇師姐:玉嬋有感覺嗎?

楚江王:剛開始我說出他會死亡,他生氣地說:「你所言我豈可輕易相信?」後來我說與他有熟悉之感,他似乎才正眼看了我。

蘇師姐:好像也有熟悉之感喔!

楚江王:是啊!這眼神交視對看之後,才發現似乎如此。這時兩人似乎就好好地坐下來,很久的時間並沒有說任何的話,但是似乎……

蘇師姐:心對心,心有對心。

楚江王:就是熟悉感,心對心。

蘇師姐:玉嬋有熟悉感,你本人也是有熟悉感就對了。

楚江王:是啊!就現今的時間而言,當時坐了大概應該是一刻鐘吧!

蘇師姐:十五分鐘。

楚江王:並沒有出任何言語。後來不知為何,吾之畫面浮出,腦袋浮出過去我與他乃兄弟。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玉嬋知道嗎?

楚江王:當時我並未觀他知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乃我之兄長,吾乃手牽住便自說出:「將軍,你乃我過去之兄長,且是相依為命的兄長,兩人相依為命,故這深刻的印象,也不知為何,此時特別地明顯。」牽住他的手,這手一牽,原本是一個魁梧亦是殺氣騰騰的將軍,也就慢慢地所謂的柔軟下來,似乎這麼一握,畢竟知道一切。但吾之兄,就是玉嬋,亦是說:「不管過去如何,我既然為人臣子,亦是要盡忠,還是要聽命。」

  所以他亦是他必須要奮戰到底,就如此。吾亦未再出戰,並沒有出戰,另有其他的將軍支援而來,所謂的軍隊而來。亦是真的就如我所言,全軍覆沒於山谷之中。知道整個山谷的地勢,容易將他們團團包圍,亦是讓北宋這些士兵全軍覆沒。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喔!

楚江王:吾此役並未在此,亦身體微恙。

蘇師姐:宋軍全軍覆沒,包括玉嬋死掉就對了。

楚江王:蘇居士,這要講的是,蘇居士常常於經文當中講經之時,講到阿賴耶識,這阿賴耶所現的何時現,何時與此人有緣,這都是、真是千真萬確。不知玉嬋自己,當時吾亦是如此說,其實亦沒有對國家所謂的盡忠,雖然以私下私人之情,但是於自己心中亦有愧疚。

蘇師姐:這真是很悲哀!講實在,人一世一世的不一樣。所以你說玉嬋跟你以前也是兄弟就對了。現在你能作到第二殿的楚江王,玉嬋現在在香光佛地也是為救世,兩人都是一樣在救世。過去世這實在是……

楚江王:宜勸導過去之兄長,好好把握此生。

蘇師姐:可是也是來不及了,對不對?照你這樣講,楚江王,你是不是有預感還是你會看到有預感,以前當金兵的時候?

楚江王:當時似乎它自己就會浮現,就在似乎……

蘇師姐:有境給你看就對了。現在玉嬋也會看到境,也是這樣。是不是以前你們兩個兄弟也有學這個東西?

楚江王:蘇居士意思是要我去看過去我與他相依為命之時之事。

蘇師姐:對。你們是從小沒有父母嗎?

楚江王:(點頭)

蘇師姐:喔!相依為命。兩個都有學功夫嗎?有去修行嗎?

楚江王:話說當時是有一位婦道人家,看我二人原本亦是幫人做小活,年紀小也只能幫忙挑挑柴或是幫忙幹一點活。有一位婦道人家心善,勸導我二人,既然如此,何不去山中寺廟?他說到山中寺廟又有飯吃,又不用這麼辛苦,而且又可以習字,所謂習字就是你可以看經文,所以習字應該是要有人教,看我們兩兄弟亦是所謂的聽話的孩子,而且勤勞,那就要我二人在小寺廟當中去幫忙。

蘇師姐:有沒有學打坐?

楚江王:亦有。當時去的時候我兩兄弟非常開心,因為三餐都有得吃,而且幹活我兩兄弟也很願意,而且師父對我們都很好。蘇居士所謂的禪坐,因為當時年紀小。

蘇師姐:那是幾歲的時候?玉嬋是哥哥是幾歲?

