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訪閻羅王《第三殿宋帝王》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

蘇師姐:我們禮請第三殿宋帝王,阿彌陀佛。

宋帝王:蘇居士,阿彌陀佛。

蘇師姐:宋帝王,好久不見,今天是訪問第三殿。請問是哪裡人?

宋帝王:我乃太原。

蘇師姐:是大陸哪一省?

宋帝王:山西。

蘇師姐:請問以前是做什麼工作?

宋帝王:看我的相貌就知道,我以前是一個,唉!這個樣子,不瞞您說,現在我是一個屠夫。

蘇師姐:屠夫是殺豬嗎?你在山西太原是做殺豬行業嗎?

宋帝王:是啊!但是有那麼一日,有一位出家眾經過了我家門前,在我家門前停了下來,我其實是屠夫,講白了,殺業很重,但是我其實有一顆善良的心。

蘇師姐:人生在世所造之業,總是善惡夾雜,出世都不能作主,都是業力牽引啦!

宋帝王:我也不知為何會屠宰業,但是我對母親至孝。我一看到出家人就向前,向前給他舉個禮。因為這出家人說:「滿手你這殺業太重,雙手血腥,不適宜再從事這個行業。」而是我的相貌就是一副很難看的樣子,人看了會退卻三步啊!

蘇師姐:不會啊!我覺得滿好的,鬍子多一點啦!哈哈哈!

宋帝王:啊!看起來就是,臉很蠻橫肉的,眼睛又突。

蘇師姐:那個樣子,豬看到你都害怕,這是真的。

宋帝王:也因為如此,也並未娶妻。心善面惡,面部表情總是一副不好看。要看到這出家人,怎麼這麼所謂的慈悲相,看起來就是不一樣。他問我幾歲,當時我亦聽出家人之勸告,而放下屠刀,別再從事屠宰行業。

蘇師姐:那是幾歲的時候?

宋帝王:那時因為父親剛亡,亡了兩年,所以我接了父親的工作。當時在現在來講,二十一歲左右。

蘇師姐:那還年輕,二十一歲。

宋帝王:所以我總共殺了兩年的豬。

蘇師姐:對了,你就是接你父親的事業,接手就對了。

宋帝王:是啊!後來出家師父我也常到山上去找他,出家師父給我開導,就叫我做了別的行業。我改做了一個行業,還跟之前的行業滿特別的,我做的行業是遊走於山下至山上寺廟當中,寺廟山上至山下當中幫忙,有些要幫忙抬轎。

蘇師姐:喔!這個好,流汗錢,不造業,這個好!身體也會健康,就像運動。

宋帝王:幫忙抬轎,幫忙介紹寺廟。

蘇師姐:這個好事,好事。那你每天一定非常快樂吧!

宋帝王:過程當中我的母親本來身體不太好,變好。我幫忙抬轎,尤其是大戶人家也有他們的母親,抬轎之時還會跟他講,我們當時的抬轎亦可在後面坐著來抬,而不是這樣抬,有這種抬法。遇到老人家我有時會免費,有時會輕輕的,有時還會扶著。

蘇師姐:像在背小孩子一樣小心,這就是你的愛心,慈悲喔!

宋帝王:不要讓他顛簸太大力。

蘇師姐:你這個人心好,很細心、很有愛心,顧客一定很多吧!

宋帝王:可是其實您說不累嗎?背還滿累的,背部會痛。有時有一些所謂的有錢的公子們或是口氣比較不好,可是剛好都適合磨我的個性,當他們凶的時候,我一轉頭,臉一橫肉,他們就不敢對我凶了。這長相總算用得到了。

蘇師姐及同修們:對對對,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帝王:所以其實看用在什麼地方,像這樣用也好用。

蘇師姐:是啦!公子哥兒傲慢,給他一點教訓。

宋帝王:所以也就特別出名了,大家知道了,有時候就會特別點我了,上山來讓我背的也不少。

蘇師姐:你有固定客戶就對了,坐你的轎,人家說你比較穩是嗎?

宋帝王:有些人大概是有時候一個月上一次山,有些人一個月兩次,陸陸續續也很多的人會找我,他們傳說就是那個臉很……嗯,說臉很好看那一位。

蘇師姐及同修們: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帝王:臉慢慢其實有變好一點。可是說也怪,那也奇,年紀慢慢地也大了,我一直也是沒有娶妻。

蘇師姐:都沒有娶妻,是人家不喜歡你吧?是看那個臉吧!

宋帝王:有啊!相過親,看到我,女人就跑了,一看我就覺得我似乎是一個脾氣不好的人。其實我乃是嫉惡如仇,看到人家做壞事,我就會滿急地要去改變;但是我的心很善,我對人只要被我背過的人都知道,我對他們也很有愛心。對我的母親也是孝順,所以母親也跟著我,一直相依為命。家中就只我一個,就只有生我一個兒子,也沒有其他的所謂的兄長姐妹。

蘇師姐:你的臉是像老爸還是像老媽?

宋帝王:說也怪,兩個都不像。

蘇師姐:這也有原因吧!我有訪問二十八層天,都有原因下來的。你有沒有看到以前的原因?

