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閻羅王《第四殿五官王》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

蘇師姐:禮請第四殿五官王,阿彌陀佛。哇!五官王長得帥,和第三殿不一樣,長得非常莊嚴!五官王,你是大陸哪裡人?

五官王:北京。

蘇師姐:北京人。請問你在北京從事什麼行業?

五官王:我從事的行業,我是一個大戶人家,我從事的行業是專門……我開了酒樓。

蘇師姐:喔!酒樓有沒有女人陪?

五官王:茶樓,應該是說喝茶樓。

蘇師姐:純吃飯,香港很多茶樓。

五官王:純吃飯,對啦!可這樣說。一樓及樓上都有櫃檯,所謂的掌櫃櫃檯,讓人來問,問要喝什麼酒?

蘇師姐:很大就對了,你很賺錢,福報很大喔!

五官王:是啊!那我在家中有時就到所謂的茶樓、酒樓去看看。有時看看夥計怎麼樣,有時就回到家中看看所謂的一些古書。

蘇師姐:你有沒有信佛?

五官王:也不是不信佛,對於這古書比較有興趣。

蘇師姐:古書你都喜歡哪一個名人哪?

五官王:我喜歡的是— —當然所謂的這四書五經。

蘇師姐:有學問!那你幾個孩子?

五官王:我孩子總共有三子一女。

蘇師姐:你這富貴也是前輩子有修。

五官王:也不敢說修,應該是心地還算善良。

蘇師姐:你這麼富貴在北京開酒樓,你有布施積德?你今天能當到四殿的五官王,前世累積德行來的。

五官王:照道理來說,酒樓都是一些想要去買心的,讓自己有一些歇息,聊聊天,讓自己做累了能夠喝喝茶,跟幾個好友喝喝茶,喝茶聊天。當然這些受苦的人也比較少,手頭比較寬裕的大概都是中等,或是中下,能夠來到我這裡的,都不會說比較貧窮的少。但唯獨這茶樓有一對父女比較特別,是他們可以來這裡賣唱,賣唱就是爹爹就這樣拉胡(拉胡琴狀)

蘇師姐:對,這我看過,人家喝茶,他就唱歌給人家聽,等於賣唱啦!

五官王:他的女兒就在旁在唱,在唱給他的客人聽。其實在我的店裡,在我的櫃檯我跟他們說:「不用跟他收錢」。等於說他來這個店裡,客官若給他錢,他就自己處理,也不用再拿到櫃檯上來。那就是他能賺多少錢,就他自己去賺錢。

蘇師姐:你很慈悲,知父女為生活賣唱為生。

五官王:這應該是說有那麼一點點心量,就是這樣,就如此做。而是在平常我在家中附近,剛剛所講的在茶樓、在家中,我的夫人做了不少善事,對於鄰里、鄉里,對於比較貧窮的,都會提醒我要去布施,要去幫助人家。因為我們既然是大戶人家,我們也不缺任何的吃穿,又有剩餘,剩餘的,有時候茶樓茶點都有。家中這麼大的宅院,所以我們都能夠幫助比較貧窮的人,有時候我們還會定期的,一年大概有四次我會布施,會在家中門口,只要是貧窮我會布施。

蘇師姐:你米給人家一瓢一瓢米嗎?

五官王:一年有四次。沒有煮好,就是米、白米給他們。以前不是有勺子?像葫蘆的那種勺子切一半,家中的管家及長工就會幫忙給,他們拿那個來裝就給,這大概一年有四次,都會做這些布施。

蘇師姐:等於說你賺錢回饋社會。

五官王:是啊!主要是我的家人也都過得幸福。

蘇師姐:你的本名寫一下,北京在做茶樓的時候。

五官王:(寫下:卞貴銘)+

蘇師姐:名字富貴,富貴,名字非常好!是什麼情形去當到四殿的閻王?

五官王:其實我在人世間,我的心也沒有任何的……應該是說常常都是想人家的好,也沒有什麼惡。受夫人的影響,也知道布施的重要,所以也都有布施,而且這布施我也布施的快樂,沒有任何的負擔,而且有就分給大家。當比較窮苦人家受一瓢米,那個臉笑得很開心,我心也開心,我一直都也過得很好。到了我六十歲的時候……

蘇師姐:要做大壽的時候。

五官王:我六十歲離開。

蘇師姐:要往生有作夢嗎?

五官王:其實我也沒有什麼任何的病痛。

蘇師姐:就是六十歲睡著就走了,都沒有生病?

五官王:沒什麼,只是覺得有點繃緊,整個繃緊,也還不錯,還好,要講話也還不錯,就是有點繃緊;但是後來也就放鬆,就這樣。不知為何,就是有人帶著我。

蘇師姐:有人帶著你?抬轎來嗎?抬轎到你家門口嗎?

五官王:是啊!先引我到門口,叫我上轎,轎子是前一個、後一個這兩個人,這轎子,叫我上轎,我就上轎。啊!這上轎之後……

蘇師姐:就到四殿閻王這裡?你沒有問他你為什麼要上轎喔?

五官王:我還不清楚,我只說,因為當時我好像睡著一樣,這裡呼吸困難,我又講不出話來,那只知道說我先放鬆一下。這一放鬆(輕輕吐氣),這一放鬆,那就看到了這一位,帶我到門口。當時我都沒有話說,無語,沒有任何的話。

蘇師姐:這個人是誰?

五官王:沒有任何的話語,就是很熟悉,就是熟悉。

蘇師姐:熟悉?