楚江王:十一歲,我乃十歲。

蘇師姐:差一歲。那你那時候名字叫什麼名字?寫一下,哥哥名字叫什麼名字?

楚江王:先寫哥哥之名(寫下:陳富興)

蘇師姐:哥哥是陳富興,弟弟呢?

楚江王:(寫下:陳學民)

蘇師姐:後來你們在那邊有學功夫嗎?打坐可以遨遊宇宙嗎?

楚江王:剛開始坐只是好玩,因為我打坐都在想事情,剛開始年紀小想事情,哥哥比較知道好學,我只是好玩,就是如此。而過些時候,我們又都在這寺廟當中。大概到了哥哥十五歲,等於是四年之後,哥哥好像有信心打坐,我只是陪哥哥,陪著哥哥。就因為師父的教導也愈來愈好,愈來愈好就是比較能夠不會亂想。

蘇師姐:有沒有出家?兩個人。

楚江王:是剃光頭。

蘇師姐:沒有出家,就是剃光頭而已。

楚江王:就剃光頭。師父說這樣沖,涼快,沖涼,蘇居士您懂得。

蘇師姐:哈哈!對啦!哥哥打坐打得很好。

楚江王:四年之後,哥哥對打坐有興趣,因為看哥哥連回寮房都還在打坐,回寮房還會再坐一下。我一躺下就睡了,我一起床,哥哥又在打坐,哥哥比我晚睡,比我早起,就這樣。蘇居士您說的靈出體?

蘇師姐:哥哥靈出來可以一個禮拜,還是兩天、三天?還是一個月?這是修行四禪八定。

楚江王:後來哥哥打坐,當時是兩週。

蘇師姐:兩週,很厲害呢!

楚江王:當時哥哥年歲已經二十有八。

蘇師姐:二十八歲可以坐兩週就對了,你那時候可以坐多久?

楚江王:我好像當時三至四天。

蘇師姐:你怎麼沒有學哥哥那麼好,能坐兩個星期?

楚江王:我說我覺得好玩,我並沒有特別感興趣,只是下來身子骨會須要動一動,後來好像沒有特別突破。

蘇師姐:只有你哥哥突破而已。

楚江王:因為他比我晚睡,比我早起,而且事情他做得挺快的,做完他就會聽師父的話。當時小廟人不多,師父對我哥哥似乎比疼我還要疼。

蘇師姐:住持慈悲啊!那你哥哥打坐很厲害就對了。

楚江王:也不是厲害,就是哥哥用功。我是不用功,我用功也比哥哥強啊!

蘇師姐:喔!你們就在廟裡過一生嗎?

楚江王:現在蘇居士要我看,不知為何,我後來下山。

蘇師姐:你一個人下山?

楚江王:哥哥還在山上。

蘇師姐:你下山是不是娶妻生子?

楚江王:蘇居士真是明眼人啊!

蘇師姐:那時候你下山是做什麼行業?

楚江王:我在山上學做一些吃的東西,做(手比出一些動作)……

蘇師姐:饅頭?麵?這樣丟是麵還是饅頭?

楚江王:一團一團的。

蘇師姐:油條、麵、包子?包子、包子對啦!裡面有加餡的。

同 修:小籠包。

楚江王:就是有整顆,開始包起饅頭,包子跟饅頭。

蘇師姐:也娶妻生子,那孩子幾個?

楚江王:是啊!我還娶一位很乖巧的娘子,跟我一起做生意,而且還挺節儉的,因為在山上師父有教導對人要善,要能夠用慈悲之心,就是如此。這娘子心性跟我很合,亦是幫我很多的忙,每逢有所謂要上山去燒香,亦是會帶吃的上去。

蘇師姐:去找你哥哥就對了。

楚江王:與妻子當時生有兩個兒子。

蘇師姐:你哥哥後來有出家?

