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了業》

訪問第一百零二位尊者-玄因(七百二十年前)

了業

二O一九年四月四日

生命跡象不穩定的我,在出生不到二個時辰內,差點又斷送了生命。母親將我緊緊的抱在懷裡,她不停的流淚,就怕我才剛來到人間,又要離開了。

是業力不斷在拉著我,雖然我的肉身是個剛出生的嬰孩,但我的靈還是原本那高壯魁武的樣子。過去生的我為了養家餬口,造下非常大的殺業,什麼肉都宰過,只為了賺到更多的錢來養自己的孩子。當時我生了五個孩子,五個孩子都生了重病。我是個稱職的父親,每天努力的工作,就是想讓一家人過好日子。但是我無知的選錯路,以殺生賣肉來維生,雖然賺了很多錢,但還是不足以支付孩子的醫療費用。短短一世幾十年的時間,我造下了非常大的殺業。在地獄、畜生道輪迴了許久,如今才又得到一張新的人皮,重新來到世間投胎。

這些曾經被我殺過的畜生,並沒有因為我換了個人身就消失不見,他們還是緊緊的跟隨著我,將我抓著不放,他們早已知曉,這一生我有機會翻轉業力。母親為了保住我的生命,立刻替我向佛發願:「今生必定出家學佛,將深心奉塵剎,救拔眾生之苦」這個願力真的保住了我這條命。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身體一直頻頻出現病況,不是大病就是小病,父母為了我不斷奔忙,經常在半夜裡為我找大夫急救,白天也必須隨時待在我身邊,就怕一個不小心身體又出了什麼狀況。我過得很辛苦,父母比我更辛苦。我常常萌生想要一走了之的想法,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自私的這麼做,因為我今生的任務是要弘法利生,只是在我的身體還沒穩定之前,我還不能走上出家這條路。我一直在等,等待身體恢復後,我就有資格出家修行。雖然還只能待在家中,我依然不忘精進努力,即使躺在床上沒有力氣下床,我也依然謹持南無阿彌陀佛聖號。

我沒有辦法做什麼事,因為我的身體沒有力氣。我坐在床上告訴佛:「今生最重要的兩件事,就是孝養我的父母和救度眾生。」求佛讓我的身體早日康復,我才能早日發揮力量,圓滿這兩件大事。

從小就帶著病痛的身體,受到病苦的折磨,讓我不會眷戀這個世間,而是更明白輪迴之苦。當眾生討得越急,我似乎就越能明白這些還在空間中等待報仇的眾生,因為放不下那一念恨心而跟隨討報,他們的靈魂是多麼的受苦。當我看見我的父母為了我日夜不停的在工作,我心生愧疚,因為我的出生,拖累了他們的一生。但是他們卻甘願如此,就因為「愛」。他們深愛我這個兒子,任勞任怨的照顧著我,在這個當下,我深知人生有多苦,為了感情付出極大的代價。無緣不聚,無債不來,我清楚看見我與父母之間的過去,原來都是一同造下殺業的合夥人,是我邀請他們一同做這個行業,我們一起合資做生意,當時生意做得非常成功,宰殺了無數眾生。如今我是最先受報的一位,但是他們也不好過,要照顧我,擔心我。甚至我也看見,在他們年老時,都是重病而亡,因為這些過去所宰殺的畜生全都蜂擁而上,來向他們討債。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一年一年的過,我的病還是沒有好轉。父母非常的擔心我,我告訴他們:「我相信佛。」這回,父母又準備了一筆錢要支付我的醫藥費用,我告訴他們:「我相信佛。將這些錢捐給更多需要幫助的病人,他們都需要錢來治病。」父母再三的猶豫,我依然堅持的告訴他們:「我相信我自己,我相信佛。」這一天開始,我不再躺在床上,而是努力的撐起身子跪在佛前,每天誦經、拜佛和念佛。我真心的想幫助眾生,用我的棉薄之力行菩薩行,將我所做的一切功德回向給靈靈眾生。雖然我的身體病痛,但我還可以寫字,在這個沒有印刷的時代,我親手抄寫佛經與人結緣,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認識佛法。我也大量的書寫「南無阿彌陀佛」名號,讓父母發送給每一戶人家。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我盡心盡力的去做,不再是躺在床上養病而已,我告訴自己:「沒有時間了,我必須趕快幫助眾生。即使病來不及在我出家前痊癒,我也要開始發揮力量度化眾生。」父母經常叫我休息,別將自己的身體搞壞了,我告訴父母:「我做得很法喜,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喜悅。」當我將心思放在如何發揮力量救度眾生時,我似乎忘了我自己,忘了去想自己是個生病的人。我不停的往前衝,只要可以做的事我就去做,不去想後面會如何,就是不停的往前行。我開始忍著病痛走出家門,將自己打扮得莊嚴,到鎮上擔任義工,教孩子讀經、寫字,為孩子們介紹佛法,帶動鎮上這些無依無靠的孩子們學佛。