五官王:就是很熟。

蘇師姐:很熟,對這個人很熟悉就對了。

五官王:對,覺得他不是惡的,他不是壞人,就是覺得很熟悉。那我就上這轎子,這轎子一下子就到了這地方,蘇居士你剛剛所說的第四殿。這我就醒了,這怎麼回事?我還不知道我死了,不知道,只知道我剛有說我整個這呼吸困難,我只知道放鬆一下。到這裡來之後,當然要進去之前,我就問了抬轎的:「為何抬我到這裡來?抬我到這裡來是有何用意」?抬轎的人對我也是畢恭畢敬的,就說:「我們也不敢對您說什麼事,您進去了就知道。」就這樣對我說。那……這……醒來之後才知道這地方。我就真的進去了。進去之後,當然就有一位上前,領我去的是一個獄卒,獄卒說:「隨我來啊!(臉部表情也不好看)跟著我來。」我就跟著去。

進去以後就有一位,穿的衣服就好像當官的,就對我講,對我很恭敬,我想說這是一種禮貌,我也對他恭敬,他看我恭敬,又再對我一次恭敬,更恭敬。我又人生地不熟,當然我也更恭敬,這樣恭敬了我兩回、他兩回,他突然大笑,我也笑了,嘿嘿!「這位官人。」我竟然叫他官人,「我犯何罪,為什麼來到此地?」原來就是所謂的判官,所謂的書記官,現在人所說的書記官,就說:「你有所不知,你在人世間所做的事情,對人能夠施捨錢財及所謂的糧食來救人,而對人心量亦是大心量,做事總是這麼光明磊落,而且我想要你來接替我們所謂第四殿五官王這個位置。」他一講我才看,這閻王的位置是空的,真的沒有人坐。

  當時也因為只有幾個獄卒、書記官,還有我,只好再問一句,也不敢太大聲問:「那可冒昧地問一下?請問,那閻王到哪裡去?您可否略知一二的告訴我,說那麼一兩項,要不然我也毛毛的,閻王不在,那……這……等一下是不是出來,要審我的案啊?」他就說:「您就不用客氣了。我們千挑萬選,覺得你最有資格坐在我們第四殿來當閻羅王,而且你的心性又是這麼地光明,當然來這裡審案,審判這些罪犯,一定是大公無私,所以我們也稟報了,所以讓你來就任為我們第四殿的閻羅王,叫做五官王。」

  我一聽,停頓了一下,我如何應答?說好,我又不會;說不好,我現在也不知如何回。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去呀!也不敢說,因為又看周遭的獄卒似乎都很嚴肅。我就再問:「書記官,那我要作多久?」那我再問,「我是死了嗎?我是死了嗎?為何我在此?書記官您告訴我吧!」書記官說:「你說他死,他就是死;你說他活,你還在這兒。」這答案我可是一頭霧水!又似懂非懂。書記官又說:「你就別問這麼多了,這時間寶貴,請您上座吧!但上座之前亦是要更衣。」我又慌:「那要更什麼衣呀?我不知道穿什麼衣呀?我也沒有你這紅色的衣服,我要穿什麼?」判官的衣服他們似乎還滿亮的。後來他就說:「那隨我來吧!」既然到此,既來之,則安之吧!想說,既然來了,那我就隨他去。這還真不錯!非我自己穿,是獄卒幫我穿上,幫我用好。

蘇師姐:那個衣服很大件,看起來很莊嚴!

五官王:穿起來,看一看,還挺好看的。那我說:「好吧!書記官,判官,走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好的……人間有說過,來到地獄都是犯了重罪,也主要是讓他們知道犯罪,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就讓他們知道,不可造惡就是了。」我亦跟書記官說了,判官說了:「那等一下可要教教我!我如果說錯了,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判錯了,你可要用個眼神,或是靠近我,給我暗示、暗示」!他說:「好啊!」

蘇居士,我沒有經驗,因為首次、第一次當閻羅王,因為我也會害怕,其實也會怕辦錯,我就跟書記官說:「你就拿一張紙來,墨寶也準備。」我就寫,讓我自己定下來,所以我也一邊在寫,再放下筆來。就這樣我就成為第四殿的五官王,那就開始辦案,審理這些罪犯。

蘇師姐:你都沒有問他,那你們的閻羅王去哪裡?都沒有問?

五官王:有啊!後來有跟我說。我就上前問了,他說:「這件事不能說出去。」判官說的。「為什麼不能說出去?」「當沒有這件事發生過。」我說:「到底是什麼?」他說:「你有聽過十殿閻王同時會集,到了香光佛地,念佛往生去!」我說:「啊!有這回事。那地府閻羅王這十殿不就王都不見了。那整個這些該審判的罪犯不就亂成一團!」我是這樣想。「豈會!不會。當然每一個閻王有每一個閻王他的安排。」

所以我才知道香光佛地蘇居士您的大名。他說:「那你可要記得,既然坐這個位置,有一個重要,你要特別記得,只要是蘇居士開口叫你,你可要注意!蘇居士講經之時,有空你還要聽,沒空還是要聽。」哎喲!這判官對我講話,講這個的重點,口氣就比較硬,奇怪?他說:「閻羅王,你現在是閻羅王,我剛剛口氣不好,你要原諒我。因為我們也都聽經,可是我跟你說,我們就沒有閻羅王這個福報,我們是判官。」

蘇師姐:判官不能去西方嗎?