楚江王:出家了,出家相貌莊嚴,每次去看他就覺得哥哥一直在進步。

蘇師姐:是啊!你看看現在他的本行出來了,難怪佛菩薩叫他來這裡救世。

楚江王:講到這裡就覺得當時我的兄長真的……

蘇師姐:你哥哥很可惜,當時有生天沒有去西方?有沒有生天?

楚江王:不知。只知道到後面可能兄長,世人所說的乾乾淨淨的臉。

蘇師姐:有生天嗎?

楚江王:五十三歲兄長死掉了。

蘇師姐:五十三歲你哥哥就走了,去天道?

楚江王:現在蘇居士所問,不知為何只看到紫色的光。

蘇師姐:紫色的光去西方呢!

楚江王:不知道。我再回顧看他,只看到紫色的光。

蘇師姐:紫色的光是西方人。

楚江王:紫色的光是西方人嗎?吾不知。

蘇師姐:西方是紫磨真金色身。劉明諭也是紫色光。

楚江王:蘇居士你現今所問,所見是如此。

蘇師姐:不能印證就是了。

楚江王:無法印證。

蘇師姐:跟劉明諭有沒有關係?跟玉嬋的邱育祥(玉嬋師姐現世的大兒子)有沒有關係?

楚江王:蘇居士,為何紫色光還一直在我腦海?

蘇師姐:紫色光就表示西方人。

楚江王:紫色光陣陣陣。

蘇師姐:我佛慈悲有看到,很美!是啊!整個透明的。

楚江王:不知為何?就是如此。

蘇師姐:可能玉嬋是西方人,這次也是倒駕慈航來幫助眾生。

楚江王:這我也不知到底是何意思?

蘇師姐:你看兩個兄弟,現在你是二殿閻王,他在香光佛地,大福報。

楚江王:是啊!所以我又在我兄長之身。

蘇師姐:你在你兄長這裡可以講話。

楚江王:對。

蘇師姐:那你兄長修得真的很好,難怪他能看到過去。

楚江王:我兄長當時勤勞,當時修行確實非常精進。我當時一直摸不著頭,我要睡了,他還在坐,我起來,他到底有沒有睡啊?我也不敢干擾兄長。

蘇師姐:各人因緣不同。

楚江王:不過我也過得不錯的日子,我修大布施,我把我賺的錢,拿給我這兄長這寺廟,亦是帶著包子饅頭,我賣的可是蔬菜包!這蔬菜包做得跟所謂的肉包還滿像的,我也不知,就是邊用餡,邊這樣的念,師父當時也有教念佛,念佛。

蘇師姐: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做菜會特別香喔!

楚江王:是啊!這不知為何我的生意還不錯,愈來愈好。

蘇師姐:故事非常精采!這將軍就是玉嬋,你看看相隔八世、九世。玉嬋是九世,你是八世。這個因緣殊勝,現在還好我們四眾弟子都要一起去西方,我們大家現在要超度眾生要盡量超,有緣就超。

楚江王:蘇居士現在談到這個,那不知蘇居士可否慈悲?

蘇師姐:哪一位?

楚江王:那我兩個兒子及妻子。

蘇師姐:可以啊!

楚江王:看一看他在何處?

蘇師姐:兩個兒子在哪裡?

楚江王:被關在籠子,當貴賓狗。

蘇師姐:貴賓狗有福報,兩個都貴賓狗?

楚江王:同樣都關在同一個籠子,現在是貴賓狗。

蘇師姐:兩隻都是貴賓狗,兩個兄弟這麼好!

楚江王:再講吾之妻。

蘇師姐:你名字寫一下,才能邀請他。

楚江王:(寫下:大兒子陳群立,二兒子陳群仁)

蘇師姐:楚江王,他怎麼會去作貴賓狗,是什麼因緣?這一世上來,他怎麼會去作貴賓狗?

楚江王:當時在與群仁、群立兩個兒子跟我跟夫人,都是……

蘇師姐:你夫人在哪裡?夫人不超嗎?夫人也要超,夫人幫助他這麼多。

楚江王:(寫下:陳氏李芳)

蘇師姐:夫人在哪裡?

