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歸往正道》

訪問第二百零九位尊者-風雅(五百年前)

歸往正道

二O一九年四月六日

風雅手中的這支笛子相當具有靈性,它的音聲和一般的笛子並不相同,它能穿透空間,讓許多沈寂已久的生靈又再次甦醒。這支笛子也能用來傳遞訊息,所有眾生都能聽辯笛音,聞音聲而知道所傳之訊息。

風雅坐在草地上,頭上頂著大太陽,天氣相當炎熱。算了算,這天空已經幾個月沒下雨了,土地上的草全都乾枯,樹葉也被炙熱的太陽給曬得焦黃,湖中的水開始減少,漸漸的已經看不到水了。此時空氣中傳來煙味,還有草被燒焦的味道,風雅閉上雙眼,看見了,是一大片的森林被大火燃燒的畫面。風雅立刻舉起手上的笛子,吹出陣陣的笛音。音聲穿透層層空間,傳到非常遙遠的距離,震響整座森林。此時,森林裡開始傳出聲音,一群又一群的動物從森林中逃竄出來,這些動物都是聽了風雅的笛音奔跑出來的。風雅用這笛音來傳達訊息,讓這些森林裡的動物們知道「森林起大火了,趕快逃跑!」這一大群動物因為風雅的笛音而獲救,風雅再用笛音走了好長一段路,將牠們全部引到另一座大森林裡,拯救了這一大群動物的生命。

風雅將笛子收回背袋裡,緩緩的走回家中。祖母設了壇正在祈雨,祈求雨神到來,為這乾旱的土地下一場大雨。祖母看見風雅的身影,便趕緊叫風雅:「風雅快來呀!少了你的笛音!」風雅就坐在壇前的一顆大石頭上,祖母口中唸著咒語,雙手比出各種作法的動作,風雅也在此時吹起笛子。才一會兒的時間,原本萬里無雲的天空開始變色,一大片的烏雲開始聚集,籠罩在整個部落的上空中,祖母又加強念咒的速度。風雲變色,空氣中颳起了強風,像珠子般大小的雨滴開始從天空中降落。風雨的氣勢越來越大,祖母與風雅趕緊躲進屋子裡,從窗戶看出去,外頭已經風雨交加,這是數個月來第一次下雨,而且雨勢非常之大。過了許久,風雅又再次閉上雙眼觀看,告訴祖母:「可以了,湖水已經積到正常的高度。」此時祖母長呼一聲,雙手一揮,風雨瞬間停止。葉片上還有水珠緩緩低落,地面上的枯草已經沾滿了雨水,土地是濕的,河水是流動的,萬物又像恢復生機一樣開始運作,風雅抬頭望向天空,說了一聲:「大功告成!」。

風雅與祖母其實才剛搬到這個部落不久,兩人四處遊走,居無定所,知道這個部落即將有大災難要發生,便在此地暫住一段時間。這一身的功夫是先祖所傳下來的,目的是要救人。風雅的笛子也是祖先所留下的,是傳家之寶,過去先祖們就用這支笛子救起了無數的生靈,將它視為無價之寶一代傳承一代。

風雅與祖母都是心善之人,擁有法力的兩人以一身的功夫到處救人行善。只是這身的法術並不被人們認同,被視為邪魔外道,因此風雅與祖母只能默默的做好事,如同這次的風雨,也是偷偷躲在山林裡作法祈雨,才讓這場森林火災停止,讓這場雨為部落人民帶來充分的雨水,生活恢復正常。風雅與祖母怕被當地人給發現,辦完事後就會立刻離開,前往下一個去處。祖母問風雅:「這次要往哪個方向去?」風雅眼睛一閉,對祖母說:「看見了,就往南方去吧!」風雅與祖母立刻啟程,朝著南方的方向走去。

風雅與祖母風塵僕僕的連續走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全身滿是風沙,蓬頭垢面,風雅看了看四周,對著祖母說:「祖母,就這裡了,我們停下來吧!」身旁有一間破寺廟,已經成了廢墟無人居住,風雅與祖母將裡頭打理打理,決定在此暫居一段時間。此地的老百姓們和藹可親,每一家戶都是自己耕作農作物維生,一甲一甲的田地種滿了各種不同的作物,快到豐收的季節了,老百姓們臉上都展露出喜悅的神情,他們皆等著要採收今年的作物,家裡就快有美味的食物享用了。

數日後,風雅告訴祖母:「災難快發生了,這是一場煌災。」祖母開始編織密網,密網就只有一個手掌的大小。三天後,風雅告訴祖母:「牠們到了。」風雅話才一說完,天空中出現鋪天蓋地而來的大量蝗蟲,牠們正準備侵略老百姓的農作物,天空、地面全是滿滿的蝗蟲,老百姓們驚聲尖叫,一旦蝗蟲過境,這些農作物全都會消失一空,百姓們就得挨餓一整年。風雅告訴祖母:「這群蝗蟲全都是餓鬼道上來的,與這些老百姓全都有緣,才會在此地侵略。」祖母拿出了前幾天編好的密網,將密網放在手中,在密網上念咒施法,這密網瞬間變得越來越大,這不是普通的密網,當它一變大後就開始吸這一大群蝗蟲,將蝗蟲全都網住在密網內。原本被蝗蟲覆蓋的天空,頓時又明亮起來,老百姓們歡呼大叫:「走了!走了!蝗蟲全都走了!」老百姓的農作物並沒有受到太大的破壞,家家戶戶立刻跪地謝天:「感恩老天爺庇佑!感恩老天爺庇佑!」大密網又變回原本的大小,這些蝗蟲也隨著密網而縮小,祖母丟了些食物進到密網內,密網裡一陣騷動,是蝗蟲們在爭搶食物。風雅與祖母帶著這個密網去到一個無人居住的土地上,將它們變回原本的大小並且放生在此處。