五官王:那閻羅王集體往生,蘇居士您有開口判官也集體往生?那我們不很好嗎?

蘇師姐:不會啦!以後判官大家一起走,現在,人要趕快籌備吧!整個辦事的這一堆人都可以走啦!

五官王:啊!蘇居士你這麼一說,我第四殿的判官可開心得不得了啊!

蘇師姐:對啊,對啊!只要真誠心加入彌陀的大願,個個都可以往生。

五官王:多開心啊!蘇居士真是慈悲!

蘇師姐:是我佛慈悲,應該的,判官為人服務,也有退休的時候,只要發願就往西方啦!

五官王:是是是是,有啦!其實這……所以蘇居士,就這樣認識蘇居士您啊!

蘇師姐:所以,五官王,有時候香光佛地會叫你來協助。

五官王:香光佛地,一定協助!你經可講得好,講經講得真好!

蘇師姐:聽經才知道沒有學佛都會造業,知過去世,輪迴無有出期,所以一定要發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五官王:是啊!我就覺得在這裡的,才能夠聽到你講經,也才知道地獄的這些眾生真的是苦啊!沒有人教,才會做錯,一錯再錯啦!

蘇師姐:你喔!還好你出世雖然是富貴,還會布施,今天作人才不用辛苦,還作了四殿的五官王!能這麼富貴,上輩子是作什麼?能夠開茶樓,沒後顧之憂,還曉得布施。就是你的前一世。

五官王:我這富貴大員外,我的前一輩子是這樣子的,我是在一個鄉下,就在所謂的我知道這一條江叫做桃花江,江邊。

蘇師姐:桃花江,桃花江在哪一省?

五官王:我住的這條河就叫桃花江,因為兩旁種了很多……

蘇師姐:桃花,很美!那個地方是哪裡?

五官王:我們是在桂林附近。

蘇師姐:桂林很美!我去過。你上輩子出世在桂林作什麼?

五官王:我是平民百姓。

蘇師姐:怎麼平民百姓有辦法爬到開酒樓?

五官王:我是一位其實沒有讀書,家境算是……說很窮還不是窮到沒有飯吃,還有飯吃。

蘇師姐:你是做什麼生意還是做什麼好事?

五官王:我先講我平常所做的事給蘇居士您聽。我每天早上一起來,我就自動地把江邊全部葉子、雜物打掃乾淨,讓人家看了更是對桃花江賞心悅目。所有的葉子都把它掃乾淨,環境不是只有整理我的家園,我從十一歲就開始這樣做了。

蘇師姐:十一歲就有愛心自己會去整理,你就住在桃花旁邊,每天見到桃花喜歡,你會自動去整理喔!

五官王:是。我都會把它整理得很乾淨。我跟我母親都會燒茶水放在路旁,幾個水杯,水杯要倒過來。

蘇師姐:你家有錢嗎?

五官王:茶水不用什麼錢。

蘇師姐:你家是做什麼生意?你母親有這個肚量的心態很好。

五官王:母親乃是我外祖母教的,我母親的母親,我外祖母乃是每天都會這樣(做出敲木魚的動作)

蘇師姐: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是這樣子嗎?

五官王:敲木魚念經,拜觀音的,拜觀世音菩薩的。

蘇師姐:有教你母親要布施。

五官王:我們家也沒什麼特別的米糧或是財富,我們用水來跟人家結緣。

蘇師姐:主要在心啦!有這個心也算在積德啦!

五官王:我是在做糕餅,也有賣燒餅,餅放到爐子去,再用這個……我這餅還滿好吃的,有圓的,有長形的,有方的,有比較小的圓的,有比較大的圓的,有較中的可以包東西用的,所謂烙餅。

蘇師姐:烙餅好吃!

五官王:我就做這個,回家之時,我如果有剩下的,帶回去給母親用。

蘇師姐:有沒有娶妻生子?

五官王:有,當然有娶妻,妻是個賢妻,當時只生了兩子,兩個小孩。

蘇師姐:你跟了你母親專門在做好事就對了,有錢就做好事。

五官王:我們到後面,我們其實包括這烙餅有時候我們捨不得吃,我們還會拿去,跟著母親,當時外婆還在,都會到寺廟去供養這些出家眾。

蘇師姐:不得了!你有智慧,辛苦的錢來供養大眾。你這世的成就又大布施,你看作四殿的五官王吔!積德真的很重要喔!

五官王:我們捨不得吃,我說得清楚明白,捨不得吃。所以當然不是賣剩下的,是做好的時候,就會在那一天母親就會說,我們要到寺廟,當時這外祖母年紀也大了,有時我們一個月大概有那麼一次都會到寺廟,那我們會事先把它做好。我們想吃,我們都省下來不吃,而去供養寺廟啦!

蘇師姐:喔!難怪你富貴,開茶樓,那麼富貴!

五官王:所以就這樣,後來這外婆往生了。

蘇師姐:外婆現在有沒有在西方?

五官王:外婆在天道。

蘇師姐:等一下帶著一起去西方極樂世界,我佛慈悲,被訪問,你的家親眷屬都可以超度。

五官王:感恩阿彌陀佛大慈大悲。

蘇師姐:所以積德,家親眷屬都可以超到西方極樂世界。

五官王:是啊!對啊!是啊!(高興地說)我外婆已在西方啊!哎呀!蘇居士,要感恩蘇居士。

蘇師姐:要感恩阿彌陀佛,只要有緣,佛不捨一人。

五官王:外婆救了我們,外婆教我們教得好,才知作人的道理。

蘇師姐:對啊!所以他才到天道,我佛慈悲,天道超很多。你外婆去西方是應該的,把孩子教得這麼好。你看你們家的西方人這麼多,大福報喔!