宋帝王:原因,我只知道……要看嗎?我好像我是來報恩就對了。我的臉,不過現在好很多了。應該什麼時候用的表情,稍微不一樣就不同。

蘇師姐:後來你就在抬轎。幾歲的時候往生?

宋帝王:我四十七歲往生。

蘇師姐:四十七,也很早喔!怎麼那麼早就往生?你二十一歲殺豬,改行,四十七歲往生。

宋帝王:四十七歲往生,說也奇怪,不知為何,我其實身體還滿硬朗的,看起來是應該是可以活歲命很長的。

蘇師姐:那是怎麼走的?身體開始有什麼變化?還是要走的時候有什麼預兆?

宋帝王:不知為何,說預兆,似乎有那麼一個晚上,距離整個大概半年吧!

蘇師姐:四十七歲的半年的時候。

宋帝王:晚上睡覺總是怪!

蘇師姐:怎麼怪?

宋帝王:有豬的聲音。

蘇師姐:殺豬的聲音,我以前有聽過聲音啦!是不好聽。

宋帝王:不是殺豬的聲音,而是豬(發出豬的叫聲)這種聲音,好像吃東西很好吃,好像需要我去餵豬。

蘇師姐:有沒有夢到豬?還是只有聽到豬的聲音?

宋帝王:這聲音傳來是說他們肚子很餓。其實剛剛有說,我殺了兩年的豬。從那天晚上開始,要睡之前,這耳朵總是有豬的聲音,就是如此。我自然而然地就想說大概要餵豬了,大概要餵豬了。很特別的就是有這個念頭起,要我去餵豬,趕快!豬肚子餓了。然後我就睡著了。

  這樣的日子,大概延長整個時間下來,大概有半個月。我就覺得身體好像愈來愈差,容易累也容易餓,又累又餓,吃東西想吃,但又似乎味覺又不同。很怪的是,母親有時候煮來的東西,當下不想吃,可是放了隔餐或隔夜反而覺得好吃,吃下去又會吐。就這樣的,連續,慢慢的,不知為何,就這樣。

蘇師姐:你比你母親早走嗎?

宋帝王:我比我母親早走。

蘇師姐:哎喲!你母親不就哭死了。

宋帝王:這我對不起我母親,這也是無可奈何。

蘇師姐:黃泉路上有直接去見閻王嗎?

宋帝王:我是哭著去見閻王的,我的母親啊!我為什麼在這裡?一邊哭一邊又是豬的聲音,嚄——嚄——嚄——我的母親還活著,我為什麼還在這裡?

蘇師姐:閻王怎麼說?你是見第幾殿的閻王?

宋帝王:當時也是第三殿。

蘇師姐:也是宋帝王就是了,你跟他緣真好!三殿是孝順吔!王生性仁孝,心地純淨。

宋帝王:他看著我,對我印象似乎……看了一下,從上看下。

蘇師姐:你們兩個好像很像吔!

宋帝王:是啊!好像看到了所謂的孿生兄弟一樣,從頭給我看到尾。我也看他一眼,想不到也有人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相還不好看!他跟我說:「不用擔心你母親,其實你母親也陽壽將近。」就在他的意思跟我說不用擔心,我就更擔心,陽壽將近,我怎麼會不擔心,更擔心!他說:「現在讓你回去也已來不及了,不如這樣好了!」他就跟我說:「我們啊,你可聽過十殿閻羅王?」這在人世間,我母親帶我去過城隍廟,城隍廟好像有講到所謂的地府,我現在又在此,我講話也很小心,我怕講錯話。他就說:「我再一些日子,我們決定都要去所謂的香光佛地。」他們要到香光佛地。

蘇師姐:你那時候才認識我們香光佛地。現在問題是陽間我都不曉得你叫什麼名字?寫一下名字。

宋帝王:三殿閻王說:「香光佛地蘇居士在講經,介紹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十殿閻王聽你講經,聽很多,想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他說:「你跟我長得很像,這些話就到裡面來說吧!」就有一位帶我進去另外一間。他說:「我們十殿閻王都決定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因為我做事想說要先找個,看你其實雖然你在人世間兩年的殺業,但是事實上你也是身不由己啊!那最後再看你兩年以後的轉變,確實也對人仁慈,對母親也非常地孝順。你又跟我一樣嫉惡如仇,長像又這麼相像,那你坐這個位置,再好不過。而且我也觀察你很多的時間,也都在觀察著你,可以,你可以。我其實也都有稟報,我要去西方,你就來接這個位置。接這個位置之後,當然你的母親在你死亡的兩天,他其實也死亡,但是你母親心地善良,所以你不用擔心。」

蘇師姐:有生天嗎?

宋帝王:非生天,他在人道作人,沒有犯什麼大錯,所以也就自然會投胎為人,所以您就這樣吧!我一看就惶恐。要先寫我俗家之名(寫下:徐家亨)。

蘇師姐:徐家亨。你名字很好聽。我再請問你一下,閻王可以這樣隨便作嗎?是誰命令下來的?一定要有上面命令下來,是玉皇大帝嗎?

宋帝王:他們拿出來的是這樣啊!