楚江王:夫人在天道。

蘇師姐:第幾層?

楚江王:在第一層。

蘇師姐:那不錯!欲界天。我佛慈悲來請一下,先請他夫人陳氏李芳。你看看你的老爺現在已經……老爺叫陳學民。

家嫻師姐:陳氏李芳到。

陳氏李芳:蘇居士,阿彌陀佛。

蘇師姐:你都有聽經吧?

陳氏李芳:有,每天都有聽經。

蘇師姐:現在你的老爺在那邊,看到了嗎?以前跟你做包子、做饅頭。你怎麼那麼能幹跑到第一層天?

陳氏李芳:哎呀!修不好,才在第一層天。

蘇師姐:第一層天比人道好。你的老爺陳學民現在已經作閻羅王二殿,當然他也是在協助香光佛地,幫助眾生。現在問題是他要叫你們去西方,我佛慈悲帶你去,禮拜天去不去啊?

陳氏李芳:可。

蘇師姐:把這兩個兒子一起帶,可以嗎?

陳氏李芳:感恩蘇居士。

蘇師姐:這個要來寫累劫牌位,一層的陳氏李芳,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蓋住!禮拜天就要給他超度。再來,大兒子的陳群立,作貴賓狗。

陳群立:(發出汪汪狗叫聲。)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衣服拿掉,衣服脫掉。陳群立,你父親在那裡,陳學民。

陳群立:(發出小聲的汪汪聲)

蘇師姐:先把喉嚨打開,佛水灌溉。有沒有看到?你的父親在那邊,陳學民,看到沒有?

楚江王:兒子啊!

陳群立:(哭泣)爹。

楚江王:我兒啊!

陳群立:(哭泣)爹。

蘇師姐:怎麼會去作狗?怎麼會去作狗?說來聽聽看。

楚江王:莫再愚癡!莫再愚癡!

陳群立:(哭泣)爹。

蘇師姐:好了,不用哭啦!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衣服脫掉。為什麼去作狗,你們怎麼兩個兄弟都去作狗?

陳群立:不乖。

蘇師姐:怎麼不乖法?兩個有殺盜淫妄嗎?兩個兄弟有喔?有給人家強姦?有喔?作貴賓狗,不錯,貴賓狗,高級。現在你的母親陳氏李芳坐蓮花上,你去跟他一起,禮拜天三時繫念法會念南無阿彌陀佛上去西方,弟弟也要去。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上蓮花座。叫弟弟,二兒子陳群仁。

楚江王:而且是現在,現在還在作狗,現在還是貴賓狗。

陳群仁:(發出汪汪狗叫聲。)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佛水灌溉,喉嚨清一下。南無阿彌陀佛,把他拉鍊打開,南無阿彌陀佛,打開。你的父親在那邊,陳學民,看到沒有?怎麼會去作貴賓狗?講出來聽,不用害怕。頭抬不起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拉鍊打開。

陳群仁:不敢看。

蘇師姐:不敢看爸爸,你做了壞事?

陳群仁:在外瞞著父親做很多壞事,所以沒臉見父親。

蘇師姐:做什麼壞事?

陳群仁:搶奪民女。

蘇師姐:強姦就對了,事情嚴重現在是這樣,看看母親在上面!

陳群仁:對不起母親,讓他傷心。

蘇師姐:一起要去西方,聽到沒有?我給你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把過去忘掉。來,阿彌陀佛,拉鍊拿掉。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上蓮花座,蓋住!(對楚江王說)哇!你看看現在三個都救起來,禮拜天三時繫念法會念阿彌陀佛可以超到西方。楚江王,你今天講了將軍,你也跟哥哥玉嬋可以再聯絡,沒有分開,這個還是有福人。

楚江王:蘇居士,那可否相求、請求,我所帶的金兵,以及當時宋軍全軍覆沒?