那我們言歸正傳,看了你的年譜,你這個人都是在布施,有沒有看到你過去世在幾世的時候有下過地獄?

五官王:這……

蘇師姐:人生就是這樣,每一個都有下過地獄,所以也不用客氣,沒有一個沒有下過地獄,所以一定要問,才知人身純淨純善很重要。在好的時候一定要趕快抓住,像我們現在知道南無阿彌陀佛救苦救難,趕快抓住,要跟著佛救度一切苦難眾生。這次不走的話可能我們都會下地獄。我們都有阿賴耶,講這阿賴耶變化萬千,可能給你作皇帝,可能給你下地獄。五官王,覺得我講這個話對嗎?

五官王:對啊,對啊!唉!我就在第八世的時候,唉!

蘇師姐:八世怎麼下地獄?

五官王:其實蘇居士你看我的相貌是斯文。

蘇師姐:很莊嚴喔!而且福報相。

五官王:我第八世因為……唉!(寫下:肉欲、淫欲)這在我們每天那時喜歡聽戲。

蘇師姐:你是幾歲的時候聽戲?

五官王:當時約三十五歲,聽戲。

蘇師姐:也是富貴人家嗎?喜歡聽戲,請人家來唱戲嗎?

五官王:是啊!唱戲,而在戲班子亦有結識很多戲班子的花旦。

蘇師姐:以前人請唱戲、捧花旦,有錢就是搞女人。

五官王:乃花旦長得面貌姣好,而且有一口好嗓子。(五官王唱了幾個字。)

蘇師姐:哈哈!你就是被花旦迷住了。

五官王:是啊!一個就算了,我不固定個,我有一個嗜好。

蘇師姐:採花?

五官王:要把我全身按摩,把我抓得舒服。

蘇師姐:花旦要給你全身按摩?

五官王:是啊!花旦要把我全身抓得舒服,再換我也把他全身按摩。

蘇師姐:問題是花旦為了你的錢,你喜歡他才捧他,少爺你花在他身上的錢很多,他都為了錢才賣身,是嗎?

五官王:蘇居士你都知啊!

蘇師姐:有錢人心空虛才做這個事,沒錢人怎麼做這個事!

五官王:也因為心空虛找樂子聽戲這樣,我這花旦捧完了,換一個,再換一個。所以這肉欲的享受,有啊!確實每一個女人都有他不同的韻味。小夥子(指人豪師兄),你可要聽好!這人世間也是如此,都是這淫欲,所謂的欲望、色欲而影響;偏偏我到了老了,我還是一直沒有女色不行。

蘇師姐:你已經被淫魔附體控制,下場一定很不好喔!

五官王:我大概三年就會換一個花旦。

蘇師姐:哎喲!你那麼有錢,都在造業啊!

五官王:這其實也不用多少錢,他們說的沒錢,其實在我來說,是個小錢。他們說的錢是大錢,我說的錢是小錢

蘇師姐:這怎麼說法?

五官王:有錢看錢就小,沒錢看錢就大。

蘇師姐:喔!就是你很有錢,看錢是很小就對了,你那麼富貴喔!

五官王:這也不是我一個人賺的,乃家產留下。

蘇師姐:所以你的父母留給你的錢,真的把你給害死了,害你下地獄啊!

五官王:也不能說誰害,而是自己癖好要改。

蘇師姐:那你跟黃大少爺比較,你厲害還是他厲害?

五官王:我厲害,我厲害。

蘇師姐:你比黃大少爺厲害?

五官王:他沒有我行,我說的是身體的強壯,我行,他不行。

蘇師姐:他後來也坐輪椅,軟腳啦!

五官王:當時我們沒有輪椅,不然我看我也是要坐輪椅,我也有軟腳啊!

蘇師姐:哈哈!沒有學佛,人道來出世都會搞女人啦!唉!往地獄。

五官王:我們當時也沒看過現代人所說的輪椅,現代人可是享受!連生病都還有輪椅,我還看過,還可以這樣推出來的,不曉得那就是在受報中,人間花報。

蘇師姐:很多,這很可怕!世間今天沒有學佛真的是很可怕,這肉欲就那魔性,像吃海洛因一樣,害死人!

五官王:所以勸導世人:人生時間很短,地獄時間很長,不值得。所以我肉欲享受,也就是靈魂受苦,欲火內燒,胸熱心狂。

蘇師姐:對,很多人不懂,今天佛的慈悲,把諸法實相解開那麼清楚,佛都在救我們出輪迴。那你死掉下地獄,就是銅柱地獄了?

五官王:而且還到這一殿,劍樹(地獄),劍樹,把我丟下去。

蘇師姐:為什麼去劍樹?劍樹地獄是非常淒慘,把你抬高丟下去喔!

五官王:隨著自己的肉欲享受,為所欲為。在地獄魂神命精,難得出離啊!