蘇師姐:聖旨?

宋帝王:這不叫聖旨,叫玉旨。

蘇師姐:給他寫一下。

宋帝王:(寫下:玉旨)

蘇師姐:玉旨是玉皇大帝啦!這樣就對了。

宋帝王:我書念得不多,也不懂,就這兩個字。

蘇師姐:玉皇大帝啦!命令下來才能作閻王,你在世條件夠、積德夠才能夠作閻王。

宋帝王:這玉旨一下來,我當然就坐在這個位置上了。第一次辦案就來了一對很不孝順的,逼著他的父親把家產交出來,還想要陷害他的父親,一對夫妻,就是非常沒良心。

蘇師姐:頭一次辦案就一個不孝子就對了。

宋帝王:對!我氣了,我真的很生氣了。

蘇師姐:有把他爸爸帶來嗎?

宋帝王:有啊!老人家也在。在我面前,當然我的相難看,他兒子有害怕,所以我就說,他們就乖乖認罪,我自己也不覺得,從來不知道我有這個能力。結果他們就:「閻王,我們知錯了,什麼都不用說了,我們夫妻知錯了。」「好,獄卒,既然知錯那就下去吧!拖下去,拖下去。」其實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我自己掌管,原來判官還會教,還會在我旁邊,給我……原來我要管那麼多的事,我怎麼懂啊!

蘇師姐:你閻王簽字就好了,他們在管。

宋帝王:是啊!我只要相貌眉毛稍微一揚,下巴稍微一橫,怎麼能不怕!每個乖乖認罪。

蘇師姐:你的眼睛給人家看了就怕,而且嘴巴也翹這樣,一模一樣。(與《因果圖鑑》書內的閻羅王畫像一樣)哈哈哈!

宋帝王:不得不聽,原來宋帝王過去也是這樣。判官下來還跟我說:「閻王,你真的跟我門之前的閻王一模一樣吔!」我說:「一模一樣是長得像吧!」「你口氣也很像。」我說:「我口氣像嗎?」「像啊!」「當然像啊!因為我嫉惡如仇,我看到那個不孝順的,我幾乎就一把火;可是又不能太囂張,所以相當然橫臉出來,讓他們都嚇到。」

蘇師姐:孝子是很重要的。

宋帝王:百善孝為先。孝順乃第一重要。

蘇師姐:對,你這出來(指《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十殿閻王》)可以救很多人,沒有孝順就要往第三殿宋帝王那裡去,還得了!不孝順就要受苦難喔!

宋帝王:嘿!我不知如何回答。

蘇師姐:我們再請問宋帝王,現在你也知道輪迴非常可怕。當徐家亨的時候你的過去世的過去世到底有沒有造地獄罪?我們都一樣要訪問,像昨天在訪問你都有聽到嘛!

宋帝王:有啊!我其實昨天聽到:大家都要把自己過去世都要看一看。我也知道,但是也等到現在蘇居士叫了我,我才看。

蘇師姐:我要先叫你看,為什麼你臉長那麼難看呢?前一世看看,長得臉這麼難看,那看前一世,為什麼長得變成臉難看?

宋帝王:其實我前一世長得好看。

蘇師姐:那為什麼這一世做徐家亨的時候,臉不好看?

宋帝王:瞧不起人。

蘇師姐:喔!傲慢、瞧不起人。

宋帝王:特別有一次瞧不起一個乞丐,除了嫌他身上骯髒之外,還嫌他的相貌。他的相貌是這樣(做出智弱的樣子)。

蘇師姐:喔!已經有一點低能的樣子。你那時候是有錢人?

宋帝王:我當時是一個公子,我穿的衣服也是綢緞,文質彬彬的,其實這也是當時突然的一個因緣際會而有此念頭起。當時是一個公子哥,所以走起路來也要有一個文人的氣度,走在大街也是看看市集。這突然你就看到一群孩子在追人:「不要跑,不要跑。」這乞丐拿著拐杖又一跛一跛地撞過來。原本我是想要把他牽起來。一牽起來,我自己都嚇到了,因為他的長相,我第一次看到這麼難看的長相,其實當時他有受傷,嘴又歪一邊,我看到是從心裡面害怕跟厭惡,覺得把我的衣服也給弄髒了。

蘇師姐:哎喲!你不慈悲。

宋帝王:我原本是想牽他,不知為何一看到他的相,突然無明之火上來,就把他給推了,「滾開!」我也不知怎麼會如此,從未這麼討厭。看到小孩圍過來,還丟石頭,丟他。我也沒有幫忙,只是斜眼多看他一眼:「長得這麼難看,哼!」就這麼一個因。

蘇師姐:這一次出世就長得這麼醜。出世就變成醜是嗎?

宋帝王:就這麼一個因。出世是因為在我是這一世的同時,在最後一念浮現的相又是這一幕。

蘇師姐:喔!就進了你的阿賴耶就對了。

宋帝王:如同就在好像所說的一幕一幕的影像一直出現了,有我在看書的相也出現了,有我在街頭行走的風度翩翩的相也出現了,但最後一相就是這一相,這一幕是我最後所現的,而且更是那一幕所謂:牽起,看到,厭惡,怎麼這麼難看!