此事辦完後,風雅與祖母又回到破寺院裡,打算再住一晚就要啟程。這晚祖母問風雅:「這回要往哪邊去?」風雅再次閉上雙眼,但這次看了許久,就是看不見任何畫面,眼前只有一片金光。風雅睜開雙眼告訴祖母:「不用再走了,就留在此地。」祖母驚訝的看著風雅。風雅也不曉得為什麼會如此?但訊息確實就是這麼告訴風雅。到了三更,風雅全身忽冷又忽熱,不停的抖動著,祖母驚嚇得立刻為風雅念咒,但不管念什麼咒語,風雅的情況都沒有好轉。祖母已經不知所措,此地又求助無門,風雅用著微弱的一點力氣,將手比向牆邊那尊沾滿灰塵的佛像,佛像上還結了好多蜘蛛網。祖母看著這尊佛像,立刻跪於佛前求佛幫助,祖母不停的磕頭,求佛救救風雅。頓時一道金光罩住風雅,一會兒後,風雅身體立刻恢復,感覺全身溫暖舒暢。這一刻,風雅與祖母都見證了佛的法力無邊,是佛慈悲大放金光拯救了風雅,沒有佛,現在風雅已經不在人間了。

風雅與祖母聽過佛,但不認識佛。這天起,開始尋找寺院,請僧人為風雅與祖母介紹佛法。大和尚為信眾們說法,風雅與祖母也專注聽著。佛法的殊勝在這一刻被說明白了,原來佛都是慈悲在救人,佛法的承傳是希望佛法能被廣為宣揚,讓更多人認識佛法,知道信佛、念佛能得解脫,往生西方。風雅開始專研佛法,想將佛法明白個究竟。寺院裡的師父看見深入在經藏中的風雅,便告訴風雅:「你這樣讀,是找不出答案的。」風雅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師父。師父告訴風雅:「佛法所修在於心,佛心、佛念並不外求,皆是自證於心。若有心想求,就從心上下功夫,精進修持必能得證。」

風雅聽從了師父的話,與祖母就留在寺院裡,將過去所學的一身功夫全都放下,而背袋裡的那支笛子也放在佛前淨化,風雅不再將它帶在身上,全都交給了佛。風雅之所以能夠如此快速的放下一切,乃是因為救人之心急切。風雅知道每天都有災難在發生,每一處都有眾生需要幫忙,若不早日發心向學,眾生都在苦中無法出離。

風雅與祖母雖然具有法力,但全身滿是眾靈跟隨,是多年以來四處救人而跟隨在身中的眾靈。當風雅與祖母明白佛法的浩瀚,決定一心專學佛法時,兩人都生了一場大病。這場病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這段期間正是考驗著風雅與祖母對佛的信心,不停的持誦佛號,求佛慈悲加持。這段日子雖然難熬,風雅依然跟著大眾一同按部就班的修行,無一日懈怠,不因病而缺席,也不因病重而忘了眾生之苦。不知不覺中,風雅的病逐漸康復,是佛力的慈悲加持。經過這一次的考驗,師父願意收風雅為弟子,而風雅與生俱來的能力也成了度眾上的助力。

風雅出家後,繼續行腳各處救度眾生,祖母已經不在陪在身旁,由風雅獨自一個人踏上這條救世之路。雙眼所見是無邊的眾魂,風雅用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救拔這些受苦受難的眾生。風雅預知災變的能力依舊,在災難還沒發生前,就駐足各地講經說法,說給當地的眾靈和百姓聽,以佛法來教化人心。

學習佛法才是究竟之道,風雅用自己的經驗與許多學習他道而有願學佛之人分享,讓他們明白為什麼要學佛?佛說一切法,為治一切心。佛法能真正根除病因,因一切災禍與疾病且起於人心之變異。人心若有佛法修調,得轉惡向善,能滅無明煩惱,能生無量智慧,更重要的是,無妄而以清淨心專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於臨命終時即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得到究竟解脫。

風雅一生依教奉行,行遍各處,廣度群生,終於此生結束之時,圓滿成就,蒙佛接引往生西國。

佛所行處。國邑丘聚。靡不蒙化。天下和順。日月清明。風雨以時。災厲不起。如今蘇佛正是以佛法來教化世間,更以法身將佛法弘傳無量世界。地球的四季變異,災厲頻傳,乃因人心之惡變,蘇佛每日化身無數億法身,將「善」力傳遍每一空間,每一微塵、每一粒子,讓處處都有佛法宣揚,轉惡向善。如此將能使四季恢復正常的運行,大地回春,百姓安樂,處處皆是念佛音聲,人人皆是善心與善行。

從幼小的孩子就以佛法來教化,讓「善」傳入每個人的思惟中,原本要生起的惡念受到轉化,惡力減弱,善力增強。社會開始改變,世風善轉,不再有如此多的社會事件發生。蘇佛以此願心拯救世間,佛法宣揚,眾生受益,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