蘇師姐:世間人不依法規,放任縱欲者都無法逃脫,愛欲牢固,必遭苦毒。

五官王:而且其實有時候花旦也不太願意,但是為了錢,我總是會用錢來誘惑、引誘他,讓他順我的意。所以縱欲,世間人要小心。哎呀!前面現世報,再下地獄受報。

蘇師姐:所以學佛很重要,您聽經了以後,有沒有感觸?(看《因果圖鑑》的地獄圖,對著人豪師兄講)你看你要娶太太嗎?要娶太太?有邪淫,劍樹給他看,嚇死了!阿彌陀佛。你看他抬起來,丟下去,沒穿衣服就丟,丟得這樣,你看看。劍樹地獄,你們要淫欲的人,是這樣喔!死掉所受的苦難,五痛五燒,不值得啦!

五官王:蘇居士,再說ㄧ下,貪圖那個快感,蘇居士我描述一下,那個如同消魂,消魂就是舒爽,舒爽這樣可講得不知得不得體,就是所謂胸熱心狂。

蘇師姐:我們這個身體,唯識論都在研究這個東西,為什麼?這個身體就這個東西害死你。古時候大德聰明!為什麼要修行?止欲救自己,永劫以來,病死苦痛,應該自己堅決果斷,洗除心中的污垢,求生淨土,去幫助跟我們一樣走不出來的苦難眾生啦!

五官王:我這樣一說,在場很多人都有這個經驗,有這個經驗,就那麼瞬間的欲內燒。就像愛一個人,沒他會死,人道,人道啊,勸人斷淫,救自己。

蘇師姐:很可怕。世間一類富有的人,愛欲牢固,貪心深重,輾轉在三途中,累劫難出,快快接受佛的教誨,有救啊!

五官王:天地之間,因果之事自然如影隨形,必然有如是的報應。因緣會合,必受其報。

蘇師姐:阿彌陀佛,這個很可怕。要死的時候很難死吧?怎麼死法?

五官王:其實說難死也不是難死,就是一直做這件事情,欲火內燒,遭受無邊的痛苦。

蘇師姐:你淫魔進去,惡業現前。那淫欲之外,有沒有做好事?

五官王:我當然也多多少少做一些好事。

蘇師姐:世間人造什麼因得什麼果。你要壽終,下半身一定出問題的啦!

五官王:我是在夢中,他化境,我看到我喜歡的花旦,讓我進入去,靈被抓走了。

蘇師姐:應該你要死掉,下體會生病,一定是不好吧?

五官王:這……這……這可不能說出去,這講小聲一點。

蘇師姐:這一定要講出來,你下體我看是梅毒吧!

五官王:這講小聲一點。

蘇師姐:不用小聲,這小聲幹嘛!什麼因,什麼果。這個要給人家知道,要救人的,出來講就是要救人,沒有什麼了不起。

五官王:為了要喚醒世人,我也就沒有什麼顏面可說了。

蘇師姐:對啦,台灣話有一句俗語說:菜頂食菜,菜腳死。(台語,一個人如果只像菜蟲那樣嚙食菜欉而毫無愛護與回報時,雖然一時間讓牠吃得肥肥的,終歸要死於菜欉之下成為菜欉的養分。)。古時候人講的話都不會錯。後來你的下體生了什麼病毒?

五官王:長了一些東西。很難醫啦!非常痛苦!

蘇師姐:對啦!你的肉體的病是生不如死,世間人淫欲過度,違背真理,循環無有了期,長劫受苦,很難出離。

五官王:是啊,是啊!實為人生之劇痛,任何人都無法代替得的。

蘇師姐:你說有個空間進去是什麼空間?

五官王:也是就美麗的花旦。

蘇師姐:所以你看到喜歡的花旦。有嗜好就會進空間。

五官王:而且這身段好,唱起京劇來說,身段又好,聲音又好,每唱一句,眼睛就飄我一眼,這你說能不讓我心動嗎?當然心動了。

蘇師姐:喔!你就進去了。你是幾歲進去?那時候是幾歲?

五官王:蘇居士,剛剛我可有說出我幾歲開始?

同修:三十五歲。

五官王:三十五歲開始迷戲。但是我真正死去的年紀尚未說出。我大概五十歲在這個夢境。

蘇師姐:喔!在人間還活到五十,你愚痴!遊戲玩十五年就下地獄,不值得啦!

五官王:我就說我身體健朗。

蘇師姐:你還活到五十歲也不簡單。

五官王:你可聽說啊?當時我們亦有謠傳,這男人要採金,這要採陰,蘇居士可聽懂?

蘇師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你都在造業喔!

五官王:採陰要採年輕貌美,他就能夠有活的精力。也因此我也迷於此方。

蘇師姐:現在世間人很多像你這樣喔!大官有錢人很多都是這樣,玩這種遊戲。

五官王:這個都被騙啦!你還說是作官的,還是有錢人,你敢說,確實,確實啊!你不要看,蘇居士,現在連這老人有錢都也還在玩這個遊戲,笨得要死!

蘇師姐:是啊!所以說死得都很淒慘。

五官王:死掉去當蟲類比較多啦!

蘇師姐:所以你現在講出來是非常好。那你是五十歲進入空間就對了?

五官王:是五十歲進入,唉!

蘇師姐:那幾歲走的?

五官王:我大概一年後就走了。

蘇師姐:五十一歲走的,走了就直接下地獄,有沒有?黑白常來拉,有鏈子來給你拉走嗎?

五官王:當然,當然!是同夢境一樣。黑白常有來拉,我也會有一點跟他拉扯。

蘇師姐:拉不起來?他是把你靈魂拉起來吧?

五官王:是啊!但是我就是如同這樣子拉,拉扯。

蘇師姐:你就是被拉到第四殿五官王這裡嗎?