蘇師姐:你看看因果嚇死人,所以你要知道傲慢、嫉妒,還是看人家不起,下場都不好,要知道,慈悲不夠。佛法的大綱就是教我們養慈悲心啦!那時候你也是富貴,可是生出來變成殺豬的孩子,警惕世人,這一世出去給人家抬轎,你看降級太多,一點一滴因果太可怕了!好,我們言歸正傳,請問宋帝王,在四十七歲往生,徐家亨的時候,在幾世的時候有下過地獄?

宋帝王:十世下過地獄。

蘇師姐:十世怎麼情形下地獄?

宋帝王:在家居士,但住於寺廟當中,當所謂的義工。

蘇師姐:義工是在作積功累德,在積德。

宋帝王:幫忙做事,幫忙洗洗菜(做出吹火的樣子)

蘇師姐:燒火,要起火。你是女眾還男眾?

宋帝王:男眾義工。

蘇師姐:義工怎樣下地獄?

宋帝王:擾亂道場。

蘇師姐:這罪很重。道場作義工也是修福、修慧,你變成造業,這事嚴重啊!

宋帝王:我挑撥是非。

蘇師姐:女眾會,男眾也會喔?

宋帝王:男眾挑撥是非,話不用多,一兩句就夠了。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喔!你為什麼要這樣?造罪業啊!

宋帝王:女眾還要講很多,還要延續,我們只要講一兩句重點就夠了。如何講?譬如:「大師兄,二師兄好像沒有把你放在眼裡。」這就夠了吧!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喔!挑撥。

宋帝王:再者,「師父好像比較疼他,不疼你。」

蘇師姐:你又不出家,還想挑撥,不好。

宋帝王:我也不知這叫挑撥。

蘇師姐:就這兩句話你就下地獄喔?

宋帝王:當時我也不知這叫挑撥。當然不只這兩句話,當時也不知為何會如此。有時香客來上香,我所呈現出來的也是傲慢的臉,雖然是義工,我還滿傲慢的。「你要見師父啊?師父今天好像沒空。嗯,先去拜拜佛吧!我去問問看,我去問一下大師兄。」

蘇師姐:信徒來,還要經過你喔?

宋帝王:這就自然而然累積,而且我也讓他們這師兄弟裡面心防,有些比較沒有修行的,都被我給影響啊!所謂沒有修行的,就是得失心,嫉妒障礙,都被我傷到。

蘇師姐:你不是要去修行嗎?怎要去搞亂道場?你不曉得修行。

宋帝王:我有修行,我也不知那叫沒修行。

蘇師姐:以前你在大陸什麼廟,記不記得?

宋帝王:那是一家小寺。

蘇師姐:叢林裡面嗎?

宋帝王:在深山的小寺。

蘇師姐:叫什麼寺?給他寫一下。

宋帝王:(寫下:仁化寺)

蘇師姐:仁化寺,以前是在哪裡?大陸哪裡?

宋帝王:深山,也不算深山,人煙比較稀少,但是又那個村莊又常常有人來。

蘇師姐:你在仁化寺好像滿不錯。

宋帝王:不多,出家眾不很多啦!

蘇師姐:你沒有娶太太,在那邊服務嗎?

宋帝王:單身漢啦!

蘇師姐:哎喲!單身漢搞了這地獄,真嚇死人了!

宋帝王:我也不知會是如此。你可知我最後下什麼地獄啊?

蘇師姐:什麼地獄?拔舌地獄?

宋帝王:人家是女眾話多,這道場這樣亂搞,當然這,我講得更細,其實後來我造的業是經典所講的:「能動千江水,不動道人心」。我造業給修行人每天心在動,罪很重!

蘇師姐:你們師父沒有教你們嗎?師父應該有修行都知道啊!

宋帝王:其實有時我聽師父開示也少,因為我都忙著做事;但是他們必須到大寮來的師父,所謂的出家修行的,這五觀堂這吃飯的地方,我總要收收這碗盤吧!這總是會看到。其實我死的也不好死。

  附註:齋堂裡面都掛著「五觀」,所謂五觀堂,食存五觀,這就是生感恩心。五觀,第一、計功多少,量彼來處;第二、忖己德行,全缺應供;第三、防心離過,貪等為宗;第四、正事良藥,為療形枯;第五、為成道故,方受此食。

蘇師姐:不過你這三殿的地獄是滿淒慘的,也有吸血地獄,也有蛀蟲地獄,這滿淒慘的,可是沒有你這拔舌地獄。

宋帝王:不知,我就是下拔舌地獄就是了。

蘇師姐:你就下一個地獄嗎?

宋帝王:還有被下到挖眼地獄。

蘇師姐:挖眼地獄這裡有。(指︽因果圖鑑︾書裡第三殿有挖眼地獄)

宋帝王:我自己下多少地獄?我有我上了拔舌地獄,下了挖眼地獄。可知為何叫說挖眼地獄?眼睛看的是佛像,還敢說這樣擾亂的話,而且還敢去破壞,而且是目無法紀。

蘇師姐:你這講出來可以救很多人,才知道場殊勝喔!

