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睡醒》

訪問第二百一十二位尊者-曹懿(一千二百年前)

睡醒

二O一九年四月八日

「曹懿呢?」母親又在尋找曹懿,要叫曹懿一起幫忙做年糕,準備過年可以祭拜祖先。全家人看左看右看,就是看不見曹懿的身影。母親叫哥哥:「去倉庫看看!」哥哥聽了母親的話,走一趟去倉庫。哥哥還沒進到倉庫裡,就聽見一陣打呼聲,打開倉庫門一看,曹懿果真坐在裡頭呼呼大睡,身邊還堆滿著雜物,只剩下他一個人可以擠進去的空間,他就窩在裡頭睡得十分香甜。

曹懿是個愛睡的孩子,不像一般的孩子活蹦亂跳,無時無刻都在把握時間睡覺。全家人對曹懿愛睡的嗜好都無可奈何,因為沒有人能夠無時無刻陪在曹懿身邊,只要曹懿身旁一沒有人,就立刻找地方睡。父親曾經帶著曹懿外出工作,想讓曹懿有忙不完的事要做,忘去想睡的欲望。沒想到曹懿為了把握時間睡覺,很快就將父親交代的事情處理好,又窩在角落呼呼大睡。父親發現後,立刻大聲的叫醒曹懿,又派了更多工作給曹懿做,沒想到曹懿竟然邊做邊睡,就像個軀殼在做事而已,裡頭的靈魂已經睡到不省人事了。

父母看見曹懿嗜睡的情形,都搖了搖頭,找了好多方法想要幫助曹懿,還特地找了醫術高超的醫師來醫治曹懿的愛睡的疾病。但不管曹懿吃了多少上等的藥材,還是沒有辦法克服想睡的欲望。甚至父親也找了道士來為曹懿看看,道士說:「這孩子身邊的鬼太多。」父親聽了道士的話,從門口就開始貼符咒,尤其曹懿的床頭、床尾,符咒貼得更是多。這天貼完符咒後,父親非常滿意,因為不管走到哪裡,都沒有看見曹懿睡覺的身影。沒想到,當父親走到廁所準備小便時,才發現曹懿坐在廁所的角落呼呼大睡,整個家就只有廁所沒有貼到符咒,曹懿不在乎廁所的臭味,依然窩在那裡睡得香甜。父親搖了搖頭,束手無策,覺得曹懿這孩子就是專門出生來睡覺的。

父親為了工作,必須出遠門一趟,曹懿從睡夢中醒來送父親一程。父親看著曹懿的臉,越看越擔心,擔心曹懿再這麼睡下去,總有一天會出事的。父親離開家中數日後,家人就四處尋找曹懿,沒有人知道曹懿究竟去了哪裡?母親回想最後一次看見曹懿的身影是廚房。當時母親要求曹懿幫忙提水,將井中的水撈起,提到廚房給母親使用。母親算了算,廚房裡一共有九桶水,還少了一桶,表示曹懿還沒將水提完就不見了。全家人開始依著這個線索去尋找曹懿。「找到了!」姐姐大聲尖叫著,全家人趕緊朝著姐姐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沒想到竟然是在井邊。姐姐臉色發青,母親左顧右盼,緊張的問姐姐:「曹懿在哪裡?」姐姐將手比向井中。母親立刻往井中一看,曹懿的屍體已經浮腫了。母親大聲哭嚎,不斷叫著曹懿的名字,但曹懿已經醒不過來了。

父親接獲消息,立刻趕回到家中,他站在曹懿的屍體旁,眼淚不停的滑落。父親難過的說:「那天我要出門,看見曹懿的臉色不太對勁,心裡就打了個念頭,擔心曹懿再這麼睡下去,總有一天會出事,沒想到……事情真的發生了。」全家人又是一陣嚎啕大哭,大家都捨不得曹懿的離開。

自從曹懿過世後,家裡出現了大轉變。從父親開始帶動全家人學佛,哥哥精勤不懈的聽經、拜佛,甚至結束工作,一心專修佛道。父親看得很是歡喜,因為曹懿的離世,讓全家人都覺得事事無常。既然家中的錢已經足夠花用,就不需要再為了賺錢而奔波勞碌,不如好好的修行,全家人都能有機會往生西方再相聚。