五官王:我是在第四殿那裡受報。

蘇師姐:所以都有因,你看看,一出世的作人很重要,佛法都是在教人,這一世就這一世,不要再看過去世了。我為什麼叫你看過去世?叫你看過去世才知道懺悔,才知不能再作人,現在訪問每一位,每一位的故事都在造業,喚醒大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是這個意思,你懂我這個意思?

五官王:憶起過去的事還滿難過的。唉!造作惡業的報應。

蘇師姐:那你地獄上來自然隨入禽獸,你出世畜生道是豹,還是獅子、還是老虎?

五官王:我投胎老虎。

蘇師姐:老虎比豹厲害嗎?家嫻他也出世豹,也很厲害的,都是淫欲來的。

五官王:蘇居士,你沒有講也沒有人知道這是淫欲來的。

蘇師姐:我當然知道,沒淫欲不可能作豹啦!

五官王:我是說要沒有您蘇居士講出來,誰知道!

蘇師姐:以前他當過男生猛的狠,都有,老虎、豹、獅子猛狠自然入禽獸。他以前是當皇帝,很霸道!所以他才作豹。你當老虎作了幾世?淫欲這個東西一定作老虎,像野獸一樣,你不曉得男生像野獸,很可怕!

五官王:是啊!小夥子(指人豪師兄),你聽好啊!當欲望來時如同飢渴的野獸,看到獵物一撲而上,一撲而上之後,完全就……

蘇師姐:對啦!你才知道,這個太可怕了!哎呀,世間人。今天五官王講這個東西非常精采。後來作老虎作了幾世?

五官王:作老虎作了一世。

蘇師姐:那不錯。後來呢?就上來了?

五官王:作了一世當老虎。我有說其實當時好事也有在做,但是就這個淫欲不好,其實我好事也有做,所以我才作一世。

蘇師姐:喔!就上來。人家給你皈依嗎?還是自己受報完起來的?

官王:自己受報完上來。

蘇師姐:受報完。老虎的壽命是多久?

五官王:我之受報乃是跟另外一隻老虎拚地盤,拚地盤。唉!老虎就是老虎,愈老的老虎也沒有像年輕力壯的老虎、有力氣的老虎那麼強壯,當然力氣就輸牠了,被牠踩在腳下。

蘇師姐:這宇宙真的很可怕,這動物牠都是殺來殺去。

五官王:是,都在拚地盤。

蘇師姐:老虎吃老虎,豹吃豹。

五官王:而且這老虎我還熟悉,搶我地盤的老虎,我還熟悉的人!

蘇師姐:是誰啊?有沒有在我們裡面?

五官王:不是,是我第一個捧他的花旦。

蘇師姐:哎喲!那個花旦他也對性的淫欲那麼猛喔?

五官王:其實當時我第一次就是碰到這一位花旦,為什麼我會對此肉欲這麼感興趣?是我們兩個太合了!

蘇師姐:喔!後來那個花旦作母老虎還是公老虎?

五官王:當時我被牠踩,我也沒注意看,只知道怎麼這麼有力氣!

蘇師姐:你可以回去過去世去看啊?

五官王:他是母老虎。

蘇師姐:母老虎這麼厲害!母老虎比你公老虎厲害,你作老虎是作公的吧?

五官王:我是公的,他是母的。

蘇師姐:哎呀!你公的被牠踩在下面去了。

五官王:不知為何我當時就是沒力氣。

蘇師姐:你們有看到嗎?淫欲過度執著都作老虎。

五官王:蘇居士,有一點一定要講清楚。我剛剛所說得太合了,這一定要講開,不然很多人會死在這裡。

蘇師姐:這個淫欲合就如同人道終究不能脫離,放縱都是畜生道。

五官王:所謂的太合了,哎呀!不講了。

蘇師姐:要講啦!這個不講出來,這個沒有打開,沒有人知道。為了大眾,說明宇宙人生的真實事相,人縱淫欲,愚痴啦!很難解脫。要講啊!

五官王:太合了,是每一個觸動都合。所謂的消魂,入阿賴耶識很深。

蘇師姐:這個宇宙創造這個人有阿賴耶,真的很可怕。

五官王:你就看為什麼我要講出這個太合,為什麼有的所謂的男眾遇到這女眾,這外相長得再怎麼醜,他就是愛上他?

蘇師姐:沒有佛法的解開,真是朦昧無知,實為人生劇苦極刑,情愛害死人啦!

五官王:就在這一個部分合。但是有些這女眾明明長得好看,這個男眾就是不合。這就是玄妙,這裡面當然也包括蘇居士您所講的阿賴耶識,怎麼動怎麼動都合。

蘇師姐:五濁惡世聽不到佛法,所以自想自受,你說的合,死都有花報。

五官王:五欲六塵的貪著,病時最為苦痛,死極為苦痛,應自己堅決果斷,洗除心中污垢。

蘇師姐:欲望為所欲為,就是很短暫的時間,讓你下地獄,其實這都是假的,所以你一執著,你就上當了。

五官王:憂愛就像繩子一樣綑綁著。恐懼生悔,但為時已晚,後悔莫及。

蘇師姐:這個道理與事實,迷惑的人太多。

五官王:不知道這是假的,因為這個萬惡淫為首,果報決定是在惡道。

蘇師姐:是啊!所以為什麼有地獄十殿就是為這個來的。

五官王:唉!生死輪迴永無休止。

蘇師姐:我才知道這個都淫欲來的,在地獄輾轉其中受其報應。

五官王:這在訪問內容當中嗎?這超過我的範圍,這他們自己知,他們沒有我這經驗,可是我一講他們都懂,他們都有經驗。此事唯有釋迦佛獨知其根源,十九歲離家修道,端身正心,救苦救難,佛的智慧真是究竟圓滿。

蘇師姐:男女之間因緣複雜,果報之慘,生生世世都在演戲!無量劫裡,無有出期,很難解脫,真是語言難盡。

五官王:蘇居士,我將自己所得到,必須要約束、反省、檢討一生的錯誤的思想行為,力求改過。

蘇師姐:一定要深自懺悔,諸苦頓息啦!言歸正傳。好,五官王,你下地獄了,幾個地獄?