隨著我的發心,我能做的事情越來越多,到最後我已經可以不用再吃藥了,這些費用完全只用來佈施。我的身體逐漸康復,父母為我感到歡喜,我告訴他們:「我感恩佛的慈悲,沒有佛,今天我不可能這麼快恢復,是佛力的加持,才能讓我早日康復。」父母相信,確實是佛的力量在幫助我。我告訴佛還有我身上的眾生,只要身體好了,我就要進到寺院裡修行,然後出家,奉獻一生來救度眾生。

在我二十歲這年,我終於進到寺院裡修行,於二十四歲圓頂出家。我的身體可說恢復得很好,這樣的奇蹟感動許許多多的人,他們都因為我的改變而開始信佛。

在寺院裡修行,我的心變得好靜,好淨。過去十多年來都躺在病床上度日,如今我終於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活動,我珍惜把握這樣的機會,不停的精進用功,即使是休息時間,我也依然覺得精神飽滿,就趁著大家在休息的時候多做些事,一邊念佛,一邊清掃一些沒有人清掃的地方。因為寺院裡的僧眾並不多,能打掃的範圍亦是有限,我就用這零碎的時間來服務,讓寺院裡每一處都能保持清潔,莊嚴道場。

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子就五年過去了。師父問我:「學到了什麼?」我回答師父:「淨」。這樣的淨,是在世俗中所得不到的。放下世俗中的一切,在寺院裡一心一意的學習佛法,解脫一切垢染,得到身心中的淨定,常享法樂。我無心的為人服務,從做事中得到悟處。地面掃過一遍、二遍、三遍,每天都有掃不完的灰塵,那是我們心中的塵垢。多生多世以來的塵染,需要如此精勤不懈的清掃,才能清除淨化。當我在為人提水時,我才懂得感恩,寺院裡所用的每一滴水,都是如此珍貴的從遠處提到寺院裡。我開始更懂得感恩身邊所有的人事物,更發慈悲與精進之心在修行道上努力。

成佛的這條路,絕對不是只有一個人前行而已,沒有度化眾生,不可能成佛。這一生,我嚐盡了身苦與病苦,我更懂得要發願救拔眾生離苦。所以我求法不懈,不是急著要讓自己成佛,而是要惠利群生,幫助一切眾生永拔生死根本。

這一生我圓滿了人生最重要的兩件事,度化父母往生西方及廣度群迷,以佛法來為眾生破迷開悟,得道解脫。此生罪根深結,我誠心懺悔,用我所及之力來償還業罪,行善、積德,廣度眾生。今生終能有機會回到西方極樂世界,我感恩佛慈悲接引,踏上西蓮往生西國。

眾生因情為愛而生娑婆,而墮輪迴;眾生為愛而生憂怖,而染自淨。蘇佛苦口婆心日日說法,就是為了幫助眾生根除生死糾結的根本,拔除情業,超脫六道輪迴。眾生執著我身、我念、我想,因為執著而不明,而生煩惱。眾生應當把握聞經之時,正是破除迷障之機。或許於一句經中,就能破除生世輪迴之惑因,又或於一句經中,即能感發救世之心,而消除多劫之罪業。每位眾生因緣不同,時時都有明醒之機緣,如此當知把握聽經聞法之時,正是開悟見性之關鍵。

跟隨於蘇佛身中,習得何謂真正無我,世人難放身感,因為有我執存在。真正無我,能為他人而犧牲,所做的一切都是利益他人而非自己,生命中早已沒有我的存在,只是以一個假身來救拔眾生。真正是行佛之所行,不愧蘇佛佛名之所稱。願眾生都能把握蘇佛所在之殊勝因緣,發願救世,明心見性,歸往西國,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