蘇師姐:可以,我佛慈悲都在救人,可以,趕快寫,有多少都寫起來。現在講宋軍有多少?我們馬上給你寫牌位。(對同修說)這都要寫,三時繫念要念。

楚江王:(寫下:十五萬七千四百五十八位,代表:洪秀全。)這是宋軍。

蘇師姐:北宋將軍士兵十五萬七千四百五十八位,代表:洪秀全。三時繫念要超。

楚江王:(寫下:金兵,三萬九千兩百四十七位,代表:利金鐸。)

蘇師姐:我佛慈悲先叫金兵:三萬九千兩百四十七位,代表:利金鐸。將軍到嗎?

利金鐸:到。

楚江王:金兵,此人與你(指家嫻師姐)有緣,亦是有緣,他亦是金兵之將軍。

蘇師姐:你跟家嫻有緣。現在是這樣,像我們二殿的楚江王,他現在已經作閻羅王了,他以前是帶你們金兵,他是將軍。利金鐸,他要給你超度,三時繫念超去西方,要不要去啊?

利金鐸:去啊,去啊!感恩。

蘇師姐:現在我佛慈悲給你們上蓮花座,三萬九千兩百四十七位,代表利金鐸,上蓮花座。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楚江王:感恩蘇居士。我之兄長,宋軍。

蘇師姐:北宋將軍士兵十五萬七千四百五十八位,代表:洪秀全。請洪秀全下來。

洪秀全:到了。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你們都在空間,現在楚江王已經作了二殿的閻羅王,以前江玉嬋是宋軍領你們的,現在你們要去西方。

洪秀全:怎麼去啊?

蘇師姐:我佛慈悲可以牽你們去,現在禮拜二先聽經,上蓮花座,先聽經,你們這麼一批人。

洪秀全:那我這些士兵怎麼辦?

蘇師姐:統統上去,先看西方,那個地方不用戰爭,帶你們到那邊,能夠脫胎換骨,往生淨土。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北宋將軍士兵十五萬七千四百五十八位,代表:洪秀全。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阿彌陀佛。好,統統上。楚江王,恭喜你,功德無量。你現在救這麼多人,恭喜、恭喜!

楚江王:感恩蘇居士。

蘇師姐:感恩阿彌陀佛大慈大悲。現在請楚江王有什麼給我們開導一下?

楚江王:這所謂地獄的罪業,都是因為各人所造的因果,因因果果,因果,確實造什麼因得什麼果,都絲毫不能輕而易舉,以為這乃無傷大雅。就如同將軍而言,其實將軍亦是當時的戰士,所謂戰亂之中有多少死於戰爭之中!而現今社會當中,當然要以和平為主,若各自知道人類所謂和平的重要,各自安居樂業,也就不會再起所謂的任何想要侵略或是霸占其他國家的野心,當然就少造罪業,而要感恩的是阿彌陀佛的慈悲。

蘇師姐:阿彌陀佛法界藏身,救度娑婆世界苦難啊!要珍惜一切,念佛求生西方。

楚江王:蘇居士的慈悲。

蘇師姐:我不行啦!是佛慈悲喔!

楚江王:讓真正知道聽聞佛法的重要,也知道真正造地獄罪業真的是痛苦難當。而每一位的阿賴耶識當中,何時現前都難以預料,唯有真正如蘇居士講經之時所言,真正安住於所謂的南無阿彌陀佛,安住於佛號當中,才不會太多的念頭而牽引自己去造自己不知不覺或是無法作主的罪業。或是就是那麼奧妙,過去阿賴耶識當中的現前而無法作主,所造的業有時都不自知。

  還是要多聽聞經法,才知佛法之善,才能真正如同蘇居士所言,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重要。地獄莫再來,莫再到地獄來受罪!一念善心。

蘇師姐:是啊!很可怕!阿彌陀佛。我們也感恩,現在把訪問將軍也補上來了,感謝楚江王大慈大悲,今天也救了你的夫人,也救了兩個兒子,你看一代一代都不一樣,也是皆大歡喜。再來,金兵也救了,宋兵也救了,皆大歡喜。我們念十聲送楚江王。

(蘇師姐帶領在座同修們念十聲阿彌陀佛佛號,送第二殿閻羅王楚江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