宋帝王:這樣也可以救人啊!

蘇師姐:這樣可以救很多人啊!現在道場很多像這樣看了佛像做事都生氣,想法自私,怎麼是來修福的!都不懂,還得了!

宋帝王:是啊!自私,裡外不一,現在道場修行為什麼會生病?鬼神看不起你,心壞了,聽經白聽,唉!

蘇師姐:沒把佛菩薩教育放在眼裡,你啊!

宋帝王:就是這個意思。自己想自己對啊!

蘇師姐:沒有人教嗎?師父沒有教嗎?

宋帝王:我其實也不是,我當時也不是故意要這樣,可是就是會不由自主講幾句、講幾句、講幾句。這也許,蘇居士,就像你所說的,是不是我被干擾、附體啊?

蘇師姐:是不是真的有眾生附體給你干擾?

宋帝王:所以我才覺得,現在看起來覺得納悶。

蘇師姐:那你現在可以看看過去世是不是有眾生?現在趕快看一下,回去過去,你在道場作義工時,是不是有人干擾你,附體?誰附你的體?

宋帝王:看到是小鬼。

蘇師姐:小鬼。我告訴你,那小鬼下場不好,有沒有道理?他用你的身體來造業,他也有罪。

宋帝王:所以現在才知。蘇居士這可要清楚地說,道場不是這麼好待的!心要純淨,要善良;否則當自己有了自私,你說不會附體嗎?

蘇師姐:對。我看到很多道場信眾明知故犯,個性難改。

宋帝王:當自己有了私心,你說,會把誰看在眼裡?沒有。看的都是別人的不好,所以講起話來,自自然然就說人是非。

蘇師姐:這真是很可怕,這都是來擾亂道場,能動千江水,不動道人心。可怕!

宋帝王:所以我被吊舌又被挖眼,罪有應得。

蘇師姐:地獄多久出來?

宋帝王:我在地獄,說多久我也無法算計。

蘇師姐:沒有懺悔,就沒有出來就是了?

宋帝王:沒有人教,不曉得懺悔。

蘇師姐:現在聽,要知道,道場很重要,不能看人不起。那你地獄起來有沒有作過畜生道?

宋帝王:眼瞎還繼續,瞎眼還繼續,變成在畜生道我還瞎眼,眼睛只有一縫。

蘇師姐:那是什麼蟲?

宋帝王:不是蟲。我長得變成牠是一隻漂亮的,羽毛是漂亮的,可是我眼睛變成一眼是瞎的,眼睛是這樣的,但是我是變成一條線。

蘇師姐:貓頭鷹嗎?貓頭鷹眼睛是瞎的,貓頭鷹是這樣。

宋帝王:為什麼我變成貓頭鷹,羽毛漂亮?我在寺裡作義工修來的。

蘇師姐:貓頭鷹羽毛很漂亮。是你沒有結婚,作義工修來的喔!那你作貓頭鷹作多久?

宋帝王:貓頭鷹大概作了,我現在一看,貓頭鷹作了兩世。第一世的貓頭鷹很快就死了,第二世的貓頭鷹似乎在等待。

蘇師姐:等待什麼?

宋帝王:不知為何,就是在等待,等待所謂的貴人出現。

蘇師姐:給你皈依嗎?是不是?誰給你皈依的?我們裡面有沒有人給你皈依?

宋帝王:有吔!他也不是故意要給我皈依,剛好我在大樹上,他到樹下那裡哭,剛好看到我。

蘇師姐:是哪一位?他為什麼去哭?來,寫一下名字。

宋帝王:委屈。(寫下名字)這一位卓師姐。

蘇師姐:卓淑鈴。他委什麼曲?他都是感情不好,那時候也是感情嗎?他老公也有外遇嗎?

宋帝王:(點頭)感情害了他啦!不過我的因緣好,他給我皈依。

蘇師姐:他在大樹下哭,看到你,就給你皈依喔?

宋帝王:他剛好那時有學佛,常跑寺廟。其實我看到人,我也會怕,我就在那邊看。哭得很淒慘,他就一直哭、哭、哭,我也傻住了

蘇師姐:他都為感情,幾世都這樣。

宋帝王:後來他就擦乾眼淚,抬頭一看,他自己也嚇一跳,退了一步,後來看到我,好像他善心也發起了,就給我這樣,他還給我用他手絹,手絹這樣(手持手巾,手向上稍微揮動)

蘇師姐:哈哈哈!後來你死掉就作人了?

宋帝王:皈依當時還沒死,當天還沒死,隔一個禮拜才死。

蘇師姐:就投胎回復人道喔!

宋帝王:是啊!你看皈依不可思議,我又到人道來了。

蘇師姐:宇宙人生的真相,沒有佛法解開,無量劫裡我們無有出期。

宋帝王:說來也妙,今日可遇到我的貴人,貴人哪!我今天講的故事,貴人哪,你可要聽啊!哈哈!因為貴人當時都在護持寺廟,所以今日有大福報在香光佛地。

蘇師姐:他很會布施,大福報,現在布施香光佛地這個道場還得了!

宋帝王:貴人哪!蘇居士,我可以勸他幾句?