五官王:當然炮烙地獄難免。

蘇師姐:再來什麼地獄?

五官王:這劍樹地獄最慘。

蘇師姐:對,兩個地獄,還有嗎?

五官王:我沒害人,就只是這兩個。

蘇師姐:兩個地獄上來,時時反省,一定要深自懺悔。珍寶比喻經戒律的殊勝妙用。

五官王:洗除心裡的污垢,改變自己的一切錯誤行為。從今開始努力修善。

蘇師姐:你作過五官王,你看你開茶樓,作過畜生道是作老虎,一定知道,你看看老虎的爪,人道就像畜生這樣,看那個你才知道很可怕。你感覺呢?

五官王:作人不可違背真理與禁戒。這社會充滿誘惑與惡劣的環境,修行真正之難能可貴!

蘇師姐:要廣泛培植功德之本,就是要出生眾善根,成就菩提果。好,五官王,你們家有沒有人要超度?

五官王:我剛剛有說……

蘇師姐:你有三男一女,你的老婆你沒有寫名字。

五官王:我的老婆還要寫嗎?老婆在人道拉皮條。

蘇師姐:人道不能度。你的老婆現在拉皮條,你的老婆是不是秋香?

五官王:(不語)

蘇師姐:是喔!秋香罪很重呢!是嗎?他現在在拉皮條。

五官王:我不語。

蘇師姐:那你就不用講了,這我是知道的。

五官王:就這樣吧!老婆就不用寫了,就這樣,他在人道。

蘇師姐:秋香很淒慘,沒有依教奉行,現在在生病。好了,那你現在要度誰?三男一女要度誰?

五官王:我的女兒。

蘇師姐:獨生女,他在哪裡?鬼道?

五官王:現在有一點點,心智,所謂的……

蘇師姐:神經病喔!女兒神經病,憂鬱症、躁鬱症是嗎?他嚴重還是黃師姐嚴重?

五官王:我女兒嚴重(寫下女兒名字:卞淑美)

蘇師姐:他在鬼道就對了。先叫他一下。

五官王:他因為太注重自己的外貌,而總是這裡插了,這裡也夾,夾很多,夾很多金釵啦!

蘇師姐:你這個女兒沒結婚就對了?躁鬱、憂鬱這是有因來的,附體很多?

五官王:很像是,看起來是被附體。

蘇師姐:你們怎麼沒有注意到?做這麼好的事,女兒怎麼會這樣躁鬱、憂鬱啊?

五官王:當時也不懂,只知道他愛漂亮很正常。

蘇師姐:我是講說你都做好事,為什麼他會變成精神有一點問題?

好,我佛慈悲,現在卞貴銘要叫他的女兒卞淑美,在鬼道。

家嫻師姐:卞淑美到。

蘇師姐:你看看,在打扮,你有沒有看到你老爸在那邊?卞貴銘在那邊有沒有看到?

五官王:女兒,女兒,淑美孩兒。

蘇師姐:他認不認得你?我佛慈悲,先皈依,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脫胎換骨,請上蓮花座。佛水灌溉,我佛慈悲。

五官王:蘇居士,你有所不知。我的女兒其實是嫁了夫婿以後,他才變這樣。

蘇師姐:是他先生有外遇嗎?

五官王:他原本臉長得也面貌姣好,可是這夫婿確實有了外遇,而且這外遇的女生長得很醜,他打擊很大,覺得他不夠美。

蘇師姐:他打擊很重。自己臉長得漂亮,贏他。

五官王:很大的打擊,自尊心很重。

蘇師姐:先皈依,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我佛慈悲,臉貌漂亮,恢復原狀。佛水灌溉,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把空間打開。

卞淑美:(大聲哭泣)

五官王:女兒,女兒啊!

蘇師姐:現在知道了吧,回來了!

五官王:別哭,別哭。

蘇師姐:現在你爸爸來救你,卞淑美,現在你爸爸是四殿閻王,他要來救你。你現在先上蓮花座,先聽經,我佛慈悲,把你病都醫好了,現在沒有事。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給他聽經,到了禮拜天再送。請問五官王,還有沒有人要救?

五官王:我有兩個兒子都去人道了,還不錯,還是富貴人家。

蘇師姐:你有三個兒子,現在講的是老幾?

五官王:現在要講的是老三,老大跟老二去人道富貴人家,是學佛人家。

蘇師姐:不錯,有積德啦!

五官王:可是他們親近的道場,不是淨宗。

蘇師姐:那也是隨緣吧!老三名字叫什麼名字?

五官王:(寫下:卞中豪)

蘇師姐:是在哪一道?鬼道還是畜生道?

五官王:在鬼道當公子哥兒,有錢的公子哥兒。

蘇師姐:阿彌陀佛。好,來叫叫這公子哥兒吧!