哥哥修行有成,出家為僧,成了一名莊嚴的比丘。一天,哥哥在打坐之時,突然看見一個奇怪的境。這境中有一口井,井邊還爬著一條蟲。哥哥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數次打坐都是看見同樣的境,於是忍不住問了師父。師父問哥哥:「心中是否還有掛念著什麼?」哥哥想了許久,回答師父:「徒兒已經心無所念,不知道還有什麼牽掛。」師父沈靜了許久,告訴哥哥:「還有,你還掛念著你的親人。」哥哥一陣驚訝:「親人?」全家人從父親數到弟妹,全部數過一回,沒有一個人會讓哥哥牽掛,大家都專注在佛道上修行,沒有什麼需要掛念的。過了一會兒,哥哥突然想起「曹懿!對!是曹懿,全家人都學佛,就只有曹懿沒有學佛。我想我無意識掛念的就是這個弟弟」這境裡的這口井,哥哥再仔細回想一遍,就是俗家裡的那口井,也就是曹懿斷氣身亡之處!至於旁邊的那條蟲……哥哥心中猜想著:「難道那條蟲……就是曹懿!」。哥哥問師父:「為什麼曹懿會變成一條蟲?」師父告訴哥哥:「這孩子數世以來都在當蟲,他的蟲身能在草叢堆裡睡覺,或躲在樹幹的凹洞裡睡,或藏在泥土堆中睡,他的蟲身不管哪裡都在睡。這個嗜好一直帶到這一生來,所以一出世就不停的睡,如同蟲身時的習氣一樣,睡死了再投生,投生了又繼續睡。」

經過師父的同意,哥哥回到家中一趟。果真在井邊找到一條正在睡覺的肥蟲,哥哥從這條蟲的空間裡,看見還在熟睡的曹懿。哥哥小心翼翼的抓起這條蟲,為這條蟲皈依,用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來打破曹懿的空間。數日後,這條蟲真的死了,哥哥問了師父:「弟弟曹懿是否往生西方?」師父搖了搖頭說:「他出世了!」哥哥循著師父所說的方位又去尋找曹懿出生的地方。

屋子裡傳來嬰兒的哭嚎聲,哥哥不敢相信眼前這間破舊的房子就是曹懿投胎的家。哥哥敲了敲門,開門的是一名男子,哥哥心想那大概又是曹懿的父親。哥哥將曹懿的事告訴曹懿的父親,曹懿的父親將曹懿抱出來給哥哥看,果真手臂上還留著一個清楚的胎記,哥哥確定這嬰孩就是曹懿沒錯。

從曹懿重新投胎出世開始,哥哥就為曹懿皈依,為曹懿和他的父母開示,希望讓曹懿今生出家學佛,才能翻轉他生生世世的業力,否則依著曹懿堅固執著的習氣,就算十世、一百世,也都不可能了脫生死。曹懿這一生,雖然換了個人身,卻還是帶著喜歡睡覺的習氣,完全被哥哥說得準確。曹懿的父母為了不讓曹懿繼續輪迴,決心讓曹懿小小年紀就出家。因此這一生的曹懿,在七歲時就進到寺院裡修行,這個愛睡的習氣不斷被師父修調。師父化了境讓曹懿看見自己的過去生,一世、二世、三世……到十世,什麼蟲都當過,都在昏昏沈沈之中,從來沒有清醒的時候。曹懿看見自己的過去,嚇得不敢再睡,拿起一旁尖銳的物體,猛力的往大腿一插!腿上立刻流出鮮血,曹懿痛得叫不出聲音來,但這一插,真的讓曹懿清醒了!曹懿以此來警惕自己,不可以再將時間用在昏睡上,否則今生也難逃輪迴之宿命。

曹懿的勇猛精進之心,在數年內勝過其他師兄弟,因為曹懿親眼看見自己的過去,可憐自己數世以來都難以做主。這一世是蒙哥哥相救,才能再投胎為人身,若不把握,這身體亦是無常,隨時都可能再被收回。何時才能再得人身,曹懿已經不敢再指望。因此對曹懿來說,這將是最後一次的機會,若不把握,永無出期!

這一生,曹懿真的克服了數世以來的業障,修行成就。以自己的親生經歷來與信眾分享,願所有眾生都能求生離苦,精進念佛,修調自心,常行善業,才能不受業力的控制,於此生永歸西國。曹懿行走世間,廣度眾生,不論人道、蜎飛蠕動還是空間中的靈靈眾生,都是曹懿度化的對象。於今生修行圓滿成就,擺脫業力的拉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蘇佛的法身化身無數,於各空間中救度萬靈。一條一條的蟲身,密密麻麻的被蘇佛救起。蘇佛觀想草地裡的蜎飛蠕動,全都脫去衣服往光而去,這些蟲子有的已經當了蟲幾百年的時間,有的才剛投生為蟲,只有幾年的時間。不管是投生多久,都蒙蘇佛的法身救起。其實這些能被蘇佛救起的蟲子,都是某一世或多世曾經學佛,與佛有緣,才得以在此時因緣成熟,解脫蟲身之苦,脫去蟲身,投生三善道。

曹懿日日在學習蘇佛的心量,若沒有像蘇佛這樣的大心量,今天這些蟲靈不可能被救起。千年以來沒有人救起牠們,只能不停的投生又輪迴,直到因緣具足時,才有可能離開蟲體的空間。蘇佛的心量不只一條蟲要救,一粒沙要救,一顆石頭要救,甚至一粒微塵也要救,當今無人能做到像蘇佛一樣發如此大慈大悲之心,用大心量來救度一切眾靈。曹懿願向蘇佛學習,感恩蘇佛教導,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