蘇師姐:可以,可以。

宋帝王:我看當時你為了你的夫婿哭得很慘,現在可否亦是有夫婿?

蘇師姐:老公不學佛,他就比較累啦!

宋帝王:我看不要哭啦!反正這都假的,都是冤家,你不放會很苦,情要放。

蘇師姐:淑鈴為香光佛地,他都犧牲自己,都在淨化自己的身心。

宋帝王:蘇居士,這道場可真的不是普通人可待的!如果沒有心求道,或者是來擾亂,罪過,罪過!

蘇師姐:他本來的個性,沒有平等,有在擾亂,我是把他改過來的。現在有慈悲,不過還不夠啦!

宋帝王:我的貴人擾亂過?

蘇師姐:沒有六和敬就是擾亂道場。

宋帝王:那可要改,六和敬重要啊!,要把自己念頭顧好,心不瞋怒,要見別人的好處啊!

蘇師姐:他還很傲慢,有時候事理和利益,他不懂,不曉得救世要有誠敬心,傲慢一起來,誰也沒辦法啦!

宋帝王:我也不知過去這麼淒慘。那要不是蘇居士叫我看過去,其實雖然在當閻羅王,雖然看到這麼多來被審案的,來被審判的,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過去,每一個人在當為人的這一世所犯的罪都不同。所以有時心會覺得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總是不知道地獄的罪?怎麼還是繼續造地獄的罪?所以我們在地獄受報。其實在判這些罪犯,我們都希望他能夠改邪歸正,能夠真正從心去懺悔,重新地去往善的路上去走。明明知道此路不通,為何還是要走這條路,這就是有時世間人愚痴的一面。

蘇師姐:是啊!宋帝王,佛慈悲,阿彌陀佛非常慈悲,來訪問的人都可以救你的家親眷屬,你的父親、母親在哪裡?都可以救,只有人道不可以救,畜生道、餓鬼道都可以救。有沒有人要救?

宋帝王:我母親去當人,父親在鬼道,還在賣豬肉。

蘇師姐:哎喲!鬼道還有在賣豬肉,人的習性很可怕。

宋帝王:就像世間人愈執著愈受苦。

蘇師姐:你父親他怎麼能得解脫啊?

宋帝王:可是他不用殺豬吔!

蘇師姐:那豬從哪邊來?

宋帝王:很怪!就這樣掛著,永遠都賣不完。

蘇師姐:哎喲!這個就是在他的空間裡,只有南無阿彌陀佛能給他打開。

宋帝王:就這樣掛著,這裡擺著,擺著,還有荷葉。這葉子要包的,還有這繩子、這草。

蘇師姐:那是習性,以前我也有看賣豬肉都用荷葉包著。

宋帝王:(寫下父親的名字:徐世慶)

蘇師姐:好,我們現在禮請賣豬肉的爸爸叫徐世慶。

(對同修說)你寫一下,禮拜天要給他超度。

家嫻師姐:徐世慶到。

蘇師姐:徐世慶,現在是你的兒子徐家亨,有沒有看到?

徐世慶:我在賣豬肉,生意正好!誰在叫我徐世慶啊?

蘇師姐:你兒子在叫你,孝順的兒子,徐家亨在那邊,有沒有看到?已經作了三殿的閻王。

宋帝王:父親啊!父親!

徐世慶:哎呀,我賣豬肉正忙啦!

宋帝王:哎呀!父親,不要再賣豬肉了!

徐世慶:不行,生意正好!

蘇師姐:你賺給誰?你兒子在叫你,你那邊也沒小孩。

徐世慶:沒娶,只我一人。

蘇師姐:一人幹嘛還要賣豬肉?

徐世慶:有錢多好!

蘇師姐:所以貪才在鬼道,徐世慶,錢在哪裡?現在真的兒子在那邊,你要錢幹嘛!

徐世慶:我兒啊!你今天怎麼穿得跟以前不一樣,很好看哪!

蘇師姐:你兒子是閻羅王,已經是第三殿閻王。

徐世慶:怎麼會去當閻羅王?

蘇師姐:他孝順,孝順你們啊!

徐世慶:是啊!我兒子是真孝順。

蘇師姐:現在是這樣,徐世慶,你們在鬼道有沒有聽香光佛地講經啊?

徐世慶:聽那個幹嘛!

蘇師姐:你幹嘛不聽?你有沒有聽阿彌陀佛?

徐世慶:有聽過,很多人都會去聽,可是我賣肉生意很好。

蘇師姐:你這業很重喔!現在你兒子要救你去西方極樂世界,你假如說不去的話,你就沒辦法和你兒子在一起。

徐世慶:西方極樂世界?

蘇師姐:給你看看西方極樂世界,看前面!一片黃金明亮,你們下面黑暗。

徐世慶:哇!我從來沒有看過,亮晶晶,那是什麼?

蘇師姐:明現照耀,黃金鋪地。念阿彌陀佛就能去。

徐世慶:阿彌陀佛我是有聽過。

蘇師姐:就是念這個南無阿彌陀佛,你就能跟你兒子在一起。

徐世慶:去那邊金子都有?