老爸卞貴銘要叫老三卞中豪,請卞中豪,老爸叫他。

家嫻師姐:卞中豪到。

五官王:中豪,中豪,中豪,孩子!

卞中豪:誰在叫我?

蘇師姐:你爸爸在叫你,有沒有看到你老爸?你不學好,死掉了還在作公子哥兒。

卞中豪:有錢哪!

蘇師姐:是人家燒很多銀紙給你?誰燒給你的?

卞中豪:在世我兒子燒的。在鬼道也是有錢人,不用愁。

蘇師姐:你在鬼道沒日月光,每天暗暗的生活,看那邊(指西方),看一下,亮的!有沒有看到?要去亮的還是暗的?

卞中豪:好亮喔!我去那裡比較好。

蘇師姐:現在你爸爸要超度你,你在鬼道有沒有聽香光佛地講經?

卞中豪:偶爾常聽到那個什麼聲音?

蘇師姐:南無阿彌陀佛。

卞中豪:佛— —(尾音使力加重拉長)哎呀!震一下。繼續在搞。

蘇師姐:業障很重。現在來到這裡是香光佛地,你老爸要叫你去西方極樂世界,禮拜天給你超度,我佛慈悲。

卞中豪:可是我那些房子怎麼辦?我那些銀兩怎麼辦?

蘇師姐:那邊有比這邊漂亮嗎?你的房子就移到那邊去。

卞中豪:那裡漂亮,還不錯!

蘇師姐:對啊!那邊,你在鬼道當公子哥,有沒有娶太太?

卞中豪:你說呢?我的美嬌娘可多了!這邊一個,那邊也一個,那我那些美嬌娘怎麼辦?

蘇師姐:帶走,帶走,都帶走,看那邊一下。要念佛南無阿彌陀佛才能去西方哪!

卞中豪:念你們每次念的那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嗎?

蘇師姐:南無阿彌陀佛。

卞中豪:南無阿彌陀佛— —(尾音使力加重拉長)常聽到。

蘇師姐:可以,一百分!

卞中豪:可以,那我父親怎麼辦?

蘇師姐:你父親在作閻羅王。

卞中豪:那我怎麼都沒有看過?不過父親你的衣服布料真好!

蘇師姐:所以他叫你念阿彌陀佛你就要念。我先讓你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先上蓮花座。聽經再講。

五官王,還有沒有人要超?

五官王:那位母老虎。

蘇師姐:母老虎,好,叫什麼名字?

五官王:講到老虎,我頭就痛。蘇居士,一講老虎,我頭就痛。請問一下蘇居士,我這阿賴耶識如何清除?

蘇師姐:這阿賴耶我佛慈悲把你清除掉,佛水灌溉,我佛慈悲,就清除掉。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南無阿彌陀佛,清除掉!好,清除!

五官王:(寫下:林貴媚)

蘇師姐:當時你是公子哥兒,你是很有錢的,叫什麼名字?

五官王:(寫下:唐世玉)

蘇師姐:好,唐世玉叫林貴媚,他作花旦,後來是老虎,現在還是老虎嗎?

五官王:我被他踩死轉世之後,他還是老虎,他還生了幾隻小老虎,當時。

蘇師姐:好,唐世玉要叫林貴媚,唐世玉要叫林貴媚。

林貴媚:(發出老虎吼的聲音)

蘇師姐:哎喲!這小老虎。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林貴媚:(發出老虎吼的聲音)

蘇師姐:過去唐世玉認識的花旦林貴媚,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佛水灌溉。好,林貴媚,你知道唐世玉在那邊,他已經變閻羅王了,有沒有看到?你作老虎作那麼久。

林貴媚:還是那麼俊俏喔!

蘇師姐:現在佛來救你,你先上蓮花座聽經,知道淫欲下地獄,不然就作畜生道。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脫胎換骨,請上蓮花座。感謝五官王今天講得精采!我們人道淫欲非常可怕。你把人間講得清楚,人家看了會害怕。

五官王:也不得不講。我被其害太深。

蘇師姐:這個講才消業障。現在也要去西方,現在加入四十八願,都是在做好事,我們也不再搞這個東西。所以在那邊你就是在積功累德,等時間我們就要往生了。有沒有話給我們裡面的人開示一下?

五官王:聽聞經法才知道所謂的阿賴耶識是非常嚴重,若一直被阿賴耶識所牽引,所做之事,真的是自己都無法去控制。而其實剛剛我也有說過,也道出萬惡淫為首,這男女之間情愛關係,包括這肉體之享受都要小心!所謂的小心,莫把這當真。淫欲是令人下地獄,淫欲是令人做出許多傷天害人之事,故奉勸世間一些男男女女,若知道這男女之間不可……

蘇師姐:都是幻化的啦!騙你下地獄,給你身體的靈去受苦,占有欲就是這樣。

五官王:剛剛所言,肉體享受,靈魂受苦,這就划不來。

蘇師姐:這要清醒,明明假的他還要這樣,主要沒有聞佛法啦!

五官王:潔身自愛,重要!都要積德修善,接受佛的教誨,並依教奉行。

蘇師姐:是,我們感謝五官王今天給我們訪問,非常精采,可以救很多人,對世間人能夠對症下藥。我們念十聲送五官王回去。

五官王:感恩蘇居士。

(蘇師姐帶領在座同修們念十聲阿彌陀佛佛號,送第四殿閻羅王五官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