蘇師姐:有,要金子都有,要什麼有什麼,只要會念阿彌陀佛就能去。

徐世慶:南無阿彌陀佛,我是會念。

蘇師姐:對。要有真誠恭敬念南無阿彌陀佛。

徐世慶:那我現在念念看,可以去嗎?南無阿彌陀佛(大聲念),夠大聲了,怎麼沒去呢?

蘇師姐:兒子,兒子跟他講一下。

宋帝王:父親大人,要對蘇居士有禮貌。

蘇師姐:不用客氣啦!

宋帝王:蘇居士教你的,你要聽他的話,恭敬念阿彌陀佛就有救了。

徐世慶:聽他的話,能跟你在一起嗎?能有黃金?

宋帝王:是啊!父親大人哪,這西方極樂世界,念這南無阿彌陀佛,父親大人你要的錢財,那裡可多了!

徐世慶:我有看到都是黃金哪!

宋帝王:是啊,是啊!所以一定要念,但是一定要先聽蘇居士講經,了解人間能脫苦離六道輪迴,沒有聽經沒辦法去。

徐世慶:那我那些豬肉攤怎麼辦?

宋帝王:擱著,擱著,先擱在旁邊。

蘇師姐:你不要回去了。

宋帝王:你之前也會這樣做。你就在香光佛地這裡聽經,蘇居士會幫助你的。

蘇師姐:現在不要顧那個攤,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徐世慶上蓮花座。

(對著宋帝王說)那還有沒有要再超度的?

宋帝王:想要作一些懺悔。

蘇師姐:那個乞丐是嗎?

宋帝王:想要救那一位乞丐。

蘇師姐:那個乞丐現在在作什麼?

宋帝王:乞丐他現在在畜生道。

蘇師姐:哎喲!叫什麼名字?寫一下。

宋帝王:(寫下:張阿西)

蘇師姐:張阿西。你以前的名字是什麼?要叫他啊!

宋帝王:徐家亨。

蘇師姐:不是,你不是徐家亨,你過去世那時候有錢人,你前一世,那時候你穿的衣服很漂亮。

宋帝王:對對,我是公子(寫下:陳民偉)

蘇師姐:我們來禮請張阿西,陳民偉要叫他。

家嫻師姐:畜生道在作什麼?

宋帝王:鼠輩,老鼠在吃吃吃。

蘇師姐:他怎麼這麼淒慘在作老鼠?

宋帝王:嘴巴尖尖的,他也是自怨自艾。

蘇師姐:陳民偉要叫張阿西。

張阿西:(老鼠覓食狀)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佛水沖一下,來,來,佛水給他喝,念南無阿彌陀佛解開空間,恢復原狀。來,張阿西。張阿西啊!你以前是乞丐,怎麼又去當老鼠,怎麼這麼淒慘,到底造什麼業?講來給大家聽聽看。

張阿西:我當乞丐的時候,又髒又沒得吃,有時候看到老鼠還比我幸福,所以死了最後一念就跑去當老鼠了。

蘇師姐:你覺得老鼠還比你幸福喔!阿彌陀佛啊!

張阿西:嗯。還有得吃,我又長得髒兮兮,所以死的時候剛好看到老鼠,所以我就去當老鼠。

蘇師姐:哎喲!現在問題是你上輩子是作什麼,變成去作乞丐?

張阿西:上輩子愛講人家壞話,什麼事情捨不得布施,什麼都自己用,什麼都自己對,死後輪迴出世以後又沒得吃,又長得很醜。前世的時候最愛批評人家,家裡的小孩都最漂亮,別人的都是最醜,嘴巴也得理不饒人啦!

蘇師姐:所以因果通三世,出世人不能自私,自私,惡道的苦報很難解脫。

張阿西:沒人教,一世一世都淒慘。

蘇師姐:哎喲!因結果,果生因,要警惕自己,不然循環無有了期啊!

張阿西:我也不想這樣,很苦。我自私害了,受自己的業力所感(哭泣)

蘇師姐:還好你去碰到陳民偉,他雖然把你推掉,他現在已經作閻羅王了,他來救你。所以你現在先聽經,禮拜日三時繫念法會我佛慈悲可牽到西方極樂世界。

張阿西:可是我這麼醜怎麼辦?人家看到我,都不喜歡我。

宋帝王:對不起!

蘇師姐:我給你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

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臉改變了,南無阿彌陀佛。現在先上蓮花座。

張阿西:嗯,嗯,變漂亮了,感恩啊!

蘇師姐:先上蓮花座聽經。今天才禮拜二,至少要聽幾天的經,了解西方極樂世界,才知道西方的好。要看你的過去喔!張阿西,上蓮花座,罩住!(對著宋帝王說)三殿閻王,現在還有沒有人要超?

宋帝王:還有,就是所說的仁化寺有一位我覺得對不起他,我在當義工的時候。(寫下當時名字:陳大明)

蘇師姐:你是害誰?出家人嗎?

宋帝王:我說了挑撥的話,當時他是一個出家眾,我害了他(寫下名字:釋永益)。

蘇師姐:害了這個出家人,他現在在作什麼?

蘇師姐:修得不好就對了,鬥來鬥去,亂七八糟。

宋帝王:他現在在鬼道也是在當出家眾。

蘇師姐:有多少年了?像你現在是十世,也很久了。

宋帝王:他一直覺得他是對的,認為他修得很好。

蘇師姐:他在鬼道,他都沒懺悔嗎?

宋帝王:嗯,就是他還在鬼道。

蘇師姐:叫一下。陳大明在家居士叫出家人釋永益。

釋永益:阿彌陀佛。

蘇師姐:釋永益,以前你認識這個陳大明嗎?

釋永益:認識啊!

蘇師姐:他給你挑撥說害你,你知道嗎?以前你在仁化寺。你怎麼在鬼道這麼久,多久的時間啊?

釋永益:已經有六百多年了。

蘇師姐:現在陳大明已經作了三殿的閻羅王,他現在知懺悔要來救你,要你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你要不要出離?在鬼道有沒有聽香光佛地講經?

釋永益:有聽講經。

蘇師姐:現在要不要去西方極樂世界?先看西方一下。要感謝宋帝王來救你。

釋永益:可是我覺得我是對的

蘇師姐:你現在還講你對嗎?你作鬼不夠苦喔!閻羅王,他還覺得他對,他還不夠苦啦!

宋帝王:這,師父啊!

釋永益:你講得沒錯,字字沒錯。

宋帝王:都是我講錯話,我懺悔,我下了兩個地獄啊!

蘇師姐:陳大明他兩舌無知,運用綺語手段離間破壞,他懺悔,今在香光佛地因緣好,想把你送上西方極樂世界。

宋帝王:對不起啊!我給你懺悔。我當時說你在走路,行誼非常地好,非常地莊嚴,這是有修。念起佛來,總是這麼有定。你一直都這樣,可是我還把你跟二師兄做比較,罪過,罪過!請您原諒。

釋永益:你講的是事實,本來就是這樣。

蘇師姐:現在你還要當鬼嗎?在問你,有沒有聽到?釋永益有沒有聽到?現在要你聽經,陳大明要救你,不然你在鬼道已經六百多年了,仁化寺你看看大家都要成佛,你不要成佛嗎?要不要懺悔?經有沒有聽?現在先聽經,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上蓮花座。蓋住他的靈,給他聽經。

蘇師姐:好了,我們三殿的宋帝王,今天講得非常精采。有沒有什麼話給我們世人開示一下?

宋帝王:若世間人能親近道場乃是福報;而道場最重要是清修之地,可不能擾亂道心!尤其於道場服務的義工要少話,多做事才是真正的修大福報,或是在道場修行之出家人,都要特別地留意,自己的言行舉止都影響甚大,故應要注意自己,尤其是這口業更是重要,莫再犯與我同樣的錯誤。不要以為小小的兩舌、挑撥無傷大雅,其實這罪可大了!尤其又是真正修行的道場,罪更大。其實真正修行都是積功累德要來幫助眾生離苦得樂啊!

蘇師姐:是,這是真話。能樂善好施,多修福慧,才是真正道場好義工。

宋帝王:這是真的。如是業因,如是果報,絲毫不爽啊!

蘇師姐:習氣太重,難於教化降伏,驕慢習氣不改,不能見性啦!

宋帝王:是啊!這可是要特別地注意!再者,在世間人眼睛很重要,眼睛所見所看都要看人家的好,也不能瞧不起別人,也不能分高分低,分上分下,這都不好,最好都以慈悲、平等的心來對待一切,一切的人事物。不要以自己的眼睛所見而去看不起人,這都是有因果啊!

蘇師姐:就像你的身上有報應,講出來給人家聽,誰在講就知道場莊嚴,尤其是我們香光佛地是清淨地,一點都不能動念。像四眾弟子一動念就馬上受報,很可怕啊!

宋帝王:而且也不知道人家道場的情況如何,或是道場的文化如何,講的都是分化,分化這都罪很重,小心口業。也要注意的是看人好、看人的善,莫要看人的是是非非。

蘇師姐:對,一面念佛,一面念頭作惡,怎樣修決定不能往生。好,我們也感謝宋帝王今天給我們訪問。

宋帝王:感謝蘇居士給我們有機會來述說、來懺悔,感恩我佛慈悲。

蘇師姐:感恩大家合力來救度有緣眾生。等我們大功告成,我們就一起往西方極樂世界實報莊嚴土。

宋帝王:是啊!能夠跟蘇居士救度有緣眾生,更多的苦難眾生,我們十殿閻王一定協助。

蘇師姐:感恩十殿閻王的協助,阿彌陀佛。

宋帝王:我們十殿閻王也希望能夠快快回到實報莊嚴土,也能夠跟著阿彌陀佛法界藏身,救度盡虛空遍法界苦難的眾生,再來救人。

蘇師姐:現在香光佛地在救人,你們都要協助幫忙喔!

宋帝王:當然啦,當然啦!主要自己也要努力精進,求心所願,往生淨土。

蘇師姐:感謝宋帝王,我們念十聲送宋帝王。

(蘇師姐帶領在座同修們念十聲阿彌陀佛佛號,送第三殿閻羅王